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2章

作者:地日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兰瑞莎自认刚才那番临终告别,自己的表情,手势,眼神都很到位,至少在她重新完成封印后,再回想起这一幕她不会太遗憾自己哪里没做到位。

    不过如果封印真的完成了,她估计也不会有机会去回想……

    深吸一口气,抬头,头顶的黑泥团已经不再涌动,而是彻底凝固成一个巨大虫茧,虫茧表层凹凸不平,起伏着扭曲狂乱的线条,让人一眼看上去就打从心底感到厌恶。

    兰瑞莎没等多久,一条裂缝就从“虫茧”上出现,伴随着咔咔的开裂声,裂缝迅速扩张蔓延,如一张蜘蛛网包裹在黑泥虫茧的表层。

    最后,所有的咔嚓声戛然而止,无数黑色碎块从茧身上扑簌簌掉落。

    兰瑞莎知道,魔神已经降临了。

    沉重的压力落在她的身上,一股悍然冰冷的气息从正在瓦解的虫茧中心发出,将她笼罩。

    这股气息是如此庞大威严,让人下意识就去敬畏膜拜。

    大概别的生物在她的龙威下也是这种感觉吧。

    兰瑞莎心道,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了,此时就是她再次封印的最好时机。

    古龙一族的禁术。

    兰瑞莎抬起手,细密的黑色鳞片迅速从她手腕向掌心和手背延伸,同时手指拉长弯曲,指甲生长变尖。

    转眼的功夫,刚才还属于人类女子的纤细手掌,就已经化为了一只漆黑的龙爪。

    兰瑞莎单膝跪下,用这只龙爪按在地上,低头念诵那条被视为禁忌的古老咒语。

    随着古龙语从兰瑞莎口中一点一点冒出,那些字符竟然在空气中实体化,变成一个个晃动黑色字符。

    如果光线明亮,就能发现这些这些字符其实不是纯黑的,它们的中心处都泛着红色。

    看得更仔细一点,上面的红色还在流淌——这些符号都是由鲜血构成的!

    郁衎没看清,但是他能捕捉到空气中越来越浓郁的血腥味。

    这种血腥味似乎连把他的眼睛都给染红了。

    他体内法力暴走之势越来越强,甚至在郁衎身周都卷起了一道小小的旋风。

    郁衎一边用力和自己身上古怪的缚身术对抗,一边死死盯着那道半跪在地上的身影。

    他眼也不眨,面沉如水,一声不吭,只是暗暗运转法力。

    本来郁衎还想用监护人的身份,命令兰瑞莎停下。

    但是话还没出口,他就猛然惊醒,明白自己这种命令的可笑——兰瑞莎要是真的会被这么一句话就劝阻,那她也不会封印住郁衎的动作,也不会事先将郁衎所有的反应都计算在内!

    她分明是早就算好了的!

    她早就想好,要牺牲自己的性命重新封印上面那个!

    似乎察觉到兰瑞莎的举动,两人头顶黑茧的剥落速度越来越快,转眼间就只剩下薄薄的一层。

    那些掉落的黑茧碎片,像一场漫天大雪一样,纷纷扬扬,悠悠荡荡地落下,只是这场雪是彻头彻尾的黑雪,而那些沾染上这些黑色“雪花”的植物,无论是生机勃勃的景观树,还是生命力强劲的野草,都瞬间枯萎。

    不仅是植物,郁衎看见公园里的石凳子上落了一瓣“黑血”便一下沙化坍塌,连石块都不曾留下,直接变成了沙子。

    还有人行道两盘的路灯,沾上黑血也立刻腐朽断裂……

    一切在这场黑雪面前,都加速了它们衰败的进程,无论是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的……

    就在这时,那些那些被兰瑞莎吐出的黑色字符却逆行向上,以和黑雪相反的轨迹吸附到天空的那只黑色巨茧上。

    兰瑞莎念咒的速度不算慢,吸附在黑茧上的黑色符咒也越来越多。以至于,不一会儿的功夫,刚才还只剩下薄薄一层露出里面人形的黑茧又重新增厚起来。

    而随着黑茧厚度的增加,刚刚还慢慢浮现的人形又再次被掩盖在层层叠叠的黑色符咒下。

    ——兰瑞莎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一滴滴冷汗从她额头冒出,顺着脸颊滚落,最后汇聚在下巴尖一滴一滴落在地面上。

    地上的草坪基本都已枯萎,就连下方的土地也都风干沙化。

    汗珠一落地,就被干枯的地面迅速吸收。

    兰瑞莎已经面白如纸,偏偏又心跳如擂鼓。

    她现在十分庆幸自己单膝跪地的姿势了,因为这样一来,就算眼前的景象不断晃动,她也不至于直接倒下。

    古龙一族的封印禁术是用龙血为引,龙语为咒,而且封印的对象越强,需要的龙血就越多。

    现在还是因为魔神刚刚出世,兰瑞莎才能一头龙就进行封印,如果是巅峰状态的魔神,她刚一用这个禁术就会被瞬间抽干血液……还一定会失败。

    饶是如此,随着血液的大量流失,兰瑞莎已经产生了失去平衡,出现幻听等等情况,她浑身上下也冷得厉害。

    就算之前在昆仑雪山上都没有这么冷。

    眼前的地面已经不再晃悠了,而是直接黑了下去,连龙族的夜视能力也拯救不了……

    兰瑞莎感觉自己正在坠入一个虚无的深渊,周围是无尽的冰冷和黑暗,而她自己也正在和这片冰冷的黑暗融为一体,身体和灵魂都在慢慢瓦解……

    背后突然贴上一股热源。

    在这么寒冷的情况下,突如其来的热度让兰瑞莎马上睁眼——她这才发觉原来自己不知何时已经闭上了眼。

    而眼下,两只手环抱在她的身前,她的背靠着一个温暖的怀抱。

    郁衎在兰瑞莎耳边缓缓叹了口气:“跟你说了,别做傻事。”

    兰瑞莎冻得嘴唇无法自制地颤抖,意识却逐渐清明起来:

    应该是因为自己使用禁术,导致他身上的缚身魔法无以为继被破了。

    还好……还好只差最后一句禁术就能完成了,就算是郁衎也不能阻……

    “?!”

    兰瑞莎瞪大眼睛,被迫拧着头瞪着面前这张脸。

    冰冷的嘴唇先是一热,最后一句禁术咒语就这么被堵在了喉咙里。随后一股热流就从两人相接的嘴唇中流进兰瑞莎口腔,那腥甜的铁锈味伴随着一股热浪充斥了兰瑞莎的味觉,并且热浪汹涌向下,顺着兰瑞莎的喉咙进入她的身体,又迅速在她几乎快要冻僵的四肢里扩散。

    刚才跳得快蹦出来的心脏忽然就缓和下来,随着身体温度的回升,心跳的速度也慢慢降回正常。

    兰瑞莎下意识就要推开郁衎,完成自己的使命,随即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她这是被郁衎用刚才被她对待的方法反套路回来了?!

    他怎么敢!

    禁术还差最后一步就能完成了,他疯了吗?!

    兰瑞莎发现郁衎何止是用相同的方法对付自己啊,还是升级加强版——刚才郁衎好歹还能说话,现在兰瑞莎连话都说不了了!

    兰瑞莎瞪着近在咫尺依旧每移开的这张脸,双眼冒火,恨不得真的能从眼睛里喷出一口龙火把郁衎烧了。

    头顶上,已经快要恢复初始厚度的黑茧开始再度剥落。

    当郁衎松开兰瑞莎的嘴唇时,另一道声音响起:

    “郁会长当着我的面这么做,不太好吧?”

    兰瑞莎就算死!就算化为虚无也能分出这个声音!

    她眼睛往左边一斜,果然捕捉到王知行的身影。

    在看见他手上把玩的东西时,兰瑞莎突然明白了,自己身体动弹不得不是郁衎的锅,是这家伙!

    那枚在王知行手指间灵活翻转黑色鳞片,不正是她的龙鳞吗?!

    “你……”气急败坏之下,兰瑞莎陡然发现自己能说话了,“你两疯了吗!”

    刚要念出最后那句咒语,王知行用食指在龙鳞上虚虚划了道符咒,兰瑞莎就发现自己又不能说话了!

    “……”

    兰瑞莎疯狂眨眼,恨不能咬死这家伙。

    她想起来自己的龙鳞怎么到这家伙手上的了!

    那一次在王知行的学校里,为了保护他的人身安全,兰瑞莎顺手拔了根自己的头发,而那正是她龙身时的龙鳞!

    她是真的没想到,当初的好意最后竟然会被他拿过来对付自己!

    还有郁衎,郁衎怎么会帮王知行???

    疑惑很快就被解开。

    王知行一出现,郁衎就站起了身,用拇指擦掉自己嘴角的一点鲜血,微微哑声开口:“动手吧,再不动手就不来不及了。”

    说这句话时,他没有再看兰瑞莎,反而抬头看向天空。

    王知行低低一笑,朝这边走来。

    先是在咬牙切齿的兰瑞莎面前站定,冲她一笑,弯腰将那枚龙鳞放到她的脚边,随即站直了身体扭头冲郁衎笑道:“郁会长真是深情,为了她都能牺牲自己。”

    兰瑞莎瞳孔一缩,隐约明白了他两想做什么。

    她再次看向郁衎,后者侧对着她,眉目低垂,表情平静:“这件事总要摆平。”

    王知行点点头:“我赞同郁会长这个观点。”

    “不过……”

    兰瑞莎敏锐捕捉到,郁衎身体一僵。

    王知行拖长了嗓音,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鳞片,这次是金色的。

    兰瑞莎:“……”

    王知行摇头叹息:“不过郁会长怎么就犯了跟她同样的错误啊。”

    郁衎:“……”

    很显然,郁衎也中招了。

    他那枚龙鳞应该是王知行索要的报酬,比如说王知行承诺将自己知道的一切事情告诉郁衎,只要郁衎给一片龙鳞。

    估计郁衎也是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王知行还敢再耍手段。

    这次,双眼喷火的人变成了两个。

    但王知行在这种情况下,依旧能笑容晏晏,不得不说也是他的本事。

    他若无其事地走到郁衎面前,弯腰,直身,像刚才对待兰瑞莎一样将郁衎的龙鳞放到郁衎脚边。

    见到这一幕,兰瑞莎心中忽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放完鳞片,王知行扭头朝她看过来。

    目光闪动,脸上虽笑,眼神却很是复杂。

    兰瑞莎总觉得他会对自己说什么,比如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最后,直到少年闪烁的目光归于平静,他也还是什么也没说。

    王知行只是越过兰瑞莎身边,走到人工湖旁深吸一口气,一跃而下。

    当少年的身影消失在黑沉的湖水中时,兰瑞萨和郁衎同时恢复了行动力。

    郁衎脸上闪过一丝懊恼,大跨两步跟着入水,兰瑞莎却没有动。

    她抬头看向半空中的那只悬浮的巨大黑茧,心里明白郁衎是追不上塞缪尔的。

    他一定筹划很久了,包括兰瑞莎要牺牲自己重新封印魔神,包括告诉郁衎一切并让郁衎来阻止兰瑞莎,包括到最后阴了郁衎一下……

    塞缪尔算计了这一切,怎么可能算漏一着让自己失败。

    想必……

    果不其然,在兰瑞莎沉默地注视下,头顶那枚巨大的黑茧开始不断缩小,与此同时,那些还在四处扩散的黑雪迅速以黑茧为中心倒飞了回来,就像铁屑被吸铁石牵引。

    只是几秒的时间,黑茧和所有回归的黑泥碎片就变成了足球大,拳头大,拇指大……

    最终,伴随着旁边人工湖里猛地一阵白光,头顶那核桃大小的黑点彻底消失。

    “哗!”

    一声水响,郁衎从人工湖里冒出头。

    他走在水里,却像踩着楼梯上楼,一步步走上岸,手上还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少年。

    兰瑞莎这才大吃一惊:难道她猜错了?

    王知行不是代替郁衎完成禁术封印?

    那魔神是如何消失的?

    看出了兰瑞莎的想法,郁衎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他身上的水滴滴答答落在地面上,浑身全湿,眼神复杂:“那个灵魂……”

    他又顿了一下,抿抿嘴,“那个灵魂用自己完成了封印。水底下有个魔法阵,我赶到时,他已经完成了改动……”

    接下来的话,郁衎不用说出口,兰瑞莎已经猜到了。

    她刚才的想法没错,只是没想到塞缪尔竟然还有心留意到王知行这个少年,主动将自己的灵魂和其分开。这样,就算完成封印消耗的也只是塞缪尔的灵魂,却和王知行无关。

    兰瑞莎默然。

    她和郁衎一起扭头看向人工湖。

    一片寂静中,黑沉沉的人工湖在郁衎上岸后已再次恢复平静。

    一阵冰凉的夜风吹过,漆黑的湖面泛起一丝涟漪。

    ……就好像刚才那阵白光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