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9章

作者:雾矢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炎热的夏天过去,很快便迎来了金秋九月。

    自从孙女回来后,原老夫人便推了所有的事情,留在生态村的别墅里,过上了退休的老年人生活,身边有可爱的孩子,也算是过上了儿孙绕膝的生活。

    原桐看得出奶奶现在非常满足,每看一次,心里的挣扎就越发的强烈。

    中秋节很快便到了。

    “婆婆,狄索要吃有肉肉的月饼。”小狄索围着原老夫人上蹿下跳的,提出了很多要求,最重要的是,要有肉!

    原老夫人笑呵呵地道:“好好好,给我们狄索做肉的月饼,就五仁叉烧吧。”

    “要多多的肉。”食肉性的小图泽斯卡说道,根本不管月饼里的成份比例是怎么样的,一定要有肉。

    老一辈的人经历过饥荒年代,那时候物资缺乏,什么都需要自己动手,所以有很多手艺是现在的年轻人比不上的。原老夫人也一样,她的娘家祖上是书香世家,虽然后来已经没落了,但对原老夫人的影响也十分大,嫁入原家后,也曾亲手操持过生活,会诗书礼乐、会中医、会做衣服、会做各种小食,原桐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每到过节时,围着厨房看奶奶给她做好吃的各种有华夏味道的零食。

    原老夫人也会做月饼,她做的月饼比外面卖的要好吃,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每年的中秋,原桐都要奶奶做月饼给她吃。

    精神力恢复得差不多的原桐看到儿子讨肉吃的模样,走过去拧住他的小耳朵,嗔怪道:“肉什么肉?青菜水果也要吃!”

    小狄索扁起嘴巴,眼泪汪汪地看向原老夫人,被老夫人揽住,同样嗔怪孙女,“狄索想吃就做,别对孩子那么凶,你当妈妈的要爱护他。”然后又哄他道:“等狄索爸爸买肉回来,婆婆给你做五香牛肉吃。”

    狄索马上开心地嘟着小猪嘴凑过去亲原老夫人的脸,逗得她乐呵呵的,更是将他疼成了心肝一样。

    原桐看了无奈,果然老人家就是无条件地疼孩子。

    这时,外面响起了车子的声音,不久就见扛着一堆东西的克罗斯特进来了,母子俩一起欢快地扑了过去。

    “克罗,有买到知味斋的限量版点心么?”

    “爸爸,有买到肉肉么?婆婆要给狄索做五香牛肉,可香可香了。”

    克罗斯特先是亲亲原妹子仰起的粉嫩嫩的脸蛋儿,又腾出手摸摸儿子毛茸茸的脑袋,抱着今天购买的东西进厨房交给原老夫人,母子俩像跟屁虫一样跟在他身后,厨房里涌进了四五个人,顿时有点儿拥挤,不过却没人出去,都挤在一起看原老夫人做月饼去了。

    阿尔杰从地下室上来,看到这一幕,站了会儿,便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慢悠悠地吃着克罗斯特买回来的知味斋限量版的点心。

    等到原桐他们从厨房出来时,就见到克罗斯特买的那几盒知味斋的点心没了。

    “阿尔杰!”小狄索咬着爪子,泪眼汪汪,虽然他爱吃肉,但也喜欢吃好吃的点心。

    原桐同样泪眼汪汪,那是她男人给她买的。

    克罗斯特走过去,掰掰手指,冷静地说道:“打一架吧。”

    阿尔杰看了他一眼,拿着车钥匙站了起来,“我去再买几盒回来。”

    克罗斯特满意地点头,“去吧,如果做点心的师傅下班了,你可以去他家找他做。”

    原桐:“……”

    过了中秋节,下了一场秋雨,天气微凉。

    而原桐避而不谈的事情,终于由原老夫人捅破了。

    原老夫人让一群年轻人们(?)坐好,朝他们笑道:“你们打算几时离开?”

    阿尔杰、克罗斯特没吭声,皆望着原桐。原桐一脸惊讶地看着她,小狄索负责询问:“婆婆,你为什么这样问?难道不喜欢我们陪您么?”

    原老夫人看着他们,眼里有着伤感,面上却笑着说道:“哎,怎么会不喜欢?但是我知道,你们不属于这里……”

    从五年前孙女突然消失,阿尔杰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就知道有一天孙女回来后,他们依然是要离开的。这群人对于现在落后的地球来说,只是过客,不可能永远待在这里,特别是当看到克罗斯特能徒手扛起抛锚的小汽车,小狄索轻轻松松地从屋顶翻到地上,阿尔杰不只一次地在她面前展现高科技的东西,让她由衷地感觉到地球人和他们的不同。

    还有孙女,基因的进化让她漂亮得只要走在街上,就能收到无数星探丢来的名片,手撕机器人是常态,甚至在指使家里的家用机器人时,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明显已经习惯了那个精彩的星际时代。

    现在的地球,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和那遥远而精彩的星际时代相比,都太落后了。他们与这里格格不入,就算是养了十六年的孙女,同样也格格不入。

    原老夫人是个豁达的人,既然知道他们不属于这里,甚至在星际时代还有事情没完,也不想因为自己一直束缚着他们停留。

    就当是将孙女远嫁国外吧,只要她过得好,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原桐难过地道:“奶奶,我还要给你养老呢。”她想暂时留在地球,陪着奶奶走完这一生。她现在拥有了漫长的生命,就算将几十年浪费在地球,也不算什么。

    “我哪里需要你养老?”原老夫人嗔怪地道:“你以为这年代还是像过去么?人老了就只能靠儿女养,我没那么不济。”

    “可是……”

    “别担心,奶奶年纪虽然大了,但是身体好着,而且还有你姨母呢,你姨母素来敬重我,有什么事情绝对不二话。”

    原桐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她想留在地球,但是奶奶却什么都明白,让她回星际时代。

    克罗斯特将她揽进怀里,让她的眼泪滴在自己的衣服上。

    谈话最后不了了之,等奶奶带小狄索出去串门子时,阿尔杰道:“你不用担心她,我创立的阿弗莱克家族完全可以提供她晚年的优渥生活,为她设立的基金足可以保证没人能欺负她。”

    原桐瞥了一眼,他们这种兽人一旦孩子成年后就直接踢走的教育怎么能明白华夏人的观念?人老了,就想孩子陪在身边,就算她奶奶生性豁达乐观,也会想要有孙女、曾外孙陪着,快快乐乐地渡过晚年。

    阿尔杰才觉得她莫名其妙,明明原老夫人这么好说话,行事干脆利落,怎么她反而黏黏糊糊的?他对克罗斯特道:“我建议早点回去,趁着鲁法组织的几个负责人都被困在莫格罗什星海,及早将他们都除了,省得再留后患。”

    克罗斯特没说话,将原桐抱了起来,扛回房里,将门锁紧后,直接压了上去。

    一场酣畅淋漓的夫妻情.事过后,原桐趴在他汗湿的胸膛上喘气,脑袋一片空白。

    克罗斯特揽着她的腰,在她后背轻轻地拍抚着,面上是吃到肉后的魇足之色,格外的性感撩人。

    突然,原桐爬了起来,也不管双腿间流出来的东西,拖着虚软的腿跑进卫生间胡乱地收拾。克罗斯特跟过去,看到她乱七八糟地折腾着,面上有些无奈,但也是他特地宠出来的,便接过了她手中的东西,仔细地为她清理身体,又拿来衣服为她穿上,按着她亲了一会儿,方才将她送出房门。

    原老夫人已经串门子回来了,正坐在客厅里戴着老花眼镜看书,狄索不在,想来应该是去地下室找阿尔杰了。

    原桐走过去,挨坐在她身边,搂着她的一条手,将脸挨到她的肩膀上。

    “傻丫头。”原老夫人揉揉她的脑袋,“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世界,就不用陪着我这老太婆了,我这边有阿尔杰留下的产业,又有你姨母一家看着,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原桐不语。

    原老夫人也不劝,继续看自己的书。

    直到休息时间,原老夫人再拍了拍孙女的肩膀,回房去休息了。

    原桐巴巴地跟过去,在奶奶门前站在门口好一会儿才离开。

    三更半夜,阿尔杰终于从地下室出来,刚去饮水机倒杯水喝,转身就见到穿着一身拖地的白袍、披着黑色长发幽幽地站在楼梯口的雌性。冷静地看了她一会儿,才将含在嘴里的水咽下,目光往上移了移,终于看到了站在楼上的雄性。

    原桐看了他一会儿,才道:“我奶奶的身体怎么样?”

    “你离开的那年,她生过一次病,我给她吃了延缓衰老的药,还可以保证她再活三十年。”以现在的地球人而言,能活到一百岁是个奇迹了。

    原桐哦了一声,又问道:“地球中的阿弗莱克家族是怎么回来?”

    阿尔杰道:“我创建的,知道它的人不多,可以保证你奶奶以后的生活无忧。”

    原桐看了他一会儿,才转身离开。刚到二楼,就被等在那儿的男人抱住,然后倚到他怀里,被他抱回房。

    过了一个新年,将在地球的事情都安排好后,原桐他们终于离开了地球。

    坐在机甲驾驶舱里,原桐闷闷不乐,虽然已经做了最好的安排,甚至连各种功能的药剂都留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但是原桐心里依然不放心,觉得自己禽兽不如,就这么放下了年迈的奶奶离开了。

    明明,她是要为她养老送终的……

    狄索暗暗地看了一眼屏幕,凑到妈妈耳边好小声地说:“妈妈,以后狄索长大了,带你回来看看婆婆。”

    原桐眸子微动,没有吭声。

    “妈妈,上次在爷爷那艘克罗号的星舰里,阿尔杰拿走了爷爷留下的十级能源石,这可是好东西,星际中唯一的一颗十级能源石哦。有那颗十级能源石,能做很多事情呢,可以开启几次空间穿梭仪了。”体贴的小包子趴在妈妈耳边说,“到时候狄索帮你从阿尔杰那里将它们都要来,带你回地球去看婆婆……”

    原桐双眼发亮,瞅了一眼正在操作机甲的克罗斯特,抱住儿子亲了一口。

    儿子,你可真是我的亲儿子喂!

    原桐这时才知道,原来当初在莫格罗什星海的克罗号中搜出来的两个匣子,一个放着的是图泽斯卡的基因修复剂,另一个放着的那颗不知名的黑色石头,原来就是十级能源石。

    在星际中,能源的等级划分是一到九级,从来没有听说过十级能源。没有听说过并不代表没有,只是非常稀少,一万年的探索可能也遇不到一块。当初鲁法组织探索到图泽斯卡的遗迹时,不仅发现了还是一颗蛋的西普莱斯和图泽斯卡的基因修复液,还有那颗十级的能源石。

    原来西普莱斯叛逃后,也顺便带走了这颗唯一的十级能源石,方才会被鲁法组织追杀了这么多年,甚至特地引诱克罗斯特进入莫格罗什星海,目的也是为了西普莱斯的星舰,寻找到这颗十级能源石。

    从中也可以看出,几万年前,图泽斯卡为了启动有关空间的仪器时,已经有目的性地收集十级的能源石了,后来才造成了那场种族灭绝的浩劫。

    也是因为有这颗十级的能源石,才能提供给空间穿梭仪如此庞大的能量需要。

    克罗斯特给机甲输入指令,当作没有听到那母子俩密谋的事情,通过机甲的联络器说道:“阿尔杰,准备好了,可以开启空间穿梭仪。”

    距离地球几百万光年的银河系中,出现了一个空间虫洞,两架机甲同时进入,消失在空间虫洞之中。

    “现在,是星际历7787年4月28日。”阿尔杰说道:“开始行动。”

    原桐抱着儿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克罗斯特将在军事基地的实验室的通行卡给他,顺便还签了一份基地的通行证,对他道:“我们在格普沙星海等你,你尽快将这时候的桐桐带过来,你一个人可以吧?”虽然心里有点儿不太乐意让阿尔杰去将人带过来,但克罗斯特又不想离开原桐,只好忍着醋意让他去了。

    想到当初是阿尔杰闯进基地将原桐带走,他心里就不舒服,只好转身将原桐抱到怀里,心里默默地想着:算了,为了救原桐,要忍耐!

    “不用了。”阿尔杰表现得很平淡,不过在出发前,他又发了一条信息。

    “阿尔杰,你给谁发信息?”狄索凑过去问。

    “给这里的我。”阿尔杰揉揉他的脑袋,对小家伙道:“你在这里待着,我去将你妈妈带出基地,为了让你出生,我一定会救活她的。”

    狄索懵懂地看着他,又瞅瞅旁边的妈妈,虽然兽人幼崽早熟,但是有一些事情还是不太能了解得太彻底。

    一个月后,克罗斯特检查了一遍格普沙星海这艘无人星艘,再三确定了这里很安全后,才允许阿尔杰将人留在这里。

    原桐实在有些好奇这时候的自己是什么模样的,忍不住跑去看了一眼躺在休眠舱中的自己,等看到被泡在药液中的自己时,顿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种当面看到过去的自己陷入休眠状态的事情,说出去根本没人相信,恐怕很多人终其一生都难遇到这么神奇的事情吧?也不怪那么多人对于穿越时间这种事情如此热衷。

    “妈妈,里面躺着的真的是你?”

    原桐被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身就看到儿子竟然也摸过来了,赶紧将他抱住,摸摸他的脑袋,说道:“狄索,空间穿梭仪和这里的事情,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狄索萌萌地看着她,咬着爪子点点头,又看向躺在休眠舱中的女人,渐渐地明白了最近所经历的事情。不过这种事情就算再神奇,但因为身边有爸爸妈妈,还有阿尔杰,他倒是没有太过害怕,反而依然萌萌哒的。

    时间差不多时,阿尔杰提醒道:“这时候的你和你的亲卫应该要追过来了,我们尽快离开,别留下什么痕迹。”

    克罗斯特同样看了一眼躺在休眠舱里的人,又看看身边的原桐,心里浮现一股不太舒服的感觉。眼前的一幕,再一次提醒着他当初差一点就失去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为了救活她,他甚至不惜制造出几万年前导致图泽斯卡一族灭亡的空间穿梭仪,回到过去。

    最后将他们存在的痕迹都抹去后,阿尔杰再次启动空间穿梭仪。

    再次从空间虫洞出来时,他们已经回到了莫格罗什星海。

    “爸爸,阿尔杰呢?”狄索没看到阿尔杰的机甲,不禁询问道。

    “他需要过五年才会回来。”克罗斯特冷静地道,“到时候再过来接他就行了。”说着,他的目光望向星海深处,神色冷峻,如一柄出鞘的利剑。

    克罗斯特测试了周围的能量情况后,便发了一条信号。

    果然,信号并不稳定,没有发出去,显然他们这次虽然回到了莫格罗什星海,但是已经不是当初消失时的地方,周围的能量非常不稳定,他们恰好出现的一片磁爆区中,稍一不小心,就会引爆了周围的能量。

    原桐的精神力大开,分出一部分精神力形成一个薄膜覆盖住机甲,然后再分出一道精神丝在周围探路,让机甲避开磁爆区。

    机甲在星海飞行了两天,终于在周围的能量比较稳定时,他们也接收到了一条信息。

    “克罗?”

    “是我,费格斯。”

    那边顿时传来了一阵放松的声音,就听到费格斯说:“我的殿下,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当初听说你们进入空间虫洞时,我们还担心得要死,不过好歹进入空间虫洞比被能量爆炸绞成渣渣好……”

    可能是太过激动了,费格斯一下子化身为话唠,喋喋不休。

    克罗斯特打断他,问明白他们仍在莫格罗什星海,让他们发来一个坐标,便驾驶机甲过去。

    半天后,克罗斯特一行人终于和他的亲卫队汇合。

    夏普等皇族侍卫队看到他们都激动极了,当时克罗斯特驾驶的机甲在那样的情况下被卷入空间虫洞时,他们着实担心,不知道空间虫洞通向什么地方,如果是其他的星系还好,至少证明是安全的,但万一还是在莫格罗什星海呢?特别是那些危险的磁爆区,一出现就面临能量大爆炸怎么办?

    一行人担心得不行,最后还是艾伯特决定分一些人先离开莫格罗什星海给外面的人递个信息,让人去搜寻,而他们则继续留在这里寻找克罗斯特,顺便追捕逃走的鲁法组织的人。

    夏普将这几个月的事情报告完后,便看着克罗斯特,等待命令。

    克罗斯特拔通了艾伯特的联络器,恰好艾伯特为了寻找他,也没有离开这片区域,信号还算通顺,又有帕翠西娅这个能人,很快便联络上了。

    艾伯特确认了一遍他们没事后,便和他交流了最近的事情,最后道:“帕翠西娅已经定位了他们的位置,大概一天后,黑暗星域的首领泽卡·乔伊斯派遣的援军将会抵达。”

    “那就准备战斗吧。”克罗斯特淡淡地道。

    “是!”

    克罗斯特所带领的帝国和黑暗星域的联军如同一柄血色利刃,不断地剿杀着躲在莫格罗什星海的叛军及鲁法组织的成员,甚至因为有原桐的精神力指路,他们能平平安安地渡过莫格罗什星海的一些危险区域,不断地围剿着所有的敌人。

    那些叛军和鲁法组织的成员如同丧家之犬,在这样犀利可怕的追击中,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节节败退。

    鲁法组织依然想要用新型的武器对付联军,可惜联军早有准备,每次都将他们引入了磁爆区中,引爆当地的能量爆炸,借势消灭他们。

    叛军渐渐地减少。

    在这样的攻势中,联军又围剿了对方一艘星舰,克罗斯特与其中一名戴着面具的男人面对面地遇上。

    “克罗斯特·阿弗莱克。”面具男人的声音很轻很柔,又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克罗斯特漠然地看着他,同样道:“萨菲尔德·刘易斯?”

    “不错。”

    “当年将我父亲制造出来的人?”

    “对,你父亲是个非常不错的图泽斯卡,可惜太不听话了。”萨菲尔德叹了一声,“你也一样,明明是完美的战士,为什么宁愿倒戈向帝国呢?帝国能给你们的,我也可以。”

    克罗斯特不答,凛冽地看着他。

    萨菲尔德·刘易斯笑了笑,“我知道这次是我败了,但是想要杀死我可没这么容易。”随着他的话落,是轰隆的爆炸声……

    ***

    “老师!”

    原桐看到被士兵揣扶过来的人,大吃一惊,忙过去扶住她,发现自己扶着的身躯是如此的消瘦轻薄,心里有些难受,转头看向送她过来的士兵,问道:“老师是怎么回事?克罗呢?”

    “回殿下,海瑟薇大师是在鲁法组织的主星舰中救下来的,当时鲁法组织的一名负责人驾驶机甲逃了,克罗斯特殿下亲自去追击他。”

    原桐问了几句,发现士兵也不清楚内情,便只好扶着身体虚弱的海瑟微去星舰中的医疗室,原本是想要让她进入治疗舱治疗的,海瑟薇·纳特去拒绝了。

    她的身体十分虚弱,脸色苍白,整个人看起来就像老了几十岁,瞬间从一个生机焕发的中年人迈入了老年人一般,整个人死气沉沉的。原桐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她,也没想到克罗斯特能将她从鲁法组织中解救出来,但看到她的样子,想必这段时间,她过得并不快乐。

    “老师……”原桐蹲在她面前,担心地看着她。

    海瑟薇坐了会儿,眼睛才焦距,看向面前的学生,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

    原桐担心她,便将手头的事情放下,专心地陪着她,为她检查过身体后,发现她的身体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就是极度营养不良,便先给她注射了些营养修复剂,让她住在医疗室的一间休息室里。

    过了一天后,克罗斯特带领帝国军队回来了。

    “老师,克罗回来了。”原桐和坐在病床上的海瑟薇说道。

    海瑟薇目光微动,依然没有说话。

    过了会儿,身穿着帝国的黑色军装的皇族出现,金红色的头发被军帽遮住,只有些许服贴地从脸颊边翘起,衬得他的肤色越发的白晳,透着一种贵族式的优雅冷冽。

    他先是看了眼原桐,也不知道是确认她安全呢,还是止一下心中的渴望,方才转头对海瑟微道:“鲁法组织的负责人——萨菲尔德·刘易斯于五个小时前,死在了莫格罗什星海,其余的鲁法组织的成员俱已被捕。”

    听到这个消息,海瑟薇·纳特的脸色瞬间变得更苍白了,仿佛在消化着这个消息,过了一会儿才问:“他怎么死的?”

    “我杀的。”克罗斯特冷冷地道。

    海瑟薇·纳特看了他一会儿,慢慢地闭上眼睛,眼泪从眼角滑落。

    她一生都牵挂着一个雄性。

    年少时期与他相识相爱,以为他死在帝国皇族手中时,怨恨着帝国皇族;后来发现他没有死,加入了一个神秘的组织,两人再次重逢时,因为立场不同,明明相爱却只能黯然地分道扬镳;中年时,再次与他相见,他为了自己的事业,将她绑架,让她与他一起逃亡,利用她逃开帝国的追捕……

    他爱着她,但却更热衷于他的组织他的权势。

    直到死,他都陪着他的野心他的权势而死。

    海瑟薇·纳特痛哭出声。

    原桐跟着克罗斯特走出病房,透过没有闭合上的门,还能听到里面传来的压抑的哭声,心头越发的难受,不由得问道:“你将老师救回来时,她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很不好。”克罗斯特牵着她的手,慢慢地走在星舰中,“她拒绝为鲁法组织利用,不吃不喝地消耗自己的生命力,萨菲尔德·刘易斯是爱她的,可惜……”

    作为鲁法组织隐藏得最深的重要负责人,萨菲尔德·刘易斯不为世人所知,一生中就像一个隐藏在暗处的老鼠,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甚至连他现在死了,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可能人们能知道的便是一句冷冰冰的“鲁法组织的负责人死于莫格罗什星海”罢了,没有人知道这人是怎么样的,也没有人关心他是什么样的人,只知道他死得好。

    大概,只有爱了他几百年的海瑟薇对他痛心失望之余,依然爱着他,却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

    原桐也觉得萨菲尔德·刘易斯死得好,但是她为海瑟薇·纳特难过。

    想到这里,原桐不禁朝身边的男人靠了靠,被他搂进怀里时,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腰,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隔着衣服聆听他有力稳健的心跳,心中一片安宁。

    “克罗,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是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他低头,虔诚地吻上她的唇。

    “帝国的皇族克罗斯特·阿弗莱克安全地离开莫格罗什星海了?”

    “是的,听说鲁法组织的成员很多都在莫格罗什星海被克罗斯特·阿弗莱克带领的军队灭杀了,就连萨菲尔德·刘易斯也死在那里。”

    听到这里,莱安·费南安静了会儿,方才挥手让来禀报的人下去。

    他独自一个人静静地坐了很久,然后摸了摸脸上还未退去的蓝色鳞纹,想起了祖父,心里涌起一股难言的滋味。他知道祖父嘴里说要为父母报仇,其实却不是,只是为了满足祖父的野心,满足他振兴费南家族的野心罢了,连他这个唯一的孙子,也只是他的工具。

    过了很久,他才起身离开了房间,往一间实验室行去,然后站在实验室门口,看着里面忙碌地记录数据的雌性,目光是少年时期特有的柔和温润。

    “莱安?”阿西雅转头看他,目光在他的脸上的鳞纹上转了一圈,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莱安·费南走过去,自她身后搂住她的腰,将脸埋到她的颈后,闷闷地说道:“阿西雅,我们找到离开这颗星球的方法了。”

    阿西雅一听,顿时高兴地转身,拉着他道:“太好了,咱们快点回帝国找原桐,原桐一定有办法帮你的。”

    当时莱安从卡兰达星球将她救出来时,没想到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他们所搭乘的星舰就遇到了星盗,险险地逃开时,却被迫降到一颗磁场混乱的星球,加上星舰毁坏严重,他们被困在这里一直无法离开。虽然她也想联络家人朋友,可是信号一直发不出去,只能耐心地在这里等待着,无事时便研究一下莱安身上的病情,也就这么过去了两年。

    莱安望着她清澈如昔的眼眸,目光柔和。

    一如少年时期。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等到现在的姑娘咩?正文完结啦~~~(≧▽≦)/~

    按照惯例,会有萌萌哒的番外,不过还没确定会写谁的,也不知道会有几个,先让窝休息两天再上番外。

    谢谢姑娘们四个月来的追文及支持,爱你们,咱们下篇星际文再见吧~~=3=

    后续和番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