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6章 我叫我同桌打你

作者:靠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展铭的事迹,成了七中的传奇。

    在每一个被老师发现灭掉又新建的表白墙上默默传诵。

    在每一年高三的誓师大会上,被老师们拿出来劝导同学们浪子回头金不换。

    在每一次有人打架的时候,老黄总会说,你以为你这三脚猫的身手很厉害?当年,我带的年级有一位学生,校霸,老师都打不过他,每次打架,都得几个男老师一起去抓。结果呢,这种硬茬子,到了高三,也得乖乖学习,心里也只剩学习,什么都不想,一米九的大个子,为了学习,天天抱着同桌的大腿!

    “后来呢?”

    老黄喝了口茶,慢悠悠继续说:“后来?”

    “后来考得不错啊。原本是年级倒数,升上高三后,每一次考试,进进退退的,总体是进步的。到了最后高考,是他考得最好的一次,跟一开始相比较,进步了六百名!不是开玩笑,六百名!这件事,你们班主任老张最清楚了,当年就是他班上的学生。从我参加工作以来,这是我见过的,改变最大的学生。从大专线以下,一直飞升到本一线。踩本一线了,刚刚好踩分,我记得特别清楚,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老张接口:“他选了个很热门的专业,通信工程吧?还是电子信息来着?他不接受调剂专业,最后上了本二的学校,也挺好的,专业很好。”

    学生问:“他的学霸同桌呢?”

    “那是考得相当好!”老黄激动,“数学单科满分,全市单科第一!总分也不错,他当时还可以降分录取,但是没用到降分,他自己就考上了B大。你们不知道吧,这位学霸是一中转学过来的,在他们一中成绩都上不去,就没考过这么好的分。来了七中,飞速进步。那一年是我们校长最开心的一年,他说第一次在教育局开会,说得一中校长无话可说!”

    “切!”学生嗤之以鼻,“原来他有这么厉害的学霸当同桌,有什么不会的,他同桌都可以教他!哪里像我,老师,我同桌考得比我还烂耶!请问我们两个倒数是要怎么才能进步六百名啊?”

    老张拍桌:“你还有理了!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现在是在说你打架的事!我跟你说——”

    七中明知楼的吵闹一如既往,就跟那年的夏天一样。

    那年夏天的事,很多顾奇南都忘记了。

    那个夏天过得飞快。

    一模、二模、三模、每周一次模拟考,飞速而来,每个人都没有反应的时间。

    二轮复习很快结束了,第三轮就是不停地做题,不停地考试、讲评。

    展铭一直在进进退退,起起伏伏到最后,他已经麻痹了。反正总体是上升的,虽然很缓慢。

    温度跟压力一起逐渐变高,到了六月,爆表。

    结果不错,他们都考上了理想的大学。顾奇南上了第一志愿,B大数学系;展铭考上了首都的大学,离B大四十分钟车程;吴渊跟邱然颖考上了本省同一所211大学,高考结束的当天晚上,他们就确定关系在一起了;林小斌考上了南州市职业技术学院,公办的大专,学校环境很好,他的专业是市场管理。按林小斌的话说,毕业了准备回家继承家业好好经营洗衣店。

    林小斌的爸妈很高兴,原本以为林小斌连高中毕业证都拿不到了,结果竟然考上了大学,还是公办学校。为了这事,两人还打电话感谢老张。老张说,都是顾奇南这位年级第一的功劳,带领他们三个认真学习。

    为此,林小斌爸妈还请他们三个吃了顿饭。席间,林小斌爸爸拿出啤酒、红酒、白酒、杨梅酒,每人都满杯给倒上,把三位中学生看傻了。

    最后顾奇南是被展铭背回小出租屋的。

    吴渊跟邱然颖确定关系后,也请大家一起吃了饭。

    顾奇南爸妈,又请他们到家里吃了饭。

    四个人又一起约吃串串吃烤肉吃沙茶面,从考完就几乎天天约出去玩。

    展哥很快就找到了新的打工,这次没去工地了。找了份在便利店当店员的打工,分白班晚班,一天上班八个小时,还能留出时间跟顾奇南谈谈恋爱。工资没有在工地赚得多,但展铭算了算,学费申请助学贷款,开学之后继续勤工俭学,还是够花的。

    顾奇南放纵了两个星期,才开始看书。李腾主动联系他,跟他推荐了很多大学以后需要的教材。顾奇南想了想,告知李腾自己已经确定了性向,并且有了男朋友。李腾回了一串省略号,什么都没问。

    但是过后他依然给顾奇南发了许多电子教材,跟顾奇南说,现在他们又是学长学弟了。

    李腾很干脆,也很聪明,理智地退回到了普通学长学弟的关系当中。

    志愿填报完了,五班约了一次聚会,差不多全班都参加了,顾奇南四人也参加了。定的是去南州市最近很火的一个网红山庄烧烤。

    山庄在市郊,还挺远,地铁还要转公交。他们下午到的,晚餐自助烧烤,结束后唱歌,在山庄住宿一晚。

    山庄的环境很好,绿荫环绕。五班占了一个半山腰的小平台烧烤,还能看到远处的大海跟星星点点的灯光。

    五班参加的人多,租了好几个炉子,每个炉子前都围着一群人。大家各自分工,有的洗菜,有的给鸡翅、肉串刷腌制的酱汁,有的负责把木炭烧起来。

    顾奇南四人自然是一起的,展铭给每个人都指派了活,唯独顾奇南没有。顾奇南问:“那我呢?”

    展铭说:“你就乖乖站着,看我烤东西。”

    顾奇南点头:“哦。”

    正在往竹签上串牛肉的林小斌唉声叹气:“凭什么啊?小弟1号怎么能站着不干活?不干活他还能当小弟1吗?”

    吴渊示意他闭嘴。

    顾奇南自觉地说:“我可以帮忙啊!”

    展铭随口吩咐:“那你去捡些树枝树叶来吧,这个木炭不好弄。”

    走出小平台,就是石板铺成的山路,路边随处都有树枝落叶。顾奇南走出小平台,弯腰捡了一点干树枝。他想着其他人可能也需要,就想多捡一点,不知不觉往前走了十几米。

    因为树木环绕、山路曲折的缘故,每个小平台相互看不见。顾奇南走了十几米,捡了一堆小树枝,抬头才看见面前又是一个小平台。

    冤家路窄,在上面烧烤的正是一中实验班的人。

    对方也看见他,彼此都愣住了。

    碰见也不奇怪,这个山庄最近很红。南州市的几个吃喝玩乐公众号推了无数次,说这里空气清新,半山腰还能看见海,晚上星星灯光一点,浪漫得不得了。而且最近还推出了学生优惠价。

    邱然颖他们班已经来过了,说很好玩。

    恐怕南州市的许多高三毕业生,都会来这里玩一趟。

    实验班的人不多,只有十来个。顾奇南粗略扫了一眼,没有林士达那个垃圾,但是在场的也都是欺负过、讥讽过他的人。

    他记得很清楚。

    一年多没见了,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点变化。

    但是顾奇南仍然清清楚楚地记得他们每个人,甚至他们做过什么,说过什么,还想得起来。

    顾奇南第一反应是转身走掉,他还尚未有动作,那边就有人冷哼了一声,说:“我的天,看看,这是谁?”

    “单科第一的数学小天才咯。”立刻有人接口。

    顾奇南停住了脚步,他太熟悉这种讥讽的语气了。

    他高考数学满分,单科全市第一。

    成绩出来的当天,本地的教育新闻就报道了。

    他总分也不错,必上B大,这些人肯定都知道了,语气才会这么酸。

    “是犯罪小天才吧?毁了我们教室、影响我们考试的人肯定是你!林士达都被你害惨了,你还敢出现在我们眼前?”有人说。

    顾奇南听了就想笑,也的确笑出声了。

    他很高兴听到影响了他们考试。

    立刻有人恼怒:“你笑什么?!”

    顾奇南眉眼弯弯,回答:“笑失败者的嘴脸,真的很难看。”

    马上有人举起拳头:“你他妈再说,我打死你!别以为我们不敢打你,就你在实验班做的事,打你一千次都不解气!”

    泼油漆事件后,顾奇南从没有去打听过实验班的那群人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打击到,有没有被影响。

    他已经毫不关心他们了。

    但是此时此刻听到他们好像考得不好,他还是觉得挺开心的。

    毕竟他只是个未成年人,可不是什么圣人。

    顾奇南不知道的是,泼油漆事件后,整个实验班的教室重新粉刷了一遍。大部分家长反对学生继续在刚刚粉刷过的教室上课,觉得有毒、不健康。但是一中教学楼每间教室都满了,一时根本挪不出空的教室来。只好把实验班换到理工楼的空余实验室。实验室位置偏,年代老,离高三教学楼远,教师们从办公室来回不方便,一时抱怨四起。

    而实验班的人,原本是天之骄子,是整个年级最受瞩目的班级,享受着办公室边上条件最好的教室,结果最后跟被打入冷宫一样,退到了校园的偏僻角落。

    远离整个高三年级,自己一个班,孤零零地窝着。

    有的学生原本学习压力就大,被红色油漆一惊吓,没过多久就有人陆续申请退出实验班。到了高三下学期,整个实验班只剩下二十几个人。

    这一届高考,是一中有史以来,实验班考得最差的一届。

    而林士达,不知为什么,状态一直非常差,最后连211都没上。

    他们坚定地认为,这一切都是由于顾奇南。

    要是没有泼油漆事件,实验班不会被影响得如此厉害。

    顾奇南不是那个十五岁的小孩了,不是那个被同学冷言冷语,难过得不知道怎么办的小孩了。

    顾奇南平静地说:“你们考不好,是你们脑子不行,关我什么事?还有,我在实验班什么事都没做过。你们污蔑别人之前,请拿出证据,好吗?”

    “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心里清楚?!”有人喊,还把手里的东西朝顾奇南扔了过来。

    顾奇南没反应过来,被砸中了肩膀,有点疼。

    他低头一看,是一个起火用的打火机。

    顾奇南抬起头:“有病吗?”

    他走过去,把手里的树枝朝实验班的人砸。

    有几个女生尖叫,有几个男生朝他走过来。

    顾奇南抬起脚,一脚踹翻了他们的烧烤炉。烧烤炉刚刚点燃,几块木炭已经烧红了,火星四溅。那几个男生没料到顾奇南这么狠,怕被火星溅到,一时四散奔逃。

    顾奇南一个都没放过,把三个烧烤炉都踹翻了,还把桌子上他们的食材全部掀翻了。地上满是打翻的鸡翅、牛肉、蔬菜,跟木炭。

    满目狼藉,乱七八糟。

    实验班的女生不停尖叫,喊:“顾奇南你疯了!”

    几个男生气疯了,喊:“顾奇南,我打死你!”

    顾奇南满意地看着满地的狼藉,冷冷说:“你们打我?我不怕,别跑,你们欺负我,我叫我同桌打你。”

    说完,顾奇南大声喊:“展哥!展哥!有人要打我!”

    展铭他们就在十几米外,立刻清楚听见了顾奇南的呼喊。不到三十秒,展铭、林小斌、吴渊三个人就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十来个五班的男生。

    展铭三人虽然认真学习了一年,但是身上的校霸之气不减。

    三人站到顾奇南身边,问:“谁要打你?”

    顾奇南说:“一中实验班的人。”

    展铭三人立刻明白了,这是冤家路窄。

    展铭捏了捏拳头,又问了一遍:“谁要打顾奇南?”

    实验班的几个男生一看展铭的块头,就怂了。更别提展铭身后还有十几个人,单挑可能都打不过,更别提群殴。

    有人争辩了几句:“他把我们的烧烤炉都踹翻了……”

    展铭看了看,从地上拎起一瓶被掀翻的矿泉水,拧开盖子,一一倒在木炭上,说:“多危险,木炭还烧着,引起火灾就不好了。”

    边说着,边把所有的木炭都浇湿了。

    实验班的人气得脸通红,知道烧烤无望了,连烤一粒玉米都不可能。

    “你们赔钱!”有人喊。

    顾奇南说:“你们自找的,谁叫你们先找我的麻烦?要不报警吧,这样比较公平公正。”

    报警?

    实验班的人觉得顾奇南疯了。

    他们是出门来玩来放松的,不是来跟疯子纠缠的。

    顾奇南又说:“不报警?那你们最好走远一点,因为我看你们很讨厌。以后见你们一次,就欺负你们一次。”

    顾奇南挤出一个礼貌式微笑。

    展铭扫视了一圈,问:“还不走?”

    实验班的人敢怒不敢言,最后只能夹着尾巴走人。

    五班的人看不懂这一出是什么,展铭在场,也不敢去问顾奇南,赶紧都散了。

    吴渊看了看顾奇南的神情,拉着一头雾水的林小斌也走了。

    顾奇南站在原地,看着满地乱七八糟的东西,沉默。

    展铭走过去摸了摸他头发。

    顾奇南轻声说:“狐假虎威的感觉真好。”

    展铭走到他面前,低头看他。

    天色渐渐黑了,小平台上的灯亮了起来。

    星星似的灯带,挂满了整个小平台。

    点点灯光在顾奇南的眼里轻轻荡漾,像小船在水中摇晃。

    顾奇南眨眨眼,看着展铭,声音轻得像夏夜里薄薄的雾气。

    “展哥,我发现我已经不怕他们了。不怕他们的眼神,不怕他们的言语,不怕他们的行为。我也已经把一中的事都放下了,不是因为我原谅了他们,我还是讨厌他们。”

    顾奇南上前,抱住展铭,将脸埋在展铭怀里。

    “我不在乎他们了,因为我有了更在乎的人,因为我有了更好的朋友,有了很多快乐的事、快乐的回忆。”

    展铭抱紧他,低头在他耳朵边说:“高中毕业快乐。”

    顾奇南的高中生活结束了。

    经历了很多事的高中生活,很痛苦的高中生活,后来又很快乐的高中生活。

    在这个夏天,很完美地结束了。

    他有了新的好朋友,他有了世界上最好的男朋友,他很快乐。

    所有的难过、悲伤、恐惧都过去了。

    它们没有消失,它们一直留在他的心里。

    但是它们就是已经过去了。

    被新的幸福、快乐、美好盖住了。

    它们是腐烂的枯枝败叶,但在这之上,长出了花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