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章 完结章

作者:半截白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条热搜是许殿发出来的,他几百年不发一条微博,一发就发这么爆炸的。

    而且他发的很简单。

    许殿v啧,一张假证。

    图片。

    图片是一张结婚证书,就是江郁拿出来给初扬看的那张,至于为什么说假的,因为下面红色的章,盖的是海市的,一看就是图出来的。一大群千金小姐先是吓一跳。

    后来一看,得,真的假的,于是各大账号开始转发,这个话题就这么出来了。

    江太子拿着□□到处招摇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呀,太可爱了江少,你是不是想结婚想疯了。”

    “哈哈哈哈图能不能认真点,把红色的印章盖一下?你们在黎城怎么跑去海市结婚?骗我们这群网友吗?”

    “神他妈的到处招摇,我就问问,还去哪里招摇了?拿给多少人看?哈哈哈哈哈”

    “许少爷一定是忍受不了吧,兄弟拿着假证挨家挨户炫耀所以才跑到网上来拆穿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跟你结婚啊江太子,我来啊。”

    “此时得艾特一下星耀传媒,知道你们老板娘结婚了吗?”

    “被迫结婚?哈哈哈哈哈哈”

    “我想问问云绿的阴影面,你知道你老公这么干吗?”

    “哈哈哈哈哈,为什么他能这么理直气壮地拿着假的结婚证到处招摇?是谁给他的底气?是他江太子的身份吗?太他妈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

    云绿点开那图片,安静地看了好久,里园哈哈笑得捧腹,“云绿,你老公是不是用这个跟你暗示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我以前都不知道江太子是这样的人怎么那么搞笑哈哈哈哈。”

    云绿也忍不住有些好笑。

    她分享了这个微博给江郁。

    云绿老公。

    云绿你们图也太不专业了吧?

    很快。

    江郁回复闭嘴。

    江郁到一半就拿出来。

    云绿这会儿大笑,趴在桌子上肩膀直抽抽。里园探头一看,看到聊天记录也跟着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

    “他肯定是想结婚了,云绿,你什么时候嫁给他?”

    桌面有点凉,云绿趴了一会儿不动,唇角勾了勾,她抬眼看了下电脑里的计划表,心想,等这些事情忙完吧。

    里园靠着桌子道,“说真的,江太子真的很好呢,对你真的没话说,啧啧。”

    嗯,是啊。

    很好。

    虽然脾气不太好,但是却是个会疼人的。

    手机滴滴地又响起来。

    云绿看一眼。

    江郁几点能走,我去接你。

    云绿五点半。

    江郁好。

    不一会儿,夕阳落山,江郁来到楼下,打她电话。云绿提着小包,下楼,他咬着烟,把玩着手机,侧脸沐浴在夕阳里,柔化了冷硬的线条,云绿拉开车门坐进去,他收了手机,抬头看她。

    云绿一看到他的眼眸。

    就想起那张的结婚证,她唇角控制不住上扬,江郁眉心拧了下,捏她下巴“有什么好笑的。”

    还有点恼羞成怒。

    云绿抓着他的手,“老公,去哪里吃饭?”

    “去我家吃,今天让柳姨做了你爱吃的。”江郁指尖压一下她嘴唇,伸进去压她舌尖一下。

    云绿脸一下子红了,抵开他的手指。

    她一脸红连眼睛都跟着红,像朵随时被采集的花儿。江郁指尖勾了勾,拖出了少许的水迹。云绿扯过纸巾盒要帮他擦,结果他直接放进嘴里,吮着,另外一只手转动方向盘。

    启动车子。

    云绿“”

    车子刚到别墅门口,云绿刚下车,江悠悠就扑过来,随后搂着云绿的手臂,弯腰对着她哥哈哈大笑。

    “哎哟,结婚证,哥哥你想结婚想疯了吧?哈哈哈哈哈”

    江郁手插口袋里,斜斜看她一眼,冷着脸走进去。江悠悠抱着云绿手臂,一直在笑,跟在身后,三个人进了里面。今晚江戮不在家,吃饭只有他们三个人吃饭,在餐桌上,江悠悠还在笑,江郁垂着眉眼,神情淡淡,只给云绿夹菜。

    江悠悠把碗端过去,示意她也要。

    江郁懒得理她。

    江悠悠的嘴巴立即扁了起来,云绿立即给江悠悠夹菜,江悠悠眼眶红红,“嫂子,你真好。”

    “我哥哥真垃圾,只会图的坏哥哥。”

    江郁狭长的眼眸刷地扫过来。

    江悠悠立即埋头吃饭,云绿推江郁一下,江郁抿着唇,筷子点了下一旁的酱排骨。云绿愣了两秒,很快懂了,夹了一大块排骨放在江悠悠的碗里,江悠悠更感动,呜呜几声“嫂子,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酱排骨的?你好好啊啊啊啊”

    云绿抿唇偷笑“你哥让我夹的。”

    江悠悠眼泪立刻收了回去,埋头继续吃,丸子头风中摇晃。一副冷漠无情的样子,排骨却咬得咯吱响。云绿看一眼江郁,江郁给她又夹了菜,眉宇冷淡,云绿含笑,手在桌子上握住了江郁的手。

    江郁反握住云绿,捏着。

    云绿一抬头,门口走进来两个人,澜姐跟芹姐,两个人像是去买东西,提着一大袋东西。

    云绿冲她们微笑。

    澜姐笑着点头。

    芹姐神情顿了顿,也点了下头,随后绕去柜台那边,整理桌子上的杯子跟酒瓶。

    芹姐身影苗条。

    云绿收回了视线,跟江郁低声聊天。江郁捏着她的手,道“晚上留下来?”

    “我爸今晚不回来。”

    “叔叔出差了?”云绿小声地问。

    “嗯。”

    “上次买了很多衣服放在柜子里,等下带你去看。”

    云绿“嗯。”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吃完饭后,江悠悠抓着云绿的手,拽着去江郁的房间。江郁咬着烟在后面跟着,神情冷淡,但是挺耐心的。进了门,江悠悠就拉开一面衣柜,“蹬蹬蹬——”

    里面全是女人的衣服,裙子,上衣,裤子,连衣裙,鞋子,内衣内裤等等,满满都是。

    “我哥订的,前几天订的。”江悠悠取出一件裙子,在云绿的身上比划,云绿低头看着。

    江郁从身后搂着她的腰,慢条斯理地咬着烟,“很适合你,尺寸刚刚好。”

    云绿嗯了一声。

    “那么今晚留下住?”他揉了揉她吃的有点涨的肚子。

    云绿抓着他的手,不让他乱来。江悠悠站在两个人的面前,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眼里全是留下来,留下来,留下来

    云绿笑了下,“好吧。”

    “欧耶”江悠悠欢喜得要跳起来。

    随后手臂就被江郁一拽,拽了出去,下一秒,江郁拐了下门。

    砰——

    房间的门关上。

    屋里一下子只剩下头顶的灯光,江郁拦腰抱起云绿,“那我们就先运动一下”

    云绿红着脸,伸手抢走他嘴里的烟,江郁的吻就落下来,吻个结实,但是她没想到。

    真的是在棋盘上。

    白子黑子哗啦一声,她仰着脖子,手心紧紧地拽着黑子,身子往后一挪,就被拉了回来。

    “江郁”她眼眶里全是泪水,一阵晕眩,男人的薄唇就过来,贴住,咬住。

    倾洒下月光的桌子上,女人漂亮的指甲掐入了男人的后背,一挪开,就是一个红印子。

    屋外。

    江悠悠耳朵贴在门上。

    又垫脚起来,又贴,这儿贴一下,那儿贴一下,除了听到落子的声音,啥都没听到。

    她有点泄气,撇了下嘴。

    余光一扫,芹姐端着三杯果汁上来,盈盈走过来,看到她一愣,又看向关紧的门。

    “悠悠,怎么在外面?”

    江悠悠笑眯眯地站直身子,“我被踢出来了,我哥哥跟嫂子在里面嗯嗯”

    她歪着脑袋,眨眼,又眨眼,拼命暗示。

    门里。

    台灯落地的声音砰一声。

    芹姐懂了,她捏着托盘的手紧了些。

    听到声音,江悠悠端走果汁,又跑过去耳朵贴着,芹姐站在原地,看着门,看了很久。

    才转身离开。

    房间里。

    云绿被抱到浴室里,放在浴缸里,她头埋在扶手,江郁坐在她身后,搂着她的腰,细细亲吻。

    又一个小时过去。

    云绿穿着黑色睡裙,披着外套,刚在沙发上坐下。就看到江悠悠发来的微信,她问云绿什么时候有空。

    云绿一愣,看了眼中控台边上的男人。他弯腰正在那儿恢复残局,云绿趴在扶手上,道“我去跟悠悠玩?”

    他抬眼,看她一眼,两个人相视一笑,他点头“去吧。”

    随后继续复局。

    桌子还有个白子,上面沾了些什么,修长的手指将它捏起来,查看了一下,随后江郁亲了一下那颗白子。

    云绿回头这一眼,看到了。

    看到那棋子,脸红了下,她赶紧走。

    一开门,江悠悠就坐在对面的沙发,兴奋喊道“嫂子。”

    云绿微笑,走过去,江悠悠挽住她的手,说“我想看一部电影,我哥一直不陪我,你陪我。”

    “好。”

    两个人下楼,恰好碰上芹姐端着咖啡上来,云绿错开身子,让芹姐过。芹姐冲云绿点点头,越过去,鼻息间飘进一股淡淡的香味,是沐浴香,芹姐沉默地上楼,只有脚步略停一下。

    云绿似有所觉,回头看一眼拐角消失的背影。

    随后她拢了拢外套,跟江悠悠去了放映厅。

    看的是恐怖片。

    江悠悠一直抱着云绿的手臂,有时还往她怀里钻,云绿笑着拍着她的后背,她也怕啊。

    偶尔闭眼扫一眼屏幕。

    芹姐来到门口,轻轻敲了一下门。

    屋里男人冷冽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江少,柳姨熬了汤,喝点。”屋里光线有点暗,只能看到月光投在地上,男人的身影拉长。

    她不能进去,只能在这儿喊,视线却落在那桌子上,还有穿着浴袍,露出大半个胸膛的男人身上。

    里面没人应。

    过了一会儿,江郁才走过来,越走近了越能看到他的脖子上指甲痕迹明显。芹姐猛地低下头,只是举了汤给他。江郁一眼都没看她,端走了那托盘,走了两步后,问道“家里有搓衣板吗?”

    芹姐一愣,悄悄抬头,看着男人的背影,“少爷想?”

    “去找一下,我有用。”

    “好的。”芹姐点头。

    门关上。

    芹姐在门口停了下,随后转身下楼,刚到楼下,就碰到柳姨,柳姨唇角含笑“少爷喝吗?”

    “喝,柳姨,家里有搓衣板吗?”

    柳姨一愣,回头看了眼影厅那边,随后忍不住笑道“少爷做错了什么事情?”

    “家里怕是没有,只能让他用键盘代替了。”柳姨似是想到了什么愉快的事情,眼里都带着笑意。

    芹姐愣了愣。

    “少爷这是?”

    柳姨偷笑,“他啊,肯定给云小姐下跪去了,肯定又是惹恼人了。”

    “是吗?”芹姐语气飘忽。

    这时。

    影厅传来了声音,江悠悠人没到,声先到,“啊啊啊,太吓人了,天呐”

    接着拉着云绿出来,还抱着云绿的腰,云绿有些无奈地看着柳姨跟芹姐,柳姨笑着摇头“悠悠你啊,以前就赖着你哥,现在赖着你嫂子”

    “过来喝汤。”柳姨点着餐厅。

    “好的。”江悠悠拉着云绿去喝汤,喝完汤了,江悠悠又缠着澜姐说话,好像是在讨什么人的微信。云绿打个哈欠,上楼,一拐到二楼,就看到芹姐站在江郁的房门口。

    云绿走上前两步,本想开口。

    却见她侧着头,有些沉迷地看着江郁,此时江郁背对着门口,正在打电话

    云绿眯了眯眼,走过去,安静地站在芹姐的身边,语气清淡,“要不要进去看清楚一点?”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芹姐,她刷地转身,就对上云绿漂亮的脸蛋,她愣了下,有一瞬间的慌乱。

    云绿微微一笑,当着她的面走进了房里。

    走了没两步,就看到江郁靠在中控台边,挑眉看着云绿,几秒后,他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打到一楼,他朝云绿招手,云绿走过去,他搂住她的腰,对着那头的柳姨道“芹姐以后不用来家里了”

    柳姨愣了下。

    云绿也愣了下,江郁随手挂了电话,捏了云绿下巴,“刚刚你们讲话我看到了”

    云绿勾唇,垫脚,吻了吻他的唇角,“我还想着怎么弄走她呢。”

    “哎哟?吃醋了?”江郁漫不经心地捏她下巴。

    心里想着。

    卧槽。

    她吃醋了。

    卧槽。

    卧槽。

    云绿含笑“废话。”

    江郁狠狠地抱紧她。

    太爽了。

    她吃醋了。

    几秒后,他在她耳边又放了一个炸弹“我们刚刚好好像没戴套”

    云绿一愣。

    他立即松手,扯住了桌子上的键盘,单膝下跪,“我的错。”

    云绿“”

    你这么自觉,让我怎么发火?

    天呐。

    江郁想用孩子套住云绿的办法失败了,云绿第二个月准时来了月经,江郁窝在沙发里,一直在算,排卵期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

    云绿都假装没看见,接下来的一年多,gy一再地被拉出来黑,各种热搜都有,但是因为云绿事先有准备,所以gy不单能挺过难关,人气越来越高,而就在这一年的三月份。

    云绿的月经不准时了,没来了。

    她腰酸背痛得起身,测了一下,果然双杆,她坐在床边,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云绿起身,走向书房,江郁弯腰正在翻看文件,云绿从身后抱住他的腰,“老公,我们结婚吧?”

    咔嚓——

    江郁嘴里的棒棒糖碎了。

    卧槽?

    我幻听了?

    没睡好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