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8章 大结局

作者:丁婉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太夫人。”湘雅看到叶明珠脸色惨白地走了出来,心中一急,“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不过做了一个最为理智的选择罢了。”叶明珠摇了摇头,苦涩的一笑。

    没错,无关感情,只是理智而已。

    不论选择了哪一个,对是对的,却也都是错的。当感情上无法取舍,便只能靠理智了。看着湘雅有些担忧的面孔,叶明珠忍不住摇了摇头。

    连湘雅都看出来了,又该如何瞒过段墨熯呢?罢了,既然选择了,便不去后悔便是了。她不是说过了吗?若是有缘,便还有机会再见。

    摸了摸腹部,叶明珠温柔的一笑。她只是做了最为理智的选择,没有人会怪她吧。

    “湘雅,我们回府吧。从此以后,我们便和刘府恩断义绝便是了。此生,再也不需要相见了。”叶明珠缓缓说道。

    “是。”湘雅恨恨地看了一眼刘府,随即顺着叶明珠说话。

    叶明珠见湘雅的样子,便知晓湘雅这是以为周冰心求她做什么事最后两人闹僵了呢。虽然事情并非湘雅所想的那样,可是让湘雅这么理解也不错。

    四个穿越女,只剩下九公主那里了。听周冰心的话,九公主也快接到她的考验了。到时候,想必这个世界的的投影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吧,到时候他们应该会离开。不过,纵使不离开,叶明珠也不打算再来这里了。伤心的地方,还是不要来比较好。

    叶明珠缓缓上了马车,回到定威侯府。

    这个时候,府里的主子只有叶明珠一人。

    “去请陆大夫过来。”叶明珠吩咐道。

    段墨熯在的时候,叶明珠是每日都被诊脉。不过,自打叶明珠身体大好以后,叶明珠便不像从前那样天天诊脉了。段墨熯为了让叶明珠开心,也为了让叶明珠觉得自己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因此倒也默许了叶明珠不像从前那样每日诊脉。

    再后来,段墨熯出征,叶明珠不耐烦每日的诊脉,再加上自己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好,叶明珠诊脉的时间便延长了。一个多月前,叶明珠因着段墨熯离开心情特别烦躁,更是连大夫都不愿意见。左右叶明珠每日的身子没什么问题,众人也由着叶明珠使性子。反正叶明珠虽然不愿意见大夫,不过若是真有个什么病,哪怕只是咳嗽感冒,叶明珠也是极其配合大夫的。

    谁曾想,叶明珠今日居然要求主动诊脉。

    “太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湘雅一惊。

    “没有,只是想着许久不曾诊脉了,夫君就要回府了,我可不想让你们在夫君面前告状。”叶明珠似笑非笑地说道。

    湘雅揉了揉鼻子,默不作声。

    湘雅仗着自己跟在叶明珠身边最久,又是叶明珠的表姐妹,叶明珠也没有再把她当过奴仆使唤,因此便直接在段墨熯面前告状,说是叶明珠不愿意按时诊脉。

    因此,段墨熯在的时候,叶明珠还是很配合地每隔个两三天就诊一次脉。这也是众人由着叶明珠不肯诊脉的原因。反正老太爷就要回来了,到时候也不怕叶明珠使性子。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段墨熯不在府,府里数叶明珠最大。纵使是定威侯,也要碍着一个孝道做不了什么。说起来,定威侯才是府里面最为无奈的一个。叶明珠虽然是定威侯名义上的母亲,定威侯也是极其尊敬这个母亲。只是,叶明珠的年纪比定威侯还要小了五岁。真的说起来,比起段墨熯,叶明珠和定威侯的年纪更为接近。

    以前楚氏还在的时候还好,只是如今……定威侯每日都要来叶明珠这里请安,却又要避讳,因此只能在叶明珠面前减少存在感。如今,这个名义上的母亲不肯做什么事,定威侯就算是想要劝,也说不上什么。

    很快,陆大夫便过来了。

    叶明珠屏退了下人,笑眯眯地看着陆大夫。

    “陆大夫,您是忠于我娘还是忠于太后娘娘啊?”叶明珠笑眯眯地问。

    “忠于公主殿下。”陆大夫也不隐瞒。

    “可是,当年娘亲的身子不适合怀孕,陆大夫为什么要帮着娘亲啊?”叶明珠好奇地问。

    “公主是君,如此而已。帮公主照顾太夫人,便是我的使命。”陆大夫回答道。

    “那么,我说什么,陆大夫也会听的?”叶明珠似好奇地问道。

    “太夫人要做什么?”陆大夫微微皱眉。上一次,他帮叶明珠一个忙,结果叶明珠就把□□下到了她自己的身上。

    “没什么。”叶明珠摇了摇头。

    “你……”陆大夫猛地想到了什么,不敢置信地看着叶明珠。

    叶明珠伸出手腕,什么都没有说。

    陆大夫手忙脚乱地为叶明珠把脉,暗自说服是他猜错了。虽然叶明珠是个想一出是一出的,但是那位是个有分寸的。不过,想到自古英雄难过没人关,陆大夫又不是那么确定了。

    陆大夫反复诊脉,最终叹了一口气。

    “太夫人,您不该如此的,这个时候不是怀孕的最佳时机。您若是再等上一两年多好啊!”陆大夫叹了口气。

    “我若是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会如何?”叶明珠开口问道。

    叶明珠也没有想到会这儿快就有孩子。从前,每次两人缠绵前,段墨熯都会喝避子药的。只是,那一次段墨熯突然回来,两人就是一个激动什么都没准备,谁曾想那么一次就有了孩子。

    “也不会如何,就是恐怕会伤到太夫人的身子。虽然不会有大碍,去也……估计生完这一胎,太夫人恐怕再难有孩子了。”陆大夫忍不住摇头。

    “没事,孩子要一个就够了,想必夫君也是如此的。”叶明珠不在意地说。

    本来,叶明珠就没打算要过孩子,只是,因为心悦于他,所以便想要为他诞下骨肉。只不过,这个孩子真的是个意外。然而,作为一个面前,却不愿意打掉自己的孩子。

    “陆大夫会帮我保住孩子的吧?”叶明珠笑眯眯地问。

    “太夫人不用如此。太夫人就是大大方方地说出来,也没有人会让你打了孩子的。”陆大夫没好气地说。

    都七十多天了,早就错过了打掉孩子的最佳时期了。如今,叶明珠的身子虽然和从前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也不会动不动就生病。只不过,到底身子骨被病魔拖了那么多年,如今身子虽然大好,到底底子上比不得平常人。都七十多天了,若是这个时候强行打掉孩子,还不如让叶明珠生下孩子呢。

    想到这里,陆大夫又把叶明珠身边的丫鬟婆子骂了一遍。一个怀孕七十多天的孕妇,孕吐总该有吧,为什么没人发现?

    事实上,叶明珠身边的人真的能进叶明珠身的,只有碧荷和湘雅。两人都是未出阁的姑娘,本来就懂得不多。再加上段墨熯一向都做好避孕措施,谁会想那么多?更重要的是,叶明珠从来都不喜欢丫鬟处处服侍着。

    叶明珠的月事一向是不准的,停两三个月也是正常。虽然自从身体好了以后,叶明珠的月事比起从前正常了许多,然而却还是和正常人有区别。一开始,叶明珠自己也没注意。直到出现了孕吐。

    叶明珠一向是在吃饭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服侍,夜里也不喜欢有人守夜。叶明珠身子不好的时候,丫鬟不得不守夜。叶明珠身子好了,自然不会再让丫鬟守夜的。

    从前楚氏在的时候或者段墨熯在府里,叶明珠也会和众人一起吃饭。只是,段墨熯不在府里,定威侯也想着避嫌,因此都是各吃各的。叶明珠吃饭的时候也不喜欢丫鬟守着,因此孕吐什么的也没有人发现。而叶明珠自打发觉自己有了孩子,更是变着法子把丫鬟支开。

    湘雅的真实身份是叶明珠的表亲,叶明珠自从知道以后,时常让湘雅不要在她面前服侍,因此湘雅也没有起疑心。而叶明珠因为不喜欢丫鬟时时刻刻地在屋里面跟着,因此想要支开碧荷也容易。至于另外两个贴身大丫鬟,叶明珠根本就很少用她们。喜欢粘着叶明珠的清月和如心也被叶明珠寻借口暂时打发到了段清珍那里去了。再加上这个孩子一向很乖,叶明珠连孕吐也很少。

    叶明珠到时极其喜欢吃酸的。不过,叶明珠从前也喜欢吃酸的。再加上过去药喝多了,叶明珠也时常吃山楂一类的开胃。叶明珠如今的身子大好,也不用日日喝药,并且喝的药也是补药。不过,叶明珠不确定喝补药会不会对孩子有伤害,因此每次都被叶明珠偷着倒掉了。叶明珠在喝药上一向很乖,因此也没有人会想到叶明珠居然把药偷着倒掉了。

    至于嗜睡这一点儿。叶明珠一向是躺在床上的事件比在地上的时间多,虽然这几年叶明珠的身子大好,只是在古代没什么娱乐工具的情况下,叶明珠也只是一开始喜欢四处走走,后来直接发挥了在现代宅女的本性,宅在床上。

    如此,到时让叶明珠将自己怀孕的事情瞒得极好。至于孕妇不能吃的禁忌东西,叶明珠一向觉得,自己没怀孕的时候禁忌也比孕妇多。

    “哦,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叶明珠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叶明珠在现代也不过是个小姑娘是,许多事情都懵懵懂懂的。若非是的作者加读者,叶明珠也不可能知道怀孕七十天内是最佳打掉孩子的时机。不过,在现代,即使四个月也可以引产的,就是不知道古代的技术水平如何了?

    虽然说古代的技术水平比不得现代,不过架不住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啊!这里不是还有个一据说在江湖上很有名的韩神医。更何况,所演化的世界,本来就不能用常理推测。

    “这件事情不要传出去。”叶明珠吩咐道。

    本来是想拉着陆大夫这个同盟帮她将事情再瞒上几天的,到时候段墨熯想让她打了孩子也打不了。叶明珠知晓自己有几斤两,瞒不过段墨熯的。不过,如今似乎连老太都在帮她。

    然而,叶明珠本想着坦白的,只是等到了天黑都没有等到段墨熯。这时候,叶明珠猛地想到,周冰心说过,九公主的考验就在今天。

    九公主身处宫中,她的考验……想到宫中会不会出什么事,叶明珠就是一阵担忧。只不过,叶明珠明白自己如今是双身子的人,自然要处处以孩子为重。再加上,段墨熯的能力叶明珠见识过,自己去了也是拖后腿,反而要让他分心。想到这里,叶明珠这才打消了进攻的念头。

    直到很晚,段墨熯才回来。

    “这是怎么了?”叶明珠颇为担忧地走上前。

    “九皇子发动宫变了。”段墨熯也不隐瞒。

    “九皇子?那个不是你的记名弟子吗?”叶明珠一惊。

    “放心,不会有事的,没有人知道这一点儿,更何况,他也已经没了。”段墨熯冷笑,“那是个心大的,妄想着我会支持他。”

    叶明珠闻言,顿时就明白了。段墨熯从来都没有打算过扶持九皇子上位,就怕九皇子上位以后再对段墨熯出手,然而,叶明珠没想到,九皇子这么早就动手了。

    “九皇子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发动宫变?”叶明珠不解地问。

    “圣上年纪大了,身子大不如从前了。他便想着趁着今日所有的人注意力都在我身上的时候发动宫变。正巧我在宫里,到时候也会帮他。只是,我从来都不会帮他,他的野心太大了。”段墨熯说道,“你放心,没有人知晓他曾经是我的记名弟子的事情,他的事也连累不到我的头上。到是九公主被伤到了。”

    “怎么回事?”叶明珠一惊,难不成这就是九公主的考验。

    “没什么大事,九公主在后宫里得罪了不少人。正巧,九皇子身边的一个属下借机挟持了九公主。九公主挨了一刀而已。放心,并不严重。九公主被一个受了她恩惠的宫女救了。”段墨熯轻描淡写地说道。

    叶明珠闻言有些不放心。九公主的心早就变狠了,她的得罪的人,也不知道到底是死有余辜的还是真的无辜。所以说在,这便是九公主的考验吗?因为彻底放弃本心,所以便为此付出代价吗?就不知晓九公主会如何了。还好,九公主身上到底心存了一丝善念,这才将命留住。

    想到这里,叶明珠觉得,还是行善积德比较好。为了孩子,也为了百年后有机会再和家人见一面。

    “阎阁殿到底是怎么来的?”叶明珠忍不住问道。

    “你可知晓前朝的贤王吗?”段墨熯问道。

    “知晓。那时前朝有名的一位贤王。”叶明珠点了点头。

    贤王最初的封号并非贤王,只是那位真的太过于贤明了,这才被前朝的皇帝改了封号。据说贤王一直辅佐自己的兄长太子,又在太子称帝以后帮助他打江山。他死后,前朝皇帝身手感动。

    “阎阁殿便是他创立的。阎阁殿本来就是他谋反的工具。只不过,他意外染了瘟疫,突然间就没了。阎阁殿群龙无首,便也失去了作用。后来,阎阁殿里的右使是个有野心的,杀了殿主,又趁乱整顿了阎阁殿。从此阎阁殿便隐藏在了暗处。”段墨熯解释道。

    叶明珠闻言愣住,怎么也想不到那位贤王居然是个想要谋反篡位的。

    “真的是感染了瘟疫?”叶明珠忍不住问道。

    “的确是意外。那位贤王隐藏得太好了,前朝皇帝一直没有看出来。不过,前朝皇帝堪称千古一帝,手中握着的势力,一直让贤王不敢轻举妄动。阎阁殿在打探消息上一向厉害。贤王若是真的是被人谋害的,不可能瞒过阎阁殿。”段墨熯解释道。

    “对了,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叶明珠开口说道,同时小心翼翼地看着段墨熯。

    段墨熯见叶明珠这副样子,忍不住有些头疼。

    叶明珠想做什么事,一向是直接做了当他不存在。突然间,叶明珠这般小心谨慎的样子,到是让段墨熯升起一丝不安。段墨熯突然间有一种,叶明珠还是什么都别说了的想法。

    叶明珠也不想说。不过,叶明珠知道自己的本事。她瞒不过段墨熯的,若是到时候再说,说不定自己会死得很惨的。

    “那个……你听了以后不要太惊喜啊。”叶明珠觉得有必要打预防针。

    “你说吧。”段墨熯叹了口气,“你要做什么就做吧,我会为你收拾好烂摊子的。”

    “夫君最好了。”叶明珠甜甜地说道,靠在段墨熯怀里,双手拦着段墨熯的脖子。

    段墨熯只觉得更不好了。

    “那个……夫君,你要做爹了。”叶明珠本着早死早超生的原则说道。

    “胡说什么,我都说了,我这辈子只有你一个。”段墨熯训斥道,以为叶明珠又胡思乱想了。

    “你敢再找一个。你若是敢再找一个,我便带着孩子进宫求圣上让我和离改嫁。”叶明珠下一刻满脸阴云。

    “什么?”段墨熯一愣。

    “我告诉你,我有孩子了。着孩子,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叶明珠蛮不讲理地说。

    跟孕妇讲道理,没有道理可以讲。

    段墨熯整个人傻在那里,良久,段墨熯才回过神来。

    “你!”段墨熯是想要发怒的。不过,当段墨熯看到叶明珠那满脸阴云,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个孩子来得太突然了,也不知晓叶明珠现在的身子能不能承受生育之苦。

    “明珠……”段墨熯的语气不自觉地就软了下来。

    “怎么,你嫌弃我?”叶明珠突然有些委屈,一心为他生个孩子,却还要小心翼翼的。

    想到自己回不了家了,又想着这个孩子,叶明珠就忍不住眼泪掉了下来,今天真是太不好了。

    “那个,不是的,我只是担心你的身子。”段墨熯慌忙哄着叶明珠。

    段墨熯记得,当初戚氏怀孕的时候,大嫂还以为是他的孩子,兴致勃勃地告诉他,孕妇脾气差,会性情大变,让他要让着孕妇。

    “我的身子好着呢,就是生完这一胎以后恐怕再难生育了。”叶明珠不高兴地说,“怎么,你嫌弃我只能生一胎?”

    “怎么会。你愿意为我生这个孩子我已经很高兴了。乖,别哭了。”段墨熯哄道,“我还盼着我们的孩子叫我一声爹呢。”

    段墨熯用尽了好话,这才将叶明珠哄好。段墨熯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他才是有道理的那个,怎么现在反而变成了无理的那个了?天知道,段墨熯多么不想要这个孩子。虽然叶明珠这及年的身子大好。只是叶明珠的底子到底有些虚,若是真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

    想到也明珠会怀孕,那便只有那一次了。叶明珠身子不好,月事不准,段墨熯怎么也没想到那么一次便让叶明珠有了孩子。算起来,叶明珠如今也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子了。这个时候若是让叶明珠拿掉孩子,别说叶明珠不乐意,就算是叶明珠愿意,估计也不能将孩子拿掉。

    想到这里,段墨熯忍不住苦笑。同时在心里将提议让他直接去解决内乱的官员给恨上了。若是他在府里,叶明珠怎么可能瞒到今天?

    叶明珠其实明白段墨熯的意思,也知道段墨熯对她的真心。只是,想到日后能不能再见到父母都是未知数,突然间就心情不好了,这才闹了一场的。想到段墨熯一直对她这么包容,叶明珠更觉得对不起段墨熯了。她选择留下来,不是因为段墨熯更为重要,而是因为她知晓,自己回去了,孩子的命没了,她也会在清醒以后,为那个贱人偿命。留下来,和心爱的人还有孩子相守。回去了,不过是看父母一眼后再次没命。该如何选择,叶明珠再清楚不过了。

    叶明珠觉得段墨熯真是个好男人,而自己太对不起段墨熯了。想到这里,叶明珠再一次哭了出来。段墨熯见状,又是对叶明珠一阵哄。

    叶明珠心中感动极了,却哭得更厉害了。不知过了多久,叶明珠才止了哭。

    “有你真好。”叶明珠笑着说道。

    段墨熯一只手将叶明珠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另一只手缓缓抚摸在了叶明珠的肚子上。

    “那就陪我走得远一些。”段墨熯轻声说道。

    “放心吧,我舍不得你。”叶明珠笑了笑。

    人不能太贪心了,如今这样刚刚好。想到这,叶明珠的心情好了许多,兴许,百年以后,真的可以见到父母一面。又或许,她还可以和段墨熯再做一世夫妻。

    后记:史册记载,正一品将军段墨熯,一生战功累累,权倾朝野,却在正直壮年时期,辞官带着发起爱女云游四海。是历史上权力最高却最不恋权的一位武将。

    少年时将爵位传给嗣子,只有一女。其女段氏更是巾帼不让须眉,乃是嘉乐帝一母同胞的妹妹正阳长公主的义女。嘉乐十二年,段氏因其父和正阳长公主之故被嘉乐帝封为静莲县主。

    段墨熯与其其发妻子莲华长公主和定远侯之女赵氏伉俪情深,其妻在时,段墨熯不曾纳妾。在其妻亡故以后,段墨熯也在半年后随其妻子而去。

    赵氏生前极为善良,和正阳长公主、康宁长公主一起行善积德。在当时颇受人尊敬。

    据野史记载,段墨熯的妻子并非赵氏,而是叶氏。也有传言,段墨熯的结发妻子并非赵氏,而是另有其人。不过,后世都当这是无稽之谈。

    再后记:深夜,一个不大的小房间内,一个小女孩猛地睁开了眼睛。

    “这是……”女孩眼中是和年龄不符的沧桑。

    女孩疑惑地看了看,随即露出一丝了然。

    “原来,这才是奖励啊!爸爸,妈妈,还有……”女孩露出一丝笑容,“夫君……”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