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9章 结婚X孩子

作者:西蒙芒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秦祁第一次上门就这样不欢而散。

    而乔清也陷入了为什么大学之前这帮孩子的画风还很正常,毕业了之后一个比一个有钱仿佛没有生活在一个世界的感叹。

    而且他女儿居然中了一个亿!彩票!

    这他都不知道。

    乔然挠头说道,“本来想毕业了给爸爸送个大房子当惊喜,就被顾灼这家伙给我这么说出来了。”

    乔清当时就拒绝了,他说道,“我们不用换房子,我们觉得住在这里就很好了,这里也是全款买的没什么压力,我们退休之后都有退休工资不用你们担心。”

    “……倒是你,嫁入豪门可没有想的这么简单。”

    不说八卦,电影什么的他也没少看,无论在什么电影里,门当户对才是最重要的,不说金钱上对等,三观那是由家庭环境决定的,他有些担心乔然嫁过去被欺负。

    他查过秦祁的家产,他觉得陈郁泽说的他创业资金的几十万倍是肯定有的,没准上百万倍都是有可能的。

    现在秦祁的承诺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就过期了。

    乔然震惊的看着她爸,“爸爸你膨胀了啊,你知道我现在手里有多少钱吗?”

    不说驰越和顾灼给的钱,就单纯的她自己的钱,加上她妈妈留给她的遗产,这辈子她都不愁吃穿,不说自己跨入了豪门这个行当,起码也实现了财务自由。

    她说道,“不要因为人家的钱太多就不把一亿当钱啊,就算是有朝一日我真的和秦祁分开了,你觉得我手握一亿我会过得很差吗?”

    乔清:“……”

    他居然无法反驳。

    这理由相当充分。

    **

    思来想后,又和秦祁单独聊了一次,乔清终于的同意了。

    在这件事上陈静就豁达得多了,她觉得陈郁泽带什么样的女孩子回来她都可以接受,并且劝乔清看开点,孩子大了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了。

    婚期没什么什么需要乔然准备的,所有的事情都被秦祁被包揽了。

    在这段时间乔然都住在自己家里,在周末的时候就约杨依凡一起出去逛街。

    这段时间杨依凡刚找好了公司,回来歇一段时间,等培训开始了再去上班。

    她早就知道乔然肯定要在毕业之后就结婚,等这一天真的要来的时候她还有点感叹。

    她说道,“我都没想到是你找秦祁求婚。”

    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难道不是应该秦祁和她求婚吗?

    乔然则慢悠悠的问道,“说好的和陆川喜欢你你就要表演胸口碎大石呢?准备什么时候表演?”

    杨依凡:“你看那个包好看吗?要不然我给你买个包,这件事你别再提了!!”

    两个人嘻嘻哈哈进去的时候,乔然一扭头就和身边一个女孩子四目相对,她手里还拿着奶茶,在看到了乔然的时候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随即笑道,“好久不见啊,乔然。”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叶以冬,她穿着裙子,外面穿了浅色的小外套,头发扎了个大马尾,看起来清爽又漂亮。

    上次见面的时候,叶以冬还说自己要和苏亦辰分手,现在看起来过得还不错。

    乔然也笑着说道,“好久不见,最近过得好吗?”

    叶以冬点头,她说道,“我和苏亦辰分手很久了,分手了之后他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好像也分开了。”

    那段时间叶以冬心灰意冷决定分手了之后,苏亦辰果然来挽留了她,并且表示要和白月光断干净,这个诺言都没维持多久,他就和自己白月光在一起了。

    叶以冬一直觉得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他得到了之后也一样不会珍惜。

    发生后面这些事的时候,她已经上大学了,离开了苏亦辰身边她才觉得自己的心态慢慢的好了起来。

    她看到一个男孩子朝着她走过来的时候,她冲着乔然摆摆手说道,“我男朋友来了,我走了,拜拜。”

    说着就朝着前面那个俊秀的男人走了过去,那男人看到叶以冬的时候对着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乔然感叹:“她是不是变了。”

    只要能被转移胸口碎大石说什么都好的叶以冬,“是的,不如我们来讨论一下她到底哪里变了。”

    乔然:“好啊,你什么时候胸口碎大石啊?”

    杨依凡抓狂了!乔然就不能忘记这件事吗!不知道她现在袭击乔然有没有人管。

    **

    中世纪就建立的教堂,哥特式的风格,灰白色的外观,庄严又宏伟,一千多年前这个教堂就的已经建成。

    西部的彩绘玻璃窗是这里最有名的地方,传闻在那个玻璃窗下接吻的情人就能得到祝福永远在一起。

    奢华至极的教堂内部在这个时候也被装饰了起来,白色的玫瑰装饰在了棕色的座位旁,看起来格外娇嫩。

    教堂正中间所有的灯全部都打开了,穿着正装牧师站在红毯的末端,黑发的男人站在牧师身边,他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的,没什么表情,看起来有那么几分冷漠。

    这西装让他看起来腿长腰窄,英俊得不像话,好像童话里的王子走了出来。

    这个画面让杨依凡狂拍两百张照片,乔然没有订婚,而是直接给亲友们发了请柬,婚礼就定在国外,飞机都包好了。

    这也太浪漫了!这个教堂在她没走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被震撼过一次了,进来了之后震撼加倍。

    秦祁今天真的是太帅了,杨依凡在狂拍的时候,她身边那个微笑着的男人凑过去说道,“再拍我可要吃醋了。”

    杨依凡的手只顿了一秒钟,又接着拍了起来,“今天谁也不能阻止我拍然然!”

    陆川伸出手去拉住了杨依凡:“……你现在拍的人可不是乔然!”

    乔然都还没出来呢!

    相比于身边打打闹闹的情侣,坐在他们前面的亲戚组就严肃得多了。

    穿着西装的驰越看起来杀气满满,他身边的顾灼也一脸不爽。

    和他们坐在一起的陈郁泽倒是十分淡定。

    就算是再怎么不开心,难道还能阻止乔然嫁人吗?显然他们做不到所以在这里生闷气呢。

    陈郁泽早就看开了接受现实了。

    所以陈静小声的问陈郁泽,另外两个人怎么了的时候,陈郁泽淡淡的说道,“不用管他们,他们就是觉得自己家里唯一那棵菜被偷了所以心里不爽而已。”

    他抬起手来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是新娘要出来的时间了。

    在乔然踏上了红毯的时候,秦祁抬眼朝着那边看了过去。

    今天请的人不多,秦祁家没有任何亲人到场。

    他不在意,他的家人就在他的眼前,以后乔然就是他的惟一的家人了。

    就算是无数次的想过这个场景,在真的看到乔然穿着白纱朝着自己走过来的时候,秦祁还是忍不住紧紧握住了自己手里的戒指盒。

    他想起了曾经在ktv里握着那个乔然送他的戒指,他装在口袋里不停的摸,宝贝得不得了。

    白纱盖在她头上,她一步步的朝着他走了过来,抹胸的婚纱,裙摆上点缀的钻石在灯光之下闪烁着光芒,她头发挽了起来,露出了洁白又纤长的脖颈。

    在靠近的时候,秦祁看到了乔然在对着他微笑,周围的一切都好像离他远去,只剩下乔然明亮的眼睛和她笑容。

    秦祁的视线没从乔然身上移开过,今天的乔然好看得他不想错过任何一秒。

    在宣誓完了之后,秦祁打开了戒指盒子,他说话的声音有些低哑,修长的手指拿出了戒指,“然然,遇到你,是我这生最幸运的事。”

    在琉璃苍穹顶之下,秦祁黑色的眸子看起来格外温柔。

    戒指戴在手指上有些微凉,乔然闭眼,秦祁轻轻的吻了上来,他的唇很柔软。

    乔然想要说的话都淹没在了他的亲吻之中。

    **

    三层豪华别墅自带游泳池,在泳池对面,是一望无际的沙漠。

    这是中东的酒店。

    盘腿坐在落地窗前吹空调,看着外面烈日炎炎,冰淇淋好像都格外好吃。

    这冰淇淋里放了很多坚果,都是乔然喜欢的类型,还有放了奶油和草莓的松饼,看起来格外诱人。

    面前的小桌子上还放了她带来的平板电脑,正在放着剧。

    这日子真是神仙过的!

    上大学的时候乔然就去很多地方旅游过了,沙漠里她还一次都没来过。

    沙漠和海很像,都是看起来一望无际。

    来之前她还觉得自己肯定会去骑骆驼,去越野,去沙漠冒险。

    中午的时候她出去,热浪铺面而来,瞬间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算了算了,实在是太热了,她觉得在酒店里待着就很舒服。

    秦祁刚刚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乔然正在吃着冰淇淋看剧。

    刚刚洗完澡的他就腰上围了一块浴巾,水顺着黑发流下,划过了他的胸口。

    他走到了乔然身边,直接伸手拿走了她手里的冰淇淋,挑眉说道,“不要吃太多冰淇淋,又要拉肚子了。”

    乔然也是个吃东西没什么节制的人,上次因为冰淇淋太好吃,她一口气吃了六个,还想再吃的时候被秦祁阻止了,当时的乔然还说着豪言壮语,“我可以一口气吃十个!”

    然后晚上她就不舒服。

    因为这前车之鉴,他不想让乔然吃太多的冰淇淋了。

    乔然眼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要被拿走,她立马说道,“我这才吃的第一个!不要啊!”

    秦祁头发上的滴到她脸上,看着男人看着她不说话,乔然小声说道,“好吧,可能是第二个,但我吃两个没问题吧?”

    她可是大人了,哪有人吃两个冰淇淋都要被说的。

    “那你亲亲我,我就让你吃。”秦祁的喉结动了动,他看着她轻声说道。

    乔然抬头亲了亲秦祁的唇,他刚刚可能洗澡用冷水洗的,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凉。

    水滴下来顺着她脖子流下去,让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她说道,“你要擦头发啊,这样**的不好。”

    把冰淇淋顺手放在了桌上。

    他伸手从乔然的膝盖下面穿过,直接把乔然从地上抱了起来,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你帮我擦。”

    乔然:“……”

    这看起来像是要擦头发的样子吗!

    果不其然下一秒她就被丢在了柔软的床上,她穿着秦祁的白色t恤,有些大,盖到了大腿。

    她带来的衣服都是度假用的漂亮小裙子,到最后在酒店里,最好穿的衣服还是秦祁的t恤。

    秦祁的手已经顺着她的腰摸进了衣服里,看到乔然穿他的衣服,总是让他觉得忍不住。

    ——她终于是他的了。

    现在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一个吻结束了之后,乔然喘息着撑住了秦祁的胸口,她的脸颊有些微红,酥麻的感觉从腰上传来,她说道,“等、等等,我的冰淇淋还没吃完呢!”

    男人轻笑了一声,再次吻了过去,声音低哑,“让你还记得这件事,是老公的错。”

    **

    在结婚之后一年,乔然怀孕了。

    本来乔然没打算这么早生孩子的,但怀了总不能去打掉。

    在乔然怀孕了之后,秦祁就忽然变得紧张了起来,乔然孕期反应有点严重,三个月的时候基本吃什么吐什么。

    吃的时候有多香,吐的时候就有多狠。

    因为这个,只要秦祁在本市,中午一定会回家,就算是回家只能待十分钟,他也要回去看看乔然,才觉得安心。

    有的时候他回去了,乔然都已经睡着了,他伸手去摸乔然脸的时候,乔然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他,“你怎么回来了,下午还上班吗?”

    如果下午秦祁不上班了,就会陪乔然一起午睡,如果秦祁下午还是上班,就在床边坐一下就走。

    顾灼和驰越也基本上每天都来报道。

    在秦祁忙不过来的时候,都是驰越来做饭,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坚持觉得自己做饭肯定是比阿姨做的合乔然胃口。

    而顾灼已经在帮孩子取名字了。

    怀孕了之后她都没有变胖,甚至还瘦了一点,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的时候,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刚回家的秦祁衣服都没换,就撸袖子准备去做饭,沙发上坐着的驰越站了起来,淡淡说道,“我来吧。”

    最近他刚从网上看到了一个新菜,绝对吃起来有营养又不油腻,乔然吃了肯定不会吐。

    已经脱下了西装的秦祁挑眉看他,他说道,“不用了,我来做。”

    阿姨在旁边安静的听着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话,穿着西装的男人英俊又冷漠,看起来和西装格格不入,他可是老板,这么大个老板自己做饭,还真的是少见。

    至于另外一个人,看起来一副不好惹的样子,每次来了都要去抢着去做饭。

    厨房到底是什么好地方?!

    顾灼懒得去和他们抢厨房,反正他也不会做饭,他算是看清了,乔然想吐的时候吃黄瓜都会吐。

    最近陈郁泽忙得团团转,他正在和乔然八卦陈郁泽的事情,他说道,“你哥最近的正在追一个女孩子。”

    乔然:“……”

    她就知道,早就劝陈郁泽早点开始,非要等到人家秋念对他彻底没意思了才开始追,这不就是闲的给自己找事做吗?

    顾灼生意上和陈郁泽有些来往,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还顺便多听了一会。

    乔然问道,“是秋念吗?”

    他说道,“你怎么知道,你认识她吗?”

    乔然:“他要是早听我的,现在孩子可能都快出生了。”

    然而主角就是那么任性,不可能会听她的。

    就在说话的时候,乔然打了哈欠,今天中午因为顾灼来了,她都没睡午觉,到现在还有那么点困。

    在不远处的秦祁看到了乔然打哈欠,他走过来蹲在乔然面前轻声问道,“中午没睡觉吗?”

    如果乔然中午睡觉了,到这个时候也不会太困。

    乔然揉着眼睛说道,“没有,中午顾灼过来找我了。”

    秦祁:“……”

    他淡淡的抬眼看了一眼顾灼,顾灼被看得炸毛,他说道,“不要看着我!不是我不让她睡觉的!”

    秦祁轻声说道,“要不要睡会再起来吃饭。还能再吃一会呢。”

    顾灼:“……”

    这是什么**的生活,只是中午少睡个午觉而已,他张嘴正准备说话,就看到那边的驰越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顿时之间他就闭上了嘴。

    好吧是他话太多了。

    乔然看了看时间,刚好五点钟,她犹豫了一下说道,“那我睡到六点半吧,刚好也要吃饭了。”

    秦祁扶着她站起来,他问道,“晚上有什么不想吃的吗?”

    乔然摇头,她觉得自己没什么不想吃的,现在想吃的东西倒是不少,就是不知道待会会不会吃吐。

    两个人说着话的往上走的时候,顾灼总觉得自己在家里地位逐日降低,在外面人家可尊称他小顾总,他爸都不怎么管事了呢。

    驰越看着乔然上楼之后,挽袖子就进了厨房。

    这赛车手现在年年拿第一,他们车队都恨不得供他起来,这段时间没比赛他甩手就跑了。

    顾灼说道,“让秦祁下来自己做饭呗,你想做饭啊?”

    他一直理解不了其他人对做饭的执著,让其他人做不就行了吗。

    驰越没说话,直接进了厨房。

    顾灼:“……”

    这家伙一直对别人爱答不理的。

    乔然觉得怀孕又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睡觉都要扶着吧,在她被扶着躺下来的时候,秦祁坐在床边撩开她脸颊上的头发,他说道,“你睡,我在这里陪你。”

    窗帘是开着的,窗外的阳光斜斜的照射进来,让乔然躺在柔软的床上打了个哈欠,她抓住了秦祁的袖子说道,“你陪我睡觉吗?”

    在说这话到时候,乔然手还抓着秦祁的手臂。

    秦祁轻声回答,“好。”

    在他回答过后不久,乔然的呼吸声变得均匀了起来,他小心的拉开乔然的手,去换衣服,上次乔然就靠着他的衬衣睡着了,脸上留下了衬衣扣子的印子,自此之后只要陪乔然睡觉他一定会换衣服。

    换上了没有扣子的睡衣之后,他拉开被子,刚躺下来,身边的姑娘就缠了上来,挨着他。

    帮她拉了拉被子,虽然屋子里有空调,但乔然是个睡觉喜欢被子盖得很严实的人。

    秦祁躺了下来,伸手抱住了蹭过来的乔然,亲了亲她的脸颊。

    屋外夕阳正好。

    **

    有了孩子后的小日常。

    顾灼:“我抱抱我抱抱轮到我了吧!!为什么驰越都抱第三次了还轮不到我!”

    这简直是不公平!

    陈郁泽坐在旁边淡定推眼镜:“你打得过他你就去抢。”

    顾灼敢怒不敢言,现在在场的人,还有谁打得过驰越。

    孩子是个小男孩,取名叫秦琛。

    顾灼一直觉得自己是最疼爱秦琛的舅舅,虽然陈郁泽老吐槽他那叫宠溺。

    不过陈郁泽懂什么,那家伙连喜欢的女孩子都追了好久,都这会了还没搞定人家。

    所以他对陈郁泽的说法嗤之以鼻:“你不懂,等宝宝长大了就会说最喜欢的舅舅是小舅舅。”

    陈郁泽因为顾灼的说法生出了一点危机感,在空闲的时候也经常来带秦琛一起玩。

    好容易在秦琛学会了说话之后,秦琛咯咯笑着对风尘仆仆赶回来的驰越口齿不清的喊,“酒……酒!”

    顾灼:“……”

    陈郁泽:“……”

    感觉胜利果实被窃取了。

    对于他们这种幼稚的行为,秦祁根本就没有参战,他早就看清了,要是太在意他们,就会被他们拉到同一水平,就算是打赢了也不快乐。

    孩子有舅舅们照顾更好,他能得到乔然更多的时间。

    乔然生孩子的时候太痛了,本来他就觉得有没有孩子都无所谓的,这下也不想让乔然再生第二个。

    乔然现在也彻底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在家躺着花钱。

    秦琛四岁的时候,全家人在一起过年,顾灼推掉了顾家的聚会到了乔然家。

    他推门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在了。

    驰越正在逗秦琛说话,“宝宝最喜欢的舅舅是谁?”

    四岁的秦琛白白嫩嫩,生得漂亮,招人喜欢,这段时间里陪秦琛最多的人是顾灼,他骄傲挺胸,秦琛绝对说是他。

    驰越常年在外比赛,陈郁泽好不容易追到了秋念,只有他是最闲的!

    结果他听到了秦琛脆生生的说,“我喜欢大舅舅!”

    顾灼:“……”

    他现在就想把门打开,出去算了。

    秦琛这小白眼狼!

    秦琛一扭头看到了顾灼,站起来就朝着他跑过来,“小舅舅!”

    顾灼:“……”

    这欢兴鼓舞的样子,要不是他听到秦琛说最喜欢的人是驰越,他差点就相信这家伙最喜欢的人是他了!这渣男倾向真不愧是他姐的孩子。

    顾灼抱住了秦琛往里面走的时候,乔然站起来说道,“都来齐了快吃饭吧,外面下雪了吗?”

    坐在落地窗边的英俊男人穿着浅灰色线衫,他抬眼看了眼窗外,雪花轻轻落下。

    他淡淡说道,“嗯,下雪了。”

    开着的电视上放着是乔然家过年必备春节联欢晚会,餐厅里的大家都已经热热闹闹的拉凳子准备坐下。

    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的这天晚上,他一个人坐在黑暗的屋子里,陪着他的只有被他砸了的手机。

    “怎么发呆呢?”

    乔然看到秦祁站在落地窗前,神色有些冷漠,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祁回过神来,转头看向她,他说道,“没什么。”

    “我只是觉得这雪好像在哪里看过。”

    乔然:“你这话说得我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从哪儿吐槽。”

    秦祁轻声笑了笑,没有搭话,伸手握住了乔然的手。

    可能乔然都没有意识到。

    从高一那年他遇到了乔然开始,每一年的雪,他们都是一起看的。

    作者有话要说: 两章放一起了,写到这里就全完结了,感谢各位小可爱一直读到这里,喜欢我请收藏我和我的预收《刚暴富的我重生了》,或者关心我的微博:一只只只芒果。

    么么哒各位!文可能休息几天才开,名字可能也会改,笔芯!

    叶希在毕业了之后继承到了千亿家产,开心的没花几天之后,她重生回到了自己的高中时代。

    叶希:???

    她没有遗憾!不想重生!她只想好好安安静静的花钱好不好。

    虽然她高中时代成绩很好,但是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她看不懂好不好。

    尝过了花钱的快乐,根本吃不了学习的苦,但为了能够重复上辈子的轨迹,叶希还是只能尝试努力集中注意力学习。

    过了三天叶希就放弃了。

    直到有人为了叶希曾经的暗恋对象来找叶希麻烦的时候,叶希蹙眉道:“当他同桌我乐意?”

    什么爱情不爱情的,等她变成了富婆什么小狼狗找不到。

    她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富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