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64章 尾声(下)

作者:白日上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正穿着套锗红的喜庆袍子, 一大早便来了天元驻地, 带着店铺内两个伙计来门前守着,干起了这迎客的差事。

    两伙计还未见过傅灵佩, 好奇地问他,“掌柜的,听说今日这新娘子可是最近新生的那位美人榜魁首,是也不是?”

    苏正掸了掸袖子,朝后拱了拱手:“正是我主家。”

    两个伙计面上便带了点羡慕的意味来, “那今日这新郎官倒是艳福不浅。”

    苏正皱着眉一人给了一记,“胡沁什么!快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今天这重要的日子,你们要是敢给我出篓子,看我不收拾你们!”

    两伙计摸了摸后脑勺,嘟囔着道, “不过两句闲话, 瞧把掌柜你紧张的。”

    苏正确实是紧张, 这么多年来, 对傅灵佩的敬畏是刻到了骨子里, 让他对她几乎是敬若神明。

    “嘿, 掌柜的,邪了门了, 今天这接二连三来的, 可都是一等一的美男子,莫非是这里的水土格外滋养人一些?瞧,这不, 又来了一个。”

    一伙计拉了拉苏正的袖子,苏正定睛一看,立马掬起了笑,迎上去揖了一礼,“沈道君大驾光临,正有失远迎。”

    沈清畴面上清淡,惯常的一袭白衣,只这百年多不见,苏正觉得好似……对这世间又更淡了一些,仿佛能随时乘风化去一般。

    沈清畴见过苏正一两面,自是认得他,只略略颔首道,“苏掌柜的,太客气了。”

    两人略作寒暄,沈清畴便随着一临时做来的木偶人走了进去,引入了观礼大堂。

    待他走后,那两伙计才窃窃私语道,“这道君俊是俊,就是看着,好像不大开心,莫非是也喜欢那美人魁首?”

    苏正刮了他两人一眼,心下诧异这两人的敏锐。

    要说对这沈清畴的了解,旁的他不敢说,只当年天峰山营地闹的那一出血誓,他至今还记得。如今心爱的夫人被夺,这沈清畴若还能开心得起来,才是怪事。

    今天这来来往往的几波人里,苏正已是接待了好几拨主家引来的狂蜂浪蝶,那云涤道君且不说,从玄家的玄机子,到销魂谷的刘谷子,加上刚才的沈清畴沈道君,凑一凑,都能打一轮马吊了。

    苏正不由地暗暗为今天的新郎官担心——

    若这几人联合起来搅和,那双修大典办不成可如何是好?

    说起来,修真界之人只会比凡人界更不重规矩,历来讲究爱恨随心,兴致起来了,什么都干得出来,便是抢亲,亦不稀奇。

    丁一自是不知有人暗中为他揪心了一把,待吉时差不多,便候在大殿门口翘首以盼,至于陆续走来的情敌们,更是傲气的一个眼风都没给。

    他着艳红长衫,长发亦以红玉冠绾成一个髻盘在头顶,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清俊的五官。其气度之出众,仪态之潇洒,时人几无能出其右。

    在场的修士们,多数还未见过丁一,初初见面,免不了晃神,更有女修扼腕嗟叹,恨生不逢时,生生错过了这般郎君!

    “徒呼!这般男子,便让本尊只做一夜的露水夫妻,本尊亦是肯的。”

    身旁有男修笑她痴心妄想,“今日这新郎官相貌自是绝世,可那新娘亦非凡俗能比,你还是莫要做白日梦了。”

    “此话何解?”

    那人于是将手中的白壁照影——圆溜溜的一片玉璧,玉璧中央是镜面似的一块银色浅沙,其上密密麻麻的图文信息飞速滑过玉璧,指尖轻灵点动,很快调出了一块版面,递给了那女道君,“且看看,这便是今日的新娘。”

    女道君登时便怔愣在了原地,半晌才击掌而叹:“吾常以为世人夸大,如今才知,这神仙之色,亦是有的。”

    此时,傅灵佩将将穿好嫁衣,室内已是一片寂静。

    莲容老祖宗抚掌道,“今日我们静疏这一出场,估摸着这到场的宾客们,都要傻眼了。”

    大红裙裳,艳艳似火,袖口、襟前、下摆均绣了一小只一小只的鸾凰,精致可爱,衣裙纱般透明的质地,如水曳地,与眉心的红玉坠,发顶的红鸾羽组合起来,乍一眼看去,便似一只浴火凤凰,实让人佩服能想出这嫁衣人的巧思。

    “这玉溪纱确实珍贵,一尺便要百万上品灵石,女婿也是颇舍得。”

    说起丁一,廖兰再没有不满意的,一脸与有荣焉。便连这嫁衣,也是女婿出了图,让人找最好的羽衣阁定制的。

    傅灵佩静静地看着镜中女子,翘起了嘴角。

    “可惜……就是从东头跑到西头的事,不然倒是可以从驭兽宗的埤堄老道那借两只青莺来使使,看着还气派些。”

    青莺是珍稀,养育不易,用在婚嫁上,成双成对兆头也极好,市面上也不大见得到。

    “老祖宗,便是你真能借了来,咱们这小庙可容得它们展翅?”傅灵佩轻笑道,“这所谓的派头不能吃也不能穿的,不需放在心上。”

    “到底也是一桩人生大事,不能太简陋了。”廖兰再看了看,又帮她腰间压了一块火色曜玉才罢手。

    傅灵佩笑嘻嘻地应了。

    就在她身后地面上,蹲着一圆脸大眼的姑娘,约莫十三四岁模样,正苦大仇深地盯着傅灵佩拖曳在地的上裙摆——

    在修真界的双修典礼上,常有新娘的嫁衣裙摆越长越好的兆头。是以傅灵佩身后这“凤尾,简直长到一定境界了。

    “娇娇,昨儿个,我是逗你呢。”傅灵佩转身见她愁眉苦脸的小模样,登时笑了,“你到时,便与我一同坐在那云车之上便好。”

    “不妥。”埤堄道君瞥了眼玉雪可爱的小狐狸,阻止道,“今日既是你的大典,这云车,便也只能你一人坐。”

    云昬界风俗迥异,人修妖修亦多有杂居,可对双修大典的意义却是与玄东界相类,但凡有心举办这大典的,便说明不论世事如何变迁,两人都不可背叛彼此,只求唯一。

    这是约定,亦是束缚。

    在人修妖修亦有打破常规相恋的云昬界,娇娇这小狐狸,亦不能作为灵宠上云车的原因,亦是来自于此。

    傅灵佩看着猎猎云车前,两只拉车的独角兽,心底震荡不休。

    这独角兽亦是云昬界独有的珍惜灵物,皮毛雪白,头顶犄角,形象圣洁而美好。并且独角兽只允许拥有最纯洁心灵的女子靠近,有祥瑞之意,比之青莺鸟还要珍贵百倍。

    也不知这一年里,丁一究竟是何时得了时间,找到了这等珍稀灵兽,还暴餮天物地用来拉车——想到独角兽那奇特的习性,傅灵佩便知其中的不容易。

    这下,便是埤堄道君也说不出什么寒酸的话来了。

    这穿的,乘的,甚至是拉车的,无一不是世间奇珍,便云昬界的四境之主来,恐怕至多也就做到这般罢。

    由此可见丁一心意拳拳,舍不得心爱的女子受一丁点委屈。

    傅灵佩是直接一跃而上,云车瞬间踏着风,在两匹独角兽的拉动下,呼呼便向大堂而去。娇娇见之,人不知又在地上一滚,与灰兔子一同踏云跟在了云车之后。

    于是,两只独角兽驾车,九尾狐狸缀尾护驾这等奇观,一下子便冲入了众多宾客眼帘。

    云车落地,车内静静走出一倾世美人,红衣猎猎,唇艳似火。

    场中的气氛顿时滞了滞。

    “新娘到!礼启!”

    礼堂半空,云车之旁,傅灵佩脚边,鹊鸟尾嘴相衔,组成了一座拱桥,从她这头,落到了丁一那头。

    丁一扬唇一笑,脚步一踏,直接落到了拱桥一头,两人相对而行,直到桥心相遇——这是鹊夕桥。

    不过看起来丁一这鹊夕桥,每一只鹊鸟都是以灵力所化,只只栩栩如生,端的是元力浑厚。

    鹊夕桥后,是同心誓。

    这誓,以心头血缔结,在立誓之时,不得有任何一刻的神思偏离,非世间最诚挚之爱,是结不成的。而大部分办了双修大典的,亦不会选择这一环节。

    偏傅灵佩和丁一做了,契结同心,心血相依,在结契而成的那一瞬间两人身边隐隐有百花齐放之景一闪而逝。

    廖兰终于放下呼出的一口气,在同心誓这一道关卡上,拦住了多少看似诚挚的男女,又有多少办双修大典的情人最终因同心誓的失败而天各一方,各自痛恶。

    傅青渊这时,才真正承认了丁一。

    沈清畴负手而立,面上一派清风如许,不见波澜,唯凝结在眼底伸出的恨憾,好似被吹淡了一些。

    玄宇踱到云涤道君身旁,“我本以为,你来此是有些旁的意图。”

    云涤意味不明地朝前方抬了抬下巴,“本来是有的,如今,没了。”若两人不结同心誓,那他起哄也得起哄着让两人结,如失败了就最好不过,可没想到竟是成功了。

    他这一生,很难理解所谓——真挚的感情是什么。

    可也晓得,真挚难寻,便决定,原来那些打算还是撤一撤的好。云涤活了无数年,早已不明白毫无保留地去对待另一个人,是何等心情,可许是这现场的气氛太好,竟让他也萌生了不欲破坏的心理。

    玄宇明白了,笑而不语。

    同心誓结,此誓定后,两人便是真正的同生共死,再无丁点侥幸。心念动间,便相隔万里,亦能找到另一方所在。

    傅灵佩隐隐觉得心脉间,与对方有了一丝联系;丁一笑眯眯地看着她,目光温柔如水。

    “拜!”

    天地有三清,一拜道祖!

    修路明心智,二拜师尊!

    孤身为亲赐,三拜父母!

    “礼成!”

    傅灵佩与丁一并肩而立,相视而笑。

    纵此后前路莽莽,却自有一人相伴,傅灵佩觉得前所未有的踏实,心安定,神安稳。丁一看出她心中所想,紧了紧袖下相连的手,似是安慰,又似是鼓励。

    观礼后,还有一场夜宴。

    修真界自然没有凡俗让女子在闺阁内等的规矩,傅灵佩也执酒迎宾,喝得满面绯红,直让丁一干脆弃了归一派那边的事宜,守在她身旁虎视眈眈,生怕让今日来的那帮子人占了便宜去。

    玄宇碰了一杯,“凌渊,怎这么多年未见,你还如此小气?”

    丁一嗤笑了声,一口饮尽,“换作是你,你能撇下不看着?”

    不过纵云涤玄宇之类来来去去的,他也并未如表现的那般在意,只除了一人——丁一狠狠瞪了一旁身着白衣默默装逼的某人,忿忿道,“沈道友今日观礼,感受如何?”

    沈清畴轻轻牵了牵嘴角,笑而不语。

    丁一差点炸毛跳起,但凡想起过去傅灵佩曾与这姓沈的有那么一段,他便恨不得将他找个地儿毁尸灭迹;玄宇点他,“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丁一转念一想,也是,站到最后的,终究还是他。这下气顺了,趾高气昂地扯着傅灵佩到另外一边敬酒去了。

    “跟小孩似的,真是……”玄宇摇了摇头,笑道。

    云涤眯起眼,“莫被他假象骗了,这人奸猾着呢。”

    “的确,奸猾。”沈清畴整日夜宴上,就说了这么一句。

    楚兰阔今天心情大好,将自己喝了个酩酊,拉着傅灵佩像解禁似的叨叨不停,丁一听得咋舌,“你师尊喝醉了,就这模样?”平日里该闷了多少话在肚子里没说啊。

    傅灵佩也有点呆,“我也第一回见。”

    丁一听得不耐烦,再看夜宴上觥筹交错,不愿再呆,一把扯着傅灵佩觑了个机会瞬移走了。

    是夜。

    新房被丁一改造过,屋顶的黑瓦俱都被他换作了琉璃瓦,在设下阵法后,从里往外看,能看到星辰漫天,夜空澄净。而从外往里,不论是神识还是肉眼,都只能见到一片雾茫茫。

    傅灵佩被顶得一路往前,揪着床头的柱子恨声道,“你便打算这么露天席地地干?”

    大红嫁衣没有被完全剥离,翻卷的裙摆露出两截纤长如玉的腿,如今这腿弯挂在男人遒劲的腰间,一抖一抖地划起了桨。

    丁一只觉销魂处处,平日里对她,他素来是千好万好,唯独在床榻间,他便不肯顺着她了。狠狠往里弄了一记,直到感觉傅灵佩猛地收缩了一下,他才抖着声道,“你不觉得,这星空万里下,方有千般滋味,万般情趣?”

    “说不过你。”

    傅灵佩忿忿道,论享受和钻研,丁一若排第一,无人能排第二。

    便连这床笫之事,也是常推常新,不肯屈就。

    “莫要口是心非,”丁一伸手揉了把,红嫁衣的衬托下,那露出的肌肤更比雪还要白上几分,在两人的对战间,胸前衣襟早已半敞,露出的半截樱果儿湿漉漉晶莹莹,比那万年冰玉果还要诱人。

    丁一不受诱惑地嘬了一口,缠绵半晌,才抬起头来,此时傅灵佩早已被弄得说不出话来,一汩汩的热流濡湿了半面的红锦被。

    丁一低低笑了起来,傅灵佩脸薄,偏他还凑到她耳前,轻轻问:“丢了?”滑落,手一用尽,拉着她翻了个身,直心肝肉啊地哄着她坐到腰间,扶着细腰,让她颠了个舒坦。

    傅灵佩早就被他这层出不穷的把戏给弄得魂丢了一半,还有一半因为不服输,还未离体。直从塌上到了床下,窗前门后,无处不被滚了个遍。

    丁一难得捞到机会,自然是要玩个够本才肯罢手。

    两人这么胡天胡地了近十天,等到出门之时,傅青渊的脸都绿了。

    丁一脸皮厚黑,自当没事样,哄着傅灵佩外出游历。

    此后,纵世事变迁,两人再未分开过。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一章写的很艰难,想了很多个结尾,要不要写到升仙,可后来转念一想,往后的波澜壮阔,又怎会在短短的几行里交代得清楚?

    诸位脑补罢~接下来还有十几章番外,因新文存稿中,番外就不一定日更了~

    驴子也没想到,一时兴起写的文,到现在将近一年多,居然也写了130W字——由此可见,不论想起来多么艰难之事,当你跨出那一步并坚持下去,你会发现,也许,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

    感谢一路陪伴过来的小天使们,是你们的留言给了驴子坚持下去的动力,伴着驴子一路成长至今——作为读者,可能永远无法想象,也许是随便撒出的几字,也能给作者幸福感。

    嗯,我很幸福。

    完本为王~

    下本书再见~

    ━━━━━━━━━━━━━━━━━━━━━

    本书由【Novel瘾君子】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