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4章 惩罚

作者:一个小瓶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州制造陈天星与其妻林氏跪倒在地,身旁是满面苍白、浑身颤抖的陈明明与林盛开,再往后是大大小小的一排官员们。

    “圣上息怒,微臣持家不严,实是罪该万死。”陈天星此时想要一刀捅死林盛开的心都有了,自己是多么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唯恐在接驾时出现什么纰漏,可现在倒好,陈天星已经不敢想象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了。

    “皇上饶命,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林盛开已经吓得湿了裤裆,他跪爬在地上,用着刚刚接上的下巴,嘶鸣道:“皇上饶命,奴才不是道娘娘的身份,才会……”

    他话语未落,一方镇纸狠狠砸在了他的额头上。

    “啊————”林盛开嗷嗷惨叫,脑袋跟开了瓢似的哗哗往下淌血。

    “绞断他的舌头,打死为止。”

    “不要啊!不要啊!姐姐救我、姐姐、……我是亲弟弟啊……救我……”

    眼看着林盛开被拖走,本就精神紧绷、惊骇欲死的林氏整个人更是精神崩溃了,满脸是泪的看着身旁地丈夫,陈天星却丝毫没有开口求情的意思,他做下了这样的事情,本就罪该万死。

    处理好林盛开,胤禛的目光又看向了底下的陈明明,她对皇后说的那些冒犯之语,胤禛可是听到耳朵里去的,岂能饶她。

    “在苏州地界上,无人能动陈家之人。”胤禛气极而笑,满是嘲讽地说道:“陈天星你这个土皇帝,做的倒是威风。”

    “微臣罪该万死、罪该万死!”陈天星跪在地上,满头大汗地连连说道:“皇上恕罪啊。”

    陈天星能做到苏州制造的位置上,又能接得圣架,自是得了胤禛的眼的,而胤禛这个人有个脾性,那就是他看重的人若是能给他长脸,那自是千好万好,即使有了什么疏漏,他也全然不会计较。但若是那个人卷了他的脸面,那——

    胤禛冷哼一声:“陈天星教女无方,纵使妻族猖狂,目无王法。除去顶戴花翎,苏州制造一职。”话音微停,视线转动后排跪着的一人身上:“暂由乔名远接任。”

    “微臣谢皇上隆恩。”两声谢,感受所以得的感受却天壤之别。

    陈天星面若死灰,心知自家仕途,今日已是到头了。

    乔名远却与身边的女儿对视一眼,父女两个都面露欣喜。

    至于那给父母惹出偌大祸端的两人,一个林盛开此时怕是被打的没了气,至于另一个陈明明,此时,也早如惶惶之鸟,惊骇的失了魂魄。

    “至于此女竟敢冒犯皇后,嗯……就送到庙里清修去吧!”

    嘁哩喀喳的处理好这摊子烂事后,胤禛不欲再多看一眼,转过身便寻妻子去了。

    此时的甜儿已是梳洗完毕,正半躺在床榻上搂着乐乐和安安两个孩子逗着她们玩儿。大女儿和乐今年八岁,小女儿嘉安今年才五岁。和乐爱动、嘉安爱静,是一对个性相差很大的姐妹。母女三个正在那玩着九连环,比谁先解的快,和乐在这方面很有两下子,已经连赢三回了。

    “呀!阿玛——”和乐眼睛尖,一抬头就看见了立在那里的胤禛。

    甜儿笑着下了榻轻巧的俯了□,笑道:“给皇上请安。”

    胤禛的脸色臭臭的,没喊起。

    甜儿暗暗叫了声糟,立马回身抓起还坐在床榻上一个劲儿的与手里的九连环奋斗的小女儿,从背后抱着人家,举着人家的小胖抓,讨好地说道:“安安,快给你阿玛请安。”

    安安抬起头看了胤禛眼,猫儿似的叫了声,阿玛。

    这孩子从小就体弱,长大了也是副娇娇气气的模样,看着就给人种怯怯的感觉。甜儿虽然百般纠正着,可惜效果不大。当着两个女儿的面,胤禛不好发火,清淡地嗯了声,算是让她们起来了。

    “弘时他们回来了吧……”甜儿小心翼翼地转移着话题。灯展这么热闹的事情,她可不相信那几个淘小子会不去,不过胤禛早就给每个孩子配上哈哈珠子,身旁也有暗卫守着,安全上倒不渝担心。

    “嗯。”胤禛轻哼了声。

    甜儿听了立刻就放心了。

    “翡翠、追月、把公主们带下去歇息。”

    “是!”

    很快屋里人就剩下这夫妻二人了,甜儿看着不好,两下就拖了鞋,光着小脚丫就往床上钻,却被男人一把握住小腿,吓得惨叫一声。

    “叫什么!”胤禛很是不满的瞪了眼。

    甜儿瘪瘪嘴,没敢吱声。

    胤禛见了她这怂样,心下不禁更是来气,咬牙道:“你今儿过的倒是愉快啊!”

    甜儿脸上立刻露出副委屈地表情,捂着自己的小心肝连连道:“皇上都不知道。可吓死臣妾了呢!”

    胤禛恨恨地剐蹭了她一眼,这个男人自尊心极大,心眼儿却极小,想到妻子今儿被别的男人“调戏”了,便更是恼的火冒三丈。且不说可怜的甜儿是怎么被男人按在床上恨恨教训的,单说次日上午,翡翠偷偷地跟她说了陈氏等人的下场,甜儿听了,却没有什么怜悯之心,单凭着那林盛开敢对自己口处脏言,他就是死一千次都不算少。至于陈明明的下场,倒是惹得甜儿叹息了几声,谁让她被父母骄纵成性,又好死不死的非要为林盛开出头呢!

    “那是他活该!”便在这时,几道声音不分前后的响起,便见三个长相极为相似的少年,掀开门帘走了进来。打头的弘时上上下下的看了母亲两圈,这才说道:“儿子不孝,今天早上才知道皇额娘白冒犯的事情,您没事吧?”

    “好孩子,额娘没事儿。”甜儿抬起头示意他们几个起来。

    三胞胎中弘均性子最冲、最火爆,只见他一张脸泛着怒色恨恨地说道:“打死那个姓林的真是便宜他了。”

    “那姓林的不过狗仗人势而已。”一旁地弘历冷冷说道:“陈家才是最该死的那个。”

    “行了!”甜儿嗔了一声,孩子们的心意虽然好,可有些话她还是要说的:“额娘没事,再说一切都过去了,总记着作甚。额娘可不希望我的孩子都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

    该惩罚的都已经惩罚了,甜儿打算到此为止了。

    “娘娘……”便在这时,翡翠进来禀报:“乔姑娘来了。”

    看着几个儿子疑问的目光,甜儿简单的讲几句,听说乔思语曾经护过他们的额娘,弘时他们的脸色不由好了几分。

    甜儿宣了乔思语进了,小姑娘今儿穿的是湖绿色的衣裳,看着静静地,又温婉又大气。甜儿并没有多说什么,只让人赏了小姑娘几盒糕点,挥挥手,就让人下去了,自始至终也没提一句昨晚之事。

    乔思语有些沉重的向外走去,皇后娘娘地冷淡,敏感如她怎么会感觉不出来,她原以为娘娘会对她高看一眼的。

    “额娘……”从头看到尾的弘历若有所思地说道:“你不喜欢她?”

    “说不上喜欢不喜欢。”甜儿淡淡地说道:“这个女孩儿心不正。”

    灯展那一夜的事情到这里就完全截止了,甜儿的心情又恢复到了往日的愉快,胤禛是个撂不开朝政的人,一天之内三分之二的时间,不是要处理朝事,就是要接见沿途两岸的官员们,其忙碌程度比之在宫里也是不妨多让。

    如此,甜儿只能自得其乐,不过有孩子们的陪同,倒也心情舒畅。就这样一连半个月过去,胤禛下令,皇驾起程,前往杭州。

    知道甜儿有晕船之症,随行的太医们费尽心思的琢磨出一种药来,里面的主要成分她虽不甚清楚,可是那香甜的薄荷味,却闻的分明,甜儿用了几次,果然不再那么难受。

    碧波荡漾,浩瀚无边。素手轻挽纱帘向外去,一声轻叹不觉而出:“好美啊!”

    胤禛于案桌后,微抬了一眼,暗自失笑了声,随即又把心思沉浸在了奏折上。立在一旁的苏培盛,这时却上前笑着接话道:“娘娘,这算不得什么的,听说杭州的西湖那才真的美呢!”

    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名家歌颂过西湖美景,有多少杂文篆纪留下了西湖之名,甜儿对此自是向往不已的。

    想到这里甜儿不由嘴角上扬,用着娇滴滴的声音,媚眼如丝地嗔道:“皇上,与臣妾同游西湖可好。”

    胤禛被这谄媚之音,活生生的激起一身鸡皮疙瘩,抬起头瞪眼了某人一眼,警告的意味非常充足。

    甜儿见了,撇了撇小嘴,露出了这个男人真无趣的表情。

    雍正的所乘坐的皇船,在浙江所有官员的紧张与激动中,终于渐渐抵达了杭州,杭州也是此次南巡最后的一站,是以比较前几次停船,两岸所来觐见的官员更是拥挤的似乎能把整个码头爆掉一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