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6章 番外1:回去之后

作者:山有青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褚晴自打有了今天要回到2019的直觉,就开始跟戚未晨一起忙活,把家里一切都打点妥当之后,还想再去屋里看看戚慕阳,于是跟戚未晨牵着手开了他的房门,结果门一开,一道白光闪过,下一秒温度突然低了起来。

    漫天的大雪飘落,寒风仿佛要往骨缝里钻一样,冻得人浑身都疼。褚晴回过神,看到自己站在穿越前所在的公园,面前是一同回来的戚未晨,一时间话都说不出来了。

    戚未晨最先反应过来,皱着眉头抱住她:“是不是很冷?”

    他们从2019穿越到2042时正是冬天,而穿回来时却是秋老虎正厉害的时候,所以两人都只穿了短袖短裤,现在突然回来,显然一时接受不了这么大的温度差。

    果然,他话音刚落,褚晴就打了个喷嚏,反抱住他瑟瑟发抖:“太、太冷了,我们赶紧回家吧。”

    “这里离我家比较近,跟我来。”戚未晨说完,又一阵冷风吹过,他咬牙放开褚晴,拉着她的手往家里跑。

    跑起来的时候风好像更大了,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都冻红了,一路上引来无数人诧异的目光。好在戚未晨家确实比较近,两个人很快进了有地暖的房子。

    “我不行了,太冷了。”褚晴说完又是一个喷嚏。

    戚未晨蹙眉把她推进浴室:“洗个热水澡,我给你拿衣服。”

    “好,谢谢。”褚晴吸了一下鼻子,赶紧进了浴室。

    戚未晨轻车熟路的找到自己衣帽间,把最厚的棉服找出来放到浴室门口,抬高声音道:“衣服在门口,你穿的时候直接拿。”

    “好!”

    戚未晨叮嘱完,便进了厨房,看到了29号买的菜,一时间有些恍惚。这些青菜对他来说,已经是一年前买的了,然而实际上时间只过了一天。稍微收神,他垂眸挑出新鲜的姜块,切好后煮了姜汤,等褚晴穿得厚厚的出来时,他已经在餐桌前等着了。

    褚晴之前追他的时候,经常来他家楼下蹲守,也知道他基本都是一个人住,所以很是随意的到他面前坐下,看到他还是短袖短裤,当即皱起眉头:“你怎么不换衣服?”

    “已经暖过来了。”戚未晨说着,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褚晴感受到他手上的温度,稍微放下心来。

    “喝了吧。”戚未晨说着,把姜汤推给了她。

    褚晴端过来暖着手,还不忘问他:“你的呢?”

    “家里就一副碗筷,我已经喝过了。”戚未晨缓缓道。

    褚晴蹙眉:“你不会是只煮了一碗……”

    话没说完,戚未晨突然起身,双手撑着桌子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在她发愣的时候问:“尝到了吗?”

    “尝到……了,姜味好重。”褚晴的脸微微红了。

    戚未晨这才扬起唇角坐下,看着褚晴小口小口的喝着姜汤,房间里一时间安静极了。

    不知过了多久,褚晴才有些恍惚的开口:“我们这就回来了?”

    “嗯,回来了。”戚未晨眉眼温柔。

    褚晴抿了抿唇:“我们不打招呼就走了,戚慕阳醒来应该会很难过吧。”

    “他会调整好的,再说了,那个时代的我们快回去了,他只需要暂时在学校里生活一段时间,”戚未晨轻声安慰,“如果你实在担心,我们可以记着这件事,等到20多年以后出差时,尽可能早点完成工作回去陪他。”

    褚晴沉默的点了点头,静了半天后突然道:“我觉得有点吓人。”

    “怎么了?”

    褚晴和戚未晨对视片刻,斟酌着开口:“你想呀,41岁的我们早就知道我们会穿过去,所以给了我们很多帮助,现在我们穿回来了,等慢慢活到41岁,也会给18岁的我们很多帮助,而18岁的我们会穿回2019,继续活到41岁,然后再给18岁的自己帮助……这不是无限循环吗?”

    她越说越错乱,感觉脑子都开始疼了,很想戚未晨给她一个答案。

    戚未晨沉默一瞬,缓声问:“你知道自己未来的人生吗?”

    “当然不知道,我又没经历过。”褚晴立刻道。

    戚未晨浅笑一声:“对啊,你不知道,因为你没经历过,所以从你个人的角度出发,时间线一直是单向的,你不小心穿越到未来生活了一年,然后穿了回来,好好生活到41岁的时候,便想办法给18岁的自己一点帮助,之后就去工作一年多,等结束工作后回家,继续过自己的生活,一直到老到死,就这个时间线而言,并不存在循环。”

    “可是……”

    “时间是很奇妙的东西,如果一定要钻牛角尖,你会发现所有东西都是循环的,不如别想那么多,过好当下的生活,”戚未晨伸手抚上她的额发,“知道吗?”

    褚晴咬着嘴唇安静的看着他,半晌眼眶一红:“我现在就开始想戚慕阳了。”

    戚未晨顿了一下,将手放了下来。

    褚晴刚才因为太冷没顾上的伤感情绪,这一会儿都爆了出来,哽咽着开口:“我就是想走之前看看他,也没有看到,他醒了之后发现我们不见了,要是哭了怎么办?”

    说着话,眼泪就开始往下掉,戚未晨手足无措的站了起来,绕过桌子到她身边,褚晴呜咽一声抱住了他的月要,哼哼唧唧的开始哭。戚未晨一边低声安慰,一边轻轻拍她的后背,想让她冷静下来,然而褚晴越哭越厉害,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你再哭下去,眼睛就要疼了。”戚未晨的声音微沉。

    褚晴眼泪汪汪的叛逆:“我就要哭!”

    戚未晨沉默的往后退了一步,褚晴被迫和他分开,一边掉眼泪一边看他要干嘛――

    然后就看到他直接把短袖脱了。

    他一直勤于锻炼,虽然瘦,但身上的肌肉却也十分清晰,是充满力量又不夸张的那种。褚晴呆呆的看着他沟壑分明的腹肌,一时间没了言语,直到他逼近自己,才炸毛一样跳很远:“你你你要干什么?!”

    “不是想见戚慕阳,我现在就让你怀上他。”戚未晨板着脸道。

    褚晴:“……”

    眼看着戚未晨又靠近了,褚晴忙躲到椅子后面求饶:“我我不想见他了,一点也不想!”

    “那你还哭吗?”戚未晨停下。

    褚晴立刻摇头:“不哭了。”

    戚未晨这才扫她一眼,把短袖重新穿上,褚晴轻轻松一口气,什么难过的情绪都没了,抱怨的跟他嘟囔几句,这才穿上他的羽绒服准备回家。

    “明天我来找你,”走之前还不忘叮嘱戚未晨,“不过上午要去干爹家走亲戚,估计要到下午才能见你。”

    戚未晨轻轻应了一声,便要把她送出去,褚晴赶紧制止:“你都没换衣服,还是留在家里吧,我自己走就行。”

    说完像是怕戚未晨送自己一样,赶紧逃跑了,戚未晨只得目送她的背影消失,这才关上大门。

    褚晴下楼后,雪下得比之前还大,她穿着戚未晨的羽绒服、戚未晨的裤子,还有戚未晨要大出许多的鞋子,吭吭哧哧的走在雪地里,心情却十分愉快。2042虽然很好,可到底不是自己的年代,只有重新回到自己该在的时空,她才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踏实感。

    已经一年多没回家了,她连脚步都显得急匆匆的,跑到家门口时心跳极快,站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家门口贴了春联,还挂了红灯笼,处处都透着过年的喜悦感,她咽了下口水,好半天才鼓起勇气敲门。

    “谁啊?”门里传来妈妈的声音,褚晴还没回答就先红了眼眶。

    门打开,看到四十多岁年轻漂亮的妈妈,褚晴的眼泪再也憋不住了,刷的一下流了下来。

    “你大清早就跑出去,到现在才回来,你还好意思……”妈妈看到她身上的衣服后猛地闭嘴,眼中闪过一丝错愕。

    褚晴忙擦了擦眼泪解释:“我、我衣服弄脏了,这是我朋友借我的衣服。”

    “……借、借的啊。”妈妈勉强笑笑,再看她红肿的眼睛,脸上闪过一丝悲痛。

    “妈妈!”褚晴再也忍不住了,呜咽着扑过去,妈妈也抱着住她,母女俩抱头痛哭。

    爸爸听到动静走出来,看到两人这个样子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你别管,把门关上!”妈妈瞪了他一眼,拉着褚晴进了卧室。

    褚晴发泄完对爸妈的思念,心情已经和缓很多了,看着妈妈把门关上,突然有点不解――

    她离开爸妈一年多,又见到了妈妈老去的样子,所以才会想哭,可妈妈相当于才几个小时没见她,有什么可哭的?

    不等褚晴把疑惑表现出来,妈妈就哽咽着走了过来,拉着她的手坐到床边:“你告诉妈妈,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是有一些事。”就是怕你不相信,所以还是不要说了。

    妈妈别开脸擦了擦眼泪,半晌坚定起来:“孩子,你听我说,我们必须报警。”

    褚晴一愣:“啥?”

    “坏人必须受到惩罚,妈妈知道这对你来说很残忍,可如果你不把坏人绳之以法,你就在阴影里一辈子都出不来了,所以就算为了你以后的人生,我也不能看在那人逍遥法外,”妈妈眼泪刷刷往下掉,“你放心,等把坏人送进监狱,爸妈就带着你搬家,去个谁都不知道的……”

    “妈你先等一下,你脑补什么了?”褚晴无语。

    妈妈一愣:“你不是……”

    “嗯,我不是。”褚晴一脸坚定。

    妈妈迟疑:“那你为什么会穿一身男生的衣服回来?”

    “都跟你说衣服不小心弄脏了,”褚晴怕她追问衣服的事,干脆利落的解释,“我跑得太快摔狗屎上了,那些衣服不能要了。”

    果然,一听屎尿屁,妈妈顿时嫌弃起来,却还忍着恶心继续追问:“那你一进门哭什么?”

    “……我就是犯犯神经。”褚晴干巴巴道,毕竟这一点她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

    妈妈和她对视三秒,皱着眉头道:“你把衣服脱了,我不亲眼看看不放心。”

    “妈妈!”

    “快点!”

    褚晴最终迫于她的胁迫,不情愿的把衣服脱了,妈妈认真看了一遍,确定她身上没有什么痕迹后,暴躁的揍了她一下:“所以没事犯什么神经!”

    褚晴白皙的皮肤上顿时留下一个红红的巴掌印,不过也就是看着吓人,其实并不疼。她急忙跳到柜子那边,找来睡衣穿上,这才哼唧道:“我就是想哭不行吗?你没个悲春伤秋的时候?”

    “我没有!”妈妈叉腰站。

    褚晴看着她生龙活虎的样子,笑嘻嘻的讨好:“妈妈我今天才发现,原来你那么年轻那么漂亮,真希望你一辈子都不会老。”

    “说什么胡话,”妈妈瞪她一眼,表情却缓和下来,“没事就好,你真是要吓死我了。”

    “妈你这也太小心了,你也不想想,就算有人对我有想法,谁能打得过我啊。”褚晴大大咧咧道。

    妈妈深吸一口气,才忍住没翻白眼:“你懂个屁,现在这个大环境,养闺女当然要小心点,要不是你老娘我照顾得紧,又叫你学拳脚功夫,你会这么平安健康的长大?”

    “是是是,您最厉害了。”褚晴忙敷衍。

    妈妈嘁了一声:“等你以后有闺女就知道了。”

    褚晴心想我可没闺女,就生了一个儿子。

    妈妈见她真没事,就要转身出去,开门的时候停顿一下,迟疑的回过头。

    “妈怎么了?”褚晴睁大无辜的眼睛。

    妈妈沉默片刻:“你是去人家男孩子家里换的衣服?”

    褚晴:“……”

    “是吧,你这一身从头到尾都换了,你毛衣呢?你保暖裤呢?”妈妈越说越震惊,“你去人家家里全脱了?你和那男孩什么关系……”

    “妈妈妈,是这样的,我摔倒的地方也有水,所以里面的衣服也都换了,”褚晴忙打断她,“我跟那男生就是普通同学,人家也不好意思见死不救,只能领我去家里换件衣裳,你别多想。”

    虽然她和戚未晨是将来要结婚生崽崽的关系,但是在高中毕业之前,最好还是不要在家长面前暴露两个人谈恋爱的事实。

    妈妈皱眉:“真的?”

    “当然!”褚晴忙道。

    母女俩对视片刻,妈妈冷哼一声:“谅你也不敢。”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褚晴猛地松一口气,跳到久违的床上躺下,半晌轻笑出声。

    当天是大年三十,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守岁,褚晴一直心不在焉的,听着其他人讨论什么流感之类的,自己并没有放在心上,吃完饭趁其他人不注意,就偷溜回房间给戚未晨打电话了。

    然而打了两个,对方都没有接,直到两个多小时后,他才给自己回过来,声音微哑的开口:“怎么了?”

    褚晴顿了一下:“你生病了?”

    “嗯,有点发烧,刚才吃了退烧药。”戚未晨低声道。

    褚晴皱起眉头:“是不是因为白天吹风了?要去医院吗?”

    “没什么事,体温已经开始下降了,我睡一觉就好了。”戚未晨回答。

    褚晴忙答应:“那你赶紧睡吧,我明天去找你。”

    “好。”戚未晨实在没有精神,闻言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褚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等到客人们都离开了,她终于坐不住了,等爸妈都睡下后,偷偷摸摸的从家里跑了出去,直接朝着戚未晨的家里去了。

    大年三十的凌晨,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更别说出租车了,好在还有共享单车可以用,于是她大半夜的骑着车,吭哧吭哧的往戚未晨家里跑。

    等到了地方,她才后悔自己的冲动,戚未晨都说了要休息了,自己还跑过来,叫他开门不是打扰他吗?可是不亲眼看看他,她又放心不下,只好站在他家门口独自纠结。

    半晌,她还是决定给他发一条消息:睡了吗?

    对方没有回应,应该是睡了吧,褚晴轻呼一口气,转身就要离开,却在走了几步路后听到身后开门的声音,她惊讶的看过去:“你还没睡?”

    “猜到你来了。”或许是生病的原因,戚未晨的眼睛泛着一层水光,沙哑的声音听起来温柔又粗糙。

    褚晴赶紧把他推进屋,关上门后才絮叨:“这么冷的天,你就穿件薄睡衣来给我开门?是不是不想好了?”

    “家里有地暖。”

    “门口又没有,你吹了凉风可怎么办?”褚晴皱眉拉着他进卧室。

    戚未晨慵懒的跟着,一直到了床边,才手腕用力把人拉到怀里,一起躺了下去。

    “你可真是……”褚晴哭笑不得,“都生病了,能不能老实点?”

    “这么晚了,来了就不走了吧?”戚未晨眼神朦胧的看着她。

    褚晴的脸微微泛红:“嗯,不走了。”

    “爸妈发现了怎么办?”

    褚晴无语:“……你改口还挺快。”

    “不会被骂吗?”戚未晨问。

    褚晴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发现不烫了之后微微松一口气:“放心吧,他们今天睡得晚,明天得九点之后才醒,我九点之前回去就行,被发现了就说出去吃早点了。”

    “嗯,睡吧。”戚未晨浑身犯懒,抱着她便不动了。

    褚晴安静的躺在他的怀里,两个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褚晴计划得很好,等到天一亮就跑回家,然而第二天早上醒来,世界好像都变了,铺天盖地的流感新闻,每个人都陷入了真实的恐慌。而a城以最快的速度应对,一时间所有小区都开始了自我隔离。

    不小心就被隔离在戚未晨家里的褚晴,懵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