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3章

作者:木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陆远难以置信揉了下脸。

    祝安目光灼灼。

    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得这番话, 有多么惊世骇俗。

    连林陆远都难得磕巴了一下。

    “安安, 你……”

    祝安动作不变,依旧固执地伸着双手。

    林陆远目光沉了下来。

    没去碰她, 他抿了下唇, 定定地问:“……认真的吗?”

    “嗯。”

    “为什么?”

    祝安垂下眼,“置之死地而后生?”

    林陆远勉强扯了扯嘴角,扯出一个敷衍表情。

    笑意却不抵眼底。

    他淡淡地问:“所以, 我是你的死地?”

    祝安硬撑了这么久,终于再也憋不住。

    一个女生,这么主动,林陆远不给点回应不说,竟然还挑三拣四。

    她气急败坏, 缩回手, 转身走人。

    走到玄关。

    背后扑过来一阵大力,从身后将她密密实实地牢牢拥住。

    林陆远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意, 呼吸喷在她耳廓上, 近乎呢喃。

    “……安安,你才十八岁。”

    在他眼里,还是个半大孩子呢。

    林陆远不止一次, 因为自己对祝安生起了幻想,自我谴责。

    理智和道德,都不允许他这么做。

    祝安再聪明懂事,那也是小女孩。

    成年礼才过了大半年。

    林陆远却是个成年人了。

    话音落下。

    他抿住唇,双手收紧, 牢牢锁住她。

    祝安勾了下唇,嗤笑,“那你还不赶紧松手?”

    林陆远:“……”

    祝安慢条斯理,“林陆远,我今天就是因为这件事来找你的,既然你不想,那也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林陆远昏昏沉沉地“嗯”了一声。

    手上力气却没有松。

    祝安挣了两下,没挣开。

    林陆远将脑袋埋在她肩颈处,闷闷地说:“不许走。”

    “还有什么事?”

    她拧眉。

    林陆远顿了顿,轻声开口:“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这不该是一时兴起。

    祝安这姑娘,感性但理智。

    或许是“天才”通病,想法经常有点特立独行。

    她不会冒冒失失找上来。

    就像从前对他那些表白一样,一定是经过了一定的深思熟虑,或者是找到了她自认为较好的契机,才会开口。

    哪怕被拒绝,也在她计算范围之内。

    祝安就不是那种灵机一动的人。

    刚开始,林陆远没反应过来,这才有些怔楞。

    这么一会儿功夫过去。

    他已经在心底做了很多可能性猜测。

    “为什么……突然要送这份礼?”林陆远循循善诱。

    祝安没说话,沉默下来。

    良久。

    她憋得耳尖都泛起红色。

    低头,泄愤般说:“你不是……想睡我吗?我就不能也想睡你吗?”

    “……”

    林陆远愕然。

    心上人说这种话,若是他无动于衷,那就不是男人了。

    倏忽间。

    背后拥着她的男人呼吸粗重起来。

    林陆远亲了亲她耳廓。

    又吮她耳尖。

    祝安浑身颤栗。

    房间内开着暖气。

    进门时,两人都已经脱了厚重外套。

    祝安身上只一件薄薄线衫,勾勒出少女姣好身形。

    这会儿。

    热得人几乎冒汗。

    林陆远按着她扭头,吻落到她唇上。

    祝安在他怀中转了个身。

    姿势变成面对面。

    手指抓他睡衣,将胸口那块扯得皱皱巴巴。

    身高差显著。

    祝安不得不踮起脚尖。

    林陆远抬手,按住了她后颈。

    唇齿相依。

    耳鬓厮磨。

    少女整个人蹭在他身上。

    一软、一硬。

    天生契合。

    祝安身上香气,是熟悉味道,更加刺激着林陆远神经。

    他眼神里有欲.望气息,在缓缓流动着。

    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捻着她耳垂。

    声音低哑,“会后悔吗?”

    祝安眼神迷离涣散,腿也有些发软。

    好久。

    才打起精神,软绵绵地反问道:“你会后悔吗?小叔叔?”

    “嘭——”

    一瞬间。

    理智炸成了烟花。

    林陆远再顾不上什么顾虑、什么想法,眼神幽幽,泛起赤红来。

    有什么大不了的?

    人非圣贤,怎么能没有七.情.六.欲呢?

    他自然能担得起这个责。

    心甘情愿。

    ……

    这套公寓在装修时,为了让视野空间看起来更开阔,不仅打通了大客厅,所有隔断都做了彩绘雕花玻璃。

    林陆远握着祝安纤细腰线。

    将她按在了玄关旁边、厨房到餐厅的玻璃移门上。

    冬日。

    就算开了暖气,玻璃还是冰冰凉凉。

    后背碰到玻璃门,祝安凉得一哆嗦,条件反射地往前,往林陆远身上贴。

    林陆远一只手……………………

    拉开了她单薄线衫,…………………

    手掌温热,带着魔力般,触摸处,皆引起皮肤的阵阵颤栗。

    他哑着嗓子,低低笑了一声。

    报复性地亲吻,落在她锁骨上,重重吸吮。

    “乖乖,你是想让小叔叔一辈子都忘不了你。”

    ……

    从清晨。

    到夜幕将至。

    祝安不记得自己到底哭成了什么样。

    总之,应该是形象全无。

    林陆远口口声声喊着“宝贝”、“乖乖”,下手却一点都没手软。

    小姑娘娇气得要命。

    皮肤雪白,浑身上下都是旖旎印记。

    傍晚五点多时。

    外头下雨了。

    海市是南方城市,冬天湿冷,淅淅沥沥毛毛雨、夹着雪粒子是常事。

    高级公寓隔音效果极佳。

    两人都没听到雨声。

    直到云雨初歇。

    林陆远走出卧室,从客厅落地玻璃窗往外瞄了一下,才看到路灯下的细碎雨滴。

    脚步顿了顿。

    冬天下雨,该更冷了。

    卧室那个小姑娘怕冷又怕热,苦夏还畏冬。

    他勾了勾唇,顺手抓了一把头发,踩着拖鞋,去厨房弄吃的。

    这几个月,林陆远很少回这边。

    但阿姨还是兢兢业业,每周都会定时打扫房间、填充食物。

    他拉开冰箱。

    里头装得满满当当。

    林陆远随便拿了一包卷子面,又拿了切好冻起来的牛肉、蛋饺、青菜之类配菜,开了辣酱罐子,准备给小姑娘下碗面垫垫。

    手脚麻利。

    烧了一锅开水、准备食材。

    没一会儿,水开了。

    “咕嘟咕嘟”地冒着泡。

    祝安慢吞吞从主卧走出来。

    表情龇牙咧嘴,走姿还有点别扭。

    她穿了林陆远的居家服,套头卫衣在她身上极长,几乎能盖住大腿。

    脚步在客卧门口,停滞一瞬。

    上次来,她被林陆远强留在客卧住了一晚。

    当时心情绝对是气急败坏。

    恨得咬牙切齿。

    而今,短短几个月过去,已经物是人非。

    本来以为终究是要走向陌路的人,竟然峰回路转。

    实在让人心生感慨。

    祝安一步一步挪到餐厅里。

    林陆远余光瞟到她身影,扭头看过来。

    声音里满是餍足,“怎么起来了?”

    祝安:“我要回去了。”

    林陆远一顿,沉下声,“外面下雨了,一会儿我给老爷子打电话,就在这里住一晚。”

    祝安咬唇,踟蹰片刻。

    还是决定拒绝,“还是回去吧。”

    要不然她明天见着家里人,肯定心虚。

    林陆远关了火。

    笑了声,“怎么?小小年纪,就学会穿上衣服不认人啦?”

    祝安脸颊“腾”一下,烧了起来。

    眼睛水光潋滟。

    颇有些恼羞成怒,低声吼他:“……林陆远!”

    眼见着心肝宝贝真要生气了。

    林陆远赶紧过来哄她。

    “对不起对不起,我乱说的。真的下雨了,外面又黑又冷……你确定要我送你回去吗?”

    他耸了耸肩,示意她看他脖颈处。

    吻痕密布。

    还有齿印。

    都是她情急之下咬出来的。

    但对比自己身上,林陆远已经要好多了。

    他压根就是犬科动物。

    说他是狗,一点没埋汰他。

    祝安不说话了。

    林陆远捏了下小姑娘脸颊。

    转身,回厨房去捞面。

    “别想了,先吃饭。吃完再说。”

    反正已经尘埃落定。

    还怕她不认账吗?

    林陆远低头,手上动作专心致志,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一丝笑意。

    这个新年,过得分外热闹。

    许是因为去年一年,林家发生太多事。

    颇有些要辞旧祛灾的意思。

    再加上林老坐镇,从初一到初七,天天有人上门拜年,将大宅子撑得人气非凡。

    出了年,才消停下来。

    祝安已经和林老说好,新学期开学,她就会搬去原本给她准备的那套房子里。

    这次显然,不是为了和林陆远划清界限了。

    只是因为马上要出国留学,还是得稍微学习一点独立生活能力。

    再加上林陆远还给她带了个新消息来。

    “新一年的世界速算锦标赛马上要开赛了。”

    这个比赛并非年年举办。

    但在速算圈,含金量是第一名。

    绝不是那种娱乐性质。

    举办第一届时,冠军就是林陆远。

    祝安算了下时间,在出国前,她是能赶上这比赛的。

    林陆远见她陷入沉思。

    笑了笑,“这次有个日本选手,特别厉害,也是少年天才,十五岁已经拿到了日本速算赛的大满贯。”

    祝安肃起脸色。

    “你想参加吗?”

    “当然。”

    “要是输了可就丢脸了。”

    祝安一扬眉。

    少女脸上有种独特光彩,亮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不可能输。”

    ……

    祝安她们已经到了大三下学期。

    本来课就不多,不少同学都开始筹备实习、考研等等,不住校的人也多了起来。

    出于备赛方面考虑,外宿也更易于专心。

    这件事便就此确定下来。

    离家前。

    祝安将那只玉镯从抽屉里翻出来,套在手上。

    翡翠颜色透亮,入手质感温润。

    她手腕又细,晃晃荡荡,衬得肤白胜雪,漂亮极了。

    林陆远确实眼光极佳。

    她静静地欣赏了一会儿。

    没再拿下来。

    很快,收拾完行李。

    祝安拖着行李箱,不紧不慢地坐上车。

    司机是林陆远。

    小姑娘坐到副驾驶,带起一股微香。

    他喉咙紧了紧,眼眸乌沉,定定看着她。

    自从那日后。

    祝安仿佛失忆般,又恢复了往日模样。

    冷冷清清、四平八稳。

    但林陆远却没法忘记。

    他和普通男人没什么分别,开了荤,覆水难收。

    连平静地坐在她身边,都成了一件难事。

    但却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重.欲之人。

    林陆远轻咳一声,勉强冷静下来,扭头,问她:“都收拾好了?”

    祝安点头,“嗯,也没什么特别需要的。”

    只是从住寝室变成了外宿而已。

    周末还是回大宅来的。

    林陆远没再说话。

    开火。

    大奔绝尘而去。

    ……

    祝安已经来过新家好几次,熟门熟路。

    这周围楼盘交房时间都差不多。

    到这会儿,已经不少户主入住完,不复之前那般冷清,烟火气了许多。

    小区外,超市水果店也纷纷开张。

    祝安领着林陆远上楼。

    抬手,推开门。

    新房子已经散了小半年味,崭新明亮,看起来就是十分舒适。

    祝安深吸了一口气。

    尚未来得及开口。

    “嘭。”

    身后,林陆远关上门。

    一扬手,将她整个人扯过来,抵在门上。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春分

    本来计划今天完结的

    那就是立春到春分的春色沦陷

    但是还有点剧情没写完

    只能晚几天啦。

    谢谢大家一直支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