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4章 真凤凰与假千金(大结局)

作者:义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流年不利

    宋家最近用这四个字来形容, 最也不过。

    自从宋父将宋玉莹赶走之后,家中就是一股低气压。宋阳赌气成日的不见踪影, 宋夫人也是一股气急了的样子,成日的抱怨他为何要将女儿送走。

    宋老爷顶着压力往城南公馆去接人, 没成想却是人去楼空, 管家回答:“三爷带着合欢小姐出去玩了。”

    近来年关 , 陈三爷本就事多忙碌, 但无奈合欢小姐不高兴,整日的怏怏儿的, 三爷瞧见之后心疼, 立马放下手里的公务带着合欢小姐出去玩儿了。

    宋老爷没成想居然扑了个空,心中又遗憾又无奈, 面上自然是带上了不高兴, 没想到便被宋夫人瞧了出来。

    “我说你是白去一趟吧, 那丫头压根儿没有心。”宋夫人一来不喜欢合欢,二来怪罪他将宋玉莹给撵走了, 故而这段时日一直都是闷闷不乐, 瞧见他这副模样偏生要怼一怼才高兴。

    这可彻底惹怒了宋老爷, 他本身就不高兴,又被宋夫人这般说一通,怨恨激发已久,两人不顾面子大吵了一顿。

    宋阳回来的时候,恰好撞上这般鸡飞狗跳的这一幕,大厅之内乱糟糟的, 迎面飞来一只花瓶,差点怼倒他脸上。

    “母亲……”宋阳大喊,花瓶碎在他脚下,吓得他心脏都要出来了。

    两人瞧见被儿子撞上,面上一阵尴尬,宋夫人捋了捋落在耳边的头发,转过头咳嗽一声:“你……你怎么回来了?”

    刚刚那花瓶就是她激动地时候砸的,瞧见一向温和的母亲如今这般,宋阳惊讶的双眼狠狠瞪大。

    两人颇为觉得没有面子,宋夫人心中又生气,她不是不想亲生女儿回来,但是心中到底还是挂念玉莹,到底是养在身边十几年的,心自然就一味的偏了。

    可如今丈夫不但不体恤自己,还如此这般的惹她生气,宋夫人自然按捺不住,却没想刚一爆发,正巧被儿子撞见。

    见儿子不说话,宋夫人转头假装咳嗽了一声:“让你去看你姐,你去看没有?”宋阳听到这,立马低下头,挠了挠脑袋郁闷道:“我去了,但是姐姐不在。”

    宋玉莹发脾气出去都一个月了,刚开始的时候还在好友王云慧那住着,后来倒是搬去了父亲准备的房子。

    头几回宋阳还是找的到她的,但奇怪的最近这段时日总是见不到人。

    “你姐怎么又不在?”宋夫人好奇的问。

    “你现在应该担心的是合欢。”宋老爷气不过,大喊了一声。

    “她自己不要名不要分的跟男人出去玩了,我还要如何担心啊?啊?巴巴儿的在三爷门口等着不成?”

    “哦……她好好的宋家大小姐不做,非要去当人家的外室,现在倒是怪在我头上了?”

    “外面的都在说我们宋家卖女求荣,她自己不知廉耻宋家的脸面都被她丢尽了,你说玉莹会这样吗?她自己不讨人喜欢,我不怪她怪谁?”

    说来说去,宋夫人就是介意合欢的身份,无名无分的跟着陈三爷,说的好听是男女朋友,说的不好听的就是被包养。

    她宋家的女儿,如今在这上位圈里也算是出了名儿了,宋夫人之前还有些愧疚,可一出去时常的都是那些目光,指指点点的便将合欢给恨上了。

    说到底,不过是将脸面看的比一切都重要而已。

    “你——”宋老爷伸出手,愤恨的指着她的脸,过了好一会才堪堪放下:“你当真是被你那脸面蒙了心。”

    “我如何说的不对了?”宋夫人还不服气,对着他背影大喊:“合欢如此轻浮,哪里比的上玉莹半点?何况她是我亲手□□出来的,气度与教养都是一等一,若不是合欢气度小,容不下玉莹,今日宋家又何至于此?”

    然而宋老爷只摇摇头,不说话。

    他弯着腰,一步一步的往二楼走去,原本挺直的身子有些弯曲,他叹了口气:“家宅不宁啊。”夫人太过偏私,总有一天会酿下大错。

    只希望那一日,她不要后悔才好!

    ***

    叶莲生与陈允之一直玩了大半个月才回来。

    此次去过不少地方,她最喜欢的还是陈家在西郊庄园,那儿有一个硕大的跑马场,冬日里迎着雪跑起马来十分的有趣儿。

    而其余的,她倒是一直淡淡的,于是陈允之便带着她在那多住了好几日,直到快过年的时候才回去。

    “三爷。”

    两人刚下车,行礼都还没来得及放下,老宅那边就来了电话。

    许明忠走过来,面上一脸为难:“老夫人让三爷立刻回去,说是等你用晚饭。”其实话筒的声音大,众人又离得近,老夫人那中气十足的声音谁都听见了。

    老夫人不满意她歌女的出身,让他立刻与她断了关系,此时让他回去也不是简单的等他用晚饭,而是准备了相亲对象,让他回去见见。

    “三爷可要回去?”叶莲生走上前,将陈允之刚接下来的围巾整了整。

    带着黑色羊皮手套的手一阵冰冷,他捏了捏她的掌心,低沉的嗓音回:“乖,我吃完饭就回来。”那就是要回去的意思了。

    叶莲生也不拦,将围巾给他重新围上,整理了一番领口。

    “那我就不送三爷了。”她笑着说完,就立马转过身,黑色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啪啪作响,一边的许明忠站在那,头都不敢抬。

    陈允之清冷的脸上扯出一抹无奈的笑,他脱了手上的羊皮手套,三两步的走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又生气?”

    眉毛一挑,还没等她回,又道:“说了吃过饭就回来,怎么这么大气性?”

    “果真?”

    叶莲生抬起头,潋滟的桃花眼里带着笑:“三爷不去见那什么孟小姐?”她伸出手,虚虚晃晃的勾住他的脖子。

    嫣红的唇瓣娇艳欲滴,陈允之低下头,上前亲了一口:“有你一个就够了。”耳语摩擦之间,他带笑着在她耳边轻声的哄。

    ***

    陈允之回了趟老宅,回来的时候却受了伤。

    床上,叶莲生撩起他的衣摆,黑色的大衣下,白衬衫已经被血染的通红。

    她伸手过去,又不敢触碰:“到底如何回事?怎么将你打你打的这般厉害?”他后背上的伤是一条一条的鞭痕,光是瞧着就触目惊心。

    “无事。”陈允之清冷的眉眼依旧是淡淡的,衣服扯到伤口他也就是轻轻皱了皱眉:“你帮我上了药就行了。”

    “这如何成?”

    叶莲生作势要去叫医生,刚下床却被身后的人弯腰一把抱住,坐在她大腿上的时候,她大喊一声:“你疯了!”

    后背上有伤还如此大动作。

    “这么晚了不好叫医生。”陈允之将药塞在她手心:“帮我上了药,睡吧。”

    叶莲生无法,只能帮他上药包扎伤口,换好衣服后,不知是不是累的,还是疼的,陈允之片刻间就睡着了。

    叶莲生披着毛衣下了楼,灯火通明的大厅里,许明忠听见脚步声立马站起来。

    “三爷无事吧?”

    叶莲生点了点头,“已经睡下了。”这么晚了,佣人早就下去休息,她伸手在酒柜里挑了支红酒打开。

    倒了一杯给许明忠:“谢谢合欢小姐。”许明忠双手接过,但却捧在手心不敢喝。

    “不过是吃顿饭,三爷如何变成这样的?”叶莲生单手环腰,一手摇了摇手中的酒杯,凌厉的眼神往许明忠脸上看去,吓得他浑身一哆嗦。

    “三……三爷……”他支支吾吾的,不敢说。

    叶莲生笑了笑,仰头微抿了一口,回他:“你应该知道,我脾气不太好。”

    这岂止是不太好?分明是很不好。

    就连三爷待合欢小姐都是小心翼翼的哄着的,许明忠自然不敢得罪了,支吾了片刻便回答:“三爷拒绝了老夫人的相亲,并且说……”

    他抬起头,往叶莲生脸上看了一眼。

    灯火通明下,合欢小姐这张脸果真是漂亮,难怪三爷都沉迷了进去:“三爷说要娶你为妻,日子已经选好了,就在正月初八,好日子。”

    叶莲生拿着酒杯的手一点点放下,眼中都是不可置信。

    不知是不是月色撞人胆,许明忠开了个口子,接下来的话也就不那么为难了:“其实三爷一个多月前就在准备婚礼的事了,带您出去玩也是想存心瞒着您,给您一个惊喜。”

    “说来这事倒是有些奇怪。”许明忠挠着头,模样有些不解:“三爷急的紧,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存的念头,像是想快些定下来似的。”

    他拍着头,使劲儿的想:“自从……”

    叶莲生仰头将酒一饮而尽,淡淡道:“自从我被人说是外室之后。”红酒涌入口中,先是微涩,后慢慢的品才察觉到甘甜。

    叶莲生扭头往二楼看去,空荡荡的楼梯口给人一丝暖意。

    她笑了笑,大概是酒气醉人,倒是让人无端生出许多期待来。

    ***

    这才刚过了年,陈家老三陈允之的婚事刚要公布出去,却没成想又发生了一件事。

    陈少桦忽然回来说自己要结婚了,对象是之前的宋家大小姐,宋玉莹。

    “你们叔侄两个是不是被宋家的女人灌了**汤?”宋老夫人将拐杖怼的啪啪作响,“这亲事我不同意,你想都不要想。”

    陈少桦却仿若是吃了衬托铁了心,非要娶宋玉莹不可。

    然而宋老夫人却是彻底气狠了:“她们一个养女,一个亲生女,都想嫁到我们宋家来?你做梦!”

    陈少桦跪在地上,听见三叔与合欢成亲,只觉得心在滴血,但还是抿着唇坚定道:“孙儿要娶宋玉莹,请祖母同意。”

    他头往下,磕了巨大一声脆响。

    宋老夫人听着心疼,眼泪都出来了:“你这是为着什么啊?”

    “玉莹她……”陈少桦抿着唇,闭上眼睛又觉得这句话难以启齿:“她怀了我的孩子。”

    一阵惊雷响起,整个场面都安静下来,人人都看着陈少桦,老夫人的眼睛止不住的惊喜,却没瞧见他垂在身下,那双不停颤抖的手。

    ***

    陈老夫人着急抱孙子,这件事倒是立马就点头答应了。

    宋玉莹因为婚事也被接回了宋家,期间宋老爷又去了城南公馆几次,一去就是一整天,虽人没接回来的,但与叶莲生的父女关系倒是好上不少。

    这次夫人执意要接宋玉莹回来,他倒是没说什么,点了个头就去书房了。

    “别理他。”宋夫人安慰着宋玉莹:“你父亲就是这副性子,拉不下面子。”

    她牵着宋玉莹的手好生稀罕:“宝贝啊,你真是让娘想死了,我就说陈家那小少爷如何会这般没眼力劲儿,这不,接触过就急着想娶你了。”

    宋玉莹脸上扯出一抹尴尬的笑,母亲还不知道她怀孕的事。

    她手捂着肚子正准备解释,门口却传来脚步声,来人了。

    来的是陈家的佣人跟司机,两辆车从里搬出一堆礼物来,陈家这般给面子,宋玉莹还没等高兴,就见佣人上前道:“老夫人说宋小姐怀着孩子,正是双身子,要多用点补品补补才行。”

    她脸上的笑僵硬在原地,倒是一边的宋夫人惊讶了:“怀孕?”她扭头看着宋玉莹不可置信,“怎么回事?”

    未婚先孕,这传出去,宋家岂不是要被人人耻笑?

    宋玉莹知道母亲最好面子,可现在是在外面,若是当着陈家佣人的面上发作,只怕她脸面都没有了。

    连忙拉着母亲往屋子里走。

    可宋夫人忍不住,隔着老远陈家的佣人还能听见宋夫人惊讶的大喊:“你是怎么回事?”陈家来的人相互看了眼,片刻之后又低下头。

    然而,生米已经煮成熟饭。

    纵然宋夫人再如何生气,孩子已经在肚子里了,也不能拉去医院流了去。宋阳还是个孩子,丈夫又不管玉莹的事。

    宋夫人不敢去求他帮忙,一想到那日她振振有词的说着合欢如何轻浮,玉莹如何好时,她就觉得脸疼。

    有心弥补,上前试探道:“要不我们一起去将合欢接回来?”

    “还有几日她与陈家老三就要成婚了,接来做什么?”宋老爷还是气她,回的时候语气淡淡的,眼皮都不抬。

    到底是亲生女儿,这么多年没尽过父亲的义务,如今还要被母亲羞辱,宋老爷打从看清妻子的态度之后,就歇了将接回来的心。

    像之前那般,时不时的去看看,也好!

    他说完,撑着手站起来,语气不咸不淡的回她:“合欢与玉莹的婚事日子近,但是嫁妆我先说好,玉莹该给的那份我会给她,但是旁的多一分没有。”

    养了十几年的孩子,说没感情是假话,但他更怕为此伤了亲生女儿的心,亏欠了这么多年,他不愿合欢有一点的多想。

    “我们对合欢亏欠太多,家中大部分的家业我会尽数给了她,不至于让她在家大业大的陈家丢了面子去。”

    宋夫人从不小气,不过是面子看得重,这点她还是舍得的,点头:“我知道,这点是合欢该有的那份,她与宋阳一样都是我的孩子,我不会多想。”

    “我看未必。”

    然而宋老爷却不信任了,哼笑了一声出了门,任由身后的宋夫人如何喊,都不回头。

    宋夫人一气之下病倒了,成婚的大事便尽数压在了宋玉莹的身上,她怀了身孕,脾气日益见长,宋家大宅子里时不时的都能听到她的骂人声,一时之间鸡飞狗跳。

    ***

    而这边陈三爷在准备婚礼,宋玉莹怀孕的事到底还是被叶莲生知道了。

    “孩子是陈少桦的?”

    叶莲生喃喃开口,眼中都是疑惑,倒不是她多心她总觉得这件事有蹊跷,借着怀孕达自己的目的,这样的事宋玉莹上辈子不是没做过。

    她眼中思绪一闪,转头吩咐许明忠:“派人去查一下,记住,悄悄的跟在宋玉莹身后,不要让她察觉了。”

    许明忠点了点头,立马去办了。

    他是三爷的人,办事自然利索,几天之后就查到消息:“合欢小姐,这事儿果真是有猫腻,这段时间玉莹小姐跟个医生来往的特别近。”

    许明忠双手递上一叠照片,叶莲生顺着他的手看过去,黑白照片中只瞧见宋玉莹正坐在办公室的桌面上,笑脸莹莹的看着对面。

    而她前方,站着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男人,两人面对着面眼神交流。

    叶莲生的手指顺着照片往下滑,停在那位医生脸上的时候才停住:“找到这个人。”她手指着医生的脸,大红色的指甲印在那人清秀的脸上。

    许明忠低下头,又转头去吩咐了。

    ***

    过了年,没几日就到了初八,北平这日可谓是热闹的沸沸扬扬。

    陈家的三爷与宋家的大小姐成婚,那架势,花车围绕着北平城转了一圈,不少人都瞧见三爷的新婚妻子是如何的漂亮。

    而宋家近来喜气洋洋的,亲生女儿的婚礼之后,便是玉莹的。

    “两个女儿同时嫁入陈家,也好有个照应。”宋夫人看着镜子里穿着婚纱的女儿,满脸温柔:“玉莹啊。”她整理着宋玉莹的裙摆嘱咐:“日后要与合一起,相互扶持。”

    镜子面前,宋玉莹僵硬着一张脸,点了点头。

    她双手放在肚子上,掌细下鼓鼓的一坨肉让她心安:“我知道的娘。”她勾起嘴角笑,宋夫人便满意的点了点头。

    外面传来声响,说是吉时倒了,宋玉莹扶着母亲的手走出去,陈家说是婚礼一切从简,就连花车都不如前几日合欢的好看。

    想到如今自己什么都被合欢比了下去,宋玉莹脸上就满是不忿,但是那又如何?她摸着自己的肚子,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当务之急她先嫁到陈家才是最紧要的。

    她略带不满的上了花车,而一边的陈少桦更是面无表情,惨白着一张脸,眼下一片乌青。

    “你是不是不想娶我?”宋玉莹瞧见他这副模样就来气。

    “你别多想。”陈少桦伸出手指揉着眉心。

    宋玉莹看着面前这张相似的脸,清冷淡漠的表情让她烦躁:“你是不是还惦记着那个贱.人,你可别忘记了, 她现在可是你的三婶。”

    “我说够了!”车内忽然传出一声暴呵,陈少桦伸出手指着外面:“这婚你要是不想结,现在就可以下车。”

    宋玉莹红着脸,双手捂着肚子,陈少桦满脸的怒气一下子褪下,他烦躁的揉着眉心道:“你怀着孩子,日后不要再乱说了。”

    是啊,孩子。

    宋玉莹双手捂在肚子冷笑,若是没有这个孩子的话,陈少桦如何会同意去娶她?

    两人都不说话,直到汽车停下。

    陈少桦先下去扶着宋玉莹下车,婚礼订在了酒店,北平上位圈的人都到了场,大厅的门打开,宋父牵着宋玉莹的手走进去。

    宋玉莹穿着洁白的婚纱,身后的裙摆拖得老长,她昂首挺胸接受着在场每个人的祝福,画的精致的妆容上,高傲的看着众人。

    从今以后,她将会是陈家的少夫人,而这些人也会尽数被她踩在脚下。宋玉莹脸上得意的笑容越来越大,直到最后看到坐在第一排的叶莲生。

    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旗袍,身边坐着的是陈允之。

    两人相差大概十来岁,但是听闻三爷格外宠爱他的小娇妻,宋玉莹的脸上无法控制的嫉妒完完全全的展露出来。

    她深吸一口气,刚要转头的时候却看见叶莲生朝她笑了笑。

    漂亮的五官精致又好看 ,这般笑起来的时候勾魂摄魄,可宋玉莹却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因为那若有若无的笑实在是让她胆颤心惊。

    还有她那无声的口语:“来日方长,”那个贱.人在威胁她!

    她僵硬的转过头,直到走到最高处才算是好一点。

    伴娘拿着戒指上前,要举行交换环节,看着晶莹剔透的戒指,宋玉莹脸上带着真诚又渴望的笑,然而戒指还没戴上,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喧哗的叫。

    一个穿着白衣大褂的男人跑进礼堂 ,他喘着粗气对宋玉莹喊:“玉莹,你怎么能带着我的孩子嫁给别人?”

    安静的场面上瞬间热闹起来。

    陈家的保镖刚要上前,却被人挡下,陈老夫人站起来,先转头看着宋玉莹那张惨白的脸,随后看着那名男子:“让他说。”

    男子为王玉川,是个医生,他说宋玉莹那孩子是他的。

    “她说你那日喝醉了酒你们根本就什么都没发生。”王玉川看着陈少桦,随后又道:“后来,玉莹就找到了我,要我出一份怀孕证明。”

    “我们一来二往,相爱了,孩子是我的,若是不信可以去医院检查。”

    他事无巨细,将两人之间的事说的头头道道,大厅中彻底安静下来,人人都往宋玉莹脸上看去,却见她惨白着脸,目露疯狂。

    她捂着肚子,面上是滔天的恨:“你何苦要害我?”王玉川跑上前,拉着她的手:“玉莹,你跟我走,我是真心爱你的。”

    陈少桦冷眼看着两人,奋力摔了手中的戒指,头也不会。

    “少桦。”宋玉莹想去追,身后的王玉川却踩到她的裙摆,她一时不察摔倒在地。

    “啊——”她捂着肚子喊:“疼。”

    “玉莹!”

    有人扑过去,却僵硬在原地,只见她那洁白的婚纱上,一片血红。

    热热闹闹的一场婚礼到底还是结束了,听闻那日的教堂中救护车来了两趟,一趟是来接宋玉莹的,她摔倒在地流产了,孩子没保住。

    一辆是来接宋家夫人的,她气急攻心昏倒在地,送去医院医生说是中风了。

    她一辈子在乎脸面与荣宠,却没想到引以为傲的女儿给了她这么一个巨大的惊喜,自此之后彻底瘫软在病床上,行动不便。

    念慈医院

    今早又下了一场雪,穿着棉袄的行人来来往往,道路两旁的梧桐树一片雪白,连小鸟都没有了踪迹。

    只见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司机带着白手套眼神时不时的往医院里面张望着:“怎么还么出来?”

    话音刚落下,就见门口走出一道倩丽的女人,墨绿色的旗袍外罩着黑色的大衣,她头上戴着顶黑色的帽子,遮住了半张脸。

    她低着头,余下的那半截下巴如玉般滑腻。

    司机瞧见她,立马下车打开车门,恭敬道:“夫人。”

    叶莲生点了点头,弯着腰刚准备进去,手腕却被人一把拉住,她抬头看着车厢里的人,先是楞了,随后一笑。

    “你如何来了?”

    陈允之弯下腰,一把将她抱在自己的膝盖上,灼热的手掌穿过大衣触在她墨绿色的旗袍上,手掌揉了揉,才道:“等你。”

    叶莲生笑了,上前亲了他一口,泛红的桃花眼勾着他:“这是奖励。”

    她亲完就要起身走,陈允之的手却伸出来,一把罩住她的后脑勺往下压,唇齿之间听得见缠绵的声响,足足过了好久才停下。

    “做什么?前面还有人呢。”叶莲生化做了一滩水,靠在他肩头喘息。

    陈允之摸着她的头发,沙哑的嗓音问:“你母亲可还好一点了?”宋夫人中风后,行动不便。

    今日合欢是第一次去看她,宋夫人睁着一双眼睛,只知道哭。

    “就那样吧。”叶莲生语气淡淡的,宋夫人如今是后悔了,但是后悔却不能为之前做过的错事买单!

    “那你可后悔?”陈允之摸着她的头又问。

    那件事的经过,发生,结果,叶莲生故意叫宋玉莹的奸.夫过来闹事,这些他都知道。

    “那你娶了我发现我是这样一个女人,后悔吗?”叶莲生撩起眼帘,看着他。

    陈允之低下头,呼吸喷在她脸颊上:“从不。”

    柔弱无骨的手伸上前,叶莲生勾着他的脖子笑:“我也是。”金丝眼睛下,他一双清冷的眼睛忽然笑了,宠溺的眼神冲淡了浑身的戾气。

    他低下头,小心翼翼的在她潋滟的桃花眼中,轻轻落下一个吻。

    卷翘的眼帘抖了抖,叶莲生闭上眼睛。

    炙.热的触感落在她的眼睛上,满是爱意与温柔。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到这里也要跟大家说再见了。

    作者文笔不好,快穿实在是驾驭不来,剧情过于拖拉,已经决定准备去写长篇文了(无奈)

    多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大家有缘下一本再见!么么哒(づ ̄3 ̄)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