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25章

作者:雾矢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回到皇宫已经是傍晚了。

    晚餐时,原桐便将今日在银松路天空花园别墅遇到的事说了,“塔琪姆说他们是朋友,不过我也觉得维斯他们说得对,塔琪姆和那个阿布拉多之间好像并不止是朋友。”

    皇帝陛下饶有兴趣地问道:“真的是阿布拉多一族的人?我好像有很久没有听说这一族的事情了,还以为……”

    皇帝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在场的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宇宙之大,并非是现在的智慧种族所能探索完的,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些新的发现,帝国的资料库里记载的智慧种族非常多,但是也有一些因为各种原因而没有记录在册的,或者是记录以后,有些智慧种族却因为繁衍困难而渐渐地消失在历史中,成为一种传说。阿布拉多一族已经有好几百年没有出现过,导致现在很多人都以为这个种族可能因为繁衍问题而灭绝了。

    “既然费格斯和塔琪姆都肯定了,那应该是了。”原桐想起那个站在庭院中的雄性,不得不承认,他的气息非常让人舒服,至少对于精神力非常活跃的她来说,阿布多拉身上的气息比兽人给她的要好。

    “妈妈,那个叔叔真的是塔琪姆阿姨未来的伴侣?”小狄索抬起小脸问道,嘴巴上有一圈红色的果酱。

    克罗斯特伸手给他擦了擦小嘴,说道:“几年前我也听费格斯提了一句,那时没有多想,以为只是任务时遇到的一位朋友。那位确实是阿布多拉一族,当时塔琪姆得到过他的帮助,现在想来,应该是他看上塔琪姆了,才会的那样的情况下出手帮她。”

    从克罗斯特这里得到肯定后,原桐忍不住想笑,想到塔琪姆的态度,又问:“那塔琪姆呢?她是怎么想的?”

    “不知道,不过作为植物科系的种族,塔琪姆不会讨厌阿布拉多的。”克罗斯特简单地和她解释了一下阿布多拉这个种族对于植物人的影响,就如同生命树在异植中的地位一样,阿布拉多在植物人中的地位也很高。

    显而易见,如果阿布多拉真的能一直保持这种诚心,塔琪姆以后估计会选择和他结成伴侣的。

    翌日是休息日,一家三口又去了一趟银松路的天空花园别墅。

    原桐和众人打了一声招呼后,便和费格斯一起去别墅的实验室,开始给他治疗,克罗斯特则坐在庭院的紫藤萝架下和众人一起喝茶,顺便和阿布拉多聊一聊关于他们这个种族现在的情况。狄索被四胞胎带到庭院里玩了,到处撵鸡摘果,笑声一阵阵地传来。

    治疗分为十个周期,为了费格斯,众人都打算在帝星待到他的病痊愈为止,塞斯兄弟几个甚至特地去军部请了一个长假。

    原桐听说他们的安排后,忍不住笑了。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乌拉尔星这群人之间的情谊,比伙伴更亲近一些,或者可以说,更像家人一样,虽然彼此的性情都不一样,却能为对方而迁就,这也是她喜欢乌拉尔星的这群人的原因。

    自从费格斯他们回帝星后,狄索终于有了个可以跑的地方,每隔几天就要来银松路的天空花园别墅这里玩,或者是被塞斯四兄弟带到帝星附近的一些星球游玩。

    克罗斯特对塞斯四兄弟倒是放心,不过仍是捏着儿子的小尾巴,对他道:“你要记住,你是图泽斯卡,可不是双翼雪狼,别学了雪狼一些不好的习惯。”

    小狄索眨巴眨巴眼睛,纯洁地问:“爸爸,什么是不好的习惯?”

    克罗斯特低头俯视他,不答反问:“你说呢?”

    小狄索马上屈服了,竖起小爪子发誓,平时跟着塞斯几个叔叔玩的时候,只学他们好的,不学坏的。最后,他又问道:“爸爸,狄索问过萨斯和维斯叔叔他们了,他们说你和四个叔叔是从小认识,然后一起长大的,那你学到了他们不好的习惯了么?”

    “没有。”克罗斯特非常爽快地道。

    小狄索咬着小爪子,一脸不相信。

    “因为我比他们都聪明。”克罗斯特淡定地对儿子说道,拍拍他的小脑袋,让他跟着学着点!

    狄索:“……”

    自觉自己也是个聪明的幼崽的小狄索不信邪,依然是找了时间就跟着塞斯四兄弟到处跑,而原桐除了为费格斯治疗外,时常和阿西雅一起研究莱安·费南身上的情况,制定治疗方案,顺便也通过帝国医疗研究院的帮助,对外发表了关于海族基因缺陷有关的治疗方案及相关的新型治疗药剂,申请了药剂的名字。

    因为这件事情,帝星顿时又热情起来,很多一向不爱外出的海族纷纷派了代表来帝星找皇帝和帝国医疗研究院协商大量配制这种药剂,原桐也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海族基因的智慧种族,因为这件事情,她和阿西雅的名声也在药剂师界中升到一个高度。

    原桐忙碌个不停时,艾伯特和帕翠西娅终于结束了一个关于走私的案子,回到了帝星,然后玛姬娜公主爆了,塔伦蒂诺家差点没有爆发家庭战争。

    “听说玛姬娜又开始闹了,克罗,你明天有没有空?有空去塔伦蒂诺家看看。”

    晚餐时间,皇帝陛下边吃饭边朝外甥吩咐道,使唤起人来,一点儿也不手软。

    克罗斯特正帮原桐将烤好的五级异兽的肉切成小块,还没有回答,小狄索已经伸出他白白嫩嫩的小胳膊叫起来,“奥布莱恩,让狄索去,狄索很久没有去过玛姬娜姑婆的家了。”

    皇帝陛下:“……你别又去拆了塔伦蒂诺家的安全防御系统。”

    “不会,只要他们别将狄索关在门口,狄索才不会干这种事情呢。”小家伙振振有词,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原桐拎住他的耳朵,“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小狄索扁起嘴,委屈地说:“妈妈,你不爱狄索了。你为了外人揪狄索的耳朵!”

    “我可不想爱这种不乖的幼崽,就算别人将你关在门口,那是他们没有待客之道,而你却没有理由去拆了人家的安全防御系统。”原桐教育道。

    小狄索想了想,问道:“妈妈,那我们如果遇到坏人,需要闯到坏人的家里将他缉拿归案,也不能拆了安全系统闯进去么?”

    原桐一巴掌拍过去,“少和我打马虎眼,玛姬娜公主是长辈,又不是坏人,哪里能沦为一谈。”

    将不省心的儿子教育一顿,直到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识后,才听皇帝陛下说玛姬娜公主那边发生什么事情,能让日理万机的皇帝陛下开口。不得不说,作为皇帝,不仅要管理这么一个偌大的帝国,还有一群不省心的皇族,也是皇帝的责任。

    “艾伯特难得回帝星,听说带了个海族的雌性回来,玛姬娜正准备给艾伯特相看对象,并不满意艾伯特带回来的对象,所以……”说到这里,皇帝陛下默默看了一眼原桐。

    原桐淡定地回看他。

    克罗斯特听后,直接道:“艾伯特早就成年了,就算是父母,也不能干涉他的选择,这不符合皇族的规矩。”说着,瞥了皇帝一眼。

    奥布莱恩顿了一下,便明白他的意思。小奥布莱恩伸出小手拍拍他的头发当安慰,让他别去管太多,不过这事关皇族的后代,皇帝陛下正是养幼崽养得过瘾的时候,怎么可能不管?他还希望奥尔德里奇、艾伯特都赶紧结婚生蛋,好孵出小幼崽送进宫来给他养呢,只有一个狄索,实在是太少了。

    晚饭后,原桐接到了帕翠西娅的通讯。

    “原桐,我来帝星了,咱们几时见个面?”屏幕那里的海族雌性依然和初见一样,漂亮而狡黠,看起来好像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一副开朗乐观的模样,显然这几十年跟着艾伯特东奔西跑,不仅没有让她厌烦,反而像是找到了自己的生活目标,没有鲁法组织带来的压力,活得越发的肆意欢快。

    原桐打量她一眼,又看了看她周围的环境,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帝星的一家酒店。”

    “不是在塔伦蒂诺家?”原桐惊讶地问。

    帕翠西娅一脸嫌弃地道:“我去那里干什么?看人脸色么?我可不是什么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可怜,她看不上眼我,我还不稀罕呢。”说完,见原桐脸色有异,眯起眼睛问道:“你什么意思?”

    原桐摊手,“我什么都没说呢,是你自己说的。”

    帕翠西娅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瞪了会儿眼睛,便骂道:“你的种族原型其实是一种狡猾的狐狸吧?”

    “不,我是人类。”原桐大笑着说,“你这是不打自招了?”

    帕翠西娅发现又被她给耍了,气了一会儿,自己又萎了,“算了,我说不过你。原桐,你知道我这次回来要做什么吧?”说着,她凑近了一点,一脸认真地问:“你当年说的话还算数么?”

    “算啊!为什么不算?”原桐笑盈盈地看着她,“我说过,会研究出来的,现在不是研究出来了么?帕翠西娅,你会一直活下去,直到你变老了,寿命终止为止,你不用再担心自己病发了。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我给你再检查一下身体?”

    帕翠西娅眼睛有些湿润,面上却笑得非常灿烂,“我就知道你这家伙可以的,我随时有空,你呢?”

    原桐正要回答,突然看到出现在帕翠西娅身后的银发雄性,朝他笑着致意,又朝她比了个手势,大笑着说,“等你解决了你那边的事情,就让艾伯特带你进宫来吧,我在皇宫等你。”说着,便果断地关掉通讯。

    帕翠西娅愣了下,猛地扭头,看到站在身后的雄性,顿时不高兴了,拉着脸问:“你几时来的?你怎么有房卡?”她记得是将门锁好了的。

    艾伯特没回答,而是问:“你想几时结婚?”

    帕翠西娅听得脑门青筋一抽,差点想要尖叫,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是仗着皇族的身份让酒店的管理人员给他开门的。“你难道记忆出现问题了,忘记了先前你母亲是怎么说的么?”然后又白了他一眼,噌的一下就站起身,抓住房卡就要跑。

    艾伯特伸手将她抓住,扭住她的手在身后重新将她压制回沙发上,又问了一遍:“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

    帕翠西娅挣扎了下,发现根本挣不开,只能被他扭着手按在沙发上,顿时诅咒尤塔西斯龙这种种族天赋,尖叫道:“难道你听不懂星际通用语?还是要我用兽语重复一遍?”

    艾伯特安静了会儿,方才道:“别闹。”

    这两个字顿时让她气个半死,有哪个雄性会像他这样,直接将人像捉拿犯人一样扭按在沙发上,然后问人家打算什么时候和他结婚。结个鬼,这种时候她会答应脑袋就是抽了。

    “帕翠西娅,别闹。”

    他又说了一句,炙热的气息喷拂在她的颈侧,浓郁的雄性气息侵略周围的空气,让她几乎无法思考,安静了会儿,才道:“你以为我是你的犯人么?放开!”

    艾伯特将她放开,不过仍是没有放开她,而是将她抱到怀里,摸摸她的头发,又重复了一遍先前的问题。

    帕翠西娅瞅瞅他禁锢的腰间的手臂,又抬头看向他没什么表情的脸,突然一爪子挠了过去,可惜被他避开了,只挠到他的下巴,刮了点儿皮屑,使那儿有点儿红。

    男人依然用那种平静的目光看着她,仿佛她在无理取闹一样。

    帕翠西娅凑过去,在那红肿的地方亲了一下,结果被面无表情的雄性捏住下巴,俯首亲过来。

    接下来,两人顺理成章地滚在了一起。

    从傍晚到天黑,再到凌晨,终于停歇下来。

    帕翠西娅越想越愤怒,抓住揽在腰间的手就咬了一口,然后委屈地说:“想想我跟了你几十年,协助你破了多少桩案子,出生入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是这么打发我的?打发只狗也没有这么随便。当年你根本不应该将我带走,如果我跟在克罗斯特殿下和原桐身边,指不定我现在又是不一样,也没人会嫌弃我是个没钱没势的孤儿,说我配不上你……”

    她哽咽了一下,捂住脸,“你才配不上我,我可是星空之王K的徒弟,塞斯他们说如果我愿意,我随时可以加入他们兄弟的队伍,不一定要跟着你这个木头,说不定哪天我和他们兄弟几个看对眼了,我们就能结婚生几只双翼雪狼了……唔唔唔……”

    没说完的话,被人堵住了,甚至十分过份地又将她压住,挺身而入,让她的声音变成了破碎的呻吟。

    “你、你又来这招……”她气得在他汗湿的背上挠了几下。

    艾伯特撑起一条手臂,低头深深地看躺在身下的人,伸手为她撩开黏在颊边的头发。

    帕翠西娅被他看得心虚,忍不住道:“你、你一定要在这种时候看我么?”是雄性就动起来啊!

    艾伯特开口道:“你不用理会我母亲,她会同意我们的。”

    “如果不同意呢?”帕翠西娅扁扁嘴,玛姬娜公主好歹是皇族,具有一定的影响力,这也是她不想和她对上的原因,直接跑到了酒店里住。

    她这次会跟着他回帝星,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原桐研究出了海族基因缺陷的治疗药剂,其二是因为他。如果不是他,她才不会巴巴地跑到帝星来,可不表示她就得接受来自于他的家庭的污辱,就算她现在一无所有,她也不见得真的毫无用处,只是不想再做一些违背心意的事情罢了。

    只要一想起白天时,在塔伦蒂诺家被玛姬娜公主从头挑剔到脚,她就气得牙痒痒的。怨不得很多人都说,皇族中那么多人,就数玛姬娜公主最不着调了,如果着调的话,会这么干涉儿子的选择么?

    皇族的婚姻一直都是自由的,只要自己看对眼了,直接拉着人去结婚就行了,极少会遇到来自长辈们的阻扰。一般能让皇族看对眼的,都是信息素比较相契的,双方的感情都会比较深刻,这种来自于本能中的爱,极少会有人反对。

    所以,玛姬娜公主的态度,实在是让人费解。

    “如果不同意,我就不回家了。”银发男人低头亲了下她红肿的嘴唇,“我们进宫找奥布莱恩。”

    “找皇帝做什么?”

    “让他为我们主持婚礼。”

    帕翠西娅看了他好一会儿,惊奇地说:“其实你的心真的挺黑的,你知道么?来,给姐笑一个,别总是绷着脸作一副正经严肃的样子,瞧瞧你现在做的事情,哪里正经严肃了。”说着,伸出修长的美腿撩了他一下。

    他的身体紧绷了下,冷峻的面容染上淡淡的红晕,汗珠沿着他脸部的线条滑落,性感之极,哪有平时那个刻板的样子?他直接沉下身,将她紧紧地按住。

    雨过天晴后,帕翠西娅趴在床上,看着床前的男人一本正经地穿衣洗漱,当穿上正式的皇族长袍后,整个人的画风又变了,变得稳重而优雅。

    穿戴好后,他坐到床边,俯身给了她一个早安吻,问道:“你今天没事?”

    她白了他一眼,滚了一晚的床单,他不嫌累她却要累死了,天大的事情都放一边。

    “那好。”他说着,探臂将她抱起来,拿衣服给她穿,对她身上的那些暧昧的痕迹,只是顿了下,很快便又继续手边的动作。

    直到被他拉进一辆悬浮车,帕翠西娅打着哈吹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先说好了,我才不去你家,省得又要被人指着鼻子骂一次。”

    “不回家。”艾伯特摸摸她的头发,“我们去婚姻局。”

    帕翠西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