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5章 庆祝

作者:一个小瓶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青海一战的胜利,让胤禛大喜过望,这是他登基以来的首场大捷,他用实际行动向天下人证明了,他是个个有能力保卫国家的皇帝。而作为此战首功的年羹尧更是被胤禛大加封赏,不但官爵一路高生,且惠其家人,其父年遐龄被封为一等公外加太傅衔,其妻加封一品诰命,另外再赏给一子爵,由其子年斌承袭。此时年氏一门可谓是风光至极,年羹尧成为朝廷中最炙手可热的大臣。

    他官运亨通,踌躇满志,不禁又想起了自己那个深埋宫中的可怜妹妹,对比今日年家的风光,更加觉得妹妹的可怜。一时动情下,不禁连夜书写了封奏折,大意是谢谢陛下给臣的这些封赏,只是臣有一事总是放心不下,就是我那妹妹和还未长大的外甥,希望陛下照料一二之类之类的。

    胤禛接到奏折后,回复年爱卿你放心吧,朕一定会让人照顾好年太妃和二十九弟的,你身处西陲要好好替朕办事,不要辜负了朕对你的期许云云。果不其然,不出两天,胤禛突然下旨封了皇二十九弟胤畅为缅贝勒,加封年太妃为年太贵妃。

    从胤禛心底来讲他的确是很欣赏年羹尧的,而他的性格就是这样,一旦欣赏了某个人,那个人又能给他长脸,所以他就会显得毫不吝啬,对于年羹尧可谓是荣宠之至。如此,半月之后清军凯旋归京,胤禛遣长子弘旦于京三十里地亲迎,再次日,举行献俘仪式,遣官告祭太庙,庄稷。

    随后一月,胤禛又下达圣旨,在青海实行盟旗制度,分二十七旗,每旗设一统领,并规定每年会盟一次,一切政事听朝廷指派。而后又派兵长期驻扎,修建军事堡垒,整顿当地的喇嘛寺,以及严厉打击残余反叛势力,这两项举措下来,严重分化了当地土司之间的权利,确保了朝廷对青海等地区的有效统治。

    如此,待得前朝局势稳定,胤禛威望高抬,龙椅做的越发稳定时,时间也已经不知不觉的入了秋。九月九日重阳节,皇后娘娘下得懿旨,于圆明园内召开赏菊宴。这一日,天空无风,气温显得有些闷热,然而圆明园内却是热火朝天,但见一群八旗儿郎,正于广场上,赤膊上阵,比试起来,震天的叫好声,不时的从周围的观众们口中喊出。若是其中哪名好汉,被御台上的皇帝陛下,赏了东西下来,就更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娘娘,时间差不多了,可是上膳?”翡翠在耳边轻声问道。

    一身明黄色皇后凤服的甜儿抬起头看了眼自己身旁地空位,低声道:“让小喜子去福寿园那边看看,太后那边可是出了什么岔子。”又过了半刻钟,就在甜儿决定不等了时,一驾舆辇缓缓向着这边行来,只听一小太监高声道:“太后娘娘到——年太贵妃娘娘到——”

    众命妇们赶紧起身,甜儿当下迎了上去,笑意盈盈地拜道:“儿媳给皇额娘请安。”

    便见今日的太后一身素静,全身上下甚至连只钗都没带,对着甜儿也没甚好脸色,冷冷地说道:“皇后快起来吧,哀家可是受不起。”这般剐蹭皇后娘娘脸面,众命妇不禁悄悄抬头望去,看来太后极其看不上皇后的传闻应该不假。甜儿闻言脸色微僵,却也知道太后为何如此,概因在半月之前,胤禛下得圣旨,命恂郡王胤祯,去遵化为先皇守陵。太后几番打闹,都不得成果,是以此时见了甜儿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好脸色

    这样一想,甜儿不禁把目光放在了独坐上位的胤禛身上,有些幽怨的递了个小眼神,她对着太后笑了笑,也不管人家的冷脸,走上前去,毫不犹豫的挤开了扶着她的年小蝶,亲自搀着太后的手,柔声道:“儿媳可就等着皇额娘过来开宴呢!”

    太后身子一僵,本能的就想甩开她的手,可又念及幼子的事情,此时倒不好再给皇后难看,便按下心思嗯了一声。待神合心不合的婆媳二人落座后,甜儿笑盈盈地一挥手,宣布重阳秋宴开始。

    点黄酒,剥秋螃,一顿豪华的重阳宴自不必多说。

    面对着众人时不时的阿谀奉承,甜儿也一概笑着接纳。看着凤座上笑的春光明媚,清艳无双的女人,年小蝶使劲儿攥了攥袖口中的手帕,心中恨的要死,早就酝酿了许久的想法,在这一刻,突然下定了决心。

    胤禛坐在龙椅上,看似颇为兴致,其实早就不耐了,甜儿注意到他的袖口边上,甚至已经出了斑斑汗渍。深知那套龙服重量的甜儿,不禁心疼了起来,待宴过半场时,便寻了个缘由,让男人先走,胤禛果然意会。他前脚刚走,太后立即迫不及待的起身,也走了。甜儿暗自叹了口气,看来胤禛还要被磨上一场啊。

    “疑?”便在这时,甜儿向下扫了眼,有些奇怪的轻声问道:“齐妃呢?”宋氏以身体不适为由留在了紫禁城中,此次重阳宴,宫妃中只有李氏到场的。

    “刚才有人不小心把酒洒在了齐妃娘娘身上,现下应该在后头换衣裳呢!”翡翠轻声在耳边说道。

    甜儿点了点头,心中一动。

    “让小喜子亲自去看看齐妃。”

    若无甚,便当是她戏文看多了,胡思乱想罢了!

    “太后娘娘”年小蝶拦住了一脸怒气的太后,轻声说道:“您这样去跟皇上分说,怕是不会有什么结果,不如平下心来,以母子之情,兄弟手足之义,打动皇上,或许能改变皇上的意思。”

    “你说的这些根本就没有用!”太后一脸恨恨地说道:“哀家求也求了,骂也骂了,他就是铁了心的要整治老十四,眼看着再有几日,祯儿就要启程,这次哀家说什么也要让他改变主意。”

    “太后……”年小蝶耐着性子,缓缓说道:“不如让我却跟皇上说说情。”

    太后看了她一眼,想着年家此时的风光,兴许她的话也能派上些用场。

    “嗯,如此,你就去试试吧,也不往祯儿对你的一片心思。”

    年小蝶听得这意有所指的话,心中一凸,脸色泛白,只能应应的道了声:“是!”

    问明了胤禛所处的位置,年小蝶一路行去,到了后殿外,刚停下脚,便见得一女子慌慌张张地走出来,只看见她一身水绣红绸,裸落的肩膀上披着蝉翼状的薄纱,那副暴漏的样子几欲与青楼女子相同。年小蝶看的清楚,此女正是齐妃李氏。这贱人穿成这样,想要做什么,不问皆知。年小蝶停下脚步,看着李氏慌张的远去,心中妒恨交加,可是又忆起自己心中的打算,面皮是也是不太好看。

    因为从某些方面来说,她与李氏的打算,却是一样的。

    年小蝶想着,自己穿越清朝300年,为的就是与胤禛相爱一场,可是胤禛却辜负了自己,转而投入别的女人的怀抱,任自己如何柔情,却都是那样冷淡,这般负心薄幸着实可恨,而十四阿哥胤祯,对自己却是情深意重,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活生生的囚禁半辈子,最终郁郁而死。

    所以年小蝶决定再最后给那个男人一次机会,是回心转意接受她的爱,还是——

    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腰间的粉红色香囊,那里面有一种药材,名为“绵绵”,遇菖蒲酒便回转化为一种浓情春。。药,而整个重阳宴,只有皇上饮的是菖蒲酒。

    “年太贵妃有何事禀告朕?”胤禛坐在龙案后,脸色极差的问道。

    年小蝶站在那里,鼻间却突然传来一股幽香,她一颗心脏激烈的跳动着,面上迅速的泛起了抹潮红,不知道为什么整个大脑开始模糊了起来,往事一暮暮的开始浮现在眼前,只觉得万般委屈涌上心头,突然情不自禁的开始哭了起来:“胤禛你何必明知故问,我对你的一片心,你难道就不明白吗?”

    胤禛听得此话,浮上心头的就是一股巨大的愤怒,然而一种眩晕的感觉突然袭上脑海,他只觉得自己全身无力,很快地,竟是连叫人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何其聪明,几乎在瞬间“下毒”二字,就出现在了心坎上。奈何,此时身边竟是一个服侍的人都没有,胤禛不禁把苏培盛那狗奴才从头到脚骂了个遍。

    年小蝶却以为是“绵绵”发动起来,眼见周围无一人,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由更是上前几步,娇声道:“胤禛,你可知道,我其实根本不是这个朝代的人,我来到这里是有使命的啊,成为你的女人,成为这个大清朝的至高无上的皇后,就是我的使命啊,胤禛……不要对我那样冷酷,不要在拒绝我了……”年小蝶眉眼如丝,伸出手开始解开自己的衣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