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5章

作者:木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五月初。

    气温已经十分温暖。

    祝安出发前往京城, 和中国速算代表队其他成员汇合, 出战世界速算锦标赛。

    包括指导老师一行人,全都入住了京城半岛酒店。

    在其中, 祝安还看到了一个老熟人。

    宁为玉竟然也入选了正式选手。

    这小姑娘, 心高气傲不说,或许还是有些真才实学。

    要不然,第一次见面。

    也不敢这么直接地质疑她。

    虽然祝安不那么喜欢宁为玉, 但能在队伍里看到熟人,心情还是会放松一点。

    她和宁为玉打了招呼。

    小女孩含含糊糊、心不在焉地应了。

    祝安眼神一扫,果真在远处看到了另一个熟人。

    距离吃饭还有段时间,其他人都回房间去休息了。

    祝安脚步顿了顿。

    往章七炜那儿走去。

    章七炜在办理Check in。

    远远望去,表情冷淡得要命, 像是被人逼迫着来的。

    祝安有点好笑, 喊他:“章老师。”

    章七炜拿着房卡,扭过头。

    “……祝安。”

    两人在半岛大堂吧捡了位置, 面对面坐下。

    祝安语气含笑, “又是陪宁为玉来的吗?”

    章七炜垂眼,没否认。

    “我还以为你这次也会上。”

    从重逢起,两人虽然交流不多, 只零零碎碎聊过几句。

    但祝安看得出来,章七炜对曾经输给她那件事,一直有点耿耿于怀。

    之前她在章七炜那儿特训,也直接说了是为这个比赛。

    他只不冷不热地“哦”了一声,表示了解。

    祝安以为, 他也会考虑参加。直到名单公布,才发现没有他。

    章七炜竟然是作为“家属”出现。

    实在是出乎人意料。

    章七炜推了推眼镜,口气平平无奇,“我已经没办法参赛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有个天赐大脑的,祝安。”

    祝安笑了笑。

    没接话。

    沉默半晌。

    章七炜转了话题:“比赛结束之后你就要去斯坦福了吧?”

    这事儿也不是秘密。

    两人虽然有两个月没见面,但这个行程,年前就已经定了。

    无意中,她早就顺口告诉了章七炜。

    祝安一点头,“差不多,八月中旬。”

    “林陆远没有阻止吗?”

    “没有,当然没有。”

    祝安诧异地看着他。

    似乎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他对林陆远的占有欲有如此坚持的认知。

    闻言。

    章七炜笑起来。

    完全一扫惯常阴郁,难得,露出了一丝少年人神色。

    他说:“看来他是真的变了——祝安,未来你会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数学家。比赛加油。”

    这次锦标赛分为团体赛和个人赛。

    一共要持续五天。

    前两天个人赛,后三天团体赛。

    祝安看着自己的队服上,绣了五星红旗,耀眼又漂亮。

    心情也跟着激荡起来。

    虽然只是一个小得不能更小的比赛,但也承载了她为国争光的骄傲心情。

    她忍不住陷入沉思。

    数年前,林陆远也是以这般心情,拿到了冠军吗?

    祝安深吸了一口气。

    目光不由得,落到了观众席。

    因为是正规赛事,都是由官方请观众,大多是名师、名校学生之类,并没有上次那种观众轻松吃瓜气氛。

    林陆远想拿到一张入场券,实在太容易了。

    甚至连林老都来了。

    只不过,林老是超级大牛。

    自然坐在第一排,被一圈人团团围住,无暇分心。

    林陆远就坐得较远一点,靠近走道那排。

    姿势正襟危坐,模样不苟言笑,看起来极有风骨。

    祝安还没上场。

    人坐在选手席,抬眸,看了看他所在方向。

    倏忽间。

    两人视线对上。

    林陆远表情还是一贯冷漠、高不可攀,眼神里却满是笑意。

    祝安扭过脸。

    清了清嗓子,集中注意力。

    ……

    很快。

    比赛正式开始。

    赛制和林陆远那届没什么特别大改动。

    第一轮是一百题混合速算。

    不仅要求速算能力,对选手精神力和耐力都是考验。

    祝安体力不太好,赛制一公布,立刻做了专项训练。

    咬着牙,也能扛下来了。

    全场静谧无声。

    屏幕上划过一串又一串数字。

    速度很快,不给选手任何喘息空间。

    直到最后一题结束。

    祝安满头大汗,放下笔,将答案上交。

    她心里清楚,这一轮不是强项,成绩不一定会很闪耀。

    但应该还算稳当、中规中矩发挥。

    果然,宣布分数时,她名字出现在第四排。

    位置中不溜丢。

    祝安蹙眉。

    余光扫过观众席。

    林陆远正盯着分数,看起来没什么表情。

    她掐了下指尖,再次深吸了一口气。

    第二轮是大位数运算抢答。

    这一轮,祝安极有自信。

    最后一个数字浮现出来,那倏忽间,她已经按下了抢答器。

    这种情况很常见。

    曾经,不少选手都会在还没得到答案时,率先按抢答,利用这一段时间差做脑内运算。

    但与之相对,正确率也会因为选手过于紧张,而大大下降。

    这一届比赛改了模式。

    必须先在答题纸做出答案,再按抢答。

    所以,祝安就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那瞬间,运算完成、并且写完了长长一串数字。

    在场所有人都哗然了。

    这是什么样非人的速度啊!

    接下来,第二题、第三题、第四题……

    祝安以碾压之势,抢答了本轮所有题目。

    选手都开始议论纷纷。

    依稀能听到旁边几个人在用外语交流,有英语、也有其他语言。

    祝安安安静静垂着眼,表情不为所动。

    手指却不由自主地捏紧了笔。

    她能感受到,不少人目光如炬,投射在她身上。

    ……

    第一天。

    祝安以最高积分顺利结束本日比赛。

    另外几个中国选手也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

    像宁为玉。

    虽然磕磕绊绊,总积分也进了前八。

    而积分第二名却是一个日本人,名叫原野久一。也是林陆远曾经说起过那个少年天才。

    时间已经有些晚了。

    祝安跟着队伍回到酒店。

    给林陆远发消息:【房间号?】

    林陆远秒回。

    将自己入住房号告诉她。

    十分钟后。

    小姑娘缩头缩脑地敲响了房间门。

    林陆远眉眼含笑,将人一把搂住,轻声问她:“怎么突然过来了?”

    要知道,林陆远前几天就到了京城。

    想去找她,都被她以“不要打扰备赛”拒绝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祝安笑了声,也没挣开,埋在他胸口。

    提问,“林爷爷呢?”

    “楼上。他是VVVIP,住商务套间呢。”

    假装酸溜溜说完。

    林陆远自己先笑了。

    霸道总裁林三少还能住不起商务套吗?

    总统套都没什么问题。

    还不是因为来得匆忙,一心想见小姑娘,没做安排就到了。

    都是五星级酒店,也没什么好挑剔。

    祝安:“那我上去跟爷爷说说话。”

    林陆远挑了挑眉。

    “……竟然不是来找我的吗?”

    “也算是。林陆远,你觉得我今天表现怎么样?”

    林陆远言简意赅地评价:“熠熠生辉。”

    是真的。

    在林陆远看来,小姑娘站在赛场上,简直就是在闪闪发光。

    某一刻,他甚至生出了一丝阴暗念头。

    不能让她再接着发光了。

    会有很多人不可自拔地爱上她。

    把她锁起来,像小鸟一样,牢牢地掌控在手心……就不会有人和他一样,发现她的美好了。

    也不会有人试图和他抢夺这光芒。

    就像从前一样。

    祝安会永远只看着他一人,喜怒哀乐皆是因他而起。

    这样也不错。

    林陆远有些兴奋、又有些恼怒地想着。

    但理智让他渐渐冷静下来。

    纵然,小姑娘哭起来也让人心折,但还是笑,更好看。

    得了这夸奖,祝安非常高兴。

    “吧唧”一下亲在林陆远脸颊上。

    “比你那时候呢?”

    林陆远参赛视频,祝安看过无数次。

    实在是太帅了。

    时时刻刻、举手投足间,都在绽放致命吸引力,让所有人为他沉迷。

    天之骄子。

    这四个字就是为他而生。

    这问题有点奇怪。

    但林陆远还是答了,“当然是你更厉害。”

    小姑娘天赋过人,不卑不亢,自然耀眼。

    关键是,她还长得漂亮。

    林陆远在台下坐着,自然注意到,有些青少年选手,将目光频频投在她身上。

    这才会生起阴暗想法。

    祝安心满意足。

    摇头,“我还差得远呢。”

    要和林陆远比肩——甚至,要超过他,她确实还差得很远。

    ……

    第二日。

    祝安依旧发挥出色。

    稳稳当当,拿下了个人赛冠军。

    合影留念时。

    她将队服脱下,举着上头红色刺绣国旗。

    一边对着镜头微笑,一边比了个大拇指。

    拍照结束。

    祝安穿上衣服,迈步,准备退场。

    倏地,面前去路被人拦住。

    她皱了皱眉,抬起头。

    原野久一挡在了她面前。

    个人赛中,他含恨落败,成了第二名。

    少年年龄不大,十四五岁模样,但身高已经很高了,看起来超出了日本人均水平。

    原野久一正处于变声期,往日不爱说话。

    只死死地盯着祝安。

    祝安有些摸不着头脑,用英语问了一句。

    原野久一终于开口。

    英语流利又标准。

    他说:“你们输定了。”

    “……”

    “日本才是速算之国,我们是最强的。”

    顿了顿。

    祝安含笑开口:“自信是好事。”

    但自负不是。

    没再多说什么。

    她转身,离开现场,跟上了前面指导老师的脚步。

    ……

    原野久一大话说下来。

    后三天团体赛,自然是拼尽全力。

    由于赛制,团体赛里,每个选手只能参加一轮项目。

    日本队中确实人才济济,不乏高手。

    竟然追平了积分。

    直到最后一天比赛日。

    中国队和日本队依旧并列第一。

    只剩下两队队长没有上场了。

    指导老师看了一眼计分器,拍了下祝安手臂。

    “日本队的队长是原野久一啊。祝安,你要小心一点,不能轻敌,加油。”

    祝安点点头。

    淡然上场。

    最后一轮,一共只有三道题。

    第一题,祝安有些紧张,手指抖了一下。

    原野久一得分。

    旁边的日本队员们发出了一声欢呼。

    第二题。

    祝安抢答成功。

    顺利写出了答案。

    换到中国队欢呼了。

    只剩最后一题。

    祝安屏住了呼吸,心跳过速,眼神不由得游移起来,落到林陆远所在的位置。

    台下。

    林陆远勾了勾唇。

    再次对视那一刻。

    祝安读懂了他的唇语。

    他在说:“不错。”

    和曾经每一次比赛一样,鼓励得淡然、却极具安抚力。

    祝安蓦地沉静下来。

    第三题。

    她发挥出了碾压般的计算能力和反应速度,和个人赛时一样,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时,按下了抢答器。

    比赛结束。

    裁判核对了答案,宣布祝安答案正确。

    原野久一怒气冲冲地摔了笔。

    倏忽间。

    排山倒海的掌声侵袭而来。

    祝安脸色平静。

    心底却长长地松了口气。

    赢了。

    但还像在做梦一样。

    她被簇拥着,来到最中间。

    所有观众都起身,在拼命鼓掌。

    祝安作为队长,该发言了。

    接过话筒,她怔楞几秒。

    紧接着,语调不紧不慢、温温柔柔地开了口:“很高兴我们国家的代表队能获得团体赛的冠军。”

    “感谢我的队员们。当然,在场的每一名选手都很棒,无论来自哪里。”

    “我不敢说我们永远是最强的。比赛有输赢,但追求胜利的精神,我们永远不会丢弃。希望与所有选手共勉。”

    她一字一句。

    笑颜如花。

    ……

    比赛结束后。

    祝安捧着奖杯,走下台去。

    林陆远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顺手接过奖杯,扯着她,将她带到了无人角落里。

    他表情冷淡,眼神却带着一丝微妙紧张。

    祝安不明所以,被他拉得有些踉跄,叠声问道:“怎么了啊?林陆远,发生了什么事?”

    林陆远一言不发。

    直到走廊尽头。

    再也没人会看到两人处。

    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捏着祝安纤细手腕,着迷般地吻住了她侧颈。

    呼吸喷到耳垂。

    声音里带着狂热占有欲。

    “安安,你是我的,记住了。”

    哪怕再亮。

    哪怕为别人闪耀。

    也只能做他的太阳。言言

    祝安一愣。

    很快,轻声笑了起来,开口:“林陆远,你这笨蛋。”

    ……

    八月中。

    海市热得像蒸笼。

    林陆远送祝安去机场。

    虽然已经交代了一万遍注意事项,但总是不放心。

    取登机牌时,还免不了啰嗦几句。

    为了给他这点独处时间。

    祝安特地拒绝了裴文晴还有林老他们来送机,只让林陆远一个人来了。

    只是,他说了实在太久。

    祝安眼睛尖,已经瞄到了那几个同行的同学在等她。

    连忙推了推林陆远。

    开口,“我同学都到了,你快回去吧。”

    林陆远静了静。

    眼睛竟然有点泛红。

    祝安吓了一跳,连忙一把抱住他,“小叔叔……”

    林陆远抬头,摸了摸她头发。

    声音压抑着哽咽,尽量四平八稳地说道:“要好好学习,注意安全。我会经常来看你。”

    “知道啦。”

    她松开他,往前走了几步,拿着护照挥了挥手,“男朋友,我会想你的。”

    “……”

    只这一瞬。

    林陆远再没什么悔意。

    连段南嘉都觉得神奇,他竟然会放祝安离开他这么久。

    毕竟,林三少霸道得要命。

    是个想要什么,都要牢牢握住的人。

    思及此。

    林陆远盯着小姑娘背影,自嘲地笑了笑。

    还不是为了她。

    他希望,小姑娘有底气跟别人高谈阔论、阳春白雪,也能从市井的烟火气里获得被生活治愈的力量。[注1]

    希望她满心欢喜,能永远走在做自己的道路上。

    希望她的所有快乐,全都唾手可得。

    -每一片安静绽放的春色,都会为她的微笑,无条件沦陷。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注1]:出自网络,来源找不到了……

    主线正文完结。

    休息一天,开始写林狗和安安的甜蜜番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