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5章

作者:请叫我山大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春节一过,各行各业的人都纷纷离家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娱乐圈也是如此。

    向清微的眼睛一养好,行程就忙碌起来。

    开年向清微就给各大娱乐媒体送上大礼。

    陶允儿拿下张志彰导演新戏女配角色,将会和“死对头”乔曦雨出现在同一部电影里,最让人期待的是,两人在电影里还将会有对手戏。

    这也给张志彰导演的新戏带来了极大的关注度。

    陶允儿参加某时尚盛典的时候,就被记者提问关于她和乔曦雨现在的关系。

    “你和乔曦雨都将会在张志彰导演的新戏里出演,时隔多年再度合作,请问你是什么感觉?”

    陶允儿并不避讳回答有关于乔曦雨的问题,云淡风轻的一笑后说道:“我很期待。”她又抿唇笑:“其实我更期待能够和嘉奕演对手戏,大家都知道我们是好朋友嘛,但是我们都还没有合作过,我很期待这次合作。”

    “听说你在这部电影里会和乔曦雨将会有对手戏,你会有压力吗?”

    陶允儿眨了眨眼说道:“有压力的人应该不会是我吧。”说完又俏皮一笑:“跟你们开玩笑啦,我会好好演好我自己的角色,这个机会对于我来说得来不易,我会好好珍惜,尽全力去完成它,不辜负自己,也不辜负那些一直在支持我的人。”

    “传闻你和乔曦雨不合……”

    “不好意思,允儿还有别的行程,今天的采访就到这儿了……”小董说着护着陶允儿离开。

    “允儿现在成熟了,回应媒体采访尺度都能把握的那么好了。是不是你又给她上课了?”薇薇安说道。

    艺人不给她们惹麻烦,她们的工作就要好做很多,而且陶允儿这个采访的回应里玩笑的态度和语气尺度都把握的刚刚好,既给了新闻点,又不会让人抓到把柄,她们宣传一波,甚至还能争取到不少路人好感。

    向清微轻描淡写的说:“她在这上头吃过那么多亏,再不长进,也该退圈了。”

    陶允儿沉寂那几年,因为采访被人诟病的黑历史也是不计其数,包括之前采访每次只要一提到乔曦雨,她就必定变脸,甚至还有翻白眼这样的镜头,直到现在那些截图还会被拿出来被网友津津乐道。

    向清微当然也给陶允儿上了不少课,在面对媒体之前就已经模拟了无数个媒体可能会问到的刁钻问题,确保陶允儿不会因为自己的“真性情”说错话被抓住话柄被嘲。

    现在是她的关键时期,向清微不允许出什么差错。

    陶允儿也信誓旦旦再三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再让以前的黑历史重演。

    事实上,她现在资源各方面都已经隐隐压了乔曦雨一头,再加上年底的杂志封面她稳稳盖过乔曦雨,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现在反而没有那么大的怨气了。

    薇薇安就抓住这一点,把过去陶允儿的黑历史和现在的大方应对作对比,强调陶允儿的“成长”,又成功做了一波正面营销。

    凌嘉奕作为《潜龙》的男主角,是最早进组的。

    年后回到c市就开始试妆造,拍定妆照,剧组的研讨会开了一个又一个,把这个人物掰开了揉碎了,凌嘉奕自己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一有空闲时间就是研究剧本,背台词,有任何疑惑,就给导演和编剧打电话,为了把剧本和人物吃透,剧本都被翻烂了。

    短短不到半个月,凌嘉奕为了更贴近原著角色病弱公子的形象,硬生生又瘦了五斤,被向清微好不容易养起来的一点肉和血色都随着体重一起减了下去,穿上古装的时候,束腰一束,腰简直比女生的腰还要细。

    张志彰导演对凌嘉奕的状态以及开机前做的准备工作都很满意。

    《潜龙》正式开机,凌嘉奕进组拍的第一场戏就是外景,剧组专门到北方有名的雪城取景。

    冰天雪地里,穿着单薄衣裳的青年在大门台阶下没过脚跟的雪地里跪着,他背脊挺得直直的,肩头上已经落了厚厚的雪,嘴唇都被冻到发白,风夹着雪无情的拍打着他摇摇欲坠的身躯,额前两缕散落下来的长发在寒风中狼狈的飘荡,他半垂着眸,连睫毛上都染上白色,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仿佛已经在风雪中凝固成了雕像——

    蓦地,那道单薄的身躯终于轰然倒地,悄无声息的淹没在雪地中。

    画面仿佛静止,只有风雪仍在无情的吹拂。

    静寂中。

    紧闭的红色大门缓缓打开。

    ……

    “ok!这条过了!”

    监控器后面的张志彰导演一发话,鼓风机立刻停了下来。

    小冬第一时间抱着羽绒服冲上去把凌嘉奕裹住,把他从雪地里搀起来。

    凌嘉奕已经冻麻了,脸也冻僵了,膝盖也没了知觉。

    向清微把热水袋塞进他怀里,让他抱住。

    副导演也过来关心:“嘉奕没事吧?”

    这个镜头拍了有小半个小时,他们穿着厚羽绒服都有点扛不住,更别说凌嘉奕就穿了一层衣服,结结实实的跪在雪地里,还有鼓风机一直对着吹。

    凌嘉奕勉强摇了摇头,被小冬扶到取暖器边上的休息椅上。

    向清微揭开保温杯的盖子递过来:“喝点热水。”

    凌嘉奕的手僵的握不住杯子,向清微只能稍微吹凉了然后送到他嘴边:“小口喝。”

    凌嘉奕掀起湿漉的睫毛看着她,然后小口小口的喝了几口热水,僵化的身体渐渐回暖。

    向清微喂他喝了水,把保温杯盖上盖子递给小梅,就去找了张志彰导演。

    张导正在看回放,看到向清微过来,和她打了声招呼。

    “张导,嘉奕表现怎么样?”

    张导的眼睛没有离开监视器,点头说道:“很好,已经找到角色的感觉了,看来是没少做功课。”

    向清微笑了一下。

    张导突然转头看了她一眼,笑着问:“对了,你和行止怎么样了?”

    向清微一怔。

    向清微眼睛好了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欠方行止的那顿饭给请了,还回赠了方行止一份新年礼物。

    方行止送她的新年礼物,她拆了以后发现居然是她第一次去他家参加中秋晚宴的时候戴的首饰。

    方行止说很适合她,而且他不喜欢把别人戴过的首饰再转赠她人,而他自己也没有收藏珠宝的爱好。

    向清微只能收下,仔细挑了一款造型别致的手表作为回礼。

    价格上自然远远不及,但方行止收到后称很喜欢,称让她破费了不好意思,决定请她吃饭。

    向清微在电话里忍不住笑,反正方行止总能找到理由和她吃饭。

    向清微买的那支手表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价格已经称得上昂贵,但和方行止的身价并不大符合,特别是那支手表“别致”的造型也和方行止的形象气质并不搭,向清微见他常戴的那支,价格是她买的那支手表价格的十倍不止,只不过是送个心意,也没想过方行止会戴。

    没想到几日后她在微博上无意间刷到有关方行止的微博,照片里他就戴着她送他的那支手表。

    手腕上的手表上大大的黄色笑脸表情,搭配他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搭配出了一种意外的反差效果。

    评论里纷纷表示被方行止的反差萌萌到。

    【这是什么反差萌?!黑西装搭卡通手表?大佬有点可爱。】

    【这表不会是向姐送的吧?肯定是喜欢的人送的,方总才会戴出来。】

    【刚查了一下,这表居然五万多,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方总上次跟向姐被拍戴的表也就一套房子吧,这次居然戴支卡通表,肯定是意义特殊的人送的,向姐无疑了。】

    只是这些照片没有在网上存在太久,就被删的干干净净了。

    偷拍到这组照片的小媒体也收到了律师函警告。

    但向清微还是专门为了这组照片给方行止打了个电话道歉,并且承诺请他吃饭赔罪。

    方行止说:“你这样,我会开始期待下次被拍了。”

    向清微在剧组待了一个星期,就不得不回到公司。

    薇薇安打电话过来说宣传的款财务那边扣着不批。

    向清微亲自打电话给财务的孙经理,孙经理在电话那头很为难的告诉她,傅晏柏取消了她之前的财务特权,以后所有的款项都要走公司正常流程。

    向清微给文秘书打电话,文秘书电话里的语气也有些为难。

    向清微也不愿意为难文秘书,亲自去了趟公司。

    傅晏柏在办公室见了她。

    在她在办公室外等了半个小时以后。

    文秘书从傅晏柏办公室出来后,神情如常的对她说:“小向,傅总有个重要电话,让你先等一会儿。”

    向清微愣了一下。

    这是她第一次来找傅晏柏,需要在外面等。

    她很快整理好自己的表情,微笑着说:“嗯,好。”

    “我给你倒杯咖啡,你坐一会儿吧。”文秘书说着就去茶水间倒咖啡了。

    向清微在外面一等就是半个小时。

    最后还是文秘书主动敲门进傅晏柏办公室询问。

    “小向,进去吧。”文秘书从办公室出来后说道。

    向清微对文秘书笑了笑,然后起身敲门进去。

    傅晏柏坐在办公桌后看一份文件,看到向清微进来,也只是冷淡的投过来一眼,示意她先坐之后,就继续低头看文件。

    向清微在沙发上坐下。

    看着这偌大冷清的办公室,还有办公桌后面无表情低头看文件的傅晏柏。

    忽然明白,原来长久以来,她一直都拥有某种特权。

    这特权让她享受了很多公司普通经纪人享受不到的待遇。

    而这特权,是傅晏柏赋予她的。

    他能够赋予她,也能够随时收回。

    想明白这一层后,向清微突然清醒了,她坐在这里,不就是想让傅晏柏重新赋予她特权吗?她这样想着,心底已经一片清明,忽然起身,径直往外走去。

    傅晏柏突然抬起头来,问她:“你去哪儿?不是有事找我吗?”

    向清微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面对他,坦然说道:“我没事了,傅总。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您继续看文件,我不耽误您的时间,先走了。”她说完,微微点头致意,然后拉开办公室的门往外走去。

    傅晏柏脸色微变,看着办公室的门开了又关,手指无意识抓紧了手里的钢笔。

    文秘书看到向清微出来,有些意外。

    向清微迎面冲他扬唇一笑:“文秘书,我先走了。”

    文秘书点了点头,看着向清微离开的背影,心里微微诧异,向清微才进去不到五分钟,状态却与进去之前截然不同,难道傅总那么轻易就又妥协了?

    向清微坐在车里给薇薇安打了个电话,通知她以后所有款项申请都正常走公司流程。

    薇薇安震惊的问道:“你和傅总终于闹掰了?”

    向清微淡定的说:“是终于整理好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以后我和傅晏柏就是单纯的公司上下级关系。”

    薇薇安沉默半晌,说知道了。

    向清微挂了电话,坐在车里,深深地长出一口气,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一转眼,三个月过去了。

    《潜龙》拍摄过半。

    程洲进组半个月。

    陶允儿和乔曦雨也一前一后进组。

    这三个月的时间里,凌嘉奕为了更好的沉浸在角色的氛围里,拒绝了所有的商业活动。

    向清微为他扛住了所有的压力,财务那边传出消息后,公司上下都知道傅晏柏现在已经收回了对向清微的“特权”。

    其中不乏有落井下石的人开始清算之前的“账”,向清微为此也很是焦头烂额。

    她不得不承认,彻底放弃掉傅晏柏这座靠山后,她在华影的确没有以前那种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的感觉了,总有一种无形的阻力在她面前,让她感受到了不少压力。

    而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向清微频频被拍,和方行止吃饭被拍,和周越河出席同一个活动在一起说了几句话被拍,在片场给凌嘉奕整理头发被拍,方行止来探班被拍,从宁扬家出来又被拍,每次照片出来,都能被热议。

    而傅晏柏这段时间也重新开始高调的出现在各个公众场合,身边的女伴换了一个又一个。

    朱贸还挺为傅晏柏高兴了,觉得他终于放下向清微了,特地叫了几个好友一起约上傅晏柏喝酒庆祝。

    当晚傅晏柏喝得烂醉。

    抱着朱贸喊了一晚上向清微的名字。

    真正让向清微下定决心脱离华影的,是不久后的一次圈内聚会。

    文秘书通知她参加,告知当晚会有圈内不少大佬参加,她可以借这个场合,搭上不少线。

    向清微当晚盛装出席,结果傅晏柏也出席了。

    只不过向清微当晚是一人出席,而傅晏柏则携女伴出席,巧的是,这位女伴她还认识,是曾经在方行止奶奶的寿宴上见过的那个对她充满敌意的女孩子唐语诗

    她穿着一条修身吊带红裙,身姿曼妙,二十出头的年纪,鲜嫩的像是一朵在清晨盛开的玫瑰花,亲密的挽着傅晏柏的胳膊,像只快活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对傅晏柏说着什么,她依偎的姿态和眼神都明显流露出她对傅晏柏的爱意。

    向清微本来没有认出她,反倒是她先认出了向清微,而且对向清微“假装”不认识她的虚伪十分厌恶,或者说,她本身就十分讨厌向清微。

    “行止哥哥呢?他没跟你一起来?哦,不过你绯闻那么多,行止哥哥应该只是其中的一个吧?”唐语诗挽着傅晏柏的手臂,说着还装模作样的左右看了看,然后故作惊讶的说:“怎么今天晚上没有人陪你来吗?就你一个人啊?”

    年轻娇嫩且美丽的女孩子,刻薄的话说起来,都有几分可爱。

    但向清微并不觉得她可爱,她看了傅晏柏一眼,见他似乎并不打算“管束”自己的女伴,只能冷淡的对她说道:“这跟唐小姐好像没什么关系。”她说完就走。

    不想唐语诗居然跟了上来,拦住她说:“我只是替行止哥哥不值而已!”

    向清微没了耐心,不耐烦的对一旁的傅晏柏说:“傅总,我今晚是来工作的,请您适当的管束一下您的女朋友。”

    “别生气,她只是年纪小,不会说话。”傅晏柏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后,转头对唐语诗说道:“跟向经纪道个歉。”

    唐语诗瞪大了眼睛,挽紧了傅晏柏的手臂:“我才不要!干嘛让我给她道歉啊?像她这种坏女人……”

    慢慢的有人开始留意到这边。

    往这边聚集的目光越来越多。

    向清微不仅彻底没了耐心,甚至还有些作呕,她一仰脖,喝光了酒杯里剩余的酒。

    傅晏柏看过来。

    向清微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随手把空酒杯放回到路过的服务员手里的托盘上,径直往宴会大厅的大门走去。

    她很确信,傅晏柏就是故意的。

    “她居然就这么走了?真没礼貌,真不知道行止哥哥喜欢她什么,居然还能……”

    “松手。”傅晏柏冷冷的说。

    唐语诗黄鹂一般清脆的声音戛然而止,她错愕的看着傅晏柏,发现他脸上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冰冷,仿佛之前的温柔全都是假象。

    傅晏柏把自己的胳膊从她手里抽出来,面无表情的往外走去。

    “你去哪儿啊?”唐语诗鼓起勇气问道。

    傅晏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傅晏柏在向清微上车之前拦住了她。

    拉开的车门被傅晏柏砰的一声压了回去。

    向清微冷冷的转头看着他:“傅总,麻烦您高抬一下贵手。”

    傅晏柏盯着她:“你生气了?”

    向清微冷嘲道:“因为傅总您那位小女朋友?”

    傅晏柏说:“她不是我女朋友。”

    向清微讥讽道:“哦。幸好,不然我还以为傅总的眼光已经差到这种程度了。”

    傅晏柏抿了抿唇,解释:“我事先并不知道你们认识。”

    向清微说:“是你授意文秘书通知我过来的。”

    傅晏柏没有否认。

    向清微看着她:“我以为你已经整理好了。”

    傅晏柏苦涩的笑了笑:“我本来也这样以为。”

    他有些无奈的看着她:“我努力过了。”

    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他的的确确努力过了。

    可他失败了。

    当看到她和那些男人的消息出现在网上,他完全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妒意,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看有关她的信息。

    那些一个个出现在他身边的,年轻漂亮、曼妙多姿的女人,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她们的投怀送抱只会让他厌恶。

    没有谁能够像向清微那样,能够轻易就让他动心。

    他一直没告诉过向清微,他对她是一见钟情。

    在那个饭局上,他一进门,就注意到了她。

    只有她一个人穿着高领的羊毛衫,直挺挺的坐在那里,小脸绷着,脸上的表情近乎有些严肃,和这个饭局格格不入。

    她从他一进门就盯着他看,不是那种他见惯的爱慕、或者是想要引起他注意的那种眼神,甚至都不是好奇,好像笃定他不会注意到她似的、就算他看到也并不担心的眼神,就这么坦荡荡的盯着他看,带着那么一点探究的,盯到他面对着她的那边侧脸都开始莫名的发起热来。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够从他见她的第一面起就牢牢地吸引住他的注意。

    向清微一直说是她先喜欢的他。

    但事实上,见她的第一眼,他就已经被她吸引。

    只是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她。

    他没有告诉过她的事情太多了。

    在这段感情里,他太傲慢,太居高临下,甚至都不愿意多吐露一点对她的爱意。

    如果早知道。

    要是早知道……

    “我会离开华影的。”向清微突然说。

    傅晏柏愣住:“什么?”

    向清微看着傅晏柏,郑重的说:“我决定了,等嘉奕拍完《潜龙》,我会正式递交辞职信,从华影离开。”

    傅晏柏眉头皱起:“是不是公司有谁为难你了?”

    向清微摇头:“没有谁为难我,只是我习惯了被特殊照顾。我突然发现我以前引以为傲的成绩,包括我现在在华影拥有的资源、地位,都不是完全通过我的努力来获得的。现在没有了那些特殊照顾之后,我发现一切并没有那么容易。”

    “这件事是我的错。”傅晏柏说:“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很幼稚,所以才会想出这种办法来逼你向我服软,我以后不会再这样做了……”

    向清微摇了摇头:“你没有做错什么,事实上,你三年前就应该这样做了。我应该感谢这几年来你对我的特殊照顾。”

    向清微这样冷静的态度让傅晏柏心生恐慌。

    “那是你应得的……”

    向清微说:“我已经决定好了。”

    向清微下定这个决心之后,先后通知了几个人。

    凌嘉奕、陶允儿、宁扬和薇薇安,以及k姐。

    大家反应各不相同。

    凌嘉奕是最开心的那一个。

    向清微从华影离开,就代表着她会和傅晏柏彻底分割。

    向清微忍不住提醒他如果自己从华影离职,他就不得不换经纪人了。

    凌嘉奕毫不犹豫的说:“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向清微再度提醒他:“我能走,你不能,你还有三年合约才到期,如果违约,违约金是八位数。”

    凌嘉奕默默清算了一下自己的资产。

    这两年虽然他赚的不少,但是同样的,花出去的也不少,特别是他又买房又买车,买的还都是高档货。

    “我可以先把我的房子卖掉,如果不够,我还有车。”

    向清微提出建议:“你留在华影发展会更好,特别是《潜龙》之后……”

    凌嘉奕打断她:“如果你不在,那有什么意义?那是我们共同的梦想,对我来说,只有我们一起完成才有意义。”

    向清微十分感动,承诺自己赚到钱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他“赎身”。

    让向清微意外的是,陶允儿居然也很坚定的要跟她一起走。

    “你不要担心违约金这种东西,我好歹也出道那么多年了,那些烂片你以为我为什么接啊?钱多啊!而且你不是知道吗,我是个富二代,这点钱我还是拿得出来的。反正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除了你,我谁都不信,别人管我我不服,我只乐意被你管。”

    向清微默默在内心忏悔了几秒,觉得自己以前对陶允儿不够好,以后一定要对她再好一点。

    宁扬接到向清微的电话没说什么,只是说尊重她的选择。

    挂掉电话以后却联系上了tx的执行经纪,表示希望能够接之前他因为不想去而推掉的工作。

    执行经纪惊讶的问他为什么。

    宁扬很坦诚:“我需要钱。”

    薇薇安并不意外。

    “知道你跟傅晏柏闹掰了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你不觉得现在离开华影太可惜了吗?你真的舍得放弃你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艺人?这相当于你辛辛苦苦种树,好不容易果子成熟了,结果让别人给摘了!我想想都觉得肉疼,难道你舍得?”

    “果子是他们自己的,别人摘不走。”向清微说:“而且我相信,我既然能培养出他们,也能培养出别人。”

    “那你是打算进哪家公司?”薇薇安问。

    “我计划自己开一个工作室。”向清微说。

    “你自己单干?!”薇薇安的声音都上扬了,说完又兴奋起来:“不过也不是不可以,你要人脉有人脉,要资源有资源,还有金牌经纪人这个名头,你开工作室的风只要一放出去,肯定不知道多少艺人会主动找上门来让你签他们!”薇薇安顿了顿,突然问道:“哎,你那边还缺不缺宣传商务?”

    向清微忍不住笑了:“我缺一个合伙人。”

    k姐是主动要求入伙的。

    “必须算我一份。”

    向清微答应了。

    k姐的人脉资源是她都不能企及的。

    三个月后,向清微亲自把辞职信递到了傅晏柏桌上。

    “离开这里你准备去哪儿?”傅晏柏说:“只要我放出话去,没有一家公司会要你。”

    向清微并没有在意傅晏柏的“威胁”,说道:“我打算自己试着弄个工作室试试。”

    傅晏柏嘲讽道:“原来是翅膀硬了,华影留不住你了。”

    向清微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说:“你明知道不是这样。”

    傅晏柏冷哼一声:“那你手下的艺人呢?你付不起他们的违约金,你打算就这么不管他们了?凌嘉奕要是拿了影帝,你不后悔?”

    向清微说:“这些我都已经考虑过了,你不用担心。”

    傅晏柏说:“谁担心了?!”顿了顿,问:“你花钱那么大手大脚的,还有钱开工作室吗?”

    向清微眨眨眼:“如果不够,可以找傅总借点吗?”

    傅晏柏都被她气笑了:“你想的倒挺美!”

    向清微叹了口气:“早知道,你送我那些东西,我就不该还给你。”

    傅晏柏瞪她。

    向清微莞尔一笑:“我开玩笑的。”

    她微微笑着,望着傅晏柏:“这几年,真的谢谢你。”

    傅晏柏冷着脸说:“谁稀罕你谢。”

    向清微只是温温的笑:“以后有空一起吃个饭吧。”

    傅晏柏想拒绝,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舍不得说出来,只是意味不明的轻哼了一声。

    向清微从华影离职了。

    事先完全没收到一点风的华影公司上下都震惊了。

    “假的吧?事先没听说啊?”

    “就是啊,一点风声都没有,不可能吧?”

    “向经纪舍得走?那凌嘉奕陶允儿他们怎么办?还有宁扬……”

    “这是跟傅总闹翻了还是怎么了?说走就走了?”

    “不知道谁运气那么好,能接手向经纪的艺人啊。”

    “这薇薇安她们部门是不是也要重新整合啊?”

    “是不是别的公司重金把向经纪给挖走了?”

    “向经纪被拍到和那个姓方的吃了好多次饭了,是不是准备当豪门太太退出娱乐圈了?”

    公司上下一时间议论纷纷,关于向清微离职的事,什么版本都有。

    很快,向清微从华影离职的消息就从华影公司内部传到了网上。

    向清微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

    她干脆把手机关机了。

    这是她从业几年来,第一次能够随心所欲的把手机关机。

    这感觉还怪好的。

    隔绝了所有外界的声音,她开始着手准备工作室的事。

    她的两个合伙人什么都好,什么也都有,独独就是没有一样东西——钱。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向清微花钱大手大脚,薇薇安和k姐也都是享乐主义。

    薇薇安爱好是收藏香水,家里有专门的可以调节温度的香水收纳柜,最贵的一支香水连香水盖都是金子做的,还镶钻,她的香水加起来估计已经超过了六位数,再加上她真正赚钱也就是这两年,家底薄,手里更没什么钱了。

    k姐倒是赚得多,但花的也多,名牌包名牌鞋,一间三十平的衣帽间都塞不下,她买的房子也是地段最好的,面积又大,手里能动用的钱也寥寥无几。

    向清微更甚。

    三个人摩拳擦掌想要合伙开工作室,结果发现她们的钱加起来可能都养不活一个艺人。

    这种情况下,贺宇给向清微送来了一笔钱。

    “这是妈让我给你的,密码是你的出生年份后两位数和你的生日,她知道你不会要我爸的钱,所以里面都是她这些年存的钱,她说钱不多,不知道你能不能用的上,要你不要嫌弃。”

    向清微没有要这张卡,问他:“你告诉她的?”

    贺宇说:“是她自己在网上看到的,姐,其实妈一直很关心你,我听我爸说,她经常晚上不睡觉,在网上和那些说你不好的网友吵架。”

    向清微半天没回过神来,不敢想象林青婉那样高傲的人居然会为了她在网上和人吵架。

    “你要是不信,你去微博上搜妈的id,她还加入你粉丝后援会了呢。她只是不好意思跟你说……”

    向清微:“……”

    向清微最后还是没有用上林青婉给她的卡。

    因为k姐突然弄到了一大笔钱。

    关于这笔钱的来历,k姐不愿意透露,但是表示她们有钱以后,第一时间就要还这笔钱。

    有了这笔钱。

    一切都很顺利的开展开来。

    工作室很快就成立起来。

    薇薇安立刻从华影离职,并且带走了自己的核心班子。

    而华影居然也完全没有为难她们。

    她们心里都有数,傅晏柏是看在向清微的面子上。

    工作室正式成立那天。

    工作室内外都堆满了祝贺的花篮,花篮上的名字,一个比一个大牌。

    向清微薇薇安和k姐的人脉组合起来,几乎整个娱乐圈都送来了花篮祝贺。

    最后工作室都堆不下了。

    工作室的微博也被半个娱乐圈的艺人转发。

    盛况空前。

    工作室正式成立之后,开始大量招新。

    向清微名声大,k姐和薇薇安也并不逊色,三人组成的黄金战队可以说吸引了很多人想要加入工作室。

    经纪人职位都是向清微亲自面试。

    来的都是些被向清微的事迹吸引,崇拜向清微的年轻经纪人。

    面试的有二十多个,但最终向清微留下来实习的只有三个。

    工作室的各部门结构开始初步构成以后,向清微开始着手签艺人。

    工作室签的第一个艺人,是谢瑞欣。

    谢瑞欣之前就一直没有经纪公司,都是自己家人在打理,但是也都没什么经验,接戏全靠背景。

    谢瑞欣知道向清微开了工作室以后,就立刻找上门来,希望向清微能签下她。

    向清微之前是经纪人,现在是工作室的老板,签艺人的条件也放宽松了许多。

    谢瑞欣外形条件过关,演技天赋也有一点,塑造性很强,而且家庭背景强,自带资源,再加上她开出来的条件也实在让向清微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所以向清微只是和薇薇安k姐商量了一下,就把谢瑞欣签了下来。

    所谓的和薇薇安k姐商量,事实上,她们两个人完全信任向清微看人的能力,所以向清微说要签谁,她们根本不会反对。

    向清微感受到了最大程度的自由,做起事来也格外的得心应手。

    工作室签的第二个人是施菲菲。

    她之前是江蓉的艺人,江蓉离开华影后,她还主动来找过向清微,希望向清微能签下她,当时向清微没有多余的精力所以拒绝了,但是对施菲菲的业务能力她是认可的,所以这次她主动找上门来,条件也开的不高,向清微也没有多做犹豫就把她签了下来。

    原本向清微的计划是培养新人,那是因为像是谢瑞欣和施菲菲这种,已经有一定名气的艺人会自带资源,基本上签约的条件都不会低,而现在工作室的底子还太单薄,签不起这样的艺人,但谢瑞欣和施菲菲都把自己的条件开的很低,向清微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便宜不占。

    当然,对于不是向清微亲自带她们,谢瑞欣和施菲菲都颇为失望,但是也知道向清微亲自带她们的可能性不高,而向清微是总经纪,她们的所有经纪业务还是会经她的手,她们也能勉强接受了。

    半年后。

    工作室陆续签了七个艺人。

    除了谢瑞欣和施菲菲两个,其他都算得上是新人。

    k姐用自己的资源,把这些新人都塞到了各个剧组里。

    其中有一个男艺人出演了一部网络剧的男二,因为人设出彩,再加上宣传到位,吸了不少粉,微博从几千粉丝暴增到接近百万,算是崭露头角,小红了一把。

    苟导执导的那部古装剧终于开播。

    其中凌嘉奕饰演男一号,谢瑞欣饰演女二号。

    收视和口碑都是低开高走。

    四集以后,纷纷加入真香的追剧队伍。

    谢瑞欣虽然是女二号,但是人设讨喜,而且谢瑞欣虽然演技还略显青涩,但充满灵气,吸了不少粉。

    最大的获益者自然是凌嘉奕这个男主角,这剧的服化道十分精良,凌嘉奕的古装造型一出场就十分惊艳,被盛赞为最适合古装的青年男演员,男主角的人设也很丰富,凌嘉奕的演技也完全能驾驭这个角色。

    电视剧播出过半,凌嘉奕人气已经再度暴涨。

    谢瑞欣也因此接到不少戏约,每天都在看新的剧本。

    向清微和苟导建立起了友好的合作关系,请他吃饭的时候,顺便推荐了几个自家的新人。

    苟导感激向清微当时肯让凌嘉奕这个当红流量来接自己这部并不看好的剧,再加上对向清微的信任,十分爽快的答应下部戏一定会给他们试戏机会。

    至于凌嘉奕的合作,他是不想了。

    圈里都在传,凌嘉奕在《潜龙》里超常发挥,是明年影帝的有力候选者。

    以后肯定是要走电影圈了。

    苟导一直在喝酒,他今天穿了件白色卫衣,清清爽爽干干净净,年轻的一点都不像是一位已经很成功的导演,他喝到两颊绯红,两只眼睛湿漉漉的盯着向清微。

    “向经纪,我、我有话要跟你说。”

    向清微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苟导,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

    苟导摆摆手制止她,他睁着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含情脉脉的望着她:“我知道我喝醉了,可有些话,我只有喝醉了才有勇气说。”

    向清微心里顿时一紧,下意识打断他:“苟导,你……”

    然而苟导却丝毫不受影响,突然大声说道:“向清微,我喜欢你!”

    整个餐厅的人都诧异的投来目光。

    向清微:“……”

    翌日。

    向清微带着热搜如期而至。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通宵

    到这里就完结了。

    接下来就都是番外了,正文没写到的会在番外补充。

    不再收费了(心虚)会不定时不定量的在微博上更新。感兴趣的可以去微博上看。

    微博名是——请叫我山大王本尊。

    能坚持追到这里的,我真的无比感激。

    这本书我辜负了很多读者,真的很抱歉。

    完结发100个小红包吧。

    有机会的话,大家下本书再见吧,会调整好状态再开文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