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3章 番外

作者:久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四年后。

    春节过后, 到得上元节,苏沅原本想带儿子陆元振去观灯,临走时, 阮家却使人来, 说老太太请苏沅去一趟。

    老太太一向知趣,若不为紧要的事情, 应不会这时候过来请她。看一眼儿子期盼的眼神,苏沅摸摸他的小脑袋:“振儿, 你在家里乖乖的, 等为娘回来, 再带你去出去玩,好不好?你先去陪陪祖母。”

    江氏腿脚不便,自是不好代替她同陆元振出门的, 至于陆策……想起这个人,苏沅就恼火,一年比一年忙,做了总都督不说,闲不住, 还亲自操练了一支骑兵, 不止如此, 还被皇上封为太子太师, 自己儿子都快顾不上了。

    偏偏陆元振还问起她:“爹爹今日, 又不得空吗?”

    “爹爹为国为民,是个好官, 与你外祖父一样,都是受人敬仰的。”苏沅蹲下来,握住儿子的肩膀,“过两年,爹爹就不会那么忙了,到时候,定会教你武功的,你而今还小,剑也拿不稳。”

    陆元振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眨了眨,嗯了声。

    这孩子性子好,特别懂事,苏沅倒是一点不操心,眼见他随陈新去见江氏了,便是坐轿子去往阮家。

    阮直的儿子嘉儿比陆元振大了三个月,老太太拉着他的小手前来迎接苏沅。这孙儿嘴甜,经常哄得老太太喜笑颜开,这会儿见到苏沅,奶声奶气的就道:“表姐姐,真好看!”

    唉,这么小的孩子,都能当她儿子的,居然是她表弟,苏沅暗地里道,舅父生孩子真是生得太晚了,自家儿子得叫嘉儿做表舅。但这也没办法了,苏沅笑眯眯:“嘉儿,你是不是嘴抹了蜜糖了,见谁都说好话?我真好看吗?”

    “好看!”嘉儿一点不犹豫。

    苏沅哈哈笑起来,从袖中摸了金锞子给他。

    小孩子嘻嘻的笑。

    苏沅问老太太:“外祖母,您到底是有何事啊?”

    “也不是要紧的事儿,就是家里炖了一锅肥鸡汤,想让你尝尝,再带些回去给你婆母。”

    “就为这个?”苏沅目瞪口呆,“外祖母啊!”

    “怎么?”老太太握住她的手,“沅沅,可是嫌外祖母多事了?也是许久不见你,想着看一看。”

    苏沅大吃一惊,外祖母可是脑子糊涂了,拜年的时候分明见过的,居然说许久不见,这可不得了,她顺着老太太喝了点鸡汤,借故就溜去阮直那里。阮直正叉了香梨给殷络吃,殷络在做鞋子,见到她来,阮直道:“鸡汤喝完了?”

    “舅父您知道啊?”苏沅着急,“外祖母是不是不太舒服啊,竟然说许久不见我,我看您要带她去看一看大夫才是!”

    “有这回事儿?”阮直沉吟,与殷络道,“那是不是要去请罗大夫?”

    苏文惠出嫁之后,与哥哥弟弟都很支持罗尚柔开医馆,后来开了之后,名声渐大,此时竟已经超过她的父亲,外面都不称她苏夫人,而是叫罗大夫。

    这罗尚柔医术也越发高明了,苏沅点点头:“明日便去请吧。”

    三人就这事儿说了半天,苏沅才回去。

    一到侯府,便是径直去见江氏,准备将儿子接了出去观灯,谁想走过影壁,转出来一看,家中竟是完全变了一个样子。沿路的每一株树上都挂满了花灯,兔子灯,双鱼灯,莲花灯,宝塔灯,应有尽有,她呆呆的沿着路走,只见那灯多得数不清楚,到得后面,不止是树上,屋檐下,甚至连楼台亭榭,每处能挂的都亮着灯,将这府邸照得好似白昼。

    她随着光,一路而行,在这灿烂里,只觉像在做梦,正想问问采薇,可是陆策所为,却见远处突然一支花剑射了出来,直冲向天空。行到最高处,宛若牡丹般的绽放出来,那火花似星光坠落在她脚边。

    苏沅惊讶得微微张开了唇,她第一次看到这种烟火,前世听说专为宫中所有,只有皇室中人才能得享,今儿却是……正惊喜时,腰间一紧,有双手伸过来,箍住了她,在耳边道:“喜欢吗?”

    呼吸拂在肌肤上,低沉的悦耳声叫她浑身起了细栗,不用看都知是谁,她哼了声:“不喜欢。”

    口是心非,明明刚才都看傻了,陆策手用力,将她更贴近自己:“不喜欢,那后面的不放了,我专门向皇上求的,可还有别的花样呢。”

    “你……”苏沅气得咬唇,心里痒想看。

    他将她调转个身,面对自己。

    男人眉目越发英挺了,时光在他身上留下了沉稳,厚重,板起脸时,威严令人不敢逼视,但现在却柔情似水,捧着她的脸道:“我今日与皇上说要致仕了,你还生气吗?”

    “什么?”苏沅差点跳起来,“你不做都督了?”

    “嗯,不做了。”陆策看她震惊的样子,莞尔笑道,“总在埋怨我忙的人,这会儿难道不该高兴吗?”

    这确实是她期盼的,可陆策真的不当都督了,她又有点说不出的难受,贴在他胸口道:“我没有想逼你,你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我真没有想到,你会致仕,皇上竟然答应吗?”

    “不答应。”他笑。

    这话把苏沅恼得,捏起拳头就往他身上捶。

    陆策哈哈笑:“但是皇上允许我歇息几个月,带你去周游四海。”

    苏沅心里一甜:“你说真的?”

    “真的,我们过几日就出发,先去桐州,再去青州……等到三月,正好去扬州。”

    “可你放得下那么多事情吗,还有……皇上会不会觉得你是在威胁他,竟然敢说致仕。”

    “什么威胁,我心可照明月,这权势我不贪图,皇上若同意,我也不会有一丝遗憾。”陆策凝视着苏沅,“我这一生早就满足的很了,只怕你不满足,怕你还不够欢喜,想让你期许的事情都能实现。”

    这番话,比那些花灯,比那烟火,都叫她感动,苏沅忍不住落下了泪来,抽泣道:“我没有不满足,我只是……”只是希望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能多些,希望他不要太累,希望他能活得长长久久。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傻子。”陆策擦擦她眼角,抹去眼泪,“还说自己不是哭包呢,连振儿都没有你那么喜欢哭。”

    “还不是你惹的!”苏沅嘟嘴,提到儿子,又不舍得,“我们真去了,振儿怎么办?”

    “有母亲在,怕什么,再说,而今我们几家亲戚,哪家没有孩子,都是与振儿差不多大的,他可不缺伙伴。你等着看,我们真出远门,外祖母啊,岳母啊,还有祖母啊,抢着要振儿去住住呢。”

    这倒是,苏沅笑,振儿也四岁多了,不至于他们离开三两个月就会如何。

    “不过我们还是早点回来。”她斜睨陆策一眼,“正当年轻呢,相公这等天纵之才,太过放纵了,不是大梁的损失吗?只不过,不准再像之前这般忙碌了!”

    陆策捏捏她的鼻子:“说话算数,你也不许再给我脸色看。”

    两人正说着,身后传来陆元振的声音:“爹爹,娘。”

    回头一看,儿子手里提着一盏花灯,抬头看着他们。他只有眼睛像苏沅,桃花眼,别的都像陆策,小小年纪,非常的标致,陆策将他抱起来,在嫩嫩的脸蛋上亲了亲:“振儿,今天我们家花灯是不是比外面的好看?”

    “嗯,比外面的都多。”陆元振笑眯眯道,“祖母刚才跟我说,都是爹爹买回来的,为了讨娘欢喜呢。”

    这母亲啊,居然与儿子说这个!

    陆策脸一热:“爹爹还需要讨娘欢喜?你娘本来就很喜欢爹爹,爹爹做什么,你娘都高兴。”

    苏沅听了,掐他胳膊。

    男人忍了,龇牙笑:“振儿,过几日爹爹要同娘出远门,你记得不要惹事,知道吗,等爹爹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好玩的。”

    “爹爹不带振儿去吗?”

    “不带。”陆策摇头,“振儿太小了,路上会不舒服的,再说了,振儿天天跟你娘在一起,爹爹难得跟娘在一起的,是不是?”

    陆元振想了想,点点头。

    苏沅听得扑哧发笑,这算是哪门子的歪道理啊?偏偏他还讲得一本正经的,欺负自己儿子。

    “那爹爹跟娘什么时候回来?”

    “等到院子里的花都开了,我们就回来了。”陆策揉揉儿子的小脸,“等爹爹回来了,就教你武功,教你念书……往前爹爹不教你,是因为你还小,爹爹怕你手痛了,爹爹不在家,你也有更多的时间陪祖母,陪你娘。等长大了,就不一样了,男儿志在四方,你往后要学的东西,要忙的事情,要去的地方可多了。”

    陆元振似懂非懂,却还是很乖得点了点头。

    苏沅眼睛微微的发红,拉住儿子的小手亲了亲,突然间竟是开始都舍不得了,但与陆策去游玩也是她的心愿,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她一次都没有去看过的世界。这次过后,再回来,她的心会更踏实,陪着丈夫,陪着儿子,随着时光往前而行。

    她往天上看:“相公,别的烟火呢?”

    陆策笑起来,朝远处的陈新做了一个手势。

    烟花顿时就开满了天空,好像春日提前降临,一朵朵的花儿,争奇斗艳,引得百姓们都忘了观灯,纷纷抬起头来,齐声欢呼。

    陆策一只手搂住妻子,一只手抱住儿子,三个人紧紧依偎在一起。

    看这绚烂,看这盛景。

    在彼此的笑容里,时光不老。

    本书由 wangsha100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