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0章

作者:山有青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窗帘不知道什么时候拉上了,客厅里一片昏暗,褚晴半倚在沙发上哭唧唧的求饶,双手紧紧抓住戚未晨的胳膊,拼命阻止他下一步的动作。

    戚未晨在她唇上吻了吻:“变态吗?”

    “呜呜变态……”褚晴的唇一片嫣红,好像吃了麻辣火锅一般,眼角泛着桃花一样的颜色,清纯中透着一丝魅惑。

    戚未晨看得喉咙发渴,忍不住咬了她一下:“还不够。”

    褚晴呜咽一声捂住被咬的脖子,戚未晨顺势将人抱了起来。褚晴坐在他腿上,双膝跪在他腿两边的沙发上,可怜兮兮的求饶:“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错哪了?”戚未晨帮她把头发别到耳后。

    褚晴都要哭了:“我不该小人之心冤枉你,不该觉得你是趁人之危的变态。”

    “为什么知道错了?”戚未晨捏了一下她的月要。

    褚晴一酸倒在他怀里,怕他再做什么坏事,赶紧张开双臂把他抱住:“我我我就是知道了,戚未晨是世界上最好的男朋友,肯定不会偷偷摸摸干坏事。”他都是光明正大的做。

    “以后还敢吗?”戚未晨忍着笑,看着面前的小姑娘。也就是多亲了几下,就吓成现在这个样子,以后真要做到最后了,不得吓得魂都丢了?

    褚晴一听就知道,他这是不打算跟自己计较了,立刻腆着脸翻下来,退出一段距离后才讪讪道:“不敢了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还差不多。”戚未晨扫了她一眼,随手拿个枕头挡在月要间。

    褚晴刚才就坐在那里,自然清楚那边有什么反应,见戚未晨这么淡定,她反而窘迫起来,红着脸跑回了房间,咔哒一声把门反锁了。

    戚未晨轻笑一声,静静的坐在客厅里,许久之后身体里的火气才算消减。

    经过这么一通闹腾,褚晴也顾不上担心戚慕阳了,等想起还有个儿子参加高考时,已经是快中午的时候了,她赶紧换了身衣服,简单收拾一下就跑了出去。戚未晨还在客厅坐着,看到她后顿了一下,随后了然:“去接戚慕阳?”

    “对呀,你赶紧换一下衣服。”褚晴催促。

    戚未晨听话的去换了衣服,两人一同到了考点时,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十分钟。这一场是语文,此时已经很多学生提前交卷出来了,考点大门处一片热闹。

    虽然刚才被欺负了一通,但褚晴在人多的情况下,还是下意识的牵住了戚未晨的手,有些担心的问:“他不会提前交卷走了吧?”她专门跑来接人,就是为了展现一下伟大的母爱亲情,要是他提前交卷回家了,那自己不就白来一趟?

    戚未晨看着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低声宽慰道:“应该不会。”

    “希望不会。”褚晴紧张的盯着考点大门。

    两个人说了会儿话,交卷的铃声就响起了,几分钟后,各个考场的学生都跑出来了,有开心的有丧气的,一时间人生百态。褚晴一边仔细盯着大门,一边小声念叨:“人也太多了,万一我找不到他怎么办……”

    嘟囔几句后,她一眼就看到了戚慕阳,当即兴奋的朝他招手。戚慕阳也是一出校门就看到他们了,愣了愣后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充满活力的朝他们跑来。

    褚晴一看他的表情便松了口气,等他过来后忙问:“考得怎么样?”

    “正常发挥。”戚慕阳放松道。

    褚晴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戚慕阳嘿嘿笑:“你们怎么来了呀?”

    “高考这么重要的事,父母怎么能缺席呢,我们来接你回家。”褚晴一本正经。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接什么接啊。”戚慕阳嘴上这么说着,眼睛却笑弯了,显然很开心。

    褚晴偷偷跟戚未晨使了个眼色,得意的样子几乎要隐藏不住。戚未晨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领着母子俩回家了。

    下午依然是戚未晨和褚晴送他去的考场,为了不让戚慕阳分心,褚晴没敢像其他家长一样在门口等,而是直接跟戚未晨回了家。

    只是这一回家,她就又开始焦虑了,时刻在担心戚慕阳的情况。她一焦虑,就忍不住去找戚未晨的麻烦,在她又一次因为一点小事找麻烦时,戚未晨面无表情的拿出上午的语文试卷:“去你屋里,按照高考标准把这套题做完。”

    “……你从哪弄来的?”

    戚未晨淡淡道:“你第一次找我麻烦时,我去网上下载的。”

    褚晴:“……”

    托语文卷子的福,她再也顾不上挂念戚慕阳了,趴在自己屋里的小桌子上,一脸严肃的做题,等她把卷子写完时,戚未晨已经把戚慕阳接回来了,等第二天她再焦虑时,戚未晨又拿了数学卷子给她。

    准备了一年的高考,就在两天的时间里不知不觉的过去了。戚慕阳考最后一场的时候,褚晴特意买了一束花,和戚未晨一起去考点门口等着。

    他们到的依然不算早,陆陆续续很多考生都从考场出来了,两个人站在老位置,安静的等着还在考场的儿子。

    “简直跟做梦一样,我还没高考呢,我儿子就先考了。”褚晴的声音发虚,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戚未晨握住她的手,目光清浅的注视大门:“这段经历很特别。”

    “我们来这里九个月了吧,41岁的你说我们会在这里一年半,”褚晴吸了一口气,“这么一算,再有九个月,我们就要离开了?”

    戚未晨静了片刻,半晌低声道:“也许不到九个月了。”

    褚晴一愣:“什么意思?”

    “其实41岁的我并没有确切说明,我们会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一年半这个时间期限,只是我们根据41岁的自己出差时间推断的,而且按照他们的时间,他们是去年六月走的,那么到现在就已经是完整一年了。”戚未晨目光温柔。

    褚晴张了张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和我并没有在这个时空见过41岁的自己,所以我们大概率会在他们回到A城的时候离开,”戚未晨安慰的摸摸她的头,“本来不想跟你说这些,但想想还是觉得你有知情权。”

    怕她总觉得时间还有很多,想做的事一直往后推,万一提前回去,会给她留下许多遗憾。

    “……所、所以,我们随时会离开?”褚晴声音闷闷的。

    戚未晨不想说的原因,就是因为怕她难过,见状安抚:“也不一定,说不定我们还要再留半年。”

    知道他在安慰自己,褚晴勉强笑笑:“但愿吧。”以前不能回去的时候,天天盼着回去,等真要回去了,又突然舍不得,她也是够矛盾的。

    戚未晨看到她眼角渐渐红了,突然就后悔把这些话告诉她了,正当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时,戚慕阳突然跳了过来,阳光灿烂的问:“这花是送我的吗?”

    褚晴正憋着眼泪,看到他后呜了一声,泪汪汪的抱了过去:“慕阳崽崽呜呜……”

    戚慕阳吓了一跳,忙抱住她:“怎么了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呜呜……”褚晴只是哭,却一句话也不肯说。

    戚慕阳只好求助的看向戚未晨,戚未晨顿了一下,到底没说实话:“你高考,她有点感慨。”

    “……妈你这反射弧也太长了,我都考完了你才开始感慨啊,”戚慕阳哭笑不得,“行了,外面这么多人呢,你这么哭别人会以为你是考砸的学生,万一有媒体蹲点,说不定要把你哭鼻子的画面拍下来。”

    一听有可能被拍,褚晴立刻不敢哭了,胡乱擦一把眼睛,红眼兔子一样看着他:“你考得怎么样?”

    “……都哭成这样了还惦记呢?放心吧,正常发挥。”戚慕阳神色轻松,有一种终于结束了的如释重负。

    褚晴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一会儿的功夫就好了,戚未晨适时去买了冰淇淋给她,她的心情总算放光明了。

    “胖子他们约我们去吃饭,你们去吗?”戚慕阳这几天为了考试不出岔子,一直吃得清汤寡水,现在好不容易能吃冰淇淋了,抱着个大桶冰淇淋不舍得放,“我没跟他们说你们没高考的事,到时候他们问你们考得怎么样,你们敷衍一下就行。”

    刚听完戚未晨的猜测,再听到戚慕阳这么说,褚晴的难受劲又上来了:“以后我们突然消失,你打算怎么告诉他们啊?”

    “你们为什么会消失啊?”戚慕阳不解。

    褚晴眼眶又要红,忍了忍后吭哧道:“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以后会回到自己的年代?”

    戚慕阳一愣,手里的冰淇淋突然就不香了。

    漫长的沉默之后,他含糊道:“我没想那么多,等你们真走了再说吧。”他说完顿了一下,憋不住的问,“你们就不能不走吗?不能一直陪着我吗?”

    就当他贪心吧,41岁的爸妈想要,18岁的爸妈也想要,他们完全可以一家五口开开心心生活在一起的。

    褚晴一听顿时就感动了,多好的孩子啊,她才来一年,他就这么舍不得自己了,一看就没白疼:“儿子……”

    戚慕阳委屈:“妈妈……”

    母子俩深情对视,似有千言万语哽在心头,却一句也说不出口。戚未晨冷眼:“我们不回去,谁把你生下来?”

    褚晴:“……”

    戚慕阳:“……”

    他斟酌片刻,一本正经道:“我想了想,还是把我生下来比较重要。”

    褚晴:“……哦。”

    煽情气氛被戚未晨一句话毁了,母子俩又是没心没肺的,吃完冰淇淋就没有再惦记回去的事了。

    最后一门考完,先不说最终成绩怎么样,单就把重担放下的轻松感,也足够每个人狂欢着庆祝一场。

    这一晚到哪里都是人声鼎沸,处处可见勾肩搭背的年轻人。这种时候娱乐场所和餐厅都是满的,好在小胖子有先见之明,提前三天就都预定好了,众人这才能在场场满的火锅店拥有一个隔音不错的包间。

    “人家高考前都忙着查漏补缺,你却忙着定饭店。”褚晴一边涮毛肚一边吐槽。

    小胖子得意道:“这算什么,我还定了KTV和酒店,大家吃完去唱歌,累就了直接去酒店睡觉,今天我请客。”

    “嚯,我们人可不少,你确定请客?”褚晴有些惊讶。除了远在国外的顾泉,今天可以说都到齐了,这么多人光吃饭就得不少钱,就别说其他消费了。

    小胖子挑眉:“随便吃随便玩。”

    “褚爷不用客气,这小子贼有经济头脑,提前预定了很多家餐厅酒店什么的,又以收中转费的模式卖给其他人,今晚花这点钱不算什么的。”奸臣悠悠拆穿。

    褚晴嘴角抽了抽,朝小胖子举起酒杯:“胖爷真高。”

    “不敢跟褚爷比。”小胖子谄媚的跟她碰杯。

    高考和十八岁的生日相比,更像是成年的仪式,今晚的饭桌上不再是一人一瓶啤酒,而是各种酒水饮料摆了一堆,显然是准备畅饮。

    起初看到褚晴一直跟小胖子奸臣喝酒,戚未晨是想阻止的,但看她两三瓶啤酒下肚,却没什么难受的样子,便随她去了,只是偶尔给她夹一些她喜欢的菜,看着她吃掉。

    戚慕阳不能喝酒,干脆在一旁跟陈秀聊天,听到陈秀说考得还不错后,微微放松了些。陈秀端起果汁,腼腆的看着戚慕阳:“老大,我敬你。”

    他没说出口的话,戚慕阳都懂,不急不慢的用果汁跟他碰了个杯。一群人吃火锅吃了两个小时,精神亢奋的转向下一场。

    临出发前褚晴还非常体贴的问戚未晨:“想回家吗?”

    “你想回吗?”戚未晨没有直接回答。

    褚晴笑嘻嘻:“我不回,但你要是想回的话……”

    “你跟我回去?”戚未晨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我给你叫个车。”褚晴依然嘿嘿笑。虽然没有喝醉,但酒精确实使人亢奋,她现在开心得想转圈圈。

    戚未晨揉揉她的头发:“不用,我陪你。”

    “你们快点,要走了!”戚慕阳眼睛亮晶晶的催促,和每个高考结束后的野孩子一样,他一点也不想回家。

    ……严格来说,他比一般的野孩子还要野,毕竟别的野孩子不会带着爹妈去浪。

    “好嘞!这就来!”褚晴牵着戚未晨的手,咧着嘴跟了上去。

    第二场是KTV,托小胖子的福,他们当着大厅里一簇一簇的年轻人的面,昂首阔步的走进了一间宽敞的包厢。

    褚晴一进去就拉着戚未晨在角落坐下,拿了一个手摇铃给他,一本正经的叮嘱:“等一下我唱歌的时候,你记得给我摇铃铛。”

    “好。”戚未晨现在对她,可以说是有求必应。

    褚晴叮嘱完,便跑去趴在戚慕阳肩膀上,和他一起点歌,然后她就发现――

    这些歌她一个都不会。

    “妈,你唱什么?”戚慕阳小声问。

    褚晴沉默不语。

    “褚爷点歌,尽情点,你点什么我都会唱!”小胖子相当自信。

    奸臣唾骂:“呸,不要脸,你就不能自己点歌,回回蹭我们的,现在还想蹭褚爷的?”

    “怎么,嫉妒我会的多?”小胖子嘁了一声,扭头又讨好褚晴,“褚爷不介意我跟着唱吧,我真的什么都会。”

    褚晴沉默一瞬:“唱什么都行吗?”

    “嗯,随便点,保证不让你冷场。”小胖子挺直后背。

    褚晴静了静后,觉得不能欺负他,于是郑重的点了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戚慕阳不知怎的,生出一点不好的预感,默默到老父亲旁边坐下了。

    十秒钟后,前奏响起,褚晴盯着立体屏幕,等到提示点一到,立刻对着话筒开唱,原本拿着话筒准备加入的小胖子愣了愣,一脸疑惑的盯着屏幕。奸臣也有些傻眼,和陈秀对视一眼后安静下来。

    戚慕阳已经想到了什么,怕自己什么都不做会笑出来,忙端起桌子上的果汁灌几口,等察觉到味道不对时已经喝了大半,他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戚未晨扫了他一眼:“怎么了?”

    “我觉得这个味道怪怪的。”戚慕阳不解。

    戚未晨见戚慕阳实在费解,便也尝了一口,沉默一瞬后道:“好像掺酒了。”

    戚慕阳:“……”

    父子俩对视一眼,同时沉默了。

    一屋子的人都在认真听褚晴唱歌,没注意父子俩干了什么,等褚晴唱到那句‘风从草原来吹动我心怀’时,小胖子终于忍不住了:“这首歌我为什么没听过?”

    陈秀低头搜了一遍,得出结论:“是一个叫凤凰传奇的组合在2010年发行的歌,你没听过也正常。”

    小胖子:“……”33年前的歌,褚爷算你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