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6章 番外二

作者:画盏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抵感应到美人妈妈怀自己的时候受了很多苦, 蒋小狗在后期并没有折腾。

    痛肯定是痛的, 生产过程总的来说还算顺利。

    蒋时延在手术室陪产, 见唐漾小脸拧成一团, 他毫不客气地把蒋小狗爸妈连带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唐漾呻痛一声,他又忙不迭低声去哄,手忙脚乱给她擦额角的细汗。

    医生护士从业这么多年, 第一次见准爸爸自己骂自己还骂得这么利索。

    等手术结束了, 他们在办公室笑得不行,同时也感叹:“蒋总和唐行不像商业联姻啊……联姻能联成这样?不过蒋总那张脸真的好看,那纠着心肝的小眼神……”

    “大家看到的事实被推翻两次往往就是真相。”另一个医生想起前两天看到的新闻——汇商涉案高层周自省罄竹难书、受贿近四亿, 然后是周自省受贿款项尽数用于慈善项目,再然后, 是周自省很早之前便匿名为相关机构提供过线索, 功过相抵。

    如果同样的定律放到唐漾和蒋时延身上, 推翻一次是“两人相爱”,再推翻一次, 便是两人爱了很多很多年。

    医生看蒋时延牵蒋太太时,蒋总手总忍不住摸两下太太的手。

    医生摇摇头,真是……几岁啊。

    ————

    蒋时延对蒋小狗本就不太友好,尤其知道是臭屁孩不是小公主后,他甚至抱都不想抱。

    几位长辈围在单间病房,目光齐齐望向蒋时延。

    蒋时延略不耐烦:“你们抱就行,反正他还小, 假装我抱过好了。”

    蒋妈妈怎么劝他都不听,他得专心给漾漾兑蛋□□。

    蒋时延冲好热水把杯子端到唐漾身边,唐漾没接也没张嘴,轻描淡写的眼神落在蒋时延身上……

    蒋时延和唐漾对视三秒,尤为无奈地把杯子放到一旁,伸手去接蒋妈妈怀里的小东西。

    除却刚出生时哭了一阵,蒋小狗其他时候都很安静,困了就睡,没困就用尚未张开的眼睛好奇地打量周围的大人,乖巧的模样受尽宠爱。

    蒋时延没什么抱孩子的经验,小心翼翼刚接过来,方才在奶奶怀里还吐泡泡的小不点倏一下大声“哇哇”。

    蒋妈妈急忙纠正:“你得让他贴着你,他太小,脊椎没发育好立不稳。”

    “好丑。”蒋时延抻长脖子,嫌弃到不敢看蒋小狗的脸。

    唐漾一巴掌打在蒋时延腿上,蒋时延“啊呀”一声,在蒋妈妈指点下换了正确姿势,结果,蒋小狗哭得更凶了!

    蒋时延是个不接受威胁的人,蒋小狗“哇哇”哭,他也跟着“哇哇”叫!

    蒋小狗声音大,蒋时延声音更大。

    父子俩拉锯般较劲十分钟,蒋小狗软绵绵打个哈欠,蓦地收了声。

    “这浑小子!”蒋时延忿忿拍一下蒋小狗屁股,力道不重。

    蒋小狗“哇哇”又哭。

    长辈们指责蒋时延,蒋时延又赶紧揉揉蒋小狗屁股,蒋小狗脑袋搭在蒋时延宽阔的肩上,所有人都批评蒋时延的时候,他睁开小眼睛望美人妈妈,然后轻轻扯了一下唇,露出一个疑似笑容的神情?

    这么小就会欺负爸爸了,真是……可爱得紧。

    唐漾噗嗤一声。

    蒋时延恰好特别委屈地看向漾漾。

    ————

    虽然蒋小狗出生时,蒋时延是最嫌弃的,但之后,蒋时延却是照顾蒋小狗最多的。

    蒋时延害怕蒋小狗哭会打扰漾漾睡觉,练就了儿子“嗷”一下立即翻身爬起来的技能;漾漾上班本来就辛苦,蒋小狗提前断奶那段时间,蒋时延每天早上六点钟起来把蛋羹和米羹打成糊状喂给蒋小狗,然后再给漾漾做需要丰盛的早饭。

    唐漾化妆收拾好自己,蒋时延差不多做好,饭后,蒋时延送唐漾去上班,他偶尔把蒋小狗送去早教班,偶尔送去蒋妈妈那,偶尔带到一休顶楼。

    蒋时延和唐漾都是皮相极好的人,蒋小狗继承了父母的优点,眼睛长开后,唇红眼睛亮,像极了年画里粉雕玉琢的白娃娃。

    员工们开玩笑说:“抱走可以吗?”

    蒋时延分外开心:“是不还回来的那种吗?”

    “……”员工们瑟瑟发抖,助理悄悄拨通唐漾电话告状,唐漾哭笑不得。

    很快到了蒋小狗满岁,蒋妈妈在悠然居摆了几桌。

    尽管来的都是亲朋好友,“蒋惟唐”这个名字仍是不可避免地上了热搜——蒋妈妈给孙子送了一个游乐场,陈强履行当初的承诺,给蒋小狗渡了百分之三十的原始股份,还有一大群把小狗宝贝得不行的叔叔阿姨出手大方。

    网友们直呼“霸总初期”“人生赢家”。

    唐漾刷着评论区一堆“妈妈粉”“老婆粉”的表白,乐不可支地对秦月道:“你和你家小朋友要再不在一起,我儿子可能要先找儿媳了。”

    “那也要小孩上道啊,”秦月也气愤,“老娘这姿色,就算是块石头都能把它捂得面红耳赤,可小孩是什么?”秦月用筷子重重敲碗沿,“陨!石!”

    其他人纷纷看过来,唐漾连忙打哈哈帮秦月做掩护。

    忙碌一天。

    晚上,唐漾给蒋时延说起这事,很纳闷:“时靳都能去机场接秦月的机了,难道还不是喜欢?”

    两人都洗了澡,香波味道缠在一起。

    唐漾窝在蒋时延怀里细声细气:“还有上次,秦月病得迷迷糊糊,号码拨到时靳那里,时靳宿舍都关门了还翻墙去找秦月,这能不是喜欢?”

    自家小姑娘什么时候操起了做媒的心?

    蒋时延长指勾起她耳旁垂落的碎发,嗓音低道:“每个人对喜欢的理解不一样,喜欢的层级也不一样,”他耐心解释,“可能在时靳心里,喜欢有一百个层级,六十分以上他可以说出口,然后他对秦月的喜欢刚好卡在五十九。”

    唐漾两手抱着他修长的小指:“那你对我的喜欢是什么时候达到的表达层级?”

    “一定要分表达层级吗?”蒋时延问。

    唐漾点头。

    蒋时延认真想了想,没回答,唐漾当他没想过这个问题,也不追究。

    蒋小狗被蒋妈妈接走了,两人难得腻腻歪歪过了个二人世界。

    后来,夜幕将云霓染成灰黑的暗色,虫鸣和灯火散落在草丛,窗帘留了一丝缝隙。

    蒋时延又抱唐漾去洗了个澡,再回到床上时,唐漾眼睛眯得只剩一条缝隙,蒋时延把小姑娘朝自己怀里搂了搂,觉得不够亲近,他又带着小姑娘的手环到自己腰上。

    “如果真的要分层级,那每个层级都有你。”他说。

    由浅入深,悄然无声。

    唐漾哼了两个柔软的音节,蒋时延脑海里浮出她着西装套裙站在汇商顶楼的模样,她赤脚站在毛毯山抱蒋小狗哄睡小孩的模样,还有校服、学士服、和婚纱。

    蒋时延低头吻了吻他发顶,“不过你也得背锅,”夫妻共同承担的原则蒋时延摸得很清楚,他嗓音低缓温柔地,“我现在偶尔都会想起高一开学第一天,大家都在互相介绍,我进教室把书包带子勾在了门锁上,你抬头看我,我一下就看到你了,你那糊一嘴的奶油唷啧啧……”

    【总有玫瑰生在骑士心口,鲜衣怒马,策前程远大。】

    【他们共享昼夜、厨房、雾霭、流岚,认真而坚定地做很多事,尤为相爱。】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