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9章

作者:梨酒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九月金秋。

    这真的是一个像金子一样的月份,在方妤的人生里,闪闪发光,弥足珍贵。

    月初是济大开学的日子,离她当初来到这儿,已经过去了四年。

    如今她不用再去报道,再来到这儿,却是陪着林泽君一起去校园里转。

    还见到了一直都想见的徐音。

    小女孩长发披肩,穿着小裙子,活泼又明朗。

    她跟在林泽君身边,主动的和他说话,紧跟他的脚步,一步都不离开。

    见到方妤,她很大方的喊了一句“姐姐”。

    “姐姐,听泽君说你是济大美术专业的?”徐音往方妤这边凑了凑,开始和她说话。

    方妤点点头。

    “我看了姐姐你的画,好可爱。”徐音说的是方妤和白意一起出版的漫画作品。

    “可爱的都是白意画的。”方妤和徐音聊了起来,说起白意的话,她又夸了两句。

    “他画出来的东西真的有趣又可爱。”

    方妤说着,突然看了一眼林泽君。

    她想起林泽君和白意好像是同龄。

    “明天我有画展,白意也会来,你想不想认识认识他?”方妤询问道。

    看起来喜欢可爱东西的女孩子,应该都会喜欢像白意这样单纯的小可爱。

    “好啊。”徐音一口就应下,眨了眨眼睛,道:“好像蛮有趣的。”

    “我在新闻上看见他,说话好可爱啊。”

    徐音小小的兴奋了一下。

    她说这话的时候,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林泽君,神色突然凝滞住了。

    他愣住,有些不太自然。

    眼角余光瞄了一眼徐音,又把目光收了回来。

    他这小动作被林泽骞看在眼里。

    他们上楼的时候,林泽骞拉住了方妤,问:“你这是撬泽君墙脚?”

    当着面撬他媳妇,还是撬给白意那个小屁孩,太不像话了。

    方妤不禁笑了,答道:“我给他松一松土,不然他都不知道要着急。”

    他不急方妤都替他急。

    小八这性格......怎么就跟林泽骞完全相反呢。

    徐音来了这两天,方妤都能看出来,这姑娘主动的不得了,就差直接冲林泽君怀里去了。

    可是林泽君就一直不理人家。

    她兴致勃勃的在那说话,说上半天,林泽君也就点点头而已。

    这都从一中到济大了,还不有点结果,方妤都觉得不行。

    那不得激一激他,看有没有点成效。

    不然不知道要到哪年哪月。

    方妤边说边笑,然后抬腿要上楼梯,可就在这时候,她脚一歪,跟着“啊”了一声。

    林泽骞脸色立马就变了,双手稳稳扶住她,问:“怎么了?”

    方妤现在的孕期是三个月,正是危险的时候,林泽骞每天都提心吊胆,就怕她出点什么事。

    方妤抿着唇,接着没再说话。

    “是肚子疼还是什么?”林泽骞着急的很,伸手想去摸一摸她的肚子,可是又害怕,手指刚碰到,又犹豫着收了回来。

    “不然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林泽骞见她一直不说话,心慌的快跳出嗓子眼了。

    方妤却突然“噗嗤”笑了一声。

    她转头看向林泽骞,唇角微微勾起,眼底也满是笑意,腆着脸说:“没事,骗你的。”

    就觉得看林泽骞的反应特别好玩,想逗一逗他。

    “老公,我知道你最好了。”方妤逗完怕他生气,赶紧又甜声的哄他,撒娇。

    “我还想吃妈昨天带过来那个酸豆角,你晚上给我做好不好?”见他不说话,方妤又转移话题。

    “方妤你现在越来越行了。”林泽骞咬咬牙,接着也没法子,又叹了口气。

    “我真想——”他咬牙切齿,狠狠地说出三个字,可接下来的话,又没了影。

    “不能想不能想。”方妤赶紧摇头,慌张的去捂他的嘴巴。

    “医生说起码要五个月才行的。”方妤顺着他的话,一本正经的回答。

    “还五个月。”知道方妤就是在开玩笑,林泽骞当然也就顺着她。

    那方妤心情好才是最重要的。

    “就是十五个月我也不敢啊。”林泽骞冷哼了一句。

    以前最多也就忍一个星期。

    但现在要忍近一年的时间,提起来真有点难受,可还是心甘情愿的。

    “那老公我帮你呗。”方妤知道他拿她没办法,故意又笑着逗他。

    她凑到林泽骞耳边,虚声,轻轻的问:“你想用哪儿?”

    玩大的她还真没有玩过。

    “方妤你别嚣张。”林泽骞勾唇笑了一声,然后俯身在她耳边,轻声的说:“我都记住了,以后要还回来的。”

    她现在说什么话,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迟早要她都兑现。

    画展开在南新区的一处画廊。

    南新区这一带现在已经发展了起来,有很多的工作室在这边,画廊也不少。

    有好几家都是李逸老师开的。

    今天是方妤人生中办的第一次画展,邀请了很多的朋友,当然要有李逸老师。

    李逸老师,不仅是她的偶像,是她前进的目标,更加是她梦想开始时,给予她方向指导的导师。

    对于方妤来说,老师真的是很珍贵又很尊敬的存在。

    老师的办公室今年当然又招了新人。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致力于创新的源泉。

    而周玥来的时候,周栩也跟着她一起。

    方妤其实也有很久没看到他了。

    周栩早两年也从老师的工作室离开,听周玥说,他好像是准备开一个自己的工作室。

    确实有一点是,比起画画方面,周栩的领导经营能力要更好。

    毕竟在大学的时候他当部长,那也是很有威望和影响力的。

    “果然方大画家就是厉害,都开自己的画展了。”周栩送了一束满天星给方妤。

    方妤礼貌的接过。

    “还要恭喜你当妈妈。”周栩笑着说话,十分自然轻松。

    方妤怀孕的事,周栩是从周玥那里知道的。

    当时他愣了一下,第一反应,当然是觉得惊讶。

    虽然知道他们两个在一起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可这么快就怀孕生子,还是让人有些讶异。

    但在惊讶过后,他接着想到的,还是恭喜。

    当初自己做过的一些荒唐事,时过境迁,现在再想起来,真觉得特别好笑。

    人家两个人好好的,他却想着要从中插一脚,只是幸好,没有造成太大的过错。

    不过有过那样的美好,他就算做过,也不觉得后悔。

    “谢谢周师兄。”方妤点头笑道:“师兄你也帮了我很多忙,要是工作室有什么需要,也可以随时联系我。”

    “那就不要了。”周栩笑着摆摆手,道:“好好养胎。”

    他也只转了一小圈,接着说有事要忙,就先离开了。

    画展上展出的这些画,大多是方妤比较有名气的一些作品,还有几张她早年画的,穿插在其中。

    白意这小屁孩,这次真的很靠谱了。

    他不仅帮她向公司申请了开这次画展,就连这些前期的准备工作,他也有帮忙。

    很卖力的为自己赎罪。

    他经历过那一场风波,像是长大了很多。

    至少小屁孩真的在公司硬刚了,说自己有股份,也算是股东,就是要把黑彦赶出去。

    公司没办法,只好听他的,解除了和黑彦的合约。

    黑彦这么多年以来一直火不了,现在借着白意有了点热度,至少是让大众看到他了。

    不管怎样,也算是他赚到了。

    而看着方妤肚子里的孩子是真的平平安安,白意心里的负罪感才稍微少了些。

    下午的时候,林泽君和徐音也过来了。

    方妤喊了白意来,让他照顾好林泽君和徐音,带他们到处逛逛。

    徐音和白意两个都是聊得开的人。

    聊着聊着,白意还很兴奋的说,明天带徐音去看他的小仓鼠。

    小仓鼠现在是白意的宝贝了,天天好吃好喝的养着,平常碰都不让别人碰一下。

    果然还是可爱的东西比较受他这个小孩子喜欢。

    徐音一听是很可爱的小动物,兴奋的嘴巴都咧到耳朵边上去了,连连的点头答应。

    “它叫mumu啊,好可爱的名字。”徐音看白意手机里小仓鼠的照片,心都软化了。

    “长得也可爱。”

    徐音转头去看林泽君,向他招了招手,示意让他也过来看。

    “泽君你看,mumu真的好可爱,要是可以的话,我也想在宿舍养一只。”

    只可惜宿舍不让养宠物。

    林泽君白皙的面色上,像扑了一层冰碴子,冷的渣直往下掉。

    徐音和他说话,他没回答也没理。

    “真的可爱,你看一眼。”徐音拿着手机到林泽君眼前,非要让他看一看。

    林泽君显然很不开心了。

    “我去找我哥。”

    他闷闷的说完这一句话,就大步的往前面走了。

    徐音皱眉,看了眼mumu的照片,还没理解林泽君的反应。

    可她愣了一下,把手机还给白意,追着林泽君就跑了出去。

    方妤站在后面的小走廊里,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她想着,白意真给力。

    为了撮合自己弟弟和弟媳,她这个大嫂也真是费了心思了。

    幸好知道白意是个什么人,他是真的小孩子性格,现在也就对他的仓鼠来来电了。

    撬不了林泽君墙脚。

    “不出三天,肯定能成。”方妤断定。

    林泽骞摇头,做了个“七”的手势,反驳道:“最少一周。”

    他是他亲哥哥,最了解他了。

    没那么快的。

    “我们打赌。”方妤不服气了,她觉得自己说的就是对的。

    “好啊,赌就赌。”林泽骞点了点头,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那赌注呢?”

    “你说。”林泽骞一脸宠溺地看着方妤,示意让她来决定。

    方妤想了想,道:“如果我赢了的话,那我要吃一顿火锅。”

    怀孕之后,林泽骞对她的饮食进行了充分的限制,一些刺激性的食物,都不让她碰了。

    “行。”林泽骞笑着点头答应。

    “赢了就让你吃。”

    黄昏渐近,画展上的人也渐渐少了起来。

    方妤拉着林泽骞,神秘兮兮的往里面走。

    说是有惊喜。

    绕过一条小走廊,到最里面的一个房间,打开来,又是一个小小的,令人惊奇的空间。

    这个空间里也挂着很多画,就像是一个小画展一样。

    每一张画,画的都是林泽骞。

    最开始的,她还青涩的画技,还是照着他的照片画出来的。

    是高中时候的林泽骞,稚嫩无比。

    在她的画笔下,人还显得僵硬。

    后面的就不一样了。

    从她画的每一张林泽骞里,都能看出来,她在进步。

    画笔下的人物,是灵动而又带了感情,只要脑子里想到他的身影,就能从善如流的画出来。

    因为这是自己放在心里,充满了爱的人。

    “其实这也是一直以来的愿望。”方妤突然害羞了,小声的说,腼腆的笑。

    一直以来,也想办一个画展,是专门给林泽骞的画展。

    现在,借着这个机会,她也算初步完成自己的心愿。

    就像是一直以来,他们两个之间,都好像是林泽骞要更主动,他要付出的更多,也爱的更多。

    但方妤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他,她爱他,一点都不少。

    她会愿意去为他付出,为他准备这些惊喜,就像他为她做的那样。

    “老公我爱你。”方妤一字一句的说,踮起脚尖,轻轻吻他的唇。

    林泽骞抬眼往后看。

    后面最显眼的地方,是一幅他从来没有看见过的画。

    画里面是一家三口,牵着手走在大山的小道上,那一侧有阳光明媚,洒在他们身上。

    一切都温馨而又美好。

    那是方妤前几天瞒着林泽骞悄悄画的。

    这幅画里面,包含着满满她对未来的期盼,还有此时她心里的幸福,都在画笔下充分的体现。

    林泽骞心里微微泛麻。

    他按住她的后脑勺,俯身吻住方妤的唇,亲她的时候,自己的唇角都是难掩向上的笑意。

    他们走过了那么多年,现在终于走到了这一步,看起来一切都很美好。

    可这样的美好,却也是另一个起点。

    他要给她的是一生。

    而方妤,也愿意陪着他一生。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到此,正式完结。

    很羡慕骞哥和妤妤的爱情,我一直有想加点虐的剧情,但真的,真的,真的下不了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