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7章 流产

作者:一个小瓶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时哥,怎么了?”胤祯很是关心的问道:“看你脸色有些不大好,莫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弘时苦笑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忧心的神色:“不瞒十四叔,皇额娘前些日子偶感风寒,竟是到现在还没有好,侄儿心里真是难受的厉害。”

    “时哥真是孝顺”胤祯轻笑着赞了一句,而后说道:“皇上向来与皇后娘娘夫妻情深,想必现在也是着急的吧!”

    “是啊,是啊”这时,一旁地弘均开口说道:“皇阿玛现在变的脾气好大,逮谁吼谁,十四叔你可千万要躲着点他。”他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

    “嘻嘻,谁让均哥你吵到皇额娘休息了……”最小的弘历露出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毫不留情地揭穿道:“被罚也是应该。”

    “你……”

    就在几个孩子开始闹起脾气时,胤祯的心情却是重重一沉,听他们的意思,皇上现在应该是好好的了。

    毕竟那个“计划”实在是有太多的变数,所以连他自己也不确定到底成功了没有。

    现在圆明园中风平浪静,紫禁城那边也是豪无异常,实在是不像皇帝驾崩的样子。

    可是他到底是不死心的,不亲眼见一下皇帝,他不甘心。

    弘时几个见兀自有些愣在那里的胤祯,悄悄地对视了一眼,最小的弘历当下说道:“十四叔难得来趟圆明园不如侄儿们带您去逛逛,也算略进地主之谊。”

    胤祯一想也好,待过些时辰太后午睡醒了,自己见得额娘,定能知道最准确的消息,便点了点头,道了声:“好!”

    弘时几个就带着他,东游西逛了起来,不知不觉地就过了好几个时辰,其间他曾多次表示,该去探望太后了,可是得到的都是太后还在睡的消息。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渐黑了起来,胤祯几经踌躇终是没有办法,只能不甘不愿地走了,可是心里头的那个念头却又开始活跃了起来,他深知,如果自己来了,太后是不可能不见他的,那么现在这种情况就应该是……

    据八哥的消息说,后宫的齐妃也没有回宫呢!

    胤祯心里骤然火热了起来,几乎立刻察觉出里面的异常了,他骑在马上飞速的向着京城奔去。

    谁想,刚奔出十里,突地地面一陷,胤祯连人带马,全部掉了下去,他本性勇武,当下腰身上提,踩着马背便要跃出,然,刚从陷阱中露出一个头时,忽地,脑后生风,有东西一下子就砸在了他的后脑上,胤祯连被什么人袭击了都不知道,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甜儿坐在胤禛身旁紧紧握住他的手,脸上闪现出一股激动的神情,就在刚刚她明显感觉都胤禛的手指动了一下,就在她紧张的屏息下,片刻后,胤禛果然缓缓睁开了双眼。

    “皇上……”甜儿激动的流下眼泪,喜极而泣地不停喃喃道:“您醒了,终于醒了,吓死臣妾了。”

    “启禀娘娘,皇上体内的毒素基本是已经排除干净”许太医禀道:“只需在静心调养月余,便可康复。”

    甜儿听了这才放下心中担忧,如此又过两日,胤禛已是基本能够起身了,皇后娘娘病愈,皇上重理朝政的消息一出,某些人的蠢蠢欲动立即偃旗息鼓起来。

    这日,胤禛刚进了药。苏培盛过来禀道:“太后娘娘要求见皇上。”

    对于已经不知道重复多少次的这个问题,甜儿毫不犹豫地说道:“就说万岁爷政事繁忙,待有闲了再去给太后娘娘请安。”

    “不必了。”却在这时,胤禛突然说道:“去回禀皇额娘,朕一会儿就过去看望她老人家。”

    甜儿担心的看了面无表情的男人一眼,轻叫了一声:“皇上……”

    “该是时候有个了结了。”胤禛的声音里充满了无比的冰冷。

    甜儿暗暗叹息了一声。

    太后得知胤禛呆会就会过来的消息后,立即让人卸了身上钗环,披头散发的躺进被子里,做出副久病之状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外面传来内侍的高声同传:“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胤禛在甜儿的搀扶下缓步走了进来,便见床榻上太后正背对着他躺在哪里,身旁伺候的宫女们手中端着的是冒着热气的苦药汁子。

    “太后娘娘,您快看看是谁来了?”有嬷嬷在太后耳边轻声说道:“是您日思夜想的皇上啊。”

    太后却是理都不理,依然像是没听见似的。

    “皇上,既然母后已经睡下了,不如咱们改日再请安吧!”甜儿悄声说道。

    此话一落,那边的太后立即悠悠转醒了起来,她半坐起身,做出副虚弱的样子,看着底下站着的胤禛夫妻用着怨恨地语气开口说道:“皇上是来看哀家死了没有的吗?”

    胤禛坐在苏培盛搬来的椅子上,看着满脸狰狞的太后,只觉得心中充满了厌恶,连一眼都不愿意再看。

    德妃看了眼不言不语地胤禛,连日来压抑地怒火再次升腾,她冷笑地说道:“呵,皇后病了你就心急如焚,日日守在床边。哀家病了你却不闻不顾,胤禛啊胤禛,像你这样的不孝之人,怎么做得了皇帝,哀家要把你的所作所为,昭告天下!!还有你这个贱人——”太后一脸扭曲的看着胤禛身旁地甜儿:“竟敢让人软禁哀家,哀家要让你——”

    “够了!”见太后越说越过分,胤禛当即怒呵一声,冷冷地说道:“皇额娘何必故作姿态,演这种无聊的把戏,朕就问你一句话,秦嬷嬷为何自尽而死!”

    太后听了脸色连番几遍,她上来就做出副色蔺荏苒之态,无非也是因为心中底气不足,想要抢得气势,占据先机而已,没想到胤禛却毫不在意自己的“病情”上来就直指秦嬷嬷一事。

    “她为何自尽哀家怎么可能知道?”太后弱了气焰,脸上也出现了慌乱之色。

    胤禛闻言,不禁闭了下双眼,再睁时已是寒光一片:“来人啊——把人给朕带上来。”

    片刻后,有三人被绑缚着带了上来,太后见得其中一个,当即脸色大变,惊呼道:“祯儿!”

    这三人正是十四阿哥胤祯,年小蝶,以及李氏。胤祯的嘴巴被牢牢的堵住,整个人狼狈不堪的跪在那里,当他见到太后时,整个神情才鲜活了起来,不停地开始扭动起身体。

    “皇帝你要干什么,为什么这样对待祯儿,他犯了什么错啊,他可是你的亲弟弟!”太后又急有怒,险些就要晕倒过去。

    “犯了什么错?”胤禛冷笑一声:“他犯的不是错,而是弑君之罪!”

    说道这里时,胤禛的目光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一双眼睛死死地看着底下跪着的亲弟弟。

    “不可能、不可能,皇帝你一定是弄错了,祯儿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一定是你弄错了,是你弄错了。”太后的脸上露出六神无主的表情,满是慌乱的说道。

    胤禛不欲多废口舌,立即叫人宣了许太医进来。

    “这只荷包里装的是一种西域奇花磨制而成的粉末,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绵绵。”许太医恭敬的指着托盘上的一只粉红色荷包道:“此药粉平常戴在身上,对人并没有任何影响,然而,若是遇到了菖蒲酒,哪怕只有一点,都会转为一种浓性□□,若是再加上味白芽儿,就会转为——一种剧毒”许太医说道:“万岁爷早前喝的茶水里,就被人下了白芽儿汁,是以那日闻得绵绵才会毒性突发。”

    “太后娘娘,这香囊就是从年太贵妃的身上搜出来的。”一旁的苏培盛禀道。

    太后听了,心中一斗。几乎在一下刻,就做了副愤怒至极的样子,只见她猛地扑到了年小蝶身边,伸手就打:“你这女人,胆大包天,哀家带你不薄,你却做出这种弑君的事情。”

    “不不不……我没有、我没有……”被关了好些天,年小蝶此时的精神状态,显然很是狂乱,只见她大声对着胤禛说道:“我没有想要害皇上的,我爱皇上,我、我只是想要成为他的女人而已……胤禛你相信我,你相信我啊!”

    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年小蝶,胤禛的脸上一片铁青,抬起脚来,一下就把年小蝶踢倒在地,怒声道:“毫无廉耻。”

    “啊————”年小蝶惨叫一声,突然抱住自己的肚子,痛苦地在地上扭成一团。但见,屡屡血迹从□出流出,胤禛双眼骤然一凝。

    “许太医。”甜儿叫了一声。

    “嗻!”

    “启禀皇后娘娘,年太贵妃,她这是流产了。”

    此话一出,满室皆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