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4章 二更

作者:画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冬日的风刮到哪儿都是不好受的, 更何况江王府里才进了一个万般不得人心的妾。

    钟浅离就是再不乐意也被一顶小轿从王府小门抬进了后院, 落在头顶上的是她惯来看不上的侍妾名头, 侍妾,那便是连主君身旁的贴身丫鬟都比不过。

    奇耻大辱!

    她钟浅离明明家世相貌样样不缺, 侯府嫡女,就是进宫也是做娘娘主子的命,何故到了他江王府,就得做个没名没分的侍妾?

    是以第一次听人唤她钟姨娘的时候,钟浅离没控制住自己砸了一个上好的玉杯。

    而这事,也传到了现如今天天往外跑的江王耳中。

    江王府,书房。

    沈慎才从舒涣那碰了一鼻子的灰,以往灵动天真的小姑娘不知怎的, 就是连正眼也不肯看他一下,逼急了就掉眼泪,也不说话, 一句的解释都听不进去。

    书房里熏了上好的暖香, 细细的烟袅袅升到空中, 又悄无声息消散,沈慎眼瞳里尽是疲惫, 才脱了外袍下来就听到这样的消息, 顿时气得笑了。

    他本生得极美,但他如玉的面上的那股子阴鸷与漠然, 生生将这份美感破坏了几分,此刻他狭长的眼瞳一眯, 里头的怒意滔天。

    莫名其妙给人当了靶子,现在钟浅离进了府,本就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那段不堪的荒唐事,后又是舒家老头请奏无故将他和舒涣的婚期延缓一年,事到如今钟浅离还不知死活往他霉头上撞?

    “她还说了什么?”

    “王爷,钟姨娘方才大闹了一顿,此刻正在嚎哭,劝也劝不住。”

    沈慎修长的手指揉了揉额心,才道:“走,本王倒想瞧瞧这侯府嫡女是个什么德行。”

    钟浅离被安排住在王府后院一个冷僻的院落,离着主院有不短的路程,沈慎走到那时,都有些微微咳起来。

    那些丫鬟见了他都低头行礼而后默默退了出去,沈慎这才真正看清这钟浅离的模样,一张苍白的脸上满是粉脂,眼睛睁得极大,因为连日来的绝望与焦躁,往日的一头秀发也变得有些干枯,随着泪痕流下来沾到脸上。

    狼狈至极。

    沈慎嫌恶地皱眉,连屋也没进,只站在门口居高临下地望着,目光里满是讥讽。

    钟浅离抬头望他,触及他胜过女子的容颜时有一瞬间的愣神,旋即不情不愿地抿唇唤了一声王爷。

    “钟氏。”沈慎冰冷的话语中一丝情感也无,钟浅离只觉得浑身一个哆嗦,下意识看了他一眼。

    “摆正你的位置,否则就自去庄子里反省吧。”他说得强硬,丝毫没有考虑钟浅离的家世,沈慎向来是说得出就真做得到。

    来之前沈慎曾担心自己会一个错手掐死这么一个女人,可真正看到的时候又只觉得无尽的厌烦,就这么一个不知所谓的女人,舒涣到现在都没有和他说过一个字。

    秋风瑟瑟,红叶遍地的时候,沈慎突然就病了,这一病毫无征兆,来得极凶猛,太医轮着守了几天才渐渐有所好转。

    顾温凉跟着沈徹去探望之后就回了府,舒涣一下子就迎了上去,也不说话,就盯着她,眼中的担忧谁都瞧得出来。

    “你去瞧瞧他吧,烧得有些迷糊了。”

    舒涣抿着唇回了舒府,回了自己房里倒头就睡,梦里全是沈慎拿冰糖葫芦哄她,一会子又是三更半夜翻过她府上的墙来瞧她的场景。

    她醒来时,天正黑,屋里点着未燃尽的蜡烛,她生得不聪慧,很多事情都想不明白。

    可他欢喜自己,她感受得明明白白的。

    这样一想着,舒涣又觉得有些委屈,耸了耸鼻头吧嗒吧嗒直掉眼泪。

    就在几月前沈慎还说得信誓旦旦的,说他们两个好好儿在一起,一眨眼,他都把别的女人招进府里了。

    第二日一早,舒涣还是早早的就起了,而后顶着两团乌青去央了顾温凉,再由沈徹带着去了江王府。

    就连子悦跳到她肩头啄她粉嫩的手指,舒涣也没能高兴起来。

    沈慎果然病得重了,他们去的时候太医才走,除了贴身小厮,偌大的王府里也没有一个可以照顾他的人,沈慎身边伺候的隋玉见了舒涣,眼睛都亮了亮。

    所有人都识趣地将地方留出来给他们独处,屋子里常年积郁的药味浓得化不开,舒涣有些不适应,压着嗓子轻咳一声,“沈慎?”

    她低低地唤,见床榻上的人毫无动静,才走到床榻前,瞧见了隔着许久不见的那张俊脸。

    沈慎安安静静地躺在床榻上,一张脸白得可怕,就是在病中眉头也是紧紧皱着的,薄唇死死地抿着,偏偏脸颊两侧还晕染出病态的红来。

    舒涣坐着看了会,将他头上的毛巾拧了水再盖上去,不小心拂过他纤长的眼睫毛,沈慎当下闷哼了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一个迷茫一个惊愕。

    沈慎自己烧糊涂了做起梦来,一时之间倒也没说话,还是舒涣有些紧张地开口,道:“王爷醒了?我去唤太医。”

    脚下的步子还未迈开,就被一股子大力扯到了床榻上,沈慎带着浅淡药味的薄唇缓缓压下来,带着能将人烤化的温度,舒涣推拒不能,怒骂声被尽数卷到他唇上。

    “涣宝。”他一声声的低喃,亲了亲她泛红的眼角,才撑起身子坐了起来,只是那双手还是死死地环在舒涣的腰上。

    “你放开。”舒涣瞧着他身子虚弱,也不敢真踢他,那股子力道和猫儿挠一般,倒是让沈慎低低笑出声来。

    “不放。”沈慎眼角带笑,脑子里的阵痛都渐渐减弱下来,好不容易等到她肯来瞧自己了,哪有就这么轻易放走的道理?

    舒涣抿着唇不说话,揪着床底下的被子低着头也不看他。

    “涣宝,我真没碰过她,一根手指头也没。”沈慎见这架势,凤眸都黯了下去,“大婚前,我一定将她弄出去,从哪来就回哪,你信我。”

    舒涣终于抬起头来,眼圈红红的像一只家养的兔子,声音也有些哑。

    “禹王爷和我说,你去打战是因为我。”

    沈慎有些不自在地别过眼,半晌才轻轻握了她有些肉的小手道:“在你心里,我不想不如任何人。”

    哪怕我这副身子只能靠药石吊着,也不想从你嘴里听到陈瑜是英雄的话来,哪怕是气话,也不行。

    舒涣嘴唇蠕动片刻,终于揪着他单薄的中衣掉了金豆豆。

    沈慎无奈又溺宠地笑,将她泪珠一颗颗擦干净,才抱着抽抽泣泣的小姑娘啄了又啄,凤眸里皆是明亮的笑意。

    “以后……嗝儿,咱们好好儿在一起。”她哭得气都不顺,嘴里来来回回都是这几句,沈慎脑袋有些晕,抱着她就睡了过去。

    临睡前还将小姑娘牢牢扣在怀里,眉宇间终于有了舒缓的笑意。

    “下次不要气我了,药很苦,心里很难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