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章

作者:雾矢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原桐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泡在水里,吓得差点就要像个溺水的人一般挣扎起来。

    不过很快地,她发现自己并非是溺水,只是泡在一种淡蓝色的液体里,明明口鼻等五官都泡在水中,可是却没有任何窒息的感觉,反而十分舒服,身体有一种懒洋洋的舒服感,如同被什么美妙的东西滋润着,甚至眼睛可以睁开视物,透过淡蓝色的液体,她看到站在面前的金红色头发的少年。

    他朝她笑了下,透过淡蓝色的液体,笑容鲜活而飞扬。

    她忍不住伸手过去,直到碰到一层透明坚硬的东西时,才发现原来自己泡在一个装满了淡蓝色液体的容器里,以前听莱奇说过,这是治疗舱,淡蓝色的液体则是修复液,听说用来治疗身体内部的创伤,可以很快便恢复如初,比治疗仪更好。

    浑沌的脑子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直到回想昏迷前的那一刻,不禁又挣扎起来,双手胡乱地往前伸,努力地想要靠近站在舱前的少年。

    他原本静静地站在治疗舱前凝视她,发现她的动作,伸手覆在治疗舱的透明罩上,似在安抚她,让她别害怕,眼睛则望向一旁的显示屏,直到上面的按钮的红灯变成绿灯,这才按下旁边一个白光跳动不停的按钮。

    治疗舱里的修复液悉数退尽,透明罩缓缓降下,原桐原本悬浮在液体里的身体也渐渐地下降,等到透明罩消失时,外面的少年上前一步,将身体软倒的她抱了个满怀。

    “哟,妹子的伤好了?挺快的嘛。”

    一道轻快的声音响起,原桐浑身湿漉漉地倚在克罗斯特怀里,四肢仍有些发软,直觉抬头望去,见到站在门口的蓝发男人,对上她的目光,对方脸上露出一个万人迷一样的笑容。

    克罗斯特无视他,将原桐抱到隔壁的一间休息室,拿了衣服过来让她换。

    原桐看了看他,忍不住问道:“莱奇呢?”

    克罗斯特转头看她,见她眼眶有些红,心里不禁有些意外,摸摸她的头发,说道:“它没事,重新再做个身体就行了。”

    原桐:“……”

    等克罗斯特出去,原桐红着脸蹲在地上,有些自我厌弃。到底先前她那么伤心为毛啊?莱奇本来就是机器人,只要智能芯片没有损坏,就不会死亡,身体被踩碎了,换个身体就行了,机器人没有死亡一说。

    不过心里仍是很高兴莱奇没有死亡,来到未来世界的一个多月,都是莱奇陪着她,安慰她,在这个世界,她对莱奇的依恋比克罗斯特更甚,自然不愿意看到它死亡。

    利索地换好衣服,拿吸水毛巾将头发随意擦了擦,原桐便出去。

    出了门后,便见一架家用机器人等在那儿。原桐这才发现他们已经回了克罗斯特的家,想必是当时她受伤太重了,所以才会将她送回来放进治疗舱里。想到当时内腑绞痛,头痛欲裂,那种感觉让她仍心有余悸,不敢回想。

    克罗斯特的家占地面积太大了,里面的通道四通八达,而且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的,虽然住了一个月,但原桐活动的地方不多,直到现在还会迷路,如果没有人带路,在这种封闭的金属通道中,她迷上一天也出不来。

    有机器人带路,原桐很快便到以往上课的客厅,却没想到客厅里还有客人。

    客厅里的人原本正在说话,发现她时,便闭了嘴,同时转头看过来,目光……略可怕。

    原桐被他们看得头皮发麻,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地看向坐在正中央主位上的克罗斯特,见他朝她招手,忙跑过去,坐到他身边。

    他们对面是费格斯和塔琪姆,还有一个原桐没见过的陌生男人。

    那男人有一头银色短发,身材高大结实,五官像雕刻出来的般,硬朗帅气,不苟言笑,给人的感觉太过酷帅了,让人压力山大。克罗斯特平时也很冷肃,但因为他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漂亮的少年,属于雄性的压迫感没有那么强烈,不像这个男人,那种属于成年雄性的压迫气息,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特别是当他针对某一个人时,很少有人能不受到影响。

    原桐难受得头都疼了,脸色惨白。

    “艾伯特!”克罗斯特脸色冷峻,直视银发男人,眼里像有两簇火焰在燃烧。

    费格斯和塔琪姆往旁挪了挪,离艾伯特远点,这两只都是凶残货,暗地里较量一点都没少,离他们远一些才不会受到伤害,这是以往的经验之谈。

    艾伯特目光有些变化,没想到克罗斯特会为了一个看起来就像进化失败的类人生物和他叫板,眼神一冷,正欲开口时,突然感觉到一种危险的心悸,艾伯特高大的身体往后一翻,落到沙发之后,而他所坐的地方,则出现一个焦黑的洞。

    一瞬间,现场安静得诡异。

    艾伯特和费格斯等人瞪着克罗斯特身边那个满脸冷汗的弱渣少女,无法相信她竟然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桐桐!”

    克罗斯特无视他人的目光,将她揽进怀里,挡住艾伯特的气势,同时拿出一支缓和剂,捏开她咬得死紧的牙关,强行喂了进去,边阴冷地看了艾伯特一眼,显然记恨上他了。骨子里带来的眦睚必报的性格,非常地护短,何况是自己认定的对象,那便不容人欺负。

    艾伯特冷着脸。

    直到原桐在缓和剂的作用下,终于缓解那种痛不欲生的痛苦,整个人都无力地瘫在那里,浑身出了一层冷汗,空气中紧绷的气氛才恢复几分。

    “她是谁?”艾伯特问道,“乌拉尔星没有这个人。”

    作为一名星际刑警,在种个星系穿梭,缉拿罪犯,自然也对各个星球的情况有所了解。乌拉尔星的情况特殊,虽然世人晦莫如深,但在帝国的上层社会的人心里,多少有些概念。而且乌拉尔星的原住民比较少,十个手指头都数得出来,艾伯特对它也有几分了解,前阵子他来乌拉尔星时,可没见到克罗斯特家里有这么一个人。

    而且,明明看起来那么弱,却有这样可怕的攻击力,充满了违和感。

    “我的雌性!”克罗斯特慢吞吞地说,将怀里的人揽紧了一些,“所以,她是谁你也不用知道。”

    艾伯特微微皱了下眉,然后点点头。

    星际有法律规定,不能非法抢夺他人伴侣,作为一名刑警,艾伯特自然不会知法犯法,虽然他此时觉得这个突然出现在克罗斯特身边的雌性非常地古怪。

    原桐头痛欲裂,根本没心思理会这些人在说什么,直到她感觉好一些时,便听到那个可怕的银发男人告辞的声音。

    “这次的事情多亏你们出手,这些星盗我带走了,省得留在这里成了你们的肥料。”说着,艾伯特看了一眼塔琪姆。

    塔琪姆一脸羞涩地朝他笑了下,艾伯特神色更冷了,直接转头无视。

    见状,塔琪姆扁了扁嘴,啧了一声,嘀咕道:“你们这些兽人真没情趣,我好歹也是个大美人啊,而且还是雌雄同体,可比你们这些兽人优秀多了……”

    艾伯特说走就走,行动力非常地强悍,像一阵风般。

    艾伯特一走,原桐觉得空气都清新几分,脸色也好了许多。

    “妹子,你没事吧?”费格斯一脸关怀备致,“你别理艾伯特,他是位星际刑警,从帝国军事学院毕业,习惯了军人作风,疾恶如仇,满脑子塞满了各种刻板的法律法规,所以为人刻板了些,但是不会轻易出手伤人的,他可不会知法犯法,你也别担心。”

    原桐愣了下,原来是星际刑警,怨不得他看起来气势那么可怕,作为一个屁民,原桐见过最大的官也不过是市长罢了,那还是市长去学校视查时得以远远看一眼,市长可没有那位星际刑警那么可怕的气势。

    “我没事,谢谢。”原桐感谢了费格斯的关心,尔后想起自己还被克罗斯特搂着,赶紧爬起来,脸有些红,只是看费格斯和塔琪姆习以为常的神色,才没有那么尴尬。

    “你们该走了!”克罗斯特冷声道。

    “哎哟,小克罗,别这么不近人情嘛,客人都上门来了,你应该好好款待。”费格斯笑得更亲切温和了。

    塔琪姆也没挪屁股,说道:“你昨天走时拿走了我所有的花蜜茶,那几壶是我辛苦收集斯达奇蜂蜜酿的,一壶可以卖一千万星币。”

    费格斯倒抽了口气,那肉疼的模样,好像被拿走的是他家的东西一样,看得原桐有些奇怪,便听他道:“我这人最见不得别人家的好东西被人顺走了,如果让我代为寄卖,我还可以从中抽取一笔可观的费用。”

    原桐:“……”这简直是吝啬出境界了!

    费格斯无视克罗斯特赶人的脸色,继续道:“还有,你不好奇原桐妹子的精神力异常么?这可是星际中罕见的攻击性精神力,很值得研究!”

    听到这里,克罗斯特倒不吭声了。

    先前他和莱奇研究过,可是后来因为原桐看起来没什么异常,便又不觉得那股能源波动是一种精神力,加上他对这方面的认识确实比较缺乏,所以如今仍是没能弄懂原桐的情况。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