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0章

作者:画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发生了这样的事, 顾温凉自然也没有什么心思了, 那些夫人贵女陆陆续续回去, 府上才恢复了夜里的静谧。

    顾温凉和秦衣竹相携去了水亭,毕竟舒涣一个人在那她也不放心。

    前头丫鬟打着灯, 灯笼随着走路的步伐而晃动,在黑暗中拖延出明灭不定的弧度,小雨淅淅沥沥地下,曲曲折折的回廊走了一条又一条。

    “涣丫头怕是伤心得紧了。”秦衣竹执了一把伞走在顾温凉身侧如是道。

    夜里寒意重,顾温凉紧了紧身上的衣裳,抿了抿唇道:“方才就哭成那样儿了,还不知心底是个什么滋味呢,莫说了, 去瞧瞧就是了。”

    待到了水亭,顾温凉就看到了哭成小花猫样的舒涣和一脸束手无措轻声劝慰的青桃。

    雨淅淅沥沥地下,打在伞面上, 也打在了舒涣的手背上, 她湿漉漉的杏眸望到顾温凉和秦衣竹, 哭腔深重:“温凉姐姐,衣竹姐姐。”

    顾温凉快步走上去揽了她的肩头, 格外能理解她的心情。若是今日在那的人是沈徹, 她肯定也无从接受。

    “外头天儿凉,咱们到亭子里说。”

    舒涣的手冰凉冰凉, 透着润湿的潮意,顾温凉紧紧抿了抿唇, 所有的安慰都显得有些苍白:“无事的。”

    阁子里比外头软和许多,青桃无声息地下去端了几盏热茶上来,白汽袅袅升腾,迷糊了眼前的视线。

    舒涣擦干了眼泪,红红的眼眶不加掩饰,她抽抽泣泣的声音让秦衣竹皱了眉。

    “涣丫头,不能哭。”秦衣竹半蹲下身子直视舒涣道。

    “你是未来的江王妃,沈慎如今爱你纵容你,可你也要拿捏好正妃的分寸,像咱们三个府里,姨娘不知有多少,就是温凉的爹爹,也纳了一个姨娘。”

    秦衣竹声音低缓,如同幽沉的月光流淌到了心底。

    顾温凉神情微动,旋即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有出声将秦衣竹打断。

    舒涣与她们不同,她思想单纯无杂质,爱恨分得分明,更不懂得忍耐,如同一块纯净的水晶,看着璀璨夺目,实则一碰就碎。

    她娘被关在祠堂,爹爹又全然不管,心智也不成熟,若是此时没人教她这些,沈慎又一房侍妾一个侧妃地迎,顾温凉想想都骨子生冷。

    舒涣懵懵懂懂,一双眸子不知道该望着哪,秦衣竹依旧耐心,“沈慎是王爷,你欢喜他,自然也有旁的许多女人欢喜他,王府也会进许多新人。我知晓你心底不好过,可这迟早是要过来的。”

    舒涣缓缓摇头,神情笃定:“若是这样,我就不欢喜他了。”

    小姑娘面上怯弱,眼神却坚定下来,睫毛上还挂着几滴欲落不落的泪珠,顾温凉拿了帕子替她擦了脸上的泪痕,柔声道:“妆都花了,我叫青桃陪你去换身衣裳,涣宝时刻都得漂漂亮亮的。”

    等到舒涣跟在青桃后头亦步亦趋地走了,顾温凉才踱步到秦衣竹的身侧,神情微动。

    “想问我为何说那么多?”秦衣竹揽了她肩头有些疲倦地出声。

    顾温凉一愣,旋即摇头。

    “这样的道理,与其叫她在江王府里自个儿悟出来,还不如我们提前告诉她。”

    “是啊,深宫后院,向来如此。”秦衣竹将青葱般的手指甲放到她跟前,借着灯笼,水粉色的指甲晶莹剔透,盈盈如水。

    她朝顾温凉眨了眨眼睛,“我新磨的花汁,可好看?”

    “温凉,我若是嫁给沈唯,怕是连自个是谁都要忘了。站得越高就越孤寂,东宫会进多少女子,又有谁说得清呢?”

    秦衣竹低喃之声婉转,浸入霏霏的夜色里,顾温凉清润的瞳孔直视着黑暗深处,“因为这个你才一直对沈唯视而不见?”

    “也不全是,主要还是怕了他那张嘴,我两若是真在一处了,岂不是日日都没个安宁了?”

    顾温凉浅笑着回:“这倒也是。”她顿了顿,话还未过脑,就已说了出来,“其实若真嫁过去,沈唯定会好好对你的。”

    前世今生,至少能让沈唯一次次破例的,也只有一个秦衣竹了。

    就如同沈徹对自己一般。

    这世间最让人难过的事就是错过,顾温凉自己就错过了一世,自然不希望沈唯和秦衣竹尝尝这样的滋味。

    秦衣竹闻言美目流转,顾盼生姿,她耸了耸肩道:“我自然知晓啊。”

    “若这时不好好治治他一身的毛病,嫁过去了岂不天天被欺负?”

    顾温凉默了默,有些不想说话。

    感情一个两个心里明镜一样,就她还两头担心。

    等夜再深点了,忠国公夫人和秦衣竹也走了,顾温又将舒涣哄着上了马车,这才轻呼了一口气出来。

    才一转身,就瞧见沈徹三人远远走了过来,隔着几盏灯火,顾温凉瞧着沈徹暗红色的锦袍,眼里如同落了熠熠的光,她浅笑着走上去,被大步走来的男人捏了捏一侧的脸颊。

    沈慎觉得刺眼,觉得沈徹就是故意的,索性别过眼去不看。

    就连沈唯也黯了神色,语气有些不友好:“她人呢?”

    明明再三叮嘱那女人留下来有事同她说的,结果还是见不着个人影。

    顾温凉面上带着温婉的笑意,上下打量几眼,才道:“自然是跟着国公夫人回去了。”

    沈唯脸色更沉几分,旋即冷哼一声。

    君子不与小女子计较,早晚要把她治得服服帖帖的。

    相比于沈唯的漠然,沈慎的表情就多了一分忐忑,他才换了一身衣裳,又里里外外都洗了一遍,身上彻底没有那疯女人的半点味道了,才阴沉着脸作罢。

    “舒涣呢?”沈慎看着顾温凉眼神一动不动,“本王话说在前头,可半分没动那女人,皇嫂你没说什么吧?”

    关键是……舒涣那傻丫头不会又东想西想怀疑他吧?

    这是这话他到底问不出口。

    顾温凉不知想到什么,微微皱眉敛了神色,瞧得沈慎不自觉凤眸一缩。

    “涣丫头哭了许久,临走时只说再不欢喜你了,就没旁的了。”

    顾温凉清润的瞳孔深处藏了一抹极深的笑意,沈徹站在她身侧瞧得分明,捏了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又不动声色别开了视线。

    这样调皮灵动的她,真真叫他挪不开眼了。

    只是可怜沈慎,才刚动了大怒,最受不得刺激的时候,硬生生抚着胸口艰难道:“皇嫂有时间多替我劝劝,她惯是信你。”

    顾温凉轻咦了一声,有些漫不经心地反问:“那钟二小姐呢?”

    舒涣虽性子纯善,却也是眼里揉不得沙子,只怕是怎么也不可能接纳钟浅离的,那沈慎又准备如何?

    沈慎蓦地沉了神色,脸黑得有如锅底,冷声一字一句道:“本王绝不会白白吃这样的亏!”

    险些,还未等到他的涣宝,守了近二十年的清白就这样稀里糊涂没了。

    顾温凉放心了,沈慎向来阴鸷狠绝言出必行,他说没完,忠勇侯府就跑不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