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8章

作者:雾矢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黑暗潮湿的地下河道中,除了缓慢的河流声,偶有窸窸窣窣的小虫翻动泥土的声音。

    “阿西雅……阿西雅……”

    听不出音质的声音遥遥地响起,阿西雅痛苦地呻.吟一声,终于睁开眼睛,只是因为身体上极度的疼痛,使得她的意识浑浑沌沌的,一时间不知身在何处,过了好一会儿,精神才集中起来,第一时间感觉到自己正被一个人拥抱着。

    “你……你是谁?”她困难地张口,胸腔传来一阵窒息般的疼痛,可以感觉到当时摔下地下河流时,剧烈的撞击导致她的内脏破裂:“……是……你救了我?”

    她记得采摘安朵拉雅花时,因为安朵拉雅花属于九级异植,它的能量过大,破坏力较强,甚至已经能影响到周围的环境,在它被摘取后,导致周围发生了地壳运动,甚至进而影响到了周围的磁场,而她也在逃亡中和随行的佣兵分开了,最后所站的地表塌陷,摔落地下河,被河流卷走。

    在被河水吞没后不久,她感觉到有人进入水里救了她,应该是随行的某个佣兵。

    想到这里,脑仁又是一阵生疼,精神几乎无法集中,同时一股极度的湿冷之气让她的身体几乎僵硬得麻痹,钝钝地疼着。

    “阿西雅,没事了。”那人轻轻地揽着她,用一件保暖大衣将她裹起来,擦去她脸上的水渍,为她保持身体的温度。

    周围很黑,阿西雅虽然醒过来了,但她的精神却仍处于一片浑沌,她听不清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那声音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她被裹在温暖大衣中,身体渐渐地回暖,但是依然疼痛不堪,身体上的疼痛,使得精神又渐渐地萎靡,不知不觉陷入了昏迷之中。

    发现她再次陷入昏迷,来人为她检查一遍身体,发现如果再不治疗,她的性命难保,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花了一点时间,终于离开了地下河,与周围的同伴集合。回到地面上,他们很快就发现那些还在原地寻找阿西雅行踪的佣兵们,抱着阿西雅的人远远地看着那些搜救的佣兵一会儿,终于转身,抱着人进入机甲,离开了这颗星球。

    等阿西雅再恢复意识时,她发现自己正躺一间休息室里,再仔细察看,发现所处的地方,是一艘星舰,不禁有些迷惑,是谁救了她?

    想到什么,她赶紧用精神力探入脖子上挂着的空间钮,发现装着安朵拉雅花的盒子还在,不禁安下心来。

    九级异植非常稀少,成长的环境也十分苛刻,以星际现今的科技技术,也不可能完全地进行人工栽培,方显得高级异植的珍贵性,这也是很多异植星球得以保存并且被人重视保护的原因,虽然异植星球的危险系数高,但所孕育的一些药用异植的效果非常好。

    卡兰达星便是孕育了安朵拉雅花的一颗不起眼的异植星球,经过反复勘探,佣兵们才确认了这株安朵拉雅花所在地。

    阿西雅也是个宽心的,发现自己被人救了,并且安朵拉雅花也在,便安定下来,甚至对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竟然也不怎么在意,就算身体软绵绵的,无法行动自如,竟然也没有太大的忧虑感。

    就在她转醒不久后,休息室的门开了,一个高大的雄性走进来。

    阿西雅转头望去,房间里亮着昏暗的光线,这是为了不影响睡眠质量的柔和光线,透过这样朦胧的光线,她认认真真地看着走过来的雄性,最后目光落在他深蓝色的头发和戴着面具的脸庞上。

    “你怎么样?”那人开口道,声音低沉,音质带着微微的冷淡。

    “嗯……还算不错吧,谢谢你救了我。”阿西雅淡定地说,目光依然在他脸上打转。

    星际中有很多可以改变容貌的小玩意,或者可以用调整仪器将容貌进行微调,可以达到保持短时间的改变容貌的效果,如果真不想让人认出自己,一般会选择易容伪装,只有那些为了保持神秘的人,才会刻意戴上面具。这个刻意戴着面具的人,让她心里有些疑惑,同时也发现了当时救她的人,可能不是跟着去的佣兵。

    阿西雅已经意识到什么,不过没有表现出来。

    那人拿出一个扫描仪,很快上面便显示出她的身体的数据,阿西雅瞥了一眼,便明白自己的情况,有几样的数剧偏低,证明她的体内残留一种有害物质,应该是导致她现在身体无法自如动弹的原因。

    “很抱歉,你当时在水中遇到一种毒性极强的水生生物,我们只用解毒剂暂时解了一些毒性,还有些毒素还残留在你体内,要将它清除,需要一些时间。”

    “这没什么,谢谢你救了我。”阿西雅友好地朝他伸手,“我叫阿西雅·奥利弗,冒味问一句,你是谁?”

    那人伸手握住她的手,入手是一种极致的冰冷,让阿西雅有些控制不住地哆嗦了下,正想抽回手时,却被人紧紧地握住不放。这让阿西雅有些尴尬,正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意思时,就听到他开口道:“阿西雅,你不记得我了么?”

    阿西雅呆了一下,忍不住又看向他,可惜她无法透过面具看清楚他的真实容貌,觉得他的声音也很陌生,这种带着微冷的音调,确实陌生得紧,不过那头没有修饰的深蓝色头发倒是在一个人身上看过,心里又觉得他不是那个人,毕竟那人已经失踪很久了,久到他们都以为他其实已经发生什么不测了……

    虽然是这么想,她仍是试探性地道:“莱安?”

    “……是我。”莱安·费南轻轻地说。

    阿西雅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忍不住用另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双眼盯着他的面具,问道:“莱安,真的是你?我一直以为你失踪了,你这些年去哪里了,还有,你的脸……”

    莱安由她抓着,一只手却按在脸上的面具上,说道:“阿西雅,别急,我这些年一直和祖父在一起,我们有一些必须处理的事情要忙,所以一直没办法回去。至于我的脸……我前阵子在星际旅行时,不小心中了一种有害的辐射物质,感染了一种皮肤病,正在治疗中,皮肤很不好看。”

    阿西雅哦了一声,又问道:“你这些年怎么都不和我们联络?”

    “我去的地方信号不太好,加上有点危险,所以便没有告诉任何人。很抱歉,这么久没有联络你,让你担心了。”莱安·费南诚恳地道,他声音渐渐地恢复了往日的温和,虽然仍是没有达到学生时期那种温柔优雅的感觉,但已经让阿西雅多了一种熟悉感。

    阿西雅笑了笑,说了一声“没关系”。她并没有完全相信莱安的话,但也没有怀疑什么,毕竟两人有二十多年没见,除了在学校那几年的同学关系,私底下联系也不多,他们之间,其实连朋友都称不上,没有什么利益纠葛,相不相信他,对她而言根本没差别。

    她只要知道,这次多亏了莱安救了她就行了。

    接着阿西雅又问了一些事情,例如问他怎么会在卡兰达星恰好救了她。

    莱安·费南笑道:“我和一些同伴恰好经过卡兰达星,正好也在那里找一些药材,没想到当时会发现你也在,原本是想过去和你打个招呼的,谁知道刚好发生了意外,只来得及救你。很抱歉,当时在地下河,我将你救起时,你的光脑遗失了,你当时的情况非常不好,我急着救你,就将你带回到星舰了,也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

    阿西雅知道当时他将自己救上来时,不仅四肢粉碎性骨折,内脏出血,还中了不知名的毒,所以急着救她才将她带走,对于这点,倒也没说什么,十分感谢他出手相救。

    两人久别重逢,就像朋友一般聊了一会儿,直到阿西雅因为体内还有毒素,精力不济,莱安方让她继续休息,并且宽慰她,会尽量研究出适合的解毒剂给她。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没想到有一天,你会成为我的救命恩人,我会记着的。”阿西雅说道,现在年纪大了,性格比以往成熟,已经不像少年时期那种中二性格,对谁都要刺一刺,对于莱安·费南这个人,更是能心平气和。

    见她没有什么防备地睡着,莱安·费南坐在床前看着她,久久未动一下,半晌才伸手摸摸她熟睡的脸,叹道:“阿西雅,你还是这么容易相信人……”

    ****

    得知阿西雅失踪后,原桐第一时间从皇帝那儿要了人去卡兰达星找,不仅是她,奥利弗家也同样派了人过去,可惜不管怎么找,甚至将整个卡兰达星球都翻遍了,也没找到。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在卡兰达星找了一个月,奥利弗家的人几乎已经绝望了,就算阿西雅现在还活着,但是也绝对凶多吉少,特别是在地下河的一处出口处,他们找到了阿西雅的光脑时,更确定了阿西雅一定出事了,甚至可能发生了什么不测。

    经过他们的探测,卡兰达星的地下河中有生活着一些凶猛的水生生物,甚至有些带有剧烈的毒性,人若是坠落地下河中失去意识,不难想像会发生什么事情,要是倒霉地遇到一些食肉性的水生生物,结果不言而喻。

    原桐不相信阿西雅真的发生不测,仔细地询问调查信息,说道:“既然光脑上没有什么被利器磨伤的痕迹,那应该是在水流的冲击下脱离人体的,而不是被一些水中生物所伤,我相信阿西雅还活着。”说着,让人继续调查,并且道:“不用一味地找,你们在卡兰达星找找看还有没有其的信息。”

    因为原桐的这个要求,调查组的人很快便转变调查方向,果然查出了点蛛丝马迹,确认了阿西雅失踪的当日,他们随近还有一群人在,只是不知道那群人的目标是同样寻找安朵拉雅花,还是其他,但可以肯定,如果阿西雅没死,应该是被人带走了。

    只是,对方带走阿西雅做什么?直到现在,阿西雅都没有消息,是对方囚禁了她呢,还是阿西雅被人带走后,又发生什么不测?不然以阿西雅的性格,不会直到现在,还不给家人报个平安信的。

    “继续查!”原桐对帝国调查组的组长道:“不管如何,我要见到她的人。”

    调查组组长面露苦笑,说道:“原殿下,您应该知道,卡兰星上留下的线索太少了,卡兰达星是一个完全的异植星球,距离附近的星空站比较远,那些人如果是特地带走奥利弗小姐,自然不会留下什么线索给我们,特别是他们进入宇宙后,又拐道离开的话,想要找实在很难。”

    原桐自然也知道这道理,只能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不过仍是希望你们尽量。”

    她当然知道对方既然打算带走阿西雅,就不会留下太多的线索,这还算是好的,就怕他们是特地针对阿西雅这个人,万一对她不利怎么办?原桐甚至在第一时间想着,是不是鲁法组织干的。

    虽然觉得鲁法组织好像没理由绑架一个名声还不响的七级药剂师,但原桐习惯性地将不好的事情都往这个组织身上扯了,对阿西雅的失踪,同样想到它的行事上。

    原桐心里不安,想了想,直接拔通了阿尔杰的光脑号,劈头就问:“阿尔杰,鲁法组织最近有什么行动么?”

    阿尔杰此时身在一个研究室中,他的研究似乎进入了紧要关头,身上穿着皱巴巴的衣服,又脏又乱,神色憔悴,双眼布满了血丝,也不知道有几天没有整理过仪容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疯狂的科学家。

    阿尔杰用一双呆滞的眼睛看了她许久,方才道:“你说什么?”

    原桐不得不重复一遍刚才的话,并且一股脑儿地将阿西雅的事情告诉他,然后一脸期盼地看着他。

    阿尔杰皱起眉,冷淡地道:“应该不是鲁法组织干的。”

    “你能确定?”原桐追问。

    阿尔杰随意地看了她一眼,继续低头组装着面前的一个奇怪的仪器,开口道:“你应该知道现在黑暗星域的情况,鲁法组织合并了黑暗联盟后,现在正忙着对付星盗家族及帝国联军,根本腾不出手来做这事。”顿了下,他又道:“不过是一个七级的药剂师,鲁法组织还不看在眼里。”

    这话虽然说得狂妄,但也表明了鲁法组织经营了这么多年来的底蕴,倒是有几分可信度的。

    见原桐还在纠结着,阿尔杰丢开手中的仪器,说道:“既然你不相信,我帮你查查。”看在对方是图泽斯卡的伴侣,同时也孕育了一只小图泽斯卡的份上,阿尔杰不吝啬帮她查查。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原桐马上高兴地说。

    阿尔杰让她等两天,两天后给她信息,便干脆地关了光脑。

    两天后,阿尔杰将查到的消息给她,说道:“鲁法组织的势力最近都集中在黑暗星域,没有派人去卡兰达星,不过……”

    “不过什么?”原桐忙追问。

    “不过倒是有几个鲁法组织的实验体叛逃了,他们逃离时的方向听说是卡兰达星。”

    听到实验体这三个字,原桐的心紧了紧,不免想到了莱安·费南,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莱安·费南不是还搅在黑暗星域的事情中么?而且鲁法组织控制着他的身体,他应该无法叛逃才对。

    原桐想不清楚其中的环节,不禁头都大了。

    这时,她家的儿子还来捣乱,猴在她身上,萌萌哒地问道:“妈妈,是不是阿西雅阿姨还没找到?”

    “是啊!”原桐捏捏他还有婴儿肥的小脸,叹着气道:“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这样啊,阿西雅阿姨真是太可怜了,妈妈,要不要狄索帮你?”小狄索眨巴着眼睛,继续萌萌哒地问。

    原桐被他逗笑了,“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能帮我什么?”

    小狄索一脸不高兴地撅起嘴,吊在她的脖子上,“妈妈太过份了,竟然看不起幼崽,我要生气了。”

    “……不是我看不起你,谁让你昨天被生命树吊打,还要我去救你。”原桐说,见小家伙嘴巴嘟得都能挂一瓶油了,笑道:“好吧,好吧,我知道了,那么,我能知道小狄索能帮我什么吗?”

    狄索马上高兴起来,屁股上拖着的小尾巴甩来甩去,“狄索可以陪你离开帝星,一起去找阿西雅阿姨。”

    原桐的反应是,直接一巴掌轰向那肉乎乎的小屁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