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0章 蝶亡

作者:一个小瓶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额娘可是喜欢?”

    甜儿看着眼前一人高的落地钟,不禁稀罕的看了又看,笑着问道:“从哪置弄来的?”

    弘历得意的挑了挑眉毛,也没回答母亲的问题,只道:“额娘喜欢就好,等会就让小喜子他们找个位置放好,让额娘随时随地都能看到!”

    “你这孩子从小就喜欢洋人的玩意。”甜儿看着他,笑着说道:“小心又被你阿玛说。”

    弘历摆出副我才不在乎的嘴脸,得意洋洋地说道:“额娘等着吧,儿子总有一天要亲自去洋人那边看看……”

    对于儿子的壮志雄心,甜儿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现在大清实行海禁,弘历想要“出国”呵呵,可是有的等了。

    母子二人笑着说了会儿话,甜儿才睨着眼睛的问道:“说吧,又有什么事要来求本宫啊?”

    弘历不好意思的扭扭了两下,在母亲狭促的目光下,这才说道:“其实不是儿子的事,是二十九叔的事……”

    甜儿听了不禁一愣。

    “额娘也知道,我和胤畅交情极好……”弘历期期艾艾地说道:“他听说他额娘病重,可能快要不行了,所以想求您网开一面,允许他见上一面。”

    对于年小蝶病重的事情,甜儿也是有所耳闻的,身为几年前那场风波的主要肇事人之一,年小蝶自然不会被轻易放过,只是出于某种考量,胤禛并没有立即要了她的命,再加上她那时精神上似乎出现了什么毛病,最后的下场也只是被囚禁了起来而已。

    当然,甜儿会记得这么清楚的原因,是因为就在几日前,有人来报,年小蝶疯狂的要求见她,甜儿身为皇后怎么可能去见个疯癫之人,这个要求自然被彻底无视了。

    “额娘!”见甜儿陷入沉思中,弘历不禁有些着急的叫了声,他可是跟胤畅保证了一定会求来旨意的。

    “好吧!”见儿子一脸急切,甜儿不禁点了点头:“一会儿让翡翠拿着本宫凤旨,带二十九弟去看她额娘。”

    “儿子带胤畅谢过皇额娘。”弘历大喜过望。

    “怎么样,怎么样?”弘历出了坤宁宫,不多会儿,就被早在那等着的人堵住了,那是个*岁的小男孩儿,长得十分精致,拉着弘历的袖子,在那里连声问道。

    “废话,本阿哥出手,自然是马到成功。”弘历小公鸡似的骄傲的扬了扬脖子。

    胤畅听了面上露出喜色,可是一想到,即将见到久违的生母,小小的脸上又不禁出现了抹忧郁。

    弘历见了不由心生怜惜,他可是知道胤畅以前过的都是什么日子的,不由说道:“要我说,你还不如不见,那女人跟本没拿你当过儿子吧,也不想想她过去是怎么对你的,又何必……”

    胤畅的脸上露出了受伤的的样子,双眸也迅速黯淡了下去。

    弘历咳咳两下住了嘴:“好了,咱们现在就在找翡翠”他拍了拍胸脯:“放心,有陪着你呢!”

    如此,二人寻了翡翠,一路向着皇宫西北角行去,年小蝶与十四阿哥有染的事到底没有瞒住,早就洋洋洒洒的传了出去,只是碍于皇家威严,无人敢公开议论而已。想当然,年小蝶能够居住的地方,自是称不上多好,几乎就于冷宫等同了。

    到了座极为破败腐朽的偏殿前,弘历皱着眉头嚷了声:“人呢?”

    很快的就有个粗使婆子走了出来,弘历不耐烦的一指前头:“本阿哥是奉了皇额娘的命,快点把那门打开。”婆子赶紧点头哈腰的从脖子上掏出串钥匙,打开了门:“里面甚是破烂,阿哥们留心着脚下。”

    弘历看了眼有些失魂落魄的胤畅,对方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想自己去。”

    “小心者些,有不对的,就叫一声。”

    “嗯!”

    胤畅深吸口气,抬起脚迈了进去,霎时一股呛人的烟土味席卷鼻腔,这里面空间倒是极大,只是荒凉破败的可以,到处都是灰尘蛛网,仅有的桌椅茶碗也倒了一地,一些似是剩饭的东西黏糊糊的散在地上,许多苍蝇嗡嗡嗡地来回飞着,看着就让人恶心。

    忽的,一个苍老嘶哑的声音从阴暗潮湿的角落里传来:“是谁,是谁来了?”

    胤畅颤了□子,缓缓地走了过去,便见在房间的角落里正蜷缩着一位老妇,她披散着花白的头发,脸颊凹瘦,眼眶深陷,颧骨却高高耸起,穿了件看不出颜色的衣裳,脚上也没有鞋,全是干裂的口子。

    看见这样的娘亲,胤畅心中五味陈杂,良久后,才哑着声音叫了声:“额娘,是我。”

    “额娘?”年小蝶似是不明白的歪了歪头,而后脸上突地涌现出抹兴奋之色,她激动的大声叫道:“儿子,是啦,你是我的儿子……”

    胤畅以为年小蝶是认出他了,不觉心潮涌动,又往前走了几步,他刚蹲□子,年小蝶就伸出肮脏枯瘦的双手死死的抓住了胤畅的胳膊,急切的问道:“好孩子,你阿玛呢,你阿玛来了吗?”

    “……”

    见胤畅沉默不语,年小蝶理解的点了点头,笑声道:“额娘理解,额娘理解,你阿玛是皇帝,他政事繁忙没有时间过来看望本宫,本宫都了解。”

    “额娘……”胤畅奴了奴嘴唇,似是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年小蝶接下来的话却像是一柄木棒,砸的他心碎。

    “好孩子,可别做出这幅失望的样子。”年小蝶温柔的摸了摸胤畅的脑袋:“你是胤禛的儿子,是太子,是大清朝的储君,得有担当,你阿玛最不喜欢,男孩子流泪了,快收起来……”

    胤畅这才知道,原来她的母亲真的已经疯了。

    “为什么!!”胤畅直想摇着年小蝶的肩膀,大吼的问一句为什么。

    从小到大,额娘就讨厌他,对他从来没有过片刻的温柔,好像在她眼中自己就是个什么赃物一样,没有母亲抚照,在这个深宫里连太监宫女们都可以欺负他,直到后来,母亲丑事被揭,自己就更是被人鄙视在了骨子里,甚至有传言说,他根本不是先皇的儿子,是野种。

    胤畅咬着牙,对于年小蝶在无刚刚的怜苦,全然转化成了滔滔恨意。

    他恨母亲不知廉耻,偷情于人。

    他更恨母亲从不关心他,待他不如猫狗。

    “额娘是想差了吧!”胤畅狠声道:“儿臣的皇阿玛是大衍皇帝爱新觉罗.康熙,如今的这位爱新觉罗.胤禛是儿臣的哥哥。还有,您也不是什么皇后,当今凤座上的钮钴禄皇后,她才是!”

    “钮钴禄?不!她不是,她不是什么皇后,她就是个小偷、小偷!”年小蝶脸上闪现出古怪的笑容,疯疯癫癫的嚷嚷道:“杀了她,本宫要杀了她这个小偷,要五马分尸、剁成碎肉,再包成包子,喂狗吃!!哈哈哈……。”

    “疯了,真的是疯了!”胤畅看着眼前面无可憎的女子,在充满痛恨的双眼中,一抹深深地失望还是不可避免的流出,直到最后,在母亲心里依然没有对她这个儿子的丝毫情意。

    年小蝶疯笑了好大一会儿,已是气喘吁吁,面露死灰之相,她狠狠喘息了口气,接着剧烈的咳嗽起来。

    胤畅却已不愿再看,他站起身,跌跌撞撞地欲要向外走去。

    “别走,别走啊!”年小蝶浑浊的双眼中,流落出急躁的神色,她从肮脏的被褥上爬起身子,想要伸手去拽胤畅的衣摆。

    “胤禛、胤禛,你别走啊!”年小蝶不停地呓语道:“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不!不!我不爱你!我恨你!……呜呜……爸爸妈妈,我想你们,我要回家,我会听话的,会好好上学的,再也不想着什么穿越了……再也不……我要回家。”

    渐渐地,再也没了声息。

    “没事吧?”弘历一把接住几欲跌倒的胤畅,看着他那失神的小脸,不禁心疼地嘟囔道:“早就跟你说了那个女人是疯子……”

    “弘历,她去了。”一滴一滴眼泪自胤畅眼中流出,最终化为了撕心裂肺的哭泣。

    弘历脸上出现了为难的样子,犹豫的伸出手,拍了拍怀中人儿的脑袋,诱哄道:“没事儿啊,没事儿啊。还有我呢……。”

    年小蝶去世的消息,没用多久就传到了甜儿的耳朵里。

    “好生葬了吧。”她轻声吩咐道:“权当是看在二十九阿哥的份上。”

    她会死的这样凄凉,大半还是胤禛的意思,他是想活活折磨死年小蝶吧。

    于是,随着一袭薄棺,年下蝶被下葬了,至于葬在哪,甜儿并没有过问,也没有必要过问。她是胤禛的妻子,是大清朝的皇后,而那个女人……又有谁会记得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