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章

作者:雾矢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人的脸都红得厉害,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暧昧的气息默默地在这方天地中流动着。

    他们不说话,可将视屏里一群正在偷窥的雄性们给刺激到了,嗷嗷叫着“克罗是雄性就上”之类的,比当事人还要激动。

    “你们镇静点,小心被克罗发现了,有你们好受。”费格斯好心地提醒一声,免得这四兄弟又要遭殃,真是挨打不计数的孩子,都被打了那么多次了,还不懂得小心为上。

    “没事,莱奇那大嘴巴机器人不在。”维斯嘻嘻地笑着。

    塞斯四兄弟中,就属排行第四的维斯的性格最跳脱,排行第三的萨斯最会装模作样,排行第二的尤斯是兄弟中比较安静的,塞斯比之三个弟弟来说沉稳一些——当然也没有多沉稳就是了,四兄弟本质上一样的逗比嘴欠,最爱凑热闹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个热闹可凑,已经占据位置开始看戏了。

    “克罗不会这么胆小吧?不像他啊,他以往的嚣张劲儿呢?难道真的在这些年中憋没了?”萨斯批评道,“你们瞧瞧,以前刚认识他时,整就是个嚣张到欠揍的小变态,现在整个人都变得闷骚了,平时一张脸板得像得了面部神经缺失症一样,一点也不像他。”

    “你们不懂,这就叫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会在喜欢的人面前变笨!”塞斯很有权威地说,“克罗以前流浪了那么久,从来没见他正眼看过哪个雌性,原本以为他是未成年的原因,现在看来,是没有遇到和他信息素相契的对象罢了。是吧,费格斯?”

    费格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如果他们知道原桐是纯人类,还不炸了天?不过,或许纯人类的基因信息确实很容易引起兽人强者的注意力吧。

    ……

    “我先回去了。”

    金属走道里,原桐终于开口就道,扭头就走。

    克罗斯特看着她,目光深邃,双手插在裤兜里,跟在她身后,见她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转,自然知道她容易迷路的性格,眼里浮现笑意,开口道:“桐桐,你走错了,是这边。”

    原桐又埋着头朝他所指的方向走。

    “又错了,是这边。”

    原桐继续转了个圈。

    等再次被人提醒走错路时,原桐心里忍不住犯嘀咕,感觉好像她一直被误导在原地转圈子啊,克罗斯特应该不像这么恶劣的人吧?

    原桐心里犯嘀咕,视屏后的人笑个半死,纯人类少女确实在转圈圈,被人耍了也不知道。但那乱转的模样,又让人觉得可爱得紧。

    克罗斯特终于上前拉住她的手,如同以往那般很自然地牵着她的手走。在她想要缩回去时,对方用了点力气,原桐便发现手抽不回来了,明明以前已经习惯了他的碰触,在森林里训练时,被他抱来抱去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却有种那只手在发烫的感觉。

    顿时头皮发麻,不敢去深想这种感觉是什么。

    克罗斯特将她送回房间里,摸摸她低垂的脑袋,温和地道:“别乱想,好好休息。”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中带着几分属于少年的清朗,仿佛先前脸红的人不是他。

    原桐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对上那张精致漂亮的脸,又被刺激到了,完全想象不出长得这么漂亮好看的人是一种和人类完全无相干的智慧类人生物,而且还是蛋生的!她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直到克罗斯特离开,她才木木地将门关上,然后捂住脸蹲坐在门边。

    接下来的日子,原桐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开始疯狂地补充缺乏的星际常识,遇到弄不懂意思的词汇,直接用翻译器,如果翻译器的解释仍是弄不懂,自己瞎琢磨吧。

    反正,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无知下去了。

    莱奇敲门进来,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了一杯果奶和一小碟点心。见原桐又抱着光脑埋头苦读,机器眼睛闪了闪,说道:“桐桐,你已经待在房间里整整看了两天了,人要劳逸结合才行,如果你有什么不懂的,你问我也可以啊,我是智能机器人保姆,系统里存储的知识量非常丰富,将一个幼崽教育成才完全没问题。”

    原桐漫不经心地应了声,根本没将它的话放在心里。即使莱奇是机器人,但是它表现得智能聪明了,俨然就是个正常的智慧生物,又一心向着它的主人,一张嘴忽悠得人找不着找北,原桐哪里好意思问它?她怕自己再尴尬一次。

    还是自己去看比较好。

    莱奇坐了会儿,机器人保姆扫描到原桐正在查看的内容,是《星际智慧种族起源》一书,机器眼闪烁了好一会儿,又继续道:“桐桐,你和主人生气了?”

    “……没有。”

    “那你最近为什么都不见他?”

    原桐又不吭声了。

    “塞斯他们都说主人一定是对你做了不好的事情,吓到你了,让你讨厌主人了。他们说主人脾气暴躁又古怪,行事嚣张,喜欢以暴制暴,以前没少在星际中惹事,曾经还招惹过帝国的军部和星际中臭名昭著的狼蛛星盗团,迟早有一天会莫名死在宇宙风暴中,还没人给他收尸……”

    “胡说!”原桐终于忍无可忍地道:“克罗明明很好的,你别听他们胡说。”心里也对那四兄弟有点儿不满,哪里能这么乱说话的?这不是诅咒人么?

    “桐桐你还关心主人的啊?”莱奇高兴地说,“我还以为你不喜欢他了呢,因为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你在避开他。”

    “……”

    原桐迟疑了下,挠了挠脸颊,小声地说:“我不是特地要避他,只是在思考。”

    莱奇的机器眼疯狂闪烁起来,“思考什么?”

    “思考纯人类是蛋生还是胎生的问题!”原桐一脸严肃地说。

    莱奇的系统卡了下,“当然是……”

    莱奇的话还未说完,便响起了一道冰冷的机械声,告诉星舰所有的成员,星舰于一个小时后抵达目的地。

    原桐愣了下,马上将光脑关了,然后换了一身便利的战斗服,顺便将克罗斯特为她改良的能源枪塞进战斗服中的暗袋里,又多装了几块能源枪需要用的能源块,最后接过莱奇为她准备的空间钮。

    很快星舰上所有人聚集到舰长室。

    原桐到的时候,发现自己是最后一个来到的,她伸脑袋往里面瞧了瞧,见众人站在三维屏幕前,此时三维屏幕已经切换成了星域图,可以看到黑暗的宇宙中,在乌拉尔号所停泊的位置,而乌拉尔号前面不远处停泊着一艘型号并不输乌拉尔号的星舰,再过去,便是一片荒芜的陨石群。

    塞斯四兄弟一脸兴奋,塔琪姆低头检查武器装备,费格斯正和克罗斯特说什么,克罗斯特一脸冷淡地听着。

    突然,克罗斯特侧过脸,一双眼睛安静地看了过来。

    就仿佛冥冥之中注定一样,只要那个人出现,他便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她的气息,那是连呼吸中都透着一种属于那个人特有的信息素,让心脏为之悸动。

    四目相对时,原桐觉得脸蛋有些发热,差点忍不住缩回脑袋。

    幸好克罗斯特很快移开目光。

    原桐蹭进舰长室,也不过去,就站在门旁边,目光一点一点地小心观察着克罗斯特,她用着自以为隐晦的目光,其实落在星际那群耳聪目明的人眼里,说不出的笨拙搞笑,俨然就像一只让人想要欺负的绒绒猫,自以为小心地窥探着主人,如果不是克罗斯特警告过,他们都忍不住想要出声逗逗她了。

    自那天克罗斯特将她送回星舰里的房间后,原桐便没有再见他。事后想想,原桐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脸红个什么,大概是因为克罗斯特脸红的样子,让她莫名其妙地感觉到那种气氛,也跟着脸红了。

    以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厚脸皮的,虽然没有怎么和异性相处,但面对他们时却从来都是坦然大方,没有什么少女该有的情怀,不管遇到什么什么事情,都以坦坦荡荡,根本没有脸红这根神经。

    事后想想,都忍不住捂脸。

    也不知道是克罗斯特想和她“生蛋”这件事情让她脸红,还是克罗斯特脸红这件事情让她脸红,反正,自那天的事情后,她觉得自己很不对劲。甚至为了搞懂“生蛋”什么的,还去查了很多资料,结果知道得越多,脑子就越糊涂,甚至觉得很多东西挺碎三观的。

    原桐觉得自己确实需要想一想自己和克罗斯特的关系,对于“生蛋”什么的,她自然是拒绝的,这就好比一个男人将一个遇难的陌生女人捡回家的目的为了“生孩子”一样,这样的理由挺让人匪夷所思的,甚至正常人都不能接受。

    以原桐正常的地球女性的思维,她其实是不太能接受这种事情。

    当然,如果这种事情,在她被克罗斯特捡回去的时候知道,她定然会考虑拒绝克罗斯特的帮助,就算最后屈服在现实中,心里也会有些膈应。可问题是,这近一年来的相伴生活,还有克罗斯特无微不致的照顾及对她的帮助,都在她心里留下很深的痕迹,所以在得知克罗斯特将她捡回家的原因时,她才没有太过难受,只是有点儿无法接受。

    直到她这两天,所查到的某些星际常识中得知,如果一个雄性对雌性说想让她为他生蛋,就是一种另类的表白的意思时,原桐又有点儿那啥了。

    所以,原桐得知真相的时间太过凑巧,又因为克罗斯特那纯情得要死的反应,反而没让她觉得太过愤怒。

    就在原桐盯着克罗斯特双目发直、失神发呆时,被人碰了下,她迷茫地抬起头,发现塔琪姆不知何时来到她身边,正弯着腰看她。

    见她回神,美丽的米分红色头发女性朝她嫣然一笑,说道:“桐桐,星舰停了。”

    原桐哦了一声,这时恰好星舰接到了一个通讯请求,费格斯接受后,只见三维屏幕出现了兰弗洛斯·德普森的身影,金发少年此时的打扮和他们差不多,都是一身干凌利索的战斗服,不过颜色是偏淡金色的,显得非常有个人特色。

    “疯兽,我们已经测试过了,星舰无法通过陨石带,只能利用机甲,而且必须是七级的生物机甲才行。”兰弗洛斯·德普森严肃地说,“除此之外,还必须有机甲八级的驾驶水平才能平安通过,我们这边准备派二十人,届时他们会配合你。”

    克罗斯特点头,“我们这边一共七个人。”

    兰弗洛斯皱起眉,显然对这个数量并不满意,他的目光挑剔地看着他们,轻蔑又愤怒地道:“疯兽,这次的行动非同小可,关系着我兄长的命,你……”

    “已经足够了!”克罗斯特打断他的话,“什么时候出发?”

    兰弗洛斯纵使现在非常愤怒,但是也只能克制下来,选择相信艾伯特的推荐,说道:“随时可以。”

    两人又讨论了些细节后,方才结束视屏对话。

    克罗斯特回身看向众人,说道:“费格斯留下看守星舰,其他人跟我一起去。”

    “好的,老大!”

    费格斯走过去,和塞斯四兄弟和塔琪姆击掌,最后来到原桐面前。原桐仰头看着他,心里有些犹豫,好像克罗斯特的意思是说,她也要参与这次的任务么?正不知道要不要和费格斯击掌什么的,却见克罗斯特直接走过来,拉起她的手就走了。

    费格斯啧了一声,对他们道:“一路顺风,我等你们归来!”

    直到被塞进传说中的生物机甲时,原桐才发现,她也是要参与进这次任务的成员。原桐虽然并未妄自菲薄,可早已经明白自己作为一个纯人类和这些不明物种进化的人类间的实力差距,对于他们这次任务的难度也有心理准备,原本以为自己是被留在星舰上的命,却没想到也能跟过去。

    坐在机甲的副驾驶位上,原桐虽然因为第一次坐机甲而兴奋不已,但仍是忍不住道:“克罗,我也去么?”

    克罗斯特给她系上安全带,声音有些低沉:“嗯,你不在身边,我不放心。”

    原桐:“……”

    这话太直白了,直白到让她招架不住的地步。原桐有一瞬间的懵然,直到他凑过来为她系安全带,就像将她圈在怀里一样,让她几乎屏息,直到他退开,才眨了眨眼睛,小心地控制住呼吸,就怕被对方发现她的呼吸乱了。

    克罗斯特看了她一眼,眼里仿佛有笑意滑过,然后在她脸上露出赧然之色时,转头操控机甲。

    六架机甲从星舰中飞出来,其中克罗斯特的机甲和他头发的颜色一样,都是金红色的,一种非常明亮而灿烂的色泽,可以说十分嚣张,以金红色机甲为首,在宇宙中航行,与对面星舰中的二十架机甲汇合后,纷纷进入了那片危险的陨石带。

    机甲驾驶舱里只有两人,莱奇是保姆机器人,所以这次任务没有带上它,没有它在一旁插科打诨,一时间原桐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沉默以对。不过在进入陨石带后,原桐的注意力很快又转移了。

    这是一处高速移动的危险陨石带,在陨石带中前进,需要机甲师有非常高超的机甲驾驶水平和s级别的精神力,才能精准地躲过陨石的撞击。此时克罗斯特坐在主位上,目光盯着面前的三维屏幕,神色冷静而肃穆,尚属于少年柔和漂亮的五官添了几分冷峻。

    原桐的目光从克罗斯特的脸转移到三维屏幕上,三维屏幕忠实地将外面的情况呈现出来,每次机甲就要与高速移动的陨石相撞时,如果陨石的面积较小,直接用激光将之毁灭,如果陨石太大,只能利用巧劲躲过。

    虽然她对机甲只是知道点儿皮毛,但也从中看出对机甲驾驶要求有多苛刻才能平安渡过,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能进来的人这么少了。而作为领队的克罗斯特,在前方开路,他要承受的压力更大。

    克罗斯特的双手在机甲操作台上飞快地移动,甚至有时候手速已经达到肉眼看不清的地步,这是人类绝对做不到的,再配合上精神力的控制,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就在这片安静中,突然频道内传来四兄弟中不知道谁的声音:“老大,第八号机甲坠毁!”

    德普森家族的那二十架机甲,皆以号数来命名。

    克罗斯特没说什么,已经习惯了在任务中的死亡,只对他们道:“你们小心。”

    “放心!我们是谁啊,会被这点难度打倒么……”

    “闭嘴!维斯,注意情况!”

    那得意的声音终于停下了。

    原桐看了一眼三维屏幕下面的机甲内线频道,发现开口斥责的是塞斯这位大哥,看来塞斯平时虽然不靠谱,关键时刻作为大哥还是挺镇得住场子的。

    一路沉默地在陨石带中穿行,克罗斯特始终驾驶着机甲游走在最前面,塔琪姆和塞斯四兄弟紧随其后,最后是德普森家族的人。

    直到五天后,他们才平安横渡这片危险的陨石带,除了依然完好地紧跟着克罗斯特的塔琪姆等人,德普森家族的机甲队则损失了三架,从二十人变成十七人,此时加上原桐这个附带的,一共有二十四人。

    当终于离开了那片危险的陨石带,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不过当发现陨石带后的那颗土黄色的星球时,众人的心又提了起来。

    三维屏幕亮了起来,一个浅褐色头发的男人出现在屏幕中,他是这次营救计划中的德普森家族派来的队长,名叫克莱夫·达斯,从行事作风中可以看出,他有军人的严谨纪律性。

    “阁下,我们已经探测过了,这是一颗未知星球,星球表面上有一种未知气体,直到现在,我们依然未能完全分析出它的成份,只知道其中有……”克莱夫将这颗星球探测到的信息说了一遍,最后才道:“我们是在两个月前接到威尔大人的信号,就是从这颗星球发出来的,如果要进去营救,此时要面临一个难题。”

    克罗斯特了然地道:“是星球表面的不明气体?”

    “是的!”克莱夫眉宇中多了几分凝重,“它对机械损害非常严重,就算是生物机甲,也不能抵挡。”

    生物机甲是迄今为止所有智慧种族创造出来的武器的最巅峰,它可以依附于人体表层任意变形,甚至操作它时所需要的是精神力,而非普通机甲那般是手动操作,精神力决定了生物机甲的操作运用,极大地挖掘出人类的极限,能发挥出更大的战斗力。

    如果连生物机甲都没办法,那也只能束手无策了。这也是德普森家族为难的原因,陨石带虽然危险,但到底还能依据精密的科学算计平安横渡,但是这颗未知的危险星球,却让人不知如何下手。

    宇宙广茂无际,迄今为止,所有智慧种族仍是无法将整个宇宙探索完毕,还有很多未知的星域及星球等待着智慧种族去发现去探索。而且因为宇宙中存在的各种数不清的危险,使得探索宇宙这项任务并不是一凡风顺的,往往伴随着探索发现的是灭顶的危机。

    所以,如果不是星际中的顶级强者,根本没有绝对的实力在各种危机到来时全身而退,这也导致了星际中存在一个不变的规律:唯有顶级的强大种族,才可以探索无尽的宇宙及未知星球,这是世人推崇强者的道理。

    德普森家族之所以找上乌拉尔星便是这个原因,众所周知,乌拉尔星上生活的都是一群凶残货。

    作为一个生活在一群凶残货中还不太有自知之明的地球软妹子看着克罗斯特和克莱夫你来我往交谈,眼睛则盯在机甲内线频道上,上面塞斯四兄弟正在刷屏,聊天打屁,看到那滚动的数字,还有一些表情包,都让人忍不住想要喷笑。

    维斯:你们看,这颗星球外层的颜色很像排泄物啊!如果要命名的话,就叫排泄星好了!

    萨斯:太恶心了,小弟,三哥不是教过你,做人要优雅,不要污么?

    尤斯:就是,说出去都羞于承认和他是兄弟。

    维斯:我哪里污了?明明这就很形象好不好?大哥,老二老三在欺负我,你要为我作主啊!

    塞斯:你们不准欺负小弟,这颗星期应该叫屎黄星。

    维斯:大哥比我更污,竟然直接说[哗——]

    塔琪姆:你们这群大写的污,实在是够了!都闭嘴吧,要给它命名也不是你们,谁先发现的谁就有命名权,这是星际法律规定的,你们叫得再欢也没用!

    ……

    机甲内线频道上热闹非凡,而克力斯特和克莱夫很快便讨论出结果,决定强制进入这颗土黄色外表的星球,其他的等进去后再说。

    留下塔琪姆等三架机甲在这边接应,以克罗斯特为首,众人在机甲外壳上亮起一层保护罩后,就直接进入那颗土黄色星球。

    机甲在接近星球时,速度突然加快了,特别是在冲过那层不明物质的大气层时,机甲宛若失控一般,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向着地面坠去,速度根本不受人控制。原桐只觉得自己正在坐一种可怕的云霄飞车,那下降的速度挤压得她的五脏六腑都在闹革命,冲击之下,脑袋发黑,直接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等她清醒时,发现自己被人抱着,浑身酸酸痛痛的,身体如同被车碾过一样,抬手都困难,脑袋也疼得厉害,像每次精神力爆发时的后遗症。

    “桐桐?”低哑的男声在她耳畔响起。

    原桐含糊地应了一声,周围很暗,只能看到抱着自己的人模糊的轮廓,发现他是克罗斯特,心里不禁感觉到安心,张口将他喂到嘴边的药剂喝了,困难地将那带着微些苦涩味道的药剂吞咽下后,一直在火烧火燎一样的内腑终于感觉好了许多。

    “我怎么了?”

    克罗斯特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说道:“机甲降落时的压力太大,你晕过去了。”

    原桐并不意外,直到身体没有那么酸痛了,又开口道:“克罗,到了么?”

    “是的。”

    原桐“哦”了一声,倾听了下周围,除了那仿佛冷透骨一般的呼呼风声,没有听到其他的声音,忍不住问道:“其他人呢?”

    “他们在外面。”克罗斯特不喜欢她过于关心其他人,问道:“你饿了么?”

    “有点。”原桐老老实实地说。

    克罗斯特摸了摸她的脸,取了一支营养剂出来,知道她不喜欢营养剂的口感,说道:“这是草莓口味的,不会那么难吃,你现在应该没胃口吃其他东西,先吃营养剂吧。”

    原桐看了他一会儿,碍于自己现在仍有点儿行动不方便,才就着他的手一口一口地吞着草莓味的营养剂。

    吃完后,原桐忍不住道:“克罗,我想洗个脸。”

    克罗斯特将她扶起来,看了她一会儿,才从空间钮里取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透明水团,这是一种高浓度压缩水,压缩在一个透明的水囊里,需要的时候就直接将它弄破,会得到百倍面积的正常水。

    克罗斯特将水弄出来后,想了想,又利用火焰枪喷出火焰加热,将水弄热了才给她使用。

    在克罗斯特忙碌的时候,原桐已经就着昏暗的光线打量明白了他们所处的地方,是一个生长着浓密的苔藓的洞穴——至少看起来是这样,弯弯曲曲的,很神奇的样子。空气冰冰冷冷的,不过洞中的苔藓却有保温的作用,至少人坐在这儿,并不觉得有多冷。

    只是这种程度,对于纯人类来说,还是冷了一些。

    塔琪姆伸脑袋往洞穴里面看了一眼,发现克罗斯持正小心地照顾着纯人类少女净脸,看起来应该没事了,又缩回了脑袋。

    塞斯四兄弟缩着脑袋凑过来,小声地问道:“桐桐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情?”塔琪姆不以为意地道,“刚吃了营养剂,好得很。”

    四兄弟听罢,这才松了口气。天知道机甲穿过星球的大气层时,突然失灵不受控制地往地上摔去,那种极限的速度,压迫力是绝对的,还是他们身强体壮,才没有出什么事情,但是体能只有f级的纯人类就惨了,五窍都流血了,整张脸青中带白,看着就是一副断气的模样,实在是可怜,差点没将这四兄弟吓着。

    “我不太明白,明明知道任务危险,克罗还要带她一起过来。”维斯问道,他是四兄弟中最活跃的,什么事情都喜欢探究个明白,所以也是第一个提出疑问的。

    萨斯、尤斯、塞斯也看向塔琪姆,他们不像塔琪姆和费格斯因为和克罗斯特住得近,和原桐认识比较久,四兄弟也是最近才知道克罗斯特竟然找到了与他信息素相契的雌性。

    对原桐的存在,四兄弟无疑是非常好奇的,总觉得她虽然弱,但隐藏了很多秘密的样子。

    塔琪姆耸耸肩,“你们不知道克罗斯特的种族观念是宁愿共死也不愿意生离么?他的父母当年也是这样,虽然自私了点儿,但要扭转他们的观念非常难。所以不管他去哪里,都要将人带在身边才安心,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克罗花那么多时间给她增加体能?”

    四兄弟哦了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然后又有人嘴欠道:“其实这叫生理变态吧?就像虫族一样,他们有些种族挺变态的。”

    “对啊,我也觉得克罗有时候挺变态的,真想看看他的种族原形,为什么他总不肯变回原形,难道他的原形很变态?”

    “要不我们趁这次试试看能不能逼出他的原形?”

    “好啊好啊……”

    四兄弟凑到一起商量起来,塔琪姆暗暗翻了个白眼,决定远离这作死的四兄弟,省得以后他们倒霉连累到自己。

    ……

    吃了东西,又清洁了自己,原桐又被克罗斯特抱着躺下了。

    原桐身体很累,脑子也有些糊涂,慢了半拍才发现他们之间的节奏不对啊,怎么会抱到一起了?

    “克罗……”

    克罗斯特轻轻拍着她的背,“睡吧。”

    原桐憋了下,小声地道:“能不能别抱着我?”

    “不能!”少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颗星球此时正是冬季,你的体能无法承受它的寒冷。”

    原桐:“……”说得好有道理,她无言以对!

    就在原桐觉得克罗斯特很不对劲时,又听到他说:“还很难受么?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他的声音有些坚涩。

    原桐无所谓地道:“是我太弱了,你不必放在心上啦。”说着,还很爽朗地伸手拍拍他,让他不必自责。

    克罗斯特将她紧紧地抱住。

    他看起来很自责的样子,原桐想了想,没再推开他,迷迷糊糊中,不知不觉便再次睡过去。

    翌日醒来后,原桐发现周围的光线仍是昏昏沉沉的,如果不是从光脑中看到已经过了十几个小时了,还以为现在仍是夜晚。原桐折腾了下,发现光脑除了可以看时间外,被屏蔽了其他信息,失去了联络及上网的功能,显然这颗星球的大气中还有一种可以阻挡信息接受的作用。

    喝了药剂,又休息了一晚,她元气满满地复活了。

    克罗斯特用身体检测仪器在她身上扫描了下,发现她的恢复能力非常不错,面上终于满意几分。

    吃过早餐,两人走出居住的洞穴,沿着弯弯曲曲的路,来到了一个比较开阔的洞穴里。让原桐吃惊的是,这并不是什么山洞,而是一种植物的树根,他们则是生活在树根里,这便是现在他们暂时休息之地。

    克莱夫等人已经在那儿等着他们了。

    见到他们,塔琪姆和塞斯四兄弟马上过来询问原桐的身体情况,七嘴八舌的问候,虽然让原桐应接不暇,但心里却非常高兴,有一种被同伴关心的温暖感觉。

    克莱夫·达斯等人目光扫过他们,落到纯人类少女身上时,眉头微乎其微地皱了一下,显然不太能理解为什么疯兽会带这么一个弱渣一起执行任务,难道她有什么特殊之处不成?想到昨天为了她才在这里耗了一天一夜,克莱夫的神色有些不好。

    “阁下,几时可以出发?”

    克罗斯特看了他一眼,说道:“随时可以,你们可以自行安排?”

    “什么意思?”克莱夫有些不悦地问。

    “难道我们老大说得这么明白的话,你们也听不懂?”维斯故作一脸惊讶地问。

    塞斯冷着脸道:“胡说什么呢?就算别人智商有问题,你也不能说出来啊!”

    “就是,你说话怎么总是不经大脑呢?”

    四兄弟一搭一唱,让克莱夫等人怒目而视。

    克莱夫压抑着脾气问道:“阁下,既然已经进入这颗星球了,我们当务之急便是找出德普森先生,确认他们是否安全。”

    “你说得对。”克罗斯特点点头,“所以你们可以出去寻找了。”

    克莱夫看了他们一会儿,冷着脸带着一群人出去了。

    他们出去后,克罗斯特等人也没忙着离开,而是在从空间钮里拿出了一堆机械零件,马上组装起来,各司其职,非常有默契。

    原桐看到这一幕,眨了下眼睛,便知道克罗斯特他们刚才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激怒克莱夫他们,因为这颗星球的气候恶劣,不知其中还有什么未知的危险,比起毫无目地的搜寻,不如先做好准备。虽然原桐也不知道做什么准备,但是却对克罗斯特他们有着毫无道理的信任。

    塔琪姆没有帮忙,而是慢条斯理地拿出茶具,泡了一壶热茶,拉着原桐坐在一旁喝热茶暖身体,非常地悠闲自在。

    “作为雌性,应该在一旁喝茶享受的,那些活就交给雄性们就可以了。”塔琪姆是这么说的。

    原桐挠挠脸,瞅了瞅克罗斯特他们,见他们没反应,便坐下来喝茶,一边看他们组装机械。

    就在他们组装到一半时,克莱夫等人顶着一身冰棱回来了,模样非常狼狈。他们显然是遇到攻击了,身上除了冰棱外,还有一些伤痕血迹,脸上有失血的惨白。他们看到克罗斯特等人忙碌的事情时,顿时沉默了。

    这颗星球气候异常,而他们降落的地方正好是冬季的冰川地带,外面刮着风暴雪,风雪中还生活着一种与雪融为一体的可怕异兽,一群人虽然已经小心翼翼了,但仍是受到了袭击。而且他们身上所用的探测仪器竟然失灵了,所以才没有察觉到那群异兽的接近。

    这次的失利,让克莱夫等人明白了这颗未知星球的可怕,同时也明白为什么克罗斯特他们并没有急着行动,想必也是知道他们所带的机械仪器在这里失灵了,所以必须重新制做。

    听说“疯兽”是个机械高手,很多装备武器都能做出常人做不到的水平。

    克莱夫边治疗身上的伤边想着。

    用了半天时间,克罗斯特组装好一个探测仪器,他在探测仪器上调试了会儿,对克莱夫道:“从现在开始,这台探测器会慢慢地覆盖这个星球,探测出生命体,德普森先生应该就在这群生命体中。”

    克莱夫:“……”

    克莱夫终于忍无可忍地道:“克罗斯特先生,想必你应该知道,这个星球的生命体非常多,刚才我们出去时,就是被一种异兽攻击的,别告诉我异兽不是生命体。”

    克罗斯特没理他们,非常高冷地去拉起原桐走了。

    克莱夫深吸了口气,来之前他就针对这群佣兵作过了解,知道他们都是一群来自乌拉尔星的凶残种族,性子里自然有些桀骜不驯,如果不是这次的任务难以非常高,暂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也不会和他们合作了。现在发现,他们远比想象中的要桀骜不驯,简直能气死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