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二十章 尾声

作者:丧心病狂的瓜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六年后。

    星期一的清晨,伴随着闹铃的响声,韩江阙和文珂的家里又是如常的一片狼藉。

    客厅里的地板上、沙发上都是凌乱的玩具、零食,作业本被扔的到处都是,厨房里的韩江阙正在忙着准备早饭。

    一直在家里帮忙的阿姨前几日回家省亲,生活好像一下子乱了套,幸好七年的育儿生活下来,韩江阙也终于算是勉强在胜任爸爸这个职称了。

    韩江雪和文念刚开始上小学一年级,而韩江雪小朋友还没有适应新的环境,刚一起床就捂着脸坐在餐桌边哭成了小泪人:“爸爸,我不想去上学,我不想去——”

    韩江阙昨晚在忙着组织拳赛的事,睡得有点迟,早上起来煎饺子时本来就有些头痛,但是还是脱了围裙,走过来摸了摸韩江雪的脑袋:“学校发生了什么事吗?”

    韩江雪就只是抽泣,却怎么也不肯回答。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刷完牙的文念从洗手间里出来,看到这一幕很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说:“行了,不就是被隔壁班的小霸王亲了一下脸吗,至于吗?韩江雪,你是男孩子好不好?”

    说起来很奇怪,明明是早出生的哥哥,可是韩江雪却胆小爱哭。

    在家被文念欺负,在外面从幼儿园时代开始就被同龄小朋友欺负,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哭包。

    “为什么要亲你啊?小雪。”

    就在这个时候,文珂也从主卧室里走了出来。

    韩江雪最黏文珂,不声不响就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他穿着白色的兔子拖鞋,一路小跑到文珂腿边抱紧Omega。

    文念嘴边还沾着牛奶沫,毫不客气地说:“小霸王说韩江雪长得像洋娃娃一样,以后要把他娶回家哦。”

    没想到韩江雪听到这句话更伤心,趴在文珂的膝盖上哭得更大声了。

    文珂忍不住笑了,他把韩江雪抱了起来,用手指抹掉小家伙眼角的泪珠,温柔地说:“不哭、不哭了……漂亮怎么了?我们小雪是因为长得像爸爸才会这么漂亮啊。”

    韩江雪这才抱着文珂的脖子,泪汪汪地抬起头:“是吗?”

    小家伙皮肤雪白,长着一双和韩江阙一模一样的美丽眼睛。

    花瓣一样的眼褶、漆黑的瞳孔,但是鼻子更像文珂,没那么高挺,更显得温柔。

    或许是因为年纪还小,脾气又软,他看起来丝毫没有韩家那股狼样的凶劲儿,更像一只天真的小麋鹿。

    “是啊。”文珂认真地点了点头:“小雪长得像爸爸。爸爸以前就像洋娃娃,高中的时候,好多人都偷偷叫爸爸韩公主。”

    突然被掀老底的韩江阙正在解围裙,不由轻轻瞪了文珂一眼,但是随即走了过来,摸了摸韩江雪的脑袋,沉声说:“别担心,等会儿爸爸开车送你们去学校。还有,这两天下午放学是许叔叔去接你们,还记得吧?”

    而文念听到这里,黑漆漆的眼睛忽然一转,故意问道:“你们又要背着我们偷偷去约会了吗?”

    韩江阙不由求助地转头看向了文珂,文珂咳了一声,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许叔叔周末要带你们去钓鱼,到时候看看是你和小雪钓的多,还是南逸和知非钓的多。”

    幸好文念哼了一声,没再追问下去。

    但是两个小家伙穿戴整齐之后,一家人坐上车之前,文念趁韩江阙在里面启动路虎时,忽然拉了拉文珂的手,严肃地说:“爹地,你们多约会也好哦。爸爸每次去学校接送我们,都有很多Omega盯着他看、找他说话。你总是在忙工作,要小心爸爸被人抢走,知道吗?”

    文珂哭笑不得,实在不知道文念这小家伙怎么这么人小鬼大,但是他还是也拉了拉文念软软的小手,认真地保证:“好,我和爸爸等下就去约会,好好培养感情。”

    小领导这才满意,牵着文珂的手一起上了车。

    一家人往学校驶去,只有韩江雪似乎还沉浸在被强吻的悲伤中,一张小脸委屈巴巴的。

    到了校门口时,很巧地,文念一眼就认出了强吻的始作俑者,隔着车窗一指,开始告状:“就是他!背着黑色书包这个!”

    韩江雪往窗外一看,眼见着小鼻子又抽动了一下,又要哭出来了。

    韩江阙牵着韩江雪下了车,慢慢地走到了背着黑书包的小朋友面前。

    小朋友发型有点毛躁,衣服也略显破旧,但是身上的背带牛仔裤很有个性地在膝盖处剪了几个破洞。书包单肩痞痞地背着,很有一幅幼儿园大哥的样子。

    “你就是林小树小朋友吗?”韩江阙声音低沉地问。

    林小树大大的褐色眼睛滴溜溜地转,一看到穿着笔挺衬衫的高大Alpha,顿时也感觉到了什么,努力挺起胸,但是声音却很小:“是,怎、怎么了?”

    韩江阙说:“我是韩江雪小朋友的Alpha爸爸。”

    林小树一下子紧张地往后退了两步,他偷偷看了一眼缩在一边的韩江雪,随即垂下头,很小声地嘟囔道:“我……我只是想和他做朋友。”

    “我知道。”

    韩江阙点了点头,说话时很自然地蹲了下来,用和小朋友在一样的高度平视着林小树,温和地继续道:“我们小雪刚刚上一年级,也很想有其他小朋友和他做朋友,小树愿意和小雪一起玩,这当然太好了——但是小树现在可能还不懂,亲亲是很宝贵的,这是只能对喜欢的人做的事,对你和小雪来说都一样。你们还太小,还不懂得喜欢是什么,所以还不适合去亲亲,对不对?”

    而韩江雪还是怯怯地躲在一边。

    林小树拽着书包带偷偷看了一眼一旁的韩江雪,脸忽然红了起来,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小声说:“那、那我可以带小雪去教室吗?”

    韩江阙笑了,他摸了摸韩江雪的脑袋,轻声询问着小家伙的意见:“好不好?”

    一直到韩江雪终于悄悄点了点头,韩江阙才终于放开手,将韩江雪和林小树一块带到了校门口:“进去吧。”

    文珂一直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

    晨光洒在Alpha的身上,他深邃的轮廓、高大的身材本该是充满距离感的,可是他却偏偏温柔得像是初春的阳光。

    他会用大大的手掌牵着韩江雪小小的手掌,他会蹲下来和小朋友们温和地平视着说话,他会用那么柔软可爱的字眼——“亲亲”。

    文珂忽然想到当年他们做爱之后拥抱在一起说过的话,他抚摸着年轻的Alpha的脸颊,问他:“你以后打算做什么?”

    韩江阙想了一会儿,然后认真地告诉他说:“做爸爸。”

    谁也想不到,当年那个孤独叛逆的少年,最终竟然真的会蜕变成世界上最温暖的爸爸。

    文珂站在树的影子底下等韩江阙过来,然后牵着Alpha的手掌一起回到车上。

    把小朋友们送走之后,韩江阙终于忍不住把文珂摁在副驾驶位上吻了一会儿,亲吻的间隙,他有些急切地低声问:“我们还玩......那个吗?”

    文珂搂住Alpha的脖子,轻声说:“你想玩的话,就玩啊。”

    韩江阙抬起头,漆黑的眼睛微微闪着光。

    结婚这么多年了,他们俩在发情期时,仍然激烈得像是十年前的热恋。

    “那个”是一个小程序。

    这还是许嘉乐发给他们的,之前是他们大学的助教随便做的app。

    Alpha和Omega们在里面可以随机翻出角色,两个人放在一起之后,要根据角色想出特别的小剧本。

    之前的几次XX期,他们分别抽到了教授VS学生,警察VS犯人,没想到韩江阙很喜欢这个小程序。

    这次更特别一些,文珂抽到了皇上,韩江阙抽到了贵妃——

    这还难度不小呢。

    韩江阙在这方面很入戏,咬着文珂的耳朵,轻声说:“鹿皇上,今晚想要怎么宠、幸我?”

    文珂捧着韩江阙的脸,面对着这样的一张面容,真的很难不生出一种皇帝般的感觉,他感觉自己有点色令智昏,哑声说:“韩贵妃,我......”

    他想了想,决定提升一下戏的精细度,换了个称呼:“朕要把你绑起来。(省略一句虎狼之词)”

    ......

    ......

    “是,鹿皇上。”

    韩江阙眯起眼睛笑了,他显然喜欢这个角色。

    他兴奋时就是他最迷人的时刻。

    凌厉的眉峰、漆黑的眼睛显出一丝凶相,但是却偏偏眼神又能流露出撒娇的神色,又娇又凶的Alpha,实在是让人无法抵抗。

    文珂一把把他扑进了蓬松的被窝里,用自己的领带把韩江阙绑在了床头,直到天蒙蒙亮才消停下来。

    因为是皇上,所以结束之后,文珂仍然很霸道地把韩江阙搂在怀里,轻轻地托着他的下巴,低下头一点点地亲吻。

    韩江阙很享受做贵妃的时间。

    他懒洋洋地把脑袋窝在文珂的肩膀,手倒没忘记要放在他最喜欢的部位——

    文珂生了孩子之后,他总觉得那里好像更像满月了

    其实当年他从昏迷中醒来之后,因为四肢没什么力气,所以可以经常窝在泛着刚刚生完宝宝,还会不经意间散发出奶香的文珂怀里。

    那时候的文珂还没从他刚刚苏醒的劲头中缓过来,连对待刚出生的宝宝都不如对他那么疼爱,他幼稚地开心了很长一段时间。

    那时候,好像还没什么做爸爸的自觉呢。

    星星点点的吻落在他的脸上,韩江阙任性地享受着文珂的爱抚。

    在三十多岁的年纪,只有在心爱的人面前,才可以这样肆意撒娇。

    在平日里,他在念念和小雪面前,当然还是要做一个稳重的Alpha爸爸。

    但是当家里两个小家伙不在的时候,当他独占着文珂的时候,他仍然是文珂独一无二的“宝贝小狼。”

    想到小家伙们,韩江阙忽然睁开眼睛,有点在意地说:“你说,如果小雪如果以后分化成Alpha怎么办?”

    “是Alpha怎么了?”文珂问。

    “就……”韩江阙爸爸还没享受够,就忽然感到伤脑筋,叹了口气:“太胆小了、也太爱哭了,这样的个性分化成Alpha怎么行?”

    文珂温柔地笑了,却没马上说话。

    “你笑什么?”

    “我笑你啊。”文珂吻着韩江阙的额头:“你这个当爸爸的,不也是喜欢被保护的小公主Alpha吗?他难道不像你?”

    “哥哥……”韩江阙翻过身,把脸贴在文珂的脸边,轻声说:“但我有你啊,如果小雪是个胆小的Alpha,他也会遇到像你一样保护着我的Omega吗?”

    “会的。其实Alpha也好,是Omega也好,都不用局限自己的个性,他就算是个胆小爱哭的Alpha,那也没什么,他和念念,都会有属于自己的路的。”

    韩江阙没说话。

    不知为什么,听到小雪和念念都会有自己的路时,忽然想到自己早上手掌里牵着的那只小小的、软软的手,想到有一天他们会长大,不再需要他这样牵着他们去上学。

    他们可能会去异国,可能会谈很多场恋爱,可能会不再常常回家,想到这些,便觉得心里有些惆怅。

    文珂忽然偷偷地挨过来,咬了一下他的鼻尖:“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

    “嗯。”韩江阙闷闷不乐地应道。

    “我会陪你到老的。”文珂捧着韩江阙的脸,轻声问:“小狼,你说,到六七十岁了,你还会叫我哥哥吗?还会跟我撒娇吗?”

    韩江阙长长的睫毛抖了一下,他的脸忽然有些红,过了一会儿,终于老实地说:“……会的。”

    想到老得皱巴巴的自己缩在同样一脸褶子的文珂肩窝撒娇,那感觉那画面有些滑稽。

    但忽然之间,好像就不那么害怕老去了。

    父母也好,子女也好,他们是深深的羁绊,但最终不能相伴一生。

    只有爱人,才是独一无二的同行之人。

    因为走在同样的时间里,所以时间的流逝才不再重要。

    我们终将一同老去,一同不朽。

    会的,哥哥。

    等到成了老头子的那一天,也会跟你撒娇的。

    ……

    五月10号那天,雪洋小学一年级(四)班组织了绘画比赛。

    画的主题是“我的家”,所以还请了所有小朋友的家长们也一起来参加。

    韩江雪似乎是继承了聂小楼的天赋,很喜欢画画,但是到了台前呈现的时候,一下子就害羞腼腆起来,好在文念小朋友对这种事在行。

    两个人站在讲台上,一人抓着画轴的一边,然后开始讲解。

    “我们家的Omega爸爸叫做文珂,他是手机app开发公司的大老板,我和念念叫他爹地。”

    韩江雪怯怯的盯着台下,声音很小。

    “我们家的Alpha爸爸叫做韩江阙,他是拳击经纪人,还组织B市的很多拳赛活动。”

    文念接下去的时候,声音则大多了。

    “爸爸高中时以前追求爹地的时候,曾经画过很多幅画,里面画的都是小男孩和长颈鹿。长颈鹿就是爹地,爸爸说,爹地是最温柔的人,睫毛长长的、又爱保护人,就像高大的长颈鹿一样。”

    “小男孩是爸爸。”韩江雪捏着画轴,似乎被文念鼓舞之后,声音也渐渐大了一些:“因为爸爸喜欢爹地保护他的感觉。但是爸爸现在长大了,不再是小男孩了,我的爸爸有192,他很高。”

    “爹地的微信头像是一头傻乎乎地笑着的长颈鹿。”

    “爸爸的微信头像是他亲着长颈鹿。他们真的好肉麻哦。”文念奶声奶气地说。

    韩江雪偷偷扯了一下文念,然后鼓起勇气抬头看向下面的家长和学生们,认真地说:“这就是我们的家。”

    两个小朋友一人往左,一人往右,缓缓把画轴拉开。

    只见那是一副蜡笔画,画面里天空是碧蓝色的,太阳照射着大地,在一座褐色的小房子面前,是一片翠绿色的草地上,有一只戴着粉红色蝴蝶结的长颈鹿,还有一个戴着拳击手套的男人。

    这一次,韩江阙站在长颈鹿的身边,和长颈鹿一样高大,温柔地环着长颈鹿的脖子亲吻着。

    曾经画面里的小男孩变成了两个,一个是穿着兔毛拖鞋的、抱着长颈鹿的腿的韩江雪,一个是拉着韩江阙手的文念。

    这是小雪和念念画的家。

    老师们鼓起了掌,然后把文珂和韩江阙一起叫了上来拍照留念。

    他们就像蜡笔画里那样站在一起,文珂牵着小雪,韩江阙牵着文念。

    老师拿着拍立得,笑着说:“茄子!”

    他们一家也一起喊:“茄子!”

    韩江雪臭美地睁大了眼睛,而文念则笑得张开嘴巴,门牙还缺了一颗。

    只听咔嚓一声,闪光灯亮起的那一瞬间。

    文珂和韩江阙竟然同时转过头向对方亲去,嘴唇傻傻地撞在了一起。

    拍立得相片留下了那一秒的记录——

    这一次,不再是小男孩亲吻着傻乎乎笑着的长颈鹿。

    是文珂和韩江阙在相机面前,永恒地接吻。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