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7章 番外

作者:阮糖超级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喻裴记得自己明明睡在和小姑娘的婚房里, 可醒来的时候却是在喻家的客厅。方茹女士跟他爸喻锦年都在,只不过看上去年轻了十来岁。

    心生疑惑, 喻裴出声喊道:“爸, 妈?”

    可是两人什么反应都没有。他想上前拉住喻锦年的衣角, 但伸出去的手直接从那片衣角穿透了过去。而喻锦年他们依旧没反应, 仿若看不见他。

    错愕间,喻裴还是保持了镇定, 思考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接着,他看见楼上下来个人,穿了身休闲装, 与他二十一二岁的模样一般无二。他听见那个男人蹙眉问道:“什么时候去接人?”

    方茹叹口气回道:“现在吧。父母刚走,小姑娘一个人肯定害怕。听说池家那些人待她不算好。”

    望着三人开车远去的背影, 喻裴记起来了。这是池染染家里刚出事, 他们赶去接小姑娘回来。

    没有搭上车,喻裴就在别墅区门口等着。临到傍晚,那辆去接人的小车总算驶进了大门。后车门打开, 一个瘦小的女孩儿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女孩儿低着头、垂下眼眸望向地面, 就是不肯看人。被方茹牵着往屋里走的时候,喻裴眼尖地注意到小姑娘身子还在微微发着抖。不知道是怕的, 还是晚风吹了凉的。

    跟着进了屋, 喻裴全程陪在小姑娘的身边。她看不见他,因而背过身锁上门便蹲在地上抱膝小声啜泣,哭得眼泪汪汪的。哪怕只是陪在身边,喻裴都可以感受到刚失去父母的小姑娘心里有多悲痛。

    哭累了, 小姑娘身子一歪就睡在了地上,果不其然第二天就着了凉。

    喻裴跟着死气沉沉的小姑娘到了学校,眼看着她被欺负却无能为力。小姑娘一天天的消沉下去,可是喻家竟然没有一个人察觉到她的遭遇。直到她被逼得从荒郊的废弃工厂五楼跳下去,绽开一朵鲜红的花。

    终于,小姑娘的不平被挖了出来。那些欺负过她的人都被喻家报复了回去,池颖和那几个混混也没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纵然如此,那个鲜活的小姑娘终究是回不来了。

    眼睁睁瞧着一切发生,可是自己却无力阻止。喻裴觉得自己的心生疼,像是被人硬生生剜了一块,不致命可偏疼得厉害。

    在他站在小姑娘的墓碑前痴痴望着的时候,场景瞬间转换。这次他到了三中,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校长办公室墙角泪眼婆娑的小姑娘。她抬起眸,慢吞吞走到自己跟前,小心翼翼扯着他的衣袖,轻轻喊了声:“哥哥。”

    喻裴来不及回答就被一股引力拉回了现实。他从梦中惊醒,猛地坐起身,将身旁睡着的池染染吵醒了。

    揉了揉眼睛,池染染睡眼惺忪地按亮了床头灯。看喻裴满头大汗、一脸沉痛的模样,池染染顿时被吓醒了,撑起身紧张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恍若还在梦中,待看清了周围的装饰,喻裴稍些回过神,呆呆看着池染染也不说话。等池染染焦急得不行,打算拨打120时,喻裴终于有了动作。

    他一把将欲起身的池染染死死抱住,好一会儿瓮声瓮气道:“我以为,我失去你了。”

    言语间隐约有哽咽之意。

    尚在懵圈状态的池染染拍着喻裴的后背,柔声问道:“是做噩梦了吗?”

    “嗯。”喻裴轻轻回了声,靠在池染染肩头不再说话。

    他不说,池染染也不问。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喻裴露出这副脆弱到不堪一击的一面,想来梦中发生的事令他十分心伤了。

    耐心哄了半把个小时,喻裴的情绪才平复了下来。再一觉睡到睁眼,天都大亮了。

    池染染这些天不太舒服,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总觉得犯恶心。今天是约好去医院检查的日子。

    头天做了噩梦,喻裴还是起得很早,将早餐做好后才叫池染染起床。果然小姑娘又一次赖床了,他笑着摇了摇头,只好抱着昏昏欲睡的某人去洗漱。

    本来只是个寻常体检,方茹跟喻锦年硬要跟着一起去。到了医院全程紧张兮兮的,拿到检查结果的那一刻更是激动得手抖。

    因为,池染染怀孕了。

    与喻裴结婚六年,他们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孩子。

    一经确定有了身孕,池染染登时变成了瓷娃娃一般的存在。怕自己儿子照顾不周,方茹还把池染染接到了喻家住着,熬补品什么的都是亲历亲为。

    约莫九个月的时候,池染染生下了个六斤重的小子。孩子被抱出来时,喻裴只粗粗瞧了一眼就直奔池染染病床前。他心疼地吻了吻面色苍白的小姑娘的额头,坚定道:“就这一个够了,以后咱们都不生了。”

    “啊?可是我还想要个女儿来着。”池染染小声嘀咕了句。

    “苏岑他们家不是女儿吗?你喜欢的话,常带着玩儿就是了。”喻裴如是说道。

    生孩子本就是件有风险的事情。本来他一个都不想要的,可是小姑娘又喜欢娃娃得紧。没办法,只好遂了她的意,要了这一个。

    可就这一个已经让喻裴十分头疼了。

    孩子黏妈妈,都两岁了还要跟妈妈一起睡。不仅如此,还偏要睡在两人中间。说男左女右,爸爸睡左边,妈妈睡右边,中间睡着宝宝。

    忍无可忍,喻裴就将这小子扔给方茹他们照看了,也就周末回去看一趟。

    喻裴这么大的人还跟个孩子吃干醋,池染染每次看到父子俩的相处日常无奈又想笑。

    孩子取名喻瑕,小名宝宝。是喻锦年翻着字典找的,说“瑕”这个字寓意好。于是孩子的名字就这样定了下来。

    随着年龄长到四五岁,喻瑕的外貌与喻裴越来越相像,完全是个缩小版的喻裴。连性子都跟他的父亲相近,看着冷冷淡淡的,不如小时候黏人了。

    为此,池染染还可惜了一番。她还是比较喜欢软乎乎的小包子的。

    送喻瑕上幼儿园的那天,宛如个小大人的喻瑕难得哭了一次,拉着池染染的衣服下摆不肯松手。还是老师出来,哄了好久才将人带了进去。

    站在幼儿园门口,池染染有些感伤。但微凉的手下一刻就被人握住了。她偏头,望进了一双灿若星河的眸子。

    微怔,她与喻裴相视一笑。

    这一生,庆幸有你为伴。

    作者有话要说: 正式完结啦~小天使们,有缘下本再见呀!

    感谢大家将近两个月的陪伴与支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