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3章 不妙

作者:一个小瓶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似乎被眼前绝色佳人的那双充满嘲讽、怜悯、讥笑的目光给刺激到了。林盛开的脸上露出了羞恼的神情,当下竟不管不顾的伸出手来抓向甜儿,只是那手外未碰到佳人的任何一缕肌肤,林盛开整个人就惨叫一声一把青铜匕首明晃晃的插在了他的半截手臂上,几个身穿便服的男子飞快围了上来,却是乔装打扮的御前侍卫,见了血,那林盛开发出了杀猪样的惨叫,身后的两个跟班也没想到事情会转变成这样一个个不禁傻了眼。

    “谁,是谁暗算小爷的。”林盛开红着眼睛巡视一圈,最后落在了甜儿身旁的四五个侍卫身上,看着片刻间就红了的袖口,他不禁又极又怕,大吼声道:“是你们!!来人啊,给小爷我抓住他们。”林盛开怒吼一声:“小爷要把他们的四肢剁下来喂狗。”

    然而,林盛开带来的那几个跟班怎么可能会是御前侍卫们的对手,没用两下就都被撂倒在地,特别是林盛开被揍成了个猪头,躺在地上哀哀惨叫着。

    “你们死定了,你们死定了啊!苏州制造陈大人是小爷我的亲姐夫。”林盛开充满恨意地一个劲儿的说道:“小爷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还有你这个臭□□,我要把你卖进窑子,受那……”

    这般脏言秽语,怎能进到皇后娘娘耳中,只听咔嚓声,林盛开的下巴便被活活卸了开来。他痛的浑身抽搐,眼仁翻白起来。铺子里弄住了这般大的阵仗早就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没一会儿人群就涌了过来,里三层外三层的冲着这边指指点点。

    甜儿见状暗叫一声晦气,看来自己的这趟出游要宣告结束了。想到这里,她不由狠狠地瞪了眼躺在地上的林盛开。便在此时,一道饱含怒意的女声却突然传来。

    “小舅舅,死谁把你伤成这样的。”只见那人群分开,十七八个护卫、婆子样的人簇拥着两位少女走了过来,当下说话的就是其中一个穿着银红色旗装的明媚少女,她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小嘴,一脸惊讶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林盛开。

    甜儿随意扫了她一眼,觉着这少女似乎有些眼熟。

    “呜、呜呜呜……”那林盛开见了少女,立即瞪大了眼睛,露出副激动至极的表情,只是他的下巴被人卸掉了,整个人除了浑身颤抖外,竟再也不能说出一句话来。

    这少女正式陈明明,她也是个胆大的,见了这血淋淋的场面,竟然不退反近,大声呼喝道:“都看着干什么,还不把小舅舅给扶起来!”主子一声娇喝,底下伺候的人自是不敢不从。御前侍卫们见皇后娘娘露出副颇感兴味的样子,一时间也就没动,任着一伙人将林盛开扶起。

    “小舅舅,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陈明明瞪着眼睛,怒气冲冲的说道:“真是好大的胆子,在苏州这个地界上,竟有人敢动我陈家的人真是不要命了。”这林盛开乃是陈明明的娘亲林氏最小的一个弟弟,对其向来是宠爱有加,便是陈明明自己与这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又会说话的小舅舅也是感情甚笃。

    “呜呜呜!”林盛开一边捂住自己剌剌淌血的手臂,一边用眼睛直钩钩地看着甜儿,仿佛在说,就是她把我弄成这样的。

    “陈小姐,你是有所不知啊。”林盛开的那两跟班鼻青脸肿的从地上站起来,哭天抹泪的嚎道:“林公子只不过是来这铺子里,准备吃碗馄饨罢了,谁想那个小贱人,竟不忿青红皂白的就让人伤了林公子。”这根本却是绝口不提林盛开口出调戏之语的事情。

    那陈明明听了,立即露出副义愤填膺之状,她身旁的另一位绿衣少女却轻轻拉了她一下,耳语道:“那位夫人看着就不像平常人,你莫要冲动了。”

    “哼……伤的又不是你的亲人,你当然不着急了。”陈明明怒气冲冲的甩开她的手:“乔思雨,我的事儿不用你管。”而后,她直接冲着甜儿嚷嚷道:“你这妇人好生无礼,竟把我的小舅舅伤成这样,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来人啊,把他们这些人都抓起来,投到大牢里头去。”

    甜儿此时已是认出这少女就是前些天苏州官员内眷觐见时,自己问过话的那个。这女孩长得娇俏可爱,没想到性子却是这么的蛮横。

    “哦?”甜儿拉长了声音,眉眼微挑地说道:“你倒是好大的威风。”一番威仪不收自放。

    这少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觉倒退一步,然下一秒却大恼了起来,似觉得自己的身份被蔑视了,不由更是怒火冲天。而她身旁地绿衣少女在听见甜儿的声音后,却是眼睛一亮,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去给我教训他们!”陈明明气的连连跺脚。底下的人,果然听命,五六个家丁模样的人,露出脸狞笑的靠了过来。

    “等等!”那绿衣少女此时却急忙上前几步,张开双臂把人拦了下来,她用着义正言辞的语气对着陈明明道:“这位夫人面貌端丽,姿态高贵,一看就不是凡人,定不会做出纵奴行凶的事情,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陈妹妹,你还是冷静一下……”

    这乔思语的父亲在苏州的职位仅次于陈明明的父亲,两人都是女孩儿,年龄又差不多,自是会被人拿出来处处比较。偏哪一回儿,她都差了对方那么一丝半点的,所以两人面上是朋友,可在心底陈明明是拿她当竞争对手的。乔思语不拦还好,这一拦,陈明明就觉得自己的尊严被冒犯了。想她乃堂堂苏州制造的嫡女,连皇驾都是他们家接的,这乔思语和她身后的那个女人,又算的了什么!

    陈明明的娇蛮劲一上来,当下冷哼声,竟不管不顾的猛推了她面前的乔思语一下,对方啊的声没叫完,就狠狠地跌倒在地,倒的时候又恰好撞翻了甜儿身前的桌子,哗啦啦,桌子上的茶碗什么的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看着跌在地上极狼狈的乔思语,陈明明的眼睛里闪过抹快意。

    “去抓人”她伸出手来一指,一脸得意洋洋得样子。

    “谁敢!”便在这时一声怒喝响起,陈明明闻言一怔,循声望去,便见一名身穿青衣,气质凛然地中年男子,正一脸阴沉的看着她。不知为何,众人只觉心头一凉,竟是再不敢往前挪动一分。

    “爷来了……”甜儿亲自扶了那倒地的少女起身,而后,又抬起头对着胤禛道:“这几人竟当街为非作歹,滥用职权,爷定要严惩不贷才是。”却是把自己被调戏的事情一带而过了。

    事情一波三折简直就是一出好戏,周围之人不禁各个伸长了脑袋,心想,只红衣少女已经摆明自己的身份了,就不知这对夫妻又是个什么来路,若是没有个过硬的根脚,今儿怕是就要载在这啊!陈明明到底只是个没出阁的少女,见了胤禛的凛凛威势,已是气弱了三分,只是此时她已是骑虎难下,若是就这么算了,不单是她,就是陈家的脸,也要丢个干净了。

    对方不过区区几人,自己这方却是人手充足,不相信拿不下他们,便是打上一顿,也好全了小姐我的脸面。陈明明一个念头转过,便对着胤禛竖眉道:“你这人好不讲理,分明是你家夫人纵奴行凶,伤了我小舅舅。把她扭送去衙门,那是天经地义地,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来拦。”

    然而,她此言刚落,便感觉身后劲风传来,连头都来不及回,就感到双臂剧痛,膝盖一软,重重地跪倒在地,眼角扫过,却是身旁的淋盛开也被人按到在地,四肢扭曲的颤动着。

    “你们要干什么、要干什么!!”陈明明大惊失色,已是吓的面色惶惶:“本小姐是苏州制造陈大人的嫡亲女儿,你们竟敢这样对我,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来人啊,来人啊……”然而,任凭她如何喊叫,身后却始终无一人上前,概是因为她带来的人已是全部被制服在地了。

    有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轰隆隆的响起,围观之人甚至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被人清了出去。转瞬间,以食铺为中心,除了当事的几人,竟全部没了个干净。

    胤禛此时是怒火中天,面对着单膝跪在地上的侍卫们,他一字一字地说道:“将所有人都带回去,让陈天星滚过来,朕倒要看看,他是怎么教育子女的。”

    “奴才领命。”

    朕?没有错过这个称呼,陈明明不禁傻眼的被人拎了起来,直钩钩地看着眼前不怒自威的男人。

    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