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3章

作者:雾矢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有充足的睡眠时间,还有克罗斯特在身边,不用时刻警惕周遭,只需要两天时间,原桐的精神气很快便养回来。虽然仍是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但这需要时间来修养,其他的倒是无所谓。

    第二天晚上,在地下竞技场热闹起来时,克罗斯特再次变成“迪奥普斯”,拥着同样变成一个少年的原桐出了那间待了两天的情趣房。

    门外的侍卫依然尽忠职守在守在这儿,原桐暗暗摸摸鼻子,虽然未来房子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可是总感觉怪怪的,特别是她和克罗斯特在房里“鬼混”的时候,好像有一群观众在外面观看一样,那种感觉说不出的羞耻。

    在克罗斯特拥着原桐出门时,地下竞技场的人也得到消息了,皮肤黝黑的黑皮在第一时间到来,谄媚地道:“迪奥普斯先生,这两天过得愉快么?”说着,目光在两人身上打转了下,眼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克罗斯特用一种非常矜傲的态度道:“非常愉悦,你的安排还算可以。”

    黑皮暧昧地笑了下,特别是目光扫过被黑发男人搂在怀里的少年时,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的变化,已经不像两天前那种被遮掩住感觉不到任何信息素,而是已经沾上了那个黑发男人独有的信息素,只有经过深刻的身体交流才能从里到外染上另一个强者的信息。

    顿时明白这两天时间,这位阁下并没有浪费,看情况玩得似乎很愉快。

    原桐瞥了他一眼,觉得这个长相猥琐的黑皮笑得真猥琐,让她心里有几分忐忑,不禁努力地回想着以前看过的一些星际中的生理常识,终于明白那表情是什么意思,然后木然了。

    她好像知道为什么克罗斯特那晚一定要做一次了,除了宣告主权外,也是杜绝乔纳森·格拉斯的怀疑。这让她不禁想要诅咒这些兽人的鼻子,尼玛不要这么灵敏行不行,连人家有没有做都能通过信息素闻出来,也特那啥了,简直没有一点隐私。

    “格拉斯先生吩咐了,迪奥普斯先生有事的话,可以去找他,他在D区的贵宾室恭候您的大驾,期望能与您继续品酒,他今天带了很多种类的酒过来。”黑皮继续说道。

    “是么?我正好也有事找他,带路。”

    克罗斯特拥着原桐,一行人来到了D区的贵宾室,进到一间装璜非常繁华的房间,和上次那间差不多,正门对着的墙是一面可以自由移动的透明玻璃墙,透过玻璃墙可以看到外面竞技场上的赛事。

    此时比赛场上的比赛双方是两只五级的凶悍异兽,它们在异兽兽性的刺激下,完全激发了凶性,只知道殊死拼搏,现场的气氛热烈极了。

    伦纳森·格拉斯依然是一身骚包的紫色礼袍,优雅地坐在巨大的真皮沙发上,怀里抱着一个未成年少女,手指间端着一杯酒,正恶劣地捏着那未成年少女的下巴灌她喝酒,看到那少女被苦涩的酒呛得咳嗽时,饶有兴趣地笑起来,凑过去舔掉她唇角逸出来的酒渍,鲜红的舌头,在粉樱色的唇瓣间滑动,给视觉带来一种说不出的糜丽之色。

    邪恶又糜烂,嚣张又肆意。

    原桐只看了一眼,就被一只大手按住脑袋,将她的脸按压进让她感觉不到熟悉感的陌生怀抱里。

    想到这是伪装后的克罗斯特,纵使没有丝毫熟悉,原桐也选择了靠到他怀里,省得看到伦纳森·格拉斯那张脸,她觉得自己可能会很难以忍受。特别是这厮还曾只在一眼就和她约炮,从中可见他是一个没有道德节操的货色,看对眼了就上,根本不会管喜不喜欢。

    在黑暗星域,没有专门的法律约束,强者为尊这一条丛林法则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像伦纳森·格拉斯这样有实力有身份有权有钱的人,可以任意行事,没有什么能约束得了他,他看上的对象,根本不需要考虑对方是否成年或什么身份,喜欢就往床上带,他的权势及庞大的格拉斯家族,都让他无需思考太多。

    原桐明白这个道理,她转过头,没有再看。

    “迪奥普斯,我的朋友,我还以为你可能需要十天半个月才会出来呢。”伦纳森·格拉斯笑着说,在他们走过来时,他的目光扫过黑发男人怀里的“少年”,敏锐地感觉到“他”身上混合了黑发男人的气息,打消了他的疑惑。

    克罗斯特回了一个矜持的笑容,说道:“我舍不得累着她,以后会有机会的。”

    这深情款款的话让伦纳森·格拉斯又是一阵大笑,“没想到让那些吝啬的收藏家们趋之若鹜迪奥普斯原来是个痴情种。”

    克罗斯特对他挖苦的话不置可否,随意地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将怀里的人用一种占有性的姿势抱着,然后接过下属呈来的酒慢慢地抿着。

    两人今天依然一起品酒,伦纳森·格拉斯难得遇到一个对酒十分了解的对象,将自己很多珍藏的酒都拿出来和克罗斯特一起品尝。克罗斯特也是来者不拒,而且不管伦纳森·格拉斯拿出什么酒,他都能说上几句,丰富的见识,这让嗜酒成痴的伦纳森·格拉斯越发的高兴,整个人都有些疯癫了。

    “迪奥普斯,你让我感到意外,我突然很好奇你的来历。”伦纳森·格拉斯笑得肆意,目光却带着几分探究,“你知道,很少有人能将我收藏的酒说出它们的来历及特征。”

    “但不包括我。”克罗斯特自信而傲慢地说。

    伦纳森·格拉斯呵呵地笑起来,他已经有些醉了,目光迷离,摆弄着桌上几个制造精致的酒瓶,说道:“我不信,我收藏的酒可是连星际第一商人普莉玛纱都望尘莫及的,她还曾出重金想要从我这里购买一瓶万年份的玛纱酒,我拒绝了。”

    他说到尽情处,一把将挨到自己腿边像个小动物一样舔着他的手的少女踹开,仿佛很嫌她碍事一样,晃着一杯酒,自言自语道:“我的酒可是无价之宝,只请懂它的人品尝,怎么能卖呢?普莉玛纱那娘们想要,只能拿无价之宝来换……对了,你见过普莉玛纱这个可怕的娘们吧?她可真够带劲,听说她的基因体能很低,却能做到这一步,实在是个可怕的家伙。”

    克罗斯特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说道:“你醉了。”

    伦纳森·格拉斯眯着眼睛看他一会儿,又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终于让下属揣扶着走了。

    克罗斯特也揽着原桐起身,拒绝了黑皮的安排,离开了地下竞技场。

    “迪奥普斯先生,地下竞技场永远欢迎您,希望下次仍能看到您。”黑皮执勤地将他送出竞技场,一路陪着。

    “谢谢,我会在卢厄星待一段日子。”克罗斯特意味不地说着,目光落到黑皮身上,在黑皮笑得越发僵硬时,他才转身,揽着怀里的人上了一辆停在面前的悬浮车。

    终于离开了地下竞技场,原桐心里松了口气,她看了一眼开车的人,挨到克罗斯特耳边小声地问:“我们要去哪里?能不能让人去酒店将阿黄带过来?还有修斯,得找人和他说一声。”

    她消失几天,阿黄还倒霉催地在酒店里窝着等她呢,幸好离开前放了几天份量的香料和果子给它,应该没有饿着吧。

    克罗斯特对她的要求没有不应,用私人联络仪吩咐外面跟着的下属一声。

    一个小时后,悬浮车飞进了一栋漂亮的庄园前。

    原桐看着周围的环境,以及那些对克罗斯特恭敬的侍从,心里明白这是“迪奥普斯”的财产。听克罗斯特的意思,以前他为了摆脱那个组织的跟踪,会变换各种模样在星际行走,易容伪装也是那时候特地学的,“迪奥普斯”是他所有身份中最出色的一个,在很多地方都置有财产。

    原桐有些木然,果然活得久,做的事情多,积累的财富也无法想象,和他一比,她卖药剂赚到的钱,都不够他财富的零头。

    “这里是我的地方,很安全,你先在这儿住着。”克罗斯特说道,看她的目光有些热烈。

    原桐:“……”为毛这样看她?真可怕!

    此时夜已经深了,克罗斯特拥着原桐坐在装璜雅治富丽的拱形大厅里,手指若有似无地滑过她的腰间,往她的臀部而下,在上面似有若无地勾弄着。

    原桐有种自己又要被吃掉的感觉,小心地看他,问道:“你的意思是……”

    “我和伦纳森·格拉斯约好了,明天去格拉斯家一趟,你在这儿等我。”克罗斯特低头蹭着她的额头,“既然已经找到你了,就不用再去地下竞技场找星空之王K,以星空之王的消息灵通,可能也找不到他。”

    而他已经找到他的宝贝,自然不会花大力气去捕捉星空之王K,先留着他。

    原桐看着他同样变成黑色的眼睛,他现在仍是“迪普奥斯”的模样,连气息都是陌生的,这让她总有种和陌生人谈恋爱、背叛了克罗斯特的酸爽感觉。唯有他的动作非常熟悉而亲昵,声音也是她喜欢的那种成熟男人悦耳迷人的声音。

    等她听明白了他的话,原桐错愕了,“你们什么时候约好的?”明明刚才她也在,怎么没有听到他们说了什么一起去格拉斯家的话?她敢保证,自己从头到尾都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没有走神。

    “刚才,伦纳森·格拉斯给我的答复。”克罗斯特轻轻地吻着她。

    原桐木然地看着,回忆先前两个酒鬼的话,大意是:伦纳森表示他家里有更多收藏的好酒,“迪奥普斯”见猎心喜,问自己有没有这个荣幸去参观,伦纳森说好啊,来吧。

    于是,就约好了。

    原桐:_(:з」∠)_人和人之间基本的防备呢?你们肿么能这么草率就决定了?

    “那我……”

    “你留在这儿。”克罗斯特不由分说,他像撒娇一样,将脸埋在她的颈项间,嗅闻她身上甜蜜的信息,那气息中又有自己的信息素,让他心满意足,本能又蠢蠢欲动。“格拉斯家族有我一直寻找的东西,这次既然遇上了,机会难得,就走一趟。”

    原桐虽然有些郁闷,但最后想了想,也没有跟过去。

    卢厄星虽然危险,但是这里是属于三不管的地带,如果遇到事情,在这颗星球上,要跑路可容易多了,反之到了星盗的老巢,她可能会成为负担。虽然这个认知让她有些沮丧,却是事实。

    她还不够强。

    回到自己的地盘,克罗斯特退去了伪装,恢复他本来的模样。

    才刚见面不过几天,又要分开,两人都极为不舍,等上床休息时,还没等原桐去缠他,然后就见下半身化为蛇尾的男人已经急不可耐地将她圈住拖到怀里了。

    原桐:“……”

    难道一上床,他的兽性就占主导么?

    以前没有尝过那种滋味还好,只能想象,想象和亲身体验毕竟是有着极大的区别的。在尝过味道后,知晓了那滋味有多美妙,却因为她的身体情况只能苦苦地压抑,不可不谓悲剧。那种美妙的滋味已经印在身体里,根本无法忘掉,所以被兽性主导什么的,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最后虽然什么都没做,但是好像又比以前更加那啥,原桐累得抱着他的尾巴睡去。

    第二天,等她醒来时,克罗斯特已经不在了。

    幸好还有阿多尼斯和阿黄陪她。

    阿黄昨晚被接过来时,看到可怕的兽人竟然也在,吓得大尾巴都炸了,而且让它特委屈的是,它的主人身上竟然有了可怕的凶兽的气息,它压根儿不敢接近,这让已经习惯了和主人相依为命的卡洛香鼠伤心坏了。

    幸好,第二天可怕的兽人走了,这偌大的房子里,只有主人和它,还有丰富的食物,阿黄高兴得不得了。

    过了几天,庄园里来了一个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