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1章

作者:双瞳烟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洛成蹊和明蕾的这次见面, 除了要商量第二天怎么见家长之外,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送礼。

    送出两个人交往以来的第一份情侣礼物。

    听上去有点可笑, 交往两个多月,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事全都做全了, 怎么可能还没有送过礼物,但事实就是这样, 从交往到现在, 整整两个多月,他们都没有送过对方一份礼物。

    哪怕在一起约会了很多次。

    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太熟了, 导致就算从朋友变成了情侣, 某些固定的相处模式还是没有改变, 毕竟有着十几年的坚实基础, 想要靠这短短的两个月时光就产生巨大改变是不可能的。

    也因此, 对于这一份礼物,洛成蹊格外看重,特地挑选了这一所公寓作为送礼的地点,只因为它有一座可以俯瞰喷泉宫全景的阳台, 整个新京市没有一处地方能比得上它的视野。

    他原本打算在那里布置一桌烛光晚餐,在美好气氛的烘托下把礼物送出去,当做一份小小的惊喜,包括晚餐本身也涵盖了惊喜的意味在里头,因为明蕾喜欢浪漫, 而烛光晚餐正好是浪漫的代名词。

    他把一切都计划好了,就等着时间一到,就通知工作人员进来布置晚餐,而他则用借口把明蕾带去房间,那里既看不到阳台,也听不到外面传来的动静,之后只要等工作人员办完事情离开,就能够大功告成了。

    哪知道明蕾会和他设想将来分手的问题,他一个不小心和她谈得太过专注,又高估了自己的定力,就没忍住,之后短暂地结束了一会儿,又在和她的交谈中继续了……等到彻底结束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虽然在这个时候还来得及准备晚餐,但是看明蕾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的样子,估计就算准备好了,她也不会愿意去,洛成蹊只得无奈地取消了计划,让她在床上好好休息了个够。

    至于礼物,则是在她恢复了一点精神后从存放处取来,在床上送了出去。

    礼物是一串珍珠项链,每一颗都晶莹圆润,项坠是水滴形状的大珍珠,辅以钻石作为点缀,奢华又精致,即使明蕾看过了不少珠宝,也还是一下被它吸引住了目光,再想到这是洛成蹊送给她的第一份交往后的礼物,就更是爱不释手。

    “真好看。”她轻轻用手托住项坠,慢慢旋转观察,在看见用钻石镶嵌而成的底盘背面篆刻着她的单名“蕾”字时,唇角边就不自觉漾出了一抹甜蜜的微笑,“不过你为什么一定要在晚上送我?一条项链而已,白天送不行吗?”

    “白天送当然能行。”洛成蹊说,“但我本来是准备在吃晚饭的时候把它送给你的,就在外面那间阳台,准备一桌烛光晚餐,在那个时候把项链送给你,所以才要求你把晚上的时间空出来,没想到……”

    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明蕾已经明白了他要表达的意思,脸上就有些发热,含着几分羞怨地看了他一眼:“既然你准备了烛光晚餐,那为什么不请我去吃?我还从来没有吃过呢。”

    洛成蹊不答反问:“我请了,你就会去吃吗?”

    “当然——”她下意识脱口而出,却不料腿根被牵动了一下,从深处传来一阵酸软的麻痹感,让她的脸在瞬间变得通红,说话的气势也骤然降低,羞赧地抿着嘴,小声咕哝了一句,“……不会去。”

    洛成蹊轻声笑了:“那不就得了?”

    “……可我还是好想去,想知道你给我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是什么样子的。”

    “不着急,以后还有机会。”洛成蹊安抚她,“这间公寓已经被我买下来了,只要你想,什么时候都能来,明天……不,后天我就能再带你过来,请你吃一顿真正的烛光晚餐。”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不过这次是真的有点遗憾,好不容易准备的惊喜计划,就这么泡汤了,实在是太可惜了,亏我今天还特地穿了一身西装过来,结果什么用场都没有派上。都怪你提出的那个设想,害得我们浪费了不少时间。”

    明蕾本来在他说出前一段话的时候眼前一亮,感到十分的惊喜,都准备往他怀里扑了,没想到他又说出了接下来的那段话,登时脸色一沉,停下了把玩翻看的动作,把珍珠项链扔回到了他的身上。

    “这东西还给你,我不要了!”

    洛成蹊猝不及防,惊讶地捞起项链,抬头看向她:“蕾蕾?”

    明蕾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没有理会。

    遗憾?他也真是好意思说。是谁在过程中越做越兴奋,在她耳边用低哑的喘息声赞美她“你好香……好软……”的?听得她脸红心跳,身体颤了好几次,到最后都快哭着求他停下来了。

    还有,明明是他自己把持不住,非要拉着她来做,结束后的神情也是餍足非常,没有一点遗憾的样子,可惜倒是有,但可惜的不是浪费了时间,而是她累得动不了了,不能再和他来一次。

    她没有怪他把时间折腾到这么晚,增加她回家应付爷爷的难度就不错了,他居然还好意思反过来怪她,说她不该提起那个话题,可她的本意又不是想要和他做,是他自己自说自话地把她抱到床上去的,到底谁才是那个浪费时间的人?

    明蕾越想越气,对于洛成蹊接下来的几声呼唤都装作听不见,没有搭理,洛成蹊把手放在她的肩上,也被她一扭身体避开了,直到脖子跟前忽然触上一线凉意,她惊讶地低头查看,才发现洛成蹊居然把项链给她戴上了。

    “你——”她下意识想要避开,但被洛成蹊阻止了。

    “别动。”他在她身后轻声说,轻缓的呼吸伴随着话语喷吐到她的肌肤上,如同一股带着暖意的春风,拂过她的后颈,升起一阵温刺刺的酥麻感。

    明蕾不由自主地停下了反抗,安静地坐在床铺上,垂下头,把头发聚拢到一边,露出修长的后颈,让洛成蹊顺利给她戴好了项链。

    在后颈处的珍珠串完整落下,贴合在她的肌肤上时,一个温暖的吻也随之印在了上面,带起一道优雅低醇的声线。

    “不要生气,蕾蕾,我刚才是骗你的。”洛成蹊低声对她说,声音里含着笑意,“我其实一点也不感到遗憾,只要能和你在一起,礼物在什么地方送出都一样。没有真的怪你。”

    这算什么?戏耍之后的安抚吗?还是玩脱之前的紧急抢救?

    明蕾很想再继续硬气下去,告诉他她不是那么好惹的,但是她很不争气地发现,自己的所有怒火都在他说完话后的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腔甜蜜的柔情,在心底叫嚣着让她投入身后人的怀抱。

    她挣扎了足足有五秒钟,也还是没能抵抗得住,只得无奈投降,软身倒进洛成蹊的怀里,不过还是努力撑起最后一丝面子,轻嗔着嘟囔抱怨:“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反正你下次要是再把锅推到我的头上,我就真的跟你生气了。”

    “好,”洛成蹊笑着环住她,“我保证,以后都不这么做了。你来监督?”

    “哼。”明蕾转过头,“你保证我听过很多遍了,听腻了,没有用。”

    “那就别听了。”洛成蹊笑意不减,扶着她在床上坐直,轻轻拨弄了一下她胸前的珍珠项坠,“过来看一看这串项链戴在身上喜不喜欢,我给你留了三个珍珠扣子,你要是觉得紧或者松就跟我说,我再给你调调。”

    明蕾装作没有气消的样子故意晾了他一会儿,才低下头,查看起戴在她脖子跟前的项链来:“松紧还行吧,就是这里没有镜子,我看不见它整体在我身上是什么样的。”

    虽然这串项链本身被制作得非常精美,无可挑剔,但珠宝这种东西不是光好看就行的,还得要看搭配。

    洛成蹊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在想了想之后回答说道:“我记得对面的衣柜里就有一面穿衣镜,我带你过去看看?”

    “我腿软。”明蕾有些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起不来。”

    洛成蹊非常从善如流地改口:“那我抱你过去?”

    “……你也就会在这种时候好心了。”

    “哪有,我明明什么时候都很好心。来,把手给我……”

    ……

    洛老爷子的聚餐时间定在三号中午,明蕾本来想通过二号晚上和洛成蹊的见面询问出对方喜欢什么样的晚辈女孩,性格不强求了,她已经在洛老爷子那里有了固定的印象,现在改也来不及了,只能在穿衣上做准备。

    没想到洛成蹊一问三不知,什么也说不出来,只会在那里安慰她“没事的”“有我陪着你”“就算爷爷不同意,我也会和你在一起”,搞得她没有得到一点有帮助的建议不说,还心惶惶,晚上睡觉也没睡安稳,梦见洛老爷子在聚会上带来一个陌生的女孩,说这就是他看中的孙媳妇,要洛成蹊和她马上结婚。

    最终,她只能根据平日里爷爷对她穿着打扮的反应,和温岚在这上面的指点,选了一条温婉大方的裙子穿在身上,妆容也化得很淡,往简约素雅那方面靠拢,让她看起来具有活力精神,又不显得过分精致。

    至于洛成蹊送给她的那串珍珠项链,则是毫无悬念地被她挂在了脖子上,水滴状的珍珠项坠在阳光底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晕,周围包裹的钻石装饰更是熠熠生辉,非常的耀眼夺目。

    明蕾犹豫过要不要把它戴着,因为这串项链太耀眼了,比起寻常的家庭聚餐,更适合出现在华贵的名流晚宴里,也许长辈们,尤其是洛老爷子,会不喜欢。

    但是转念一想,她之所以会这么渴望得到洛老爷子的认同,还不是因为想和洛成蹊在一起,而这串项链代表着洛成蹊对她的一片心意,在有他的场合戴上再适合不过,就戴上了。

    更何况,只要一想到洛成蹊会因为她戴上这串项链而感到高兴,露出笑容,她就觉得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可以了,就算洛老爷子真的会因此而不喜欢她也没关系,她不在乎。

    也是直到这时,她才恍然惊觉,原来昨晚洛成蹊送她礼物时是这样的一份心情,只要她喜欢,能够接收到他传递过去的这份心意,那么无论是浪漫的烛光晚餐,还是慵懒没有力气的事后,都没有区别。

    只要他们两人在一起。

    喃喃地默念了一遍这句话,明蕾的内心忽然充满了自信,挽着明老爷子的胳膊踏出明家大门时,面对在不远处等候着他们的洛成蹊,莞尔露出了一个粲然的微笑。

    洛成蹊先是一怔,接着就也露出了一个笑容,朝她伸出手,雪白的西装衬衣上面别着一对精致的袖扣,在阳光底下反射着碎光,那是明蕾在他大一那年送的生日礼物,也是从那一年开始,他们达成了延后一天互送礼物的约定。

    本来是因为她的迷糊和嘴硬而造成的乌龙开端,却带来了一段意想不到的感情结果,这个世界上的事真是奇妙。

    “蕾蕾,你来了。”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部分到这里就结束啦,之后会有甜甜甜的撒糖番外陆续更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