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8章

作者:雾矢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原桐和帕翠西娅的赌约,星舰上的人很快就知道了。

    四兄弟马上看向克罗斯特,有些担心地问,“帕翠西娅的精神力和体能基因等级都达到S级,桐桐和她可不是一个等级的,能行么?”

    不是他们小瞧原妹子,而是觉得原妹子现在就是个幼崽,没有经历过特别大的磨砺,加上纯人类的基因限制摆在那儿,和帕翠西娅这个已经成年的海族雌性可不是同一个等级的,两人如果真的对上,还是她吃亏。

    克罗斯特正在查看星域的航线,听到这话,抬头朝他们瞥来一眼,十分的冷艳高傲,万分嚣张地说:“我相信她!”

    四兄弟被糊了一脸恩爱,顿时觉得他没救了,又看向奸商。

    奸商正在盘点着这次收缴的战利品,以及整理这次审讯俘掳得到的资料,发现他们都瞅着自己,然后笑了下,同样不担心。

    辣么恐怖的纯人类,根本不需要担心好么?

    如果是两年前,可能他还会担心一下,但是这次逃亡,亲眼看到原桐那种决胜千里之外,不吭不响地暗搓搓毁掉对方战舰的行为,已经让他发现她的精神力锻炼得十分强大,今非昔比,可能还会创造什么奇迹,有什么好担心的。

    四兄弟被他们的态度弄得无语,决定跑去原桐那里,看看她需要什么帮忙的。

    等四兄弟走后,克罗斯特突然想到了什么,拿出一张芯片递给费格斯,说道:“这是桐桐在荒星的废弃基地里拷贝的资料,你看看有什么发现。”

    费格斯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也不啰嗦,将它插进光脑电子本中。

    花了半个小时看完,费格斯抬头看他,问道:“你是不是觉得红曜这个名字很熟悉?”

    克罗斯特点头,问道,“你能从这资料中的一些东西推测那个基地研究的基因方向是什么吗?”

    “有点难度,我不是这个专业的人,还得找个专业人士看看。”费格斯想了想,又道:“这件事情交给我吧,我在研究院还有几个朋友,找他们看看。”

    “行。”

    ****

    帕翠西娅虽然被关在这间重重封锁的房间里,无法联络外面,不过也知道他们的目的是回帝国,她现在并不想回帝国,自然要找法子逃走。

    只是一路接触下来,她发现这群人的气息非常强悍,撇除星舰里的那些侍卫,跟在“迪奥普斯”身边的那几个人的体能等级只怕都是不少于S级的,想要从这里逃走,只怕有难度。最后她的目光才落到最没威胁性的原桐身上,故意说那些话,就是要激她,最后和她打赌。

    可原桐的反应太诡异了,事若反常必成妖,帕翠西娅原本自信满满,现在又有些不确定了。虽然心里有所警惕,但是原桐平时给人的感觉实在是没啥威胁性,最后还是乖乖地跳进原桐挖的坑里了。

    原桐让塞斯四兄弟将帕翠西娅送到一间偌大的训练室里,亲自守在那儿。

    两人在训练室里,遥遥相对。

    帕翠西娅身上束缚她的特殊的手铐脚铐已经解下了,她一边活络着脉骨,一边观察着原桐。

    原桐笑盈盈地看着她,也同样活络了下筋骨,突然道:“帕翠西娅小姐,你不介意我将你身上的小东西拿走吧?”说着,她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维斯。

    帕翠西娅脸色微微变了下。

    维斯很配合地上前,在她的头发上拔下一根不起眼的头发,然后用力将那根特殊的头发丝崩断了。

    帕翠西娅拉长了脸。

    这是她身上最后一个隐秘的定位器,现在被对方找出来毁掉,断掉了她最后的出路,组织的人想要定位她只怕根本无法找到她了。在被他们捕捉时,这群人已经将她身上所有的科技仪器都撸下来,空间钮也被没收了,此时连最后的定位器都被对方拿走,让她说不出的沮丧。

    “你是怎么发现的?”帕翠西娅有些不甘心地问,“我自认为除了自己,没有人能发现它,它可是用一种特殊的材质做成的,就算是用最先进的信息测试仪器也找不出来。”这是她的得意作品之一。

    原桐高深莫测地看着她,没有回答她的话。简单地说,就是装B,这是从克罗斯特身上学的,不可否认,和克罗斯特在一起那么久,他身上某些很能唬人的行为,她也能学个几成。

    果然,塞斯四兄弟马上就看出来了,忍不住捂嘴偷笑。人家克罗斯特是因为本身实力强大,做出这模样能震慑对方,而她……确实是在唬弄人。

    帕翠西娅对原桐并不了解,不免被她唬住了。

    “帕翠西娅小姐,开始吧。”原桐笑着说道,她的笑容看起来很可爱,有点阳光,又有点儿属于传统女性特有的娴静淡雅,看着就是一个可爱的未成年少女。

    帕翠西娅谨慎地看她,担心原桐是不是有什么底牌,所以才能如此镇定。她咬了咬牙,这是唯一的机会,最后选择主动攻击。

    她的速度很快,原桐的也不慢。

    原桐这些年来一直没有放弃过体能训练,她的爆发力很强,只是因为体能跟不上,所以持久力不强罢了。

    帕翠西娅和她对了两招,突然觉得脑袋有点儿疼,不禁恍惚了下,等反应过来时,一把能源枪抵上了她的喉咙。

    帕翠西娅脑袋一片空白,整个人僵硬在原地,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要不要再来一次?”原桐很好心地问。

    备受打击的海族少女咬了咬牙,也不管这种行为是不是很羞耻,凶狠地看着她,她不相信自己会输给一个比她要弱的人。

    结果,帕翠西娅依然输了。

    原桐给了她三次机会,帕翠西娅三次都莫名其妙输了,最后能肯定这人竟然懂得精神攻击。这让她心里惊骇莫名,精神攻击可是组织里重点研究的方向,却没有什么实在的结果,没想到这人竟然已经能娴熟地运用了,这让她有些明白为什么组织会对她这么执着,想要捕捉她回去。

    帕翠西娅有些不甘心,最后一次机会时,她趁机往训练室的门口逃去,那四兄弟没有拦她,却不知道怎么地,背后突然传来一阵焦灼的疼痛,眼前一黑,便昏过去了。

    等帕翠西娅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那间关押她的房间,然后就见站在不远处正在配制药剂的少女,修长白晳的手指间夹着一支颜色漂亮的药剂,让她有些恍惚,等终于清醒时,惊讶地看着那支药剂,竟然不是传统的透明色,而是有颜色的?

    “你醒了?”原桐转头看她,走过去,将药剂递给她,“喝了它。”

    帕翠西娅也不矫情,接过喝了,然后砸巴了下嘴,说道:“味道不错。”

    原桐朝她笑了下,“谢谢夸奖。”

    喝了药剂,帕翠西娅很快发现身上的疼痛减缓了不少,不仅如此,甚至常年困扰着她的隐痛也减缓了不少,不禁暗暗吃了一惊。她生来有基因缺陷,不然也不会被组织带走了,因为这是最好的研究实验,这样的缺陷带给她的是时常难以抑制的疼痛,必须依靠组织研究出来的药才能压制下来,这也是组织敢将她放出来蹦跶的原因。

    可是现在,喝了这个奇怪的雌性配制的药,竟然产生了和组织的药差不多的效果。

    原桐见她喝完后,收拾了空药剂管,便施施然地走了,去了实验室继续研究帕翠西娅的病。

    会发现帕翠西娅身体情况也是一个意外,原桐用精神力将她弄伤后,自然要负责给人家医治,却没想到会检查到她身上有基因缺陷,听闻这种基因缺陷是海族的一种疾病,有人能治好,有人治不好,帕翠西娅的基因缺陷属于前所未见的严重案例,是治不好的例子,甚至她应该在幼年时就应该死亡了。

    后来,在帕翠西娅携带的空间钮中扒出了一些药剂,原桐经过研究后,从它的成份中明白这是专门针对帕翠西娅的病的药剂,当下因为感兴趣,便开始研究分析,倒也有几分心得,便在此基础上,做了一种升级版的对应药剂。

    便是帕翠西娅先前喝的那种。

    饵已经撒下了,就看对方上不上勾了。

    直到星舰快要到帝国边境时,帕翠西娅终于让人将原桐叫过来,和她作了一笔交易。

    原桐离开后,便直奔舰长室,将从帕翠西娅那里得到的消息悉数告诉克罗斯特等人。

    “她是星空之王K?”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特别是塞斯四兄弟,惊出了一身汗,然后拍拍胸口道:“幸好当时我们将她身上所有的科技用品都解除了,桐桐还很厉害地将她身上的定位器找出来,不然让她找到机会,肯定坑死我们,说不定先前咱们被人紧追不舍地咬着,也是她的原因。”

    一个只需要一串代码信号便能化腐朽为神奇的家伙,所有信息覆盖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天下,就算是在宇宙中也不例外,除非被特殊的磁场干扰。

    “得了,别那么没出息。”费格斯好笑道,“以她的年纪,就算她再聪明,也达不到那程度吧?星空之王应该是另有其人。”

    原桐笑了下,朝他比了一个厉害的手势,“费格斯说得对,星空之王K其实是她的老师,可惜在十年前,她的老师意外去世了,她就继承了老师的名号,实力还是不错的,当年在艾梅达斯星的事情,就是她的手笔。”

    帕翠西娅来自一个叫“鲁法”的神秘组织,虽然她是星空之王K的学生,但可惜她年纪小,能接触到的东西有限,加上她也是一个实验品,能知道的就更少了,除了隐约知道组织里几个和她接触过的成员和待过的实验室外,连组织里还有什么人都不清楚。

    “她知道的都在这上面了。”原桐将它交给克罗斯特,希望这些对他们有帮助。

    克罗斯特的脸色有些冷,不过面对原桐时,仍是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下,温声道:“桐桐,辛苦你了。”

    原桐笑呵呵地道:“也没什么辛苦的,她还挺好玩的。”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耍着个人玩,想想也有点儿对不起帕翠西娅。

    费格斯也翻看了下,吃惊地道:“阿尔杰果然也是这个组织里的人。”

    克罗斯特没吭声,显然是早已经猜测到了。

    “那他是什么意思?”塔琪姆纳闷地道,“在卢厄星时,就是阿尔杰出手帮他们逃走的,不然以他们两人,可没这实力冲破重重封锁。”

    “很好猜,看他的长相,一定和克罗有渊源,指不定他们还是亲戚呢,帮克罗也是应该的。”塞斯说道,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

    虽然帕翠西娅的倒戈能让他们大概了解到“鲁法”这个组织里的一些事情,但是了解得越多越是让人心惊,克罗斯特却没有任何高兴的感觉。帕翠西娅透露的只是冰山一角罢了,但其中囊括的东西太多,教人心惊不已,甚至连几年前克伦尔星的寄生事件,也是这个组织搞出来的。

    “寄生……好恶心。”维斯嫌弃地道:“真丧病,连这种东西都敢搞出来,就不怕那寄生体脱离了控制,真的将物种灭绝了?”克伦尔星事件发生时,他们那时候还在黑暗星域,虽然不在帝国,但是多少也知道一些。

    寄生生命体这玩意儿,整个星际都会关注。

    “少见多怪,连传说中的图泽斯卡他们都盯上了,何况只是区区的寄生体罢了?”萨斯毫不留情地打击蠢弟弟。

    其他人没理会这两兄弟的惯性争吵,费格斯看完后,看向克罗斯特,问道:“帕翠西娅你打算怎么安排?”

    “先留着。”

    费格斯点头,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要留着继续观察的意思,如果她不安份,便解决了。如果安份的,说不定关键时候倒能再利用。

    帕翠西娅用自己所知的信息交换了自己在星舰的自由。

    不过鉴于她可怕的能力,依然被人盯着,并且在回到帝国之前,她身上都不允许佩带任何高科技产品,预防她背地里会做什么小动作。

    塔琪姆成为盯人的牢头。

    帕翠西娅虽然有些不高兴,但也知道现在是合作的磨合期,没有反对。

    帕翠西娅将她知道的东西都倒腾出来后,也算是背叛了组织,不过她倒是没有太过在意,在得到了相对的自由后,便喜欢跟在原桐身边,特别是原桐进实验室时,她也会跟过去。

    “你还没成年吧?就能研究出我要用的药剂的配方,你也挺厉害的。”帕翠西娅坐在一旁抱着一盘果子吃,阿黄在旁边朝她龇着大门牙,指着她怀里的果子吱吱叫着。

    帕翠西娅被它逗笑了,抛起一颗果子往前一丢,叫道:“阿黄,上!”

    毛茸茸的卡洛香鼠一个纵跃,便在半空中叼住了那颗果子,然后吱吱吱地叫着,一副高兴的样子。

    “阿黄,你是鼠,不是狗!”

    塔琪姆手指一弹,一颗果核弹上了卡洛香鼠的脑袋,疼得它泪眼汪汪的,决定不和这几个凶残货玩了,还是它的主人好,忙不迭地跳到主人脑袋上,一根大尾巴在后头甩来甩去,却被它的主人毫不客气地丢了。

    “阿黄,别闹,我正忙呢!”

    阿黄很伤心,全天下的人都抛弃它了,只好去找阿多尼斯玩。

    原桐对帕翠西娅的话不置可否,继续研究她的药剂,偶尔会翻开安璟晟的札记,想研究璟晟当年提出来的设想,一种克制寄生体的药剂。既然那些人敢研究新型的寄生体控制人类,她也想要研究出能驱除的药剂。

    原桐投入实验时,都会很忘我,其他人很难打扰到她,所以帕翠西娅围着她转了好些天,依然没能从她这里打探到什么。

    在星舰快要抵达帝国边境时,他们又受到了袭击。

    鲁法组织的人对他们穷追不舍,纵使不是为了捕捉原桐,也要将帕翠西娅这个星空之王K的后代兼实验品也给带回去。

    对于来犯的人,克罗斯特丝毫不留情,战略上,他喜欢使用诡道,手段狠辣,大多数都会直接杀死,只捕捉了极少数的人。可惜就和先前捕捉到的那些人一样,都是一些什么都不知道的私人武装人员,能得到的消息很少。

    鲁法组织的保秘性一向做得很好,从这些年来他们的行事风格便可知道了。如果这次不是原桐使计坑了帕翠西娅,只怕他们连组织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

    帕翠西娅跟着原桐,一起观看了这一场华丽精彩的战斗,暗暗倒抽了口气,忍不住看向站在最前方指挥星战的男人,面容冷酷,诡计百出,手段狠辣,实在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等战斗结束后,他们摆脱了追击,终于成功地进入了帝国的地盘后,所有人都松懈下来。

    将后面的事情交给费格斯他们处理后,克罗斯特拉着原桐回房歇息。

    为了成功逃离“鲁法”的追击,他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好好休息了。

    高大的男人狠狠地抱了下她,躺在床上,舒服地叹喟一声。

    原桐摸摸他的头发,在他唇角上亲了一下,然后含住他的唇舌,与他亲吻。这个吻很温柔,透着脉脉的温情,什么都不做,只是这般依偎在一起。

    半晌,克罗斯特终于睡着了。

    原桐破天荒地没有睡,而是想着刚才的精彩战斗。

    他们本来就是敌对势力,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仁慈是没有必要的东西,所以对克罗斯特的做法,原桐纵使看得难受,也没有说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