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6章 囚禁

作者:一个小瓶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胤禛其实根本没有听清楚年小蝶说的是什么,他的双耳中开始出现嗡嗡地声音,视线也模糊了起来。胸口中泛起股剧烈的疼痛,一张冷硬的脸孔瞬间变得苍白若纸。与他相比,年小蝶却是面色潮红,整个人显得春情泛滥,眼看着她已经解开了上衣,雪白的后背完□□落在空气中,整个人也如同蛇一样,钻进了胤禛怀里。

    “我爱你,胤禛,我爱你啊!我一直一直爱着你……”嘴里吐出醉人的芬芳,年小蝶眼中闪过抹癫狂之色。成为胤禛的女人,是她一直以来的执念,为此她付出了太多、太多。今日即将心愿得逞,她不禁欣喜若狂。胤禛一旦碰了她,那他就甩不掉了,年小蝶相信只要两个人有了实质性的关系,早晚有一天,胤禛的心里会有她的。

    胤禛的额头上露出斑斑冷汗,一双眼睛里却显示出无比阴鹫的光彩,便在年小蝶一双玉手,即将揭开男人的腰带时,一身断喝突然在身后响起——

    “你在干什么!”甜儿看着眼前的一切,只觉得世界都开始发起黑来,再顾不得其他,她猛然跑到两人身边,大力的一拽,就把半裸的年小蝶从胤禛身上拽下来了。

    哐当一下,年小蝶狠狠摔在地上,从迷幻地世界里清醒了一些,眼见面前出现了自己最痛恨地女子,不禁愤怒的嘶吼了声,猛地就要往前扑,便在这时,后脑勺传来钝痛,天旋地转间失去了意识。翡翠放下手里的花瓶,有些紧张的舔了舔嘴唇。

    甜儿嘉奖似的看了她一眼,鼻间中却传来一股异常的芬芳,不知为何竟让她感到全然燥热起来。

    “胤禛,胤禛,你没事吧?”甜儿低下头,看着面色越加苍白的男人,不由慌乱的惊叫了声。

    便在这时胤禛苍白的面上突然涌上股潮红,噗的一下,竟吐出了口血出来。

    甜儿只感觉整个人都懵了,看着倒在他身上的男人,她大喊道:“传御医,快传御医……”

    床榻之上胤禛无知无觉的躺在那里,许太医缓缓站起身,甜儿颤着声音问道:“皇上如何了?”

    “启禀娘娘,万岁爷应该是中毒了!不过所幸发现的及时,毒还没有深入肺腑,臣已经用了药,万岁爷大概会昏迷个两三天,方才能转醒。”

    狠狠攥紧了一双拳头,甜儿强自镇定的点了点头:“许太医,在皇上未醒之前你就留在这里,也好随时观察病情。”

    “嗻!”

    甜儿点了点头,又看了眼床上的胤禛,这才出得卧室。

    胤禛中毒昏迷不醒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否则的话,她有预感,一定会发生极度不好的事情。

    “翡翠……”她沉声说道:“给本宫更衣。”

    明皇色的皇后朝服被换了下来,甜儿穿上了一身正红色的华丽旗装,去了雍容,却越发显得清艳无双,装扮妥当后,她重新回到了宴会上,众人只当她去换衣,并未多想。甜儿此时真可谓是心急如焚,然而面上却又要装作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真真是让她感受到了什么是冰火两重天。

    好不容易重阳宴结束,甜儿装作副不胜酒力的样子,被人掺回了后殿。待圆明园再一次清净时,天色已然大黑了起来,小喜子过来报说:“太后娘娘往这边来了。”

    “去跟她说,本宫不胜酒力,此时已是睡下了。”甜儿神色阴沉的说道,她现在已经没有心力在去演什么婆媳相和的戏码了。

    太后听得小喜子的回报,一张脸色也是阴的厉害,年小蝶去向胤禛求情,结果一去无回,太后的心里便生出了不好的预感。她心中本就有鬼,此刻未免心虚,只道:“嗯……那等皇后醒了,你转告给她,本宫素来听闻圆明园景色优美……准备在这里多呆上两日……”

    “娘娘,都是奴才没用,中了别人的套。”苏培盛一把鼻涕一把泪,满是悔恨的跪在地上。

    “把今天的事情,从头到尾给本宫说一遍。”甜儿面无表情地说道。

    苏培盛抹了下眼中的泪水,开始说道:“皇上本来是在后殿换衣裳,这时,齐妃娘娘突然说有事禀报……”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上头一眼。

    “继续。”

    “后来,后来,太后娘娘身边的秦嬷嬷就过来了,奴才只记得和她说了会儿话,而后也不知怎么地眼前一黑就晕过了去,在醒来时,就发现自己被扔在处僻静的地方。”

    甜儿沉默不语了半晌,突然吩咐道:“苏培盛,本宫要你去办一件事。”

    “奴才万死不辞。”

    “好!本宫要你立即带着人手把福寿院给控制住,无论任何消息,无论任何人,在皇上未醒之前,都不准踏出那里一步。”

    “……若是太后娘娘。”

    甜儿面上闪过一丝杀意:“自然也是一样。”

    整整一个晚上,甜儿都守在胤禛身旁,时间仿佛回到了那年的木兰围场,那时她也是这样一直一直地守护在他的身旁。

    “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太后震惊地看着眼前的苏培盛,脸色沉冷的厉害:“哀家倒要看看谁敢动秦嬷嬷一个指头。”

    若是往常苏培盛自是不敢,但此时他主子被人下毒晕倒在床上,他一颗心跟被放在油锅里滚似的,又悔又痛,此时一脑门就想着将功赎罪了,对于皇后娘娘的话,那是一点都不敢打折的。当下也不理太后,对身旁的人快速吩咐了几句,很快,就有两个小太监领命去了。

    太后见苏培盛竟敢无视自己,不禁勃然大怒,但奈何她来圆明园时身边只带了几个使得上的心腹,此时还都让人给控制住了,太后怒气勃发,惯起桌上的茶杯就想着苏培盛脑袋上砸去,苏培盛跪在地上躲都没躲,任凭太后砸。

    “哀家要见皇上,哀家现在就要去见皇上。”

    便在太后气的浑身颤抖一个劲儿的嚷嚷要见胤禛时,那两个小太监匆匆的跑了回来。

    “公公,秦嬷嬷已经吞金自尽了。”

    太后大喊的声音骤然一停,脸上迅速浮现出了惊疑不定的表情。

    “太后娘娘……”苏培盛一抹脸上被砸出来的鲜血,恭恭敬敬地说道:“皇后娘娘说了,重阳之后,天气就渐冷了,您身子素日不好,还是都留在院子里比较好,待过几日,她会亲自送您老人家回宫。”说罢,也不管突然软了身子的太后,便小心翼翼地退了下去。

    秦嬷嬷自尽的事情,自然在第一时间传到了甜儿的耳朵里。

    “去给本宫把那年小蝶和齐妃看好了!”她面无表情地说道:“本宫不想再多出两个自尽的人了。”

    “是!”

    胤禛自打昏迷了以后,甜儿也跟着病倒了!理由是重阳宴酒后吹了凉风,偶感风寒。而皇上忧心皇后病情,无心处理朝政,对于要求觐见的大臣,一律不见。此举,不免让有些人说皇后娘娘恃宠而骄,红颜祸水之类的酸话。

    但不管怎样,到底是把胤禛昏迷消息,暂时压制了下来。

    甜儿就只盼望着,许太医的诊断能够准确,胤禛真的很快就可以醒来。

    时间便在这种急迫间又走了两日,这天下午,场面却又开始急转直下。

    苏培盛来报说,十四阿哥胤祯求见皇上。

    甜儿脸色连番变了次:“告诉他,皇上说,不见。”

    片刻后苏培盛又来报:“十四阿哥求见太后娘娘。”

    “就说太后娘娘正午憩还未醒来。”

    胤祯身为郡王,不经宣召私自跑来圆明园,这已经是坏了规矩,但反过来想,他宁可冒着被降罪的危险也要到圆明园来……

    甜儿轻轻的吸了口冷气,眼神中开始闪烁起来。

    胤祯,他是来试探什么的吗?

    “小喜子”甜儿缓缓地说道:“让二阿哥、三阿哥、四阿哥过来。”

    胤祯站在圆明园的一处殿前,脸上俱是紧张不安,他的双眼中冒着血丝,乍一看去,似乎有种孤狼般的凶狠。

    “疑?这不是十四叔吗?”就在他心中躁动的越来越厉害时,远远地传来一个公鸭嗓子般的童声。

    胤祯转过身,就见三个面容极其相似的七八岁男童,一起向这边走了过来。

    “侄儿给十四叔请安。”

    “是弘时、弘均、弘历啊!”胤祯面色僵硬的点了点头。

    “十四叔怎么来圆明园了?”弘时仰着小脑袋满是好奇的问道。

    “嗯,几日不见皇额娘,为叔甚是思念”胤祯勉强的找了个理由。

    “十四叔,真是孝顺。”弘时满是佩服的叹了口气。

    见他神色似是有异,胤祯心中一动,不由起了试探之心,若是皇上真出了什么事,从这几个孩子口中也能够探出些端倪。

    想到这胤祯收起不耐,露出了一脸慈和的长辈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