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9章 太后逝

作者:一个小瓶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就像许太医说的那样,三日后的夜晚,太后已是到了弥留的时刻,胤禛以及甜儿都守在她身边等待着那个最后时刻的到来。永和宫中静静地,没有一丝声音,不知过了多久,太后睁开了眼睛,胤禛和甜儿都知道这是回光返照了。

    不管心里面曾经是多么的怨怼过,在这一刻,胤禛还是不可避免的流落出浓浓的悲伤。

    “胤禛……”太后艰难的动了下脑袋,双眼对上了长子的视线。

    “是我,额娘,是我……”胤禛并不清楚,太后叫是胤禛还是胤祯,他只是一声一声的应着。

    太后灰白的面上,显出一股温柔的笑意,她像是陷入了什么回忆样,喃喃地说道:“胤禛我的儿子、我的儿子……不!不!不是我的……是主子的……”太后突然激动了起来,她双眼豁然睁大,一行行泪水从眼中不断留下:“主子,是奴婢对不起您,奴婢爬了万岁呀的床,奴婢背叛了您……呜呜……主子、主子、奴婢知道您失了小格格,奴婢知道您再也不能生育了,……不要紧、奴婢愿意替您生……胤禛、胤禛他就是您的儿子,可是、可是……”德妃的脸上诡异的扭曲了起来:“可是他却害死了你,他害死了你……”

    胤禛闻言一张脸唰的下,降了个通白。

    整个人踉跄的后退了几步。

    “不原谅他……奴婢绝对不会原谅他……小姐,小姐……芳儿要去找你了,芳儿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要服侍……”

    德妃双眼中的光芒渐渐地黯淡了起来……

    “救命、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我……”

    “住手……”

    “被后母虐待了吗?真可怜……以后就到我们府上来吧……芳儿就是你今后的名字……”

    “小姐,你是这个世界上对芳儿最好的人,芳儿一辈子都要服侍您……”

    “傻孩子……”

    德妃闭上了眼睛,她死了。

    甜儿紧紧地扶住脸色苍白的胤禛,向许太医使了个眼色。

    徐太医狠吞了下唾液,战战兢兢地走到床边,摸了太后的脉,片刻后,猛地跪倒在地,用着撕心裂肺的声音哭喊道:“太后娘娘归天了!”放佛相应这句话般,殿门外一声比一声高的太后娘娘归天了的声音响遍整个紫禁城,少时,钟声齐鸣,无数人跪倒在地下,在这个注定的不眠夜里嘤嘤哭泣着。

    半月之后。

    钟翠宫内。

    钟翠宫乃西六宫之首,自大清建朝后,一直都是皇帝后宫嫔妃所住之地,而现在居住其中的就是,前代皇帝的宜妃,如今的宜太妃。

    甜儿站在当下,看着跪在地上的宜妃,脸上尽是不可思议之色,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站在秦嬷嬷身后的人竟然是她。

    “既然皇上都知道了,那本宫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宜妃那张曾经艳丽的脸上,全是斑斑冷笑:“全求一痛快尔!”

    胤禛坐在高高的御座上,脸上不见悲喜,只看着宜妃的双眸里有着淡淡地杀意。

    “为什么……”这句话是甜儿问的。

    她是真的不明白宜太妃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便是不顾自己,也要想想五阿哥和九阿哥吧!不对!甜儿的眼睛豁然睁大,莫非……

    对于甜儿的疑惑,宜妃冷笑两声,全无回答之意。

    倒是胤禛在此时开口道:“你以为老十四不说,朕就全然不知道吗?……站在他身后,给他出谋划策,告诉他绵绵用法的人是谁?”提起那个人,胤禛的脸色不受控制的扭曲了一下:“胤禩!!”

    这一刻,甜儿的心里涌上了股恍然大悟之感。

    随着胤禛皇位的牢固和对八阿哥一党毫不留情地打压,逼的胤禩不得不狗急跳墙,行了这么个险招,成了则改朝换代,在他看来不管是谁坐上那把龙椅,都好过胤禛。败了,以十四阿哥的心气定不会把他供出来他自己被人抓不住把柄,安全可愈。所以他先暗示了胤祯要利用年小蝶,而后又通过九阿哥的关系,说通宜太妃动用了暗藏在太后身边多年的棋子……

    甜儿倒吸了口冷气的想着,这计划虽然漏洞百出,但却胜在出其不意。

    若不是重阳宴那日,小喜子来报说,齐妃行踪有异,她也不会急急忙忙地跑到后殿中,从而撞见了那个场面,使胤禛吸进去的毒素含量大为减少。

    听得他提起“胤禩”二字,宜太妃脸色煞白一片,再无刚才的硬气,软软地跌倒在地。胤禛不欲在看这女人一眼,抬起脚步向着外头走去。

    “朕会好好照顾五弟和九弟的……”在门槛出微停,胤禛的声音如寒冰般响起:“宜太妃身染重疾,还是好生休养吧。”

    甜儿最后看了眼失魂落魄的宜太妃,抬起脚步追了出去。

    如此,三日过后,康熙帝御妃,宜太妃娘娘病逝钟翠宫,在此事件中还有一人惨遭牵连,却是齐妃李氏,那日,她本存了勾引之心,怀里也是藏了那见不得人之物,却是因着临了害怕,加之被胤禛毫不留情的叱咤一顿,慌了神,这才匆匆而逃。如今却也难逃惩罚,被削了妃位,打入冷宫。而胤禛的雷霆之怒才刚刚开始……

    雍正三年七月二十八日,胤禟被革去贝子;

    雍正三年十一月初五日,宗人府议,胤禩应革去王爵,撤出佐领;

    雍正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命每旗派马兵若干在胤禩府周围防守,又于上三旗侍卫内每日派出四员,随胤禩出入行走,名曰随行,实为监视。

    雍正四年正月初四日,胤禟因以密语与其子通信被议罪。

    雍正四年正月初五日,胤禩、胤禟及苏努、吴尔占等被革去黄带子,由宗人府除名。

    雍正四年正月二十八日,将胤禩之妻革去“福晋”,休回外家。

    雍正四年二月初七日,囚禁胤禩,将其囚禁于宗人府,围筑高墙,身边留太监二人。

    雍正四年三月初四日,命胤禩、胤禟改名,旨曰:尔等乘便行文楚宗,将胤禟之名并伊子孙之名着伊自身书写;胤禩及其子之名亦着胤禩自行书写;胤禩自改其名为“阿其那”,改其子弘昼名“菩萨保”;五月十四日,将胤禟改名为“塞思黑”。

    雍正四年五月十七日,雍正召见诸王大臣,以长篇谕旨,历数胤禩、胤禟、胤祯等罪。

    雍正四年六月初一日,雍正将胤禩、胤禟、胤祯之罪状颁示全国,议胤禩罪状四十款,议胤禟罪状二十八款,议胤祯罪状十四款。

    同年八月二十七日,胤禟因腹泻卒于保定。未几,九月初八日,胤禩亦因呕病卒于监所。

    仲秋之夜,繁星满天,一缕缕柔和的凉风,吹拂起满室的暗香流动,霎是迷人心弦。甜儿感觉到抚在自己肩头的那双大手,不由微微笑了笑,转过了身,拱在了那怀里。

    胤禛胸腔震动,似有笑声传来,甜儿虽不知他为何发笑,却猜到那十有*是与自己有关。夫妻二人温存半日,胤禛忽然开口说起一事:“弘旦今年也是一十四岁了,该是纳嫡福晋的时候了。”

    对此,甜儿自是毫无意见,这件事她从几年前就开始留意,只是弘旦乃胤禛长子,虽还没有被正式册为太子,但是所有人都对他会接承大宝之事心知肚明。所以这嫡福晋,就不在是甜儿这个做母亲的能决定的了的,全都要看胤禛的意思。

    “不知道皇上看重的是哪家格格?”

    “这事不急!”胤禛沉声道:“等这次选秀结束后……”

    听到选秀二字,甜儿的一张脸立刻拉了个老长,也不往人怀里钻了,拧着身子送了个后脑勺出去。

    胤禛脸色一撂,唬道:“儿子都要成亲了,怎地还耍这种小性!”

    甜儿梗着脖子就是不出声。

    半晌后,胤禛无奈的叹了口气:“行了,朕都纵了你这么多年了,也不在乎继续纵下去了”

    甜儿雪白的背颈一僵,半晌后,磨磨蹭蹭的转了过来,期期艾艾地说道:“臣、臣妾没有那个意思……”

    看着嘴上说没有那个意思,可是嘴角却高高翘起的妻子,胤禛真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中了什么魔障,这十多年来竟真的只守着她,便是现在回过头来想想,都颇觉得不可思议。

    甜儿肉呼呼地小身子直往男人身上蹭着,胤禛看着她那讨好的样子,不由摇头一笑,罢了,罢了,这辈子就这样过了吧。

    也挺好的。

    如此,雍正五年,三月初十,满清皇室新一届的秀选再一次拉开了帷幕。

    可是让众朝臣失望的是,此次,皇上依旧没有任何充纳后宫的打算,不过却是指了富察家的嫡出小姐,做了大阿哥弘旦的嫡福晋。

    大喜的日子,便定在了一年之后。

    谢天谢地,皇家在这么多年后,终于又有喜事了。

    众大臣们拍手相庆,大阿哥一经成亲,便是正式长大成人的标志,朝政可参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