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2章

作者:雾矢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偌大的房间里弥漫着暧昧而浓郁的气息,空气转换器没来得及净化空气,呼吸一口,满满都是情.事过后的味道。

    原桐搂着布满金红色鳞片的冰冷的尾巴,睡得迷迷糊糊,她的脸半压在枕头上,挤压得嘴唇微微嘟起,配合眼角残留的那抹妩媚的红,显得可怜兮兮的,从中可见先前的情.事的激烈。轻薄的被子盖在她身上,露出半个布满痕迹的肩膀。

    她的肌肤白晳无瑕,连毛孔都看不到,这些年来被机器人保姆保养得不错,全身上下就像最美丽的人形陶瓷般,没有一丝瑕疵。她就如同一张干净的白纸,可以让人轻易在上面挥洒下属于别人的痕迹。

    黑暗中,男人的指腹轻轻地抚过她的眼角,指腹揩去她眼角的湿润,然后沿着她的五官往下滑,直到按放在她圆润的肩膀上,从覆盖的丝绸薄被中,可以看到轻柔地裹在被子里的女性的身躯,无一丝寸褛,忠诚地展示着独属于她的美丽。

    他低头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亲,见她无意识地皱着眉,又安抚地在她背后轻轻地拍抚着,直到她的呼吸更沉稳了,才伸手拿过床头柜上准备的药,用极轻极慢的动作为她上药。特别是她双腿间的那地方,他仔细地检查后,发现有破皮的痕迹,不禁有些心疼。

    原桐睡得其实并不踏实,主要是身体太难受了,就算累得可以昏睡个三天三夜,便也因为太过难受而容易因为一点动静而惊醒。

    惊醒时,她下意识地一脚踹过去,却没想到今非昔比,这过大的动作,自然让她摩擦到身体的某个地方,让她嘶地叫了一声,意识终于清醒了几分。

    一只温暖的大手轻易地将她踹过来的脚抓住了,甚至还暧昧地在她脚掌处敏感的地方轻轻地按捏了下,让她的身体反射性地抖了下,然后才轻轻地将她的腿放下,免得她又乱动更难受。

    “克罗……”她含糊地叫了一声,声音盖涵着睡意与过度的沙哑。

    “嗯。”

    黑暗的房间内,他轻轻地应了一声,继续坚定地拉开她的腿,为她上药。

    在黑暗待久了,眼睛已经适应了黑色,能隐约看清楚对方的轮廓,其他的就没有了。没有看到,才能当作对方也看不到,倒是没有太过羞耻,默默地等他给自己上了药,等他的手指从那个使用过度的地方收起来时,正想合拢腿,谁知却被他抓着在大腿内侧亲了一口。

    原桐反射性地又想踹过去。

    “别动,会难受。”克罗斯特轻轻地按住她,将她翻了个身。

    他对她身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很满意,不管是她身上自然散发的气息,还是体香或者是每一寸肌肤,都让他喜欢得恨不得舔遍,怎么亲怎么啃都觉得不够,下意识地想要在她身上留下独属于自己的痕迹和味道,光只是轻轻地闻着,就让他满足。

    虽然身体无法满足,但是心里却得到了暂时的满足。

    原桐抓了抓被子,塞在嘴里磨了磨,才抱怨地道:“都怪你,我都那么难受了,你还折腾……”

    她的语气格外的委屈,却不知道这种听起来娇娇的、软软的腔调,可以激起雄性爆棚的满足欲及破坏欲。

    男人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用尾巴将她圈起来。

    原桐震惊了,吃惊地道:“为什么尾巴没变回来?”说完就自己咬了下舌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绝逼是没有满足。

    他没满足,她却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简直不是人干事,突然格外怀念在卢厄星的地下竞技场的那一晚。她一直觉得那晚是第一次,格外的刺激鲜明,激烈到她事后每次想起都满脸通红,不敢回忆,直到现在才明白,那简直不是个事儿。

    有了对比才知道那晚的好,那晚克罗斯特是克制了的,所以她第二天还能醒来吃东西,这次简直没个克制,她都累个半死了,他依然在事后还是维持着半兽化,简直不能太心塞。

    克罗斯特将她搂到怀里,然后甩了甩长长的龙尾,埋首到她的颈窝里轻轻地舔咬了下,说道:“才三天时间,怎么可能……”然后又嘀咕道,“而且我的发.情期还没到呢。”

    “什么?”原桐表示刚才风太大,她没听清楚=。=

    克罗斯特没说话,他将她又按在怀里,就像一只野兽一般,将她从头到脚舔了一遍,连最隐秘的地方都没有放过。这种亲亲舔舔的行为,据闻是兽人们最喜欢的事情,他们往往在情.事过后,喜欢对伴侣亲亲舔舔,在伴侣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气息,就如同动物圈地盘、宣告主权一样。

    原桐脸色有些糟糕,虽然觉得这种圈地盘的行为真是毁三观,但找了一个兽人当老公,就得接受他们的三观。

    到最后,她已经放弃挣扎了,不知不觉终于睡去。

    睡睡醒醒间,依稀感觉到熟悉的气息,身体自动往对方怀里趴去,加上对方刻意的纵容培养,让她的睡姿越来越糟糕,也越来越豪迈,怎么亲密怎么来,特别是那条冰冰凉凉的尾巴,是她的心头好。

    她这一觉,睡了整整一天。醒来后发现身体没有睡前的难受了,显然是对方在她睡着时,喂她喝了药、泡过药浴、舒络过运动过度的肌肉,甚至连某个使用过度的地方都只是略微的有些难受罢了。

    她是被舔醒的。

    原桐自暴自弃地放弃了反抗,眼不见为净地抱着那条尾巴报复性地摸着,边问道:“好几天了,你不出去可以么?”

    “嗯……”他的声音有些含糊,“没关系,费格斯会处理……”他刚出手将那群黑暗星域的星盗收拾了一遍,这段时间,对方暂时不会再跑过来了。

    原桐心里喊卧槽,忍不住捂脸,有种全世界都知道他们关在房里几天做什么坏事的感觉,简直耻度破表了。

    给了她一个有爱的舔舔后,接着就是一个热情火辣的晨间运动。发现她的身体在药物的治疗下可以承受了,他自然而然地想要再来一发,拉开她的腿就覆了上去,进入的动作不急不躁,不像初次时因为没有经验,简直惨不忍睹。

    原本早上醒来的,但是终于能起床时,已经到中午了。

    这段时间自然不是她重新睡个回笼觉,而是一次的时间太长了,等结束后,就到中午了。

    原桐的精神有些恹恹的,未婚夫基因完美、人形状态更是完美,不知让多少人羡慕心动,但是在床.事这方面,实在是不太好,她觉得如果再不提升自己的体能等级,迟早有一天她会死在床上的,特别是她都这么辛苦了,对方依然给她一副欲求不满的半兽化状态,简直是对她赤果果的嘲笑。

    #论兽人的持久力#

    #论兽人和纯人类之间的体能差距#

    #论欲求不满的兽人的半兽化状态#

    泡了个澡,原桐穿上一件高领长袍,窝在柔软的沙发上,捧着一杯温奶茶,懒洋洋地没有动。她的双腿软绵绵的,暂时使不上力来,所以怎么舒服怎么窝着。

    克罗斯特也换上了一袭休闲长袍,简单的剪裁,下摆处绣着精致而大方的纹路,行走间那简单的长袍如流水般层层荡开,衬得那人更是器宇不凡。

    原桐忍不住呆呆地看着他,他身上的衣服看似简单,实则都是宇宙顶级的设计师专门为他设计的,从布料到设计到剪裁到装饰都十分考究,穿在他身上,成了他独一无二的特色,没人能抢夺他的风彩。

    他坐到沙发上,将她搂到怀里,亲昵地蹭蹭她的脸,然后就开始舔。

    原桐满脸黑线地伸手抵在他的下巴上,抬了抬下巴,说道:“我等会儿要出门。”

    他看着她,一双暗红色的眼睛幽幽的。

    就算出门,也不妨碍他舔啊。

    原桐看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又喊了声卧槽,以前可没见他有这个毛病,那时候大多是晚上睡觉时在床上厮混了下,可没像现在这样,动不动就要来个爱的舔舔,难道这就是成年和未成年的区别?

    原桐觉得,自己好像还是不太能明白兽人的某些行为。

    克罗斯特将她舔了会儿,问道:“你想去哪里?”

    “随便走走。”

    “这里没什么好走的,不如和我一起去办公室?”

    “……不要!”

    听到她的拒绝,克罗斯特心里有些失望,忍不住又多舔了两下。

    直到这段时间一直安静的光脑突然亮起,克罗斯特顿了下,才接通光脑。

    因为在边境的军事基地中,担心会有什么突发意外,所以克罗斯特的光脑和私人联络器都没有关,幸好他身边的人都知道原桐成年的事情,而成年的意义更是非凡,所以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情,大家都没有去打扰他,才能让他在房里厮混了这么久。

    光脑接通后,出现副官夏普的身影。这个火云狐族的雄性努力地板着一张正经的脸,请他到公议室一趟,然后便自觉地关了通讯,没有多瞄一眼不该看的东西,堪称一位合格的副官。

    克罗斯特只得遗憾地放开到嘴的美味,拥抱了她一下,到换衣间换衣服。

    等他换上正式的军装出来,套着白手套的手里拿着一顶军帽,整个人看起来冷肃凌厉,气势强大,冷淡禁欲,哪有这几天在床上甩着长长的尾巴求欢的样子。原桐被他这前后不一的距大反差弄得懵逼了。

    他走过来,在她仰起的脸蛋上亲了下,低声道:“我先去会议室,你等会儿没事可以过去。”

    原桐目光闪了闪,没有回答,直到那只戴着白手套的手勾起她的下巴,迫得她与他对视时,她才一副满心欢喜的神色说道:“好啊,我一定会去哒~~”主动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下,“工作辛苦啦。”

    “乖。”他低首在她脸上贴了下,然后戴上军帽离开。

    他一走,原桐就趴在沙发上,揉了揉腰,垮着脸。

    她才不去会议室陪他呢,这几天被他缠得怕了,得分开一下,当下非常感激夏普这通来电,将他给叫走了,不然她不能保证再待在房里,会不会继续被精力旺盛的兽人压倒,然后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精神力将他轰开。

    她的精神力太毒了,能不对自己人用就不对自己人用。

    克罗斯特刚走,房间的门又开了,就见两只机器人进来。

    智能机器人虽然不是人,但是它们的智能系统可以摸拟人类的情感,对于照顾自己长大的机器人保姆,很多智慧种族不知不觉将它们当成一个生命体来看待。也因为如此,克罗斯特和原桐在一起的时候,会将它们轰出去,省得它们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桐桐,你没事吧?我给你带了药剂,需要么?”莱奇端着一个托盘进来。

    阿多尼斯跳到沙发上,正对着原桐,眼中的红光闪了闪,轻易便收集到原桐现在的身体数据。

    “不用了,我没事。”

    “真的?你千万别逞强,B级和SSS级体能之间相差太大,如果你有点什么事情也是应该的,而且主人成年后,体能根本不是SSS级,已经达到4S级了。”莱奇一副不信任的样子。

    原桐恼羞成怒地道:“没有逞强,真的没事。”

    莱奇哦了一声,机器眼闪烁了下,然后同情地道:“我知道了,一定是主人克制住了。主人真可怜,一定欲求不满。”

    她才可怜好不好?

    这时,阿多尼斯道,“你这次没有怀上。”

    原桐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错愕地看着语不惊人死不休和小机器娃娃,“你说什么?”

    “你身体的数据虽然有些虚弱,但是还算正常,没有受精卵。”阿多尼斯板着娃娃脸说。

    原桐捂脸,忍不住呻.吟,觉得自己的三观好像又要重组了,“才多少天……”

    莱奇和阿多尼斯奇怪地看着她,“只要有受精卵,二十四小时内就能测出来,不需要多少天啊。”

    原桐震惊了下,然后很快释然了,这里不是21世纪的地球,能测出来是应该的。

    原桐喝完了莱奇端来的营养汤,感觉在房里待得无聊,便打算出门逛逛,去塔琪姆的森林房呼吸一下清新空气也好。

    等她出门时,她又后悔了。

    原因是走过来的塞斯四兄弟,他们看到她时还挺高兴的,只是当接近她五米时,兄弟几个齐刷刷地后退,脸上露出纠结的神色。

    “怎么了?”原桐有些搞不懂他们的举动。

    四兄弟互相看了看,然后三个一模一样的男人将一个推了出来,默契十足地异口同声道:“维斯,你来!”

    维斯一脸懵逼地看着他的三个兄弟,“为什么又是我?”

    “因为你是弟弟!”X3

    “因为你们是好闺蜜!”继续X3

    “有这么当哥的么?”维斯一脸悲愤,恨恨地瞪了他们一眼,然后磨磨蹭蹭地接近原桐,纠结地道:“桐桐,你身上都是克罗的气息,真是讨厌的感觉。”

    兽人的占有欲强,对圈地盘这种事情乐此不彼,非常看重自己的所有物,一山不容二虎,所以当一个强悍的兽人圈出地盘、昭告主权后,其他兽人慑于他的威压,不敢轻易对他的地盘或所有物出手。

    原·被圈的地盘·桐同样懵逼地看着他,终于明白克罗斯特为毛要将她一遍又一遍地舔了,简直心塞到不行。

    “不过恭喜你们了,果然成年了就是不一样,我们期待你们的后代。”维斯笑嘻嘻地道,这种时候却没有像过去一样揉揉纯人类的脑袋了,不是不敢,而是她身上都是克罗斯特的气息,对于兽人而言,这气息特难接受。

    就像他们不会轻易地去挑衅克罗斯特的地位一样,现在她身上的气息,也让他们不会轻易地去挑衅她。借着克罗斯特的气息,原桐现在绝逼可以在军事基地里横着走,没一个兽人敢挑衅她。

    原桐明白他的意思,脸蛋爆红,最后没办法,只好面瘫脸看着他。

    四兄弟都过来恭喜她,不过都隔着一段距离,让原桐再也待不下去,匆匆忙忙地和四兄弟告别,跑去找塔琪姆。

    塔琪姆正在布置她的森林房,看到原桐过来,哟了一声,惊讶地道:“这么快就出门了?哦,也是,克罗的发.情期还没到,时间短点也是应该的。”

    原桐:“……”

    比起作为男性的塞斯四兄弟,原桐觉得同性(?)的塔琪姆没让她感觉太过羞耻,有很多事情不能和异性说,但是和同性却毫无阻碍,所以原桐很快便淡定了。

    她一边在塔琪姆的森林房里逛,一边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询问这几天边境有什么事情之类的,有点儿没话找话说的感觉。

    等她在森林房里磨蹭了一个小时,夏普·崔尔过来了。

    “原小姐,殿下请您过去。”夏普恭敬地说道。

    原桐面无表情地看他,发现他除了一脸恭敬,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的情绪,这样想着,等她上前一步,就见他后退一大步时,她的神色终于有些扭曲,觉得自己的三观又要重组了。可看着夏普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她又觉得可能是自己太过介意了。

    原桐和塔琪姆告别后,往克罗斯特的办公室而去,边问道:“有什么事么?”

    夏普心说事情是没有的,不过是将她弄过去陪伴罢了,面上一本正经地道:“帝国军事学院那边发来了原小姐的实习安排函,殿下请您过去看看。”

    原桐听说关于自己实习的事情,马上抛开那引起乱七八糟的东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