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2章

作者:木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希望是什么关系?

    这答案给得实在让人羞恼。

    轻轻松松, 将问题甩回到她身上。

    黄昏落日中。

    祝安驻足原地, 目光炯炯,凝望面前这男人。

    林陆远本不善言辞。

    或者说, 他一直因为傲气自负, 而略显刻薄。

    到底自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了满口甜言蜜语呢?

    是抱着一捧满天星出现在南城那时吗?

    还是更早一些呢?

    祝安已经有些想不起来了。

    气氛停滞。

    两人这般面对面,和校园角落里, 那些出双入对的普通情侣一样。

    除了外貌过于出众外,没有什么引人注目。

    祝安不说话。

    林陆远渐渐蹙起了眉。

    “安安。”

    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措辞,他试探地开口,喊了一声她名字。

    祝安:“嗯。”

    “你在想什么?”

    祝安转过身,轻笑了一声, 继续往寝室楼方向走。

    清甜声音仿佛飘散在夜风里。

    “我在想, 我到底应该追求什么。”

    如果是一年前。

    在世上所有事物与林陆远比较时,祝安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林陆远。

    林陆远就是她的旖思、她永远的梦。

    只要梦想实现, 再也无欲无求。

    一直到现在。

    潜移默化中, 想法也一天天在发生改变。

    人贵有志。

    如果将“志向”、“梦想”这种词,寄托在爱情上,未免有些单薄。

    为了林陆远, 祝安学着百依百顺、顺从他一切,也放弃了许多。

    哪怕到后来撕破脸、看透了他,她也没有后悔过。

    但这次抉择,祝安犹豫了。

    林陆远说喜欢她。

    说要一辈子和她在一起。

    条件多么诱人。

    她却犹豫了。

    ……

    林陆远听懂祝安未尽之意。

    他没有再说话。

    安安静静,走在祝安身后。

    祝安回寝室去收拾行李。

    林陆远就站在楼下等。

    模样风华绝代, 琼枝玉树。

    远远望去,气质也是高不可攀。

    祝安站在走廊窗边,往下看了很久。

    期间,甚至还有大胆女生捏着手机,红着脸,上去搭讪他。

    她说不上什么感觉。

    心情有点复杂。

    又等了等。

    那女生垮下脸,离开。

    林陆远面无表情,依旧平静地站在原地,耐心等待。

    倏忽间。

    祝安下定了决心。

    期末考结束。

    P大开始放寒假。

    祝安却比上学时更忙。

    准备交换生材料、提前开始准备论文、准备各种证明。

    她本来打算大四毕业之后考了研究生再走。

    现在提前了一整年,自然手忙脚乱。

    此时,林陆远也忙得脚不沾地。

    年关将至,公司本就事多,还要面对一年一次的各类年末应酬。

    好几次,深更半夜。

    段南嘉给祝安打电话,说林陆远喝醉了,就将他送回了自己房子那儿,不回去了。

    两人碰面机会,竟然比之前还少。

    腊月二十七。

    晨光初现。

    大宅里忙忙碌碌,开始筹备过年。

    吃过早饭。

    祝安和管家交代了一声,自己打了车,去林陆远家找他。

    这公寓,她不是第一次来,熟门熟路。

    出租车驶到小区外。

    祝安给林陆远发消息,让他打开门禁。

    五分钟后。

    林陆远站在楼下,一把将小姑娘搂进怀中。

    密密实实,严丝合缝。

    他声音里还有点初醒时沙哑,凑在她耳边,呼吸勾得人耳垂痒痒。

    “……你怎么来了?”

    祝安满身凉意。

    而林陆远只穿了睡衣,外头套一件单薄风衣,怀抱还是暖洋洋。

    她有些忍不住,想要埋得更深一些,汲取热量。

    理智很快阻止她。

    祝安抿唇,轻声开口:“上去说?”

    林陆远摸了摸她指尖。

    摸到一手寒凉。

    连忙半搂着小姑娘,将她带进楼道里,上电梯。

    公寓和祝安上次来时,没有什么分别。

    还是那个大开间。

    阳光撒进来,将整个客厅照亮。

    冬日可爱。

    祝安抬起头,眼神落在林陆远下巴上,慢吞吞地说:“林陆远,你昨天喝了多少?”

    林陆远愣了愣。

    笑起来,“没多少。”

    他对应酬一向很有分寸。

    在商场上,弯腰低头和心高气傲间,把控着一个微妙平衡度。

    答完。

    他走到厨房,倒了两杯温水出来。

    又从冰箱里拿了三明治,放进微波炉加热。

    这些杂事做起来也得心应手。

    井井有条。

    祝安坐在沙发上,挑了挑眉,“那不回家,是因为不想见我吗?”

    林陆远正打算将温水和三明治端出来。

    听这话,脚步一顿。

    托盘放在茶几上,他蹲下.身,抬头望着祝安。

    “你怎么会这么想。”

    祝安八风不动。

    自从她确定交流生名额后,家里一片欢天喜地,连林老都眉开眼笑地夸奖了几句。

    唯独林陆远,明明一直是平静冷淡表情。

    但看起来,总是隐隐约约有些不愿意。

    甚至都不会天天回老宅了。

    一周里,三四天会用各种借口留在自己这公寓,不露面。

    但因为过年,好像理由也足够充分,无可诟病。

    祝安心里明镜一样。

    安安静静,与他对视。

    林陆远败下阵来,坐到她脚边地毯上,沉闷地道:“我提前习惯一下。”

    她一走就得是三年。

    就算林家不差这点机票钱,当中逢假期休息都能回国见面,那也和在海市时不一样了。

    跨越了半个地球的漫长距离。

    思念都飞不过太平洋。

    祝安笑了,“习惯什么?”

    “习惯一下网恋?”

    “你和谁网恋呢?”

    林陆远抬手,捏住她脚踝,往下一拉。

    “咚。”

    “啊——”

    祝安尖叫一声。

    整个人被他从沙发上拉下来,拖进怀里。

    林陆远手长脚长,将小姑娘整个拢住。

    又笑了起来,“祝安,差不多得了啊。给我个名分,我才好为你守身如玉啊。”

    祝安挣扎半天。

    可惜力气天差地别,还是逃不开他桎梏。

    林陆远低下头。

    轻轻咬住了她脸颊。

    牙齿抵着皮肤,磨蹭了两下。

    祝安怕他下狠手用力咬下去,不敢再动。

    只得含含糊糊、咬牙切齿地开口:“林陆远,你是狗吧。”

    ……

    三明治渐凉。

    林陆远松开嘴,眼神晦暗。

    深呼吸,平稳了一下情绪。

    他问:“吃早饭了吗?”

    祝安点头,“嗯。”

    林老暂停工作、清闲下来之后,更加执着于家庭早餐这项活动。

    再加上过年。

    林大林二都放了假,携家带口回到大宅里。

    这家庭早餐成员更整齐,缺不得人。

    林陆远弯了弯眉,“可是我还没吃。”

    祝安瞪了他一眼。

    赶紧推开他,坐到旁边、最远处沙发上去。

    尽可能和这人保持距离。

    林陆远不以为意,耸耸肩。

    起身,去倒了杯咖啡,坐回地毯上,就着三明治,慢条斯理咀嚼。

    眼神一直凝固在对面小姑娘身上。

    祝安不想被他这样看着,觉得有些尴尬,干脆绕到了后面去。

    沙发区后面就是林陆远工作台。

    一条长桌,放了三个电脑显示屏,还有一台笔记本。旁边空位上还堆了不少文件,散乱开来。

    阳光洒到工作台上。

    将这一切,都镀上了暖色金辉。

    祝安没随便乱翻,只匆匆视线略过。

    不自觉地抿了抿唇。

    林陆远已经吃完了三明治,将咖啡一口喝尽。

    开口,问她:“突然找过来,是想对我说什么吗?”

    要不然,依着祝安这脾气,才不会纡尊降贵特地跑来呢。

    林陆远轻笑。

    满怀期待。

    祝安手指在台子上轻轻敲了两下。

    她下定决心。

    “林陆远,我送你个礼物吧。”

    “嗯?”

    林陆远生日在十一月。

    只是,这年并不是大生日。

    加上他当时手臂石膏都还没拆,林老的病又牵挂着所有人,所以并没有大办。

    管家在海市知名米其林中餐厅定了大包间。

    全家一同吃了一顿,算作热闹。

    祝安送了礼物。

    不如林陆远那个帝王绿那般出手大方,她前思后想许久,挑了一对袖扣。

    某奢侈品定制款。

    刷光了她一年的压岁钱。

    林陆远穿西装很好看,有种矜贵又禁欲的气质。

    从很小开始,祝安就一直很喜欢。

    挑礼物时,也一眼就看中了。

    总觉得和他很搭

    ……

    林陆远有些诧异,“今年不是送过生日礼物了吗?”

    “嗯……”

    “难道是因为明年十一月在国外,要先补上明年的?祝安,不许。明年我生日,你必须回来。别想着跑远了就能糊弄我。”

    林陆远沉下脸色。

    祝安嗤笑一声,瞟了他一眼,“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新年礼物吗?”

    祝安没作声。

    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

    她居高临下,垂下眼,注视林陆远。

    语气轻柔,仿佛随时就会被风吹散一样。

    “我把自己送给你。我们上床吧。”

    “……”

    祝安笑了笑,慢条斯理地补充道:“林陆远,这件事我想了很久。你愿意接受这个礼物吗?”

    十分认真。

    之前,她试图和林陆远一刀两断,决心再也不喜欢他了。

    然后意志力不够坚定,又被他“浪子回头”的花样巧语哄得改变了心意。

    这次。

    若是他再辜负她。

    祝安就有理由,恨他一辈子了。

    她在脑内计算盈亏、辗转反侧,终于确定。

    这笔买卖,不亏。

    “林陆远。”

    她向他张开双手,“抱我。”

    作者有话要说: 众所周知。

    安安不是软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