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章

作者:橙墨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秦萦回上海那天, 余时安到杭州来接。

    “这么多年没见, 变帅了。”秦妈妈终于见到人, 调侃道。

    余时安接过行李放后备厢, 再帮两人开门,“阿姨您也依然漂亮。”

    秦妈妈笑起来,秦萦瞥他一眼。

    嘴真甜。

    “小余,什么时候有空了来家里吃饭。”秦妈妈自从他们在一起后,其实私下里一直跟余妈妈保持联系,她想了想, 说, “改天我们两家人一起见一见。”

    余时安从副驾驶回头,对上秦妈妈温柔的笑。比起十二年前在病房里时的模样, 她似乎开朗了很多了。

    “好。”他点头应下。

    秦萦插不上话,听了半天,心里想的却是余爸爸的反对。她悄悄给余时安眨眼暗示, 没想到这男人明明看到了, 偏偏转过头去无视。

    她没忍住,侧过身避过妈妈,低头给他发短信。

    【秦萦:最近我人在杭州, 余叔叔那儿还没开始下苦功呢!】

    等了会儿都没听到短信的声音, 估计余时安调成静音了。

    秦妈妈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本杂志在看,秦萦迅速凑过去, 使劲戳他的肩膀,让他看手机。

    余时安扭过头, 对着她笑成朵花了。

    她只觉得莫名其妙,笑什么?

    掌心一震,秦萦点开来看。

    【余时安:下什么苦功?比如?】

    她回他:当然是把铁杵磨成针了!

    余时安又不回她了,秦萦恼怒,瞪过去,恨不得直接冲到副驾驶把人给揪下来。趁妈妈不注意,她从包里拿出张纸巾,写完字扔到他身上。

    然后,身旁克制的一声笑。

    秦萦脸红,觑一眼,见到妈妈正看着她和余时安微笑。

    秦妈妈淡定的移开视线,隔着半个驾驶座与余时安四目相对。

    心照不宣的相视而笑。

    这是他们之间默契的不打算告诉秦萦的小秘密。

    此后,秦妈妈嘴边的笑久久没散。

    回到家,秦萦洗漱完,从包里取出存折。这是奶奶留给她的,她本来不想要,但终究是硬不起心来,最后还是拿了。

    盯着存折看了片刻,她把它锁在抽屉里。

    今天余时安晚班,把她和妈妈送到家就去了医院,这会儿她睡不着,玩消消乐。

    玩得正紧张,微信收到康敏的消息。

    【康敏:这周有时间吗?让你见见我家那位。】

    文字消息在手机最顶端一闪而过,秦萦点开微信,却被通讯录的新好友添加震住了。

    她从床上坐起来,没来得及穿鞋,直接跑到门口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开了。然后,她屏息看了好几眼,确定添加好友里备注的六个字自己没看错。

    与余妈妈一模一样的头像,备注里写着“我是时安爸爸。”

    秦萦忙点确认。

    对话框立刻跳出来一条:你已添加了余叔叔,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可她不清楚余爸爸的用意,犹豫半晌都不敢贸然主动聊天。

    又过了会儿,对话框显示对方正在输入,秦萦差点扔了手机。

    【余叔叔:秦萦,有时间来家里吃饭,叔叔给你做蛋炒饭。】

    蛋炒饭是余爸爸唯一会做的,也是他们都知道她喜欢吃的。

    秦萦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回来的路上她还在跟余时安说要再接再厉讨余爸爸的欢心,还在合计怎么把她的计划书改得条条框框再清晰些,结果还没战呢就赢了?

    她赶紧回:好,谢谢余叔叔。

    一来一回,总共就两句话,秦萦却盯着看了很久。直到康敏等不到她的回复,又来敲她,她才回过神。

    【秦萦:亲爱的,我现在有事,回头给你电话。】

    【康敏:哟,认识你五年,第一次听你叫我亲爱的,发生啥好事了?】

    秦萦等不及回她,直接拨通余时安的电话。

    “余时安!”电话一被接起,她就兴奋得不能自己。

    难怪妈妈说她在余时安面前就完全变了个样。

    余时安还在办公室整理资料,听到她激动得变了调的声音问:“怎么了?”

    “余叔叔好像同意我们了。”秦萦甩了拖鞋跳上床,忽然觉得还是不能控制住自己,使劲蹦跶了几下,“他要给我做蛋炒饭!”

    他心知肚明,笑起来,“做得肯定没我好吃。”

    “胡说,余叔叔亲自下厨,起跑线上就赢了你。”她立即反驳。

    “本来我在咱们家的地位就够低了,没想到在你心里我连我爸都比不过了。”

    余时安哀怨的声音,心里却是开心的,他的姑娘对爸爸并无芥蒂。

    “诶,余叔叔为什么会答应?我不在上海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你怎么做到的?”秦萦以为是他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他否认,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撒谎,“我早就说过我爸十二年前就很喜欢你,十二年后一定不会真的排斥我们在一起。何况,我的姑娘这么好,谁能真的狠下心拒绝?”

    秦萦最后跳了两下,盘腿坐在床中央,沉默一瞬,一本正经说:“时安,我很感激余叔叔最后选择支持我们。人生太长也太短,他没有让我们把时间浪费在漫长的抗战里。”

    而是成全他们的心,令他们在未知的生命里得到所有的祝福,然后相依相伴。

    余时安心头弥漫起难以名状的情绪,有激动、有喜悦、有感动,更多的是欣慰。

    谢谢她的妈妈,谢谢自己的爸爸。

    直到此刻,他才更深刻的明白两位长辈的用意,也理解了秦妈妈要他瞒着秦萦,她找过爸爸这件事的原因。

    最后,余时安只是笑:“所以,祝我们幸福。”

    “祝我们幸福。”秦萦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用力点头。

    六月底,秦萦在孟氏上班的最后一天,下班,她去医院接余时安。

    中午她在跟部门同事们聚餐,结果接到他的电话,说他没开车去医院,下班回不去了。

    真是的,一个大老爷们还这么粘她!

    可她就是欢喜得不得了。

    开车到医院,秦萦直奔麻醉科。近来无比熟悉的一条路,她反复走过很多次,连几个科室固定的小护士都眼熟了。

    到了麻醉科,她敲门。

    “请进。”很温柔的,含着笑的声音。

    似曾相识的情景,秦萦动作微顿,仍旧拧开门。

    果然,坐在余时安位置上的是穿着白大褂的曲苑,一如那一次。

    “来了?”曲苑起身说,“还是来拷资料的,不过这次我就不偷偷夹带东西出去了。”

    玩笑意味很浓的话,秦萦笑了,“巧了,这次我本来就没有准备什么东西。”

    “余时安呢?”她又问,“查房去了?”

    他没给她发消息说进手术室,大概是查房去了。

    曲苑低头整理桌上散落的资料,顺手发了个短信才答:“嗯,特需病房查房去了,特需病房的VIP大爷们。”

    秦萦“哦”一声,给自己倒水喝。

    曲苑刚抱上资料,桌上的手机响个不停,她接起来。

    “时安被特需病房的病人打了?”她赶紧把资料重新放回桌上。

    秦萦一听急了,走过去,却没贸然插嘴,只凝神听曲苑继续讲电话。

    原本总是笑得柔柔的人神情格外凝重,眉头锁得紧紧的,连眼神都凌厉起来。

    “好,我知道了。”她挂断电话。

    “怎么回事?”秦萦脱口就问。

    曲苑:“你别急,我现在上去。”

    “我跟你一起去。”她拎起包先一步开门。

    曲苑跟在她后面,边走边安慰她,“保安已经上楼了,也有其他医生护士在,不会有大问题。”

    下电梯,穿过长廊,再上电梯,秦萦在电梯里盯着跳闪向上的数字,第一次觉得为什么特需病房要在住院部的最高层。

    红色的数字闪了两下,电梯停在十楼。门一开,进来几个拎着保温盒的家属,还有个被护士搀扶着的病号。伤了脚的病号,走路特别慢,护士轻声细语的提醒他注意看脚下,而电梯门已经开了很久。

    秦萦心头笼罩着一层焦灼,焦虑不安的,又不能让人快些,只能自己干着急得咬嘴唇。

    电梯停停走走,只剩下她和曲苑,终于,在顶楼停了。

    电梯门打开的速度很慢,仿佛是《疯狂动物城》里的树獭似的,恨不得用手去掰开。

    秦萦几乎贴着门站,刚冲出一步,脚步狠狠的顿住。差点来不及刹车,撞到与她面对面站在电梯外的男人怀里。

    她愣住。

    电梯门全部打开,正对着电梯的是这一层的大厅。

    此刻,即使不是黑夜,厅里的灯都开着,很亮很暖。

    而她面前的男人眉目清朗,朝她笑得更暖。

    秦萦反应过来,用力锤余时安一拳,“余时安,你干嘛!”不知道她快吓死了吗?

    他受了这拳,刻意装作被打得退了好几步,他身后的傅瑾璇和许润都笑了。

    “秦萦,来,我牵你出来。”他伸出手,等她把手放上来。

    秦萦环顾四周,亮堂的大厅里人不多,几个人恰恰她都认识。

    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她粗暴的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掌心。

    下一秒,手被牢牢牵住。

    曲苑也跟着出来,与许润站在一起。

    “戏演完了,我觉得我是外科界里最会演戏的医生。”她自我调侃。

    许润却看她,这一眼里包含了太多东西,曲苑看懂了。

    他说:“他们不容易。”

    “是不容易。”曲苑答。

    “你也很好。”

    “当然。”

    许润笑,看向并肩走在一起的两个人,问:“难过吗?”

    曲苑想了想,点头:“挺难过的,羡慕但不嫉妒。”

    “许润,我结婚的时候,你送的红包得比包给他们的大。”她忽然话题一转,“也不枉费我演了这么场大戏。”

    许润揽住她,很紧,“好。”

    余时安牵着秦萦走到落地窗前,站定。

    秦萦的手仍被他握着,她看向面前的男人。他穿着白大褂,里面是件白色的衬衫,很精神,也很帅。

    他指着病房的方向说:“十二年前,我在这里遇到一个女孩,她长得很可爱,穿着粉色的公主裙,趴在外婆的床前唱歌。我觉得她的歌声比我听过的任何一个歌手唱的都好听。”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余奶奶转进双人间病房的时候,秦家人都在。

    “她很爱哭,总躲在安全通道里一个人哭个不停,我觉得她真是世界上最爱哭的姑娘。可我也想抱抱她,让她别哭了,别哭坏了嗓子,她唱歌多好听啊。”

    秦萦鼻子发酸,看着他衬衫的第二颗纽扣,他温润的声音还在继续着。

    “十二年后,我在这里跟这个女孩重逢。她长大了,越来越漂亮,我一眼就认出了她,但她假装不认识我。”

    余时安捏了捏她的手心:“我成了她的麻醉医生,第一次用职务之便,悄悄照顾着她。”

    围观群众傅瑾璇又笑了,明明很感动的场景,她就是忍不住发笑,后知后觉才想起来要拿出手机拍视频,事后她得向没能参与现场的康敏和孟钦炫耀。

    余时安忽然松开秦萦,指着自己身上的白大褂,“后来,我跟她表白了。我告诉她我很喜欢她,我以身上的白大褂起誓,一生一世只爱她一个人,让她的名字一辈子都留在我的户口本。”

    “所以,今天,我想在我们初遇和重逢的地方,穿上白大褂向她求婚。”

    秦萦眼眶泛热,鼻涕比眼泪先落下,很丑。

    余时安笑起来,如春日暖阳,“秦萦,我想送你三件礼物。”

    说完,他转身示意躲了很久小男孩出来。

    穿着小衬衫的小男孩跑出来,手里捧了束玫瑰。六七岁的年纪,因为个子不高,他踮起脚尖,把花往秦萦面前递,“姐姐,谢谢你善解……善解……”

    他卡壳了,一时间记不清事先背好的台词,挠头想了半天,才断断续续说:“善解人意让医生哥哥安心上班。医生哥哥要帮我们治病,不能天天跟你在一起,妈妈说医生哥哥治好我的病,我要谢谢他。但医生哥哥说,最谢谢的是他的家属。”

    秦萦弯下腰,接过粉色包装的玫瑰,她揉了揉小男孩的脑袋,轻声道谢。然后,才去看怀里的花。

    粉色的玫瑰花,一共十一支,全部都是手工彩纸折叠的,与当初余时安送给她的手工百合如出一辙。

    她猜到这是他说过送他百合花的小病人。

    完成任务,萌萌的小男孩乖巧的退到一边。

    “秦萦,永不凋谢的玫瑰,送给你。”余时安唇角微弯,眸子里好似凝结着光,“谢谢你支持我的工作,理解我不能随叫随到,也不能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放下一切陪在你身边。”

    他有看不完的病人,打不完的麻醉针,他不能放下手术,不管不顾去陪着她,反倒让她一次次等他。

    秦萦摇头,眼泪水落在花上,她立刻去擦。

    余时安从口袋里取出一支钢笔:“第二件礼物,是奶奶给你刻的钢笔。”

    黑色的钢笔,笔帽刻着梅花形状的“QY”。

    奶奶刻好之后,一直由他保管着。那会儿,他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能把笔交到小姑娘手上,但他就这么收藏了十多年,终于等来了他的姑娘。

    秦萦一手捧着花,一只手去拿钢笔,没好气的,“明日复明日的拖了这么久才给我,你可真是个预谋家!”

    “能不预谋吗?没有钢笔拖着你,哪有这个机会缠着你不放?”

    她破涕为笑,用力捏着钢笔。

    余时安目光温柔,藏着说不清的深情,“钢笔上是奶奶刻的‘QY’,真巧,是你名字的缩写,也是我们的姓氏首字母。秦萦,你看,我们注定要在一起。”

    大厅里的人越来越多,有病人、有路过的病人家属,也有来查房的医生护士,全都看着他们。

    “我相信这是奶奶对我们的祝福。”他说,“奶奶知道了同样会很高兴。”

    “那当然,余奶奶最喜欢我了。”秦萦边流眼泪边答。

    眼泪越涌越多,她索性把花给边上的傅瑾璇抱着,却对余时安吐槽,“都怪你,感觉最近这段时间把我后半生的眼泪都给流完了。”

    许润被她的话逗笑了,周围的围观群众也都笑了。

    余时安笑着给她擦眼泪:“不好吗?后半生你就负责笑,咱再也不哭了啊。”

    秦萦心头软得一塌糊涂,再也说不出话来。

    余时安收回手,最后,单膝跪地,“秦萦,最后一件。”

    他拿出四四方方的小盒子,在她面前打开。

    素雅的戒指,很简单的钻石花纹,在大厅的灯光下,闪闪发光。

    “愿意嫁给我吗?秦萦。”他问。

    没有华丽的辞藻,就只有一句话。

    周围默契的提前响起掌声,夹杂着几声口哨声。然而,谁都没去提醒在医院这个地方,不该这样喧闹和吹口哨。

    余时安仰头,而秦萦低头。

    两人的视线紧紧纠缠在一起,她的眼泪落在他的脸上,一滴,两滴……

    他没去擦,她也没去管。

    天地很大,心却很小。

    秦萦眼里只剩下面前这个虔诚的男人。

    她看到他漆黑的眸子都是缱绻深情,看到他唇边温和的、每每让她安心的微笑。

    他们认识十二年,十二年的时光,他们从不曾遗忘彼此。

    他为她改变人生志愿,为她放弃原则,迁就她的胆小,体贴她的敏感。

    她为他放下坚持,为他打开缠绕的心结,支持他的事业,包容他的家庭。

    这一路上,其实余时安一直都在。

    秦萦毫不犹豫的伸手。

    “要是不愿意你打算怎么收场?”她反问。

    余时安取出戒指,仍旧维持着原先的姿势,小心套上秦萦的手指,“粘着你到愿意为止。”

    精致的戒指,无比契合的卡在手指间,特别好看。

    他握着她戴戒指的手,还没起来,她已经扑过去,紧紧搂着他的脖子。

    眼泪水都擦在他的衬衫领子上。

    “我们注定在一起,我哪里会不愿意?”秦萦在余时安耳边说。

    因为她是他的“星辰日月,不及她永恒”。

    因为他是她的“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所以,他们注定在一起。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这就是余医生和秦姑娘的故事,有些舍不得,但他们的幸福生活不会就此停止。

    谢谢大家陪着我一起看余医生和秦姑娘的成长,爱你们,么么哒~

    PS:余医生说,他会带着秦姑娘常去《当爱来敲门》串串门,等你们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