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7章

作者:离九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自此又过了半月。

    景德帝依旧每日雷打不动命人登门骁王府询问萧靖庭的状况。然而每次得到的结果都是王妃在给王爷“疗伤”。

    半个月前景德帝还能忍住, 可时日一长,他再也憋不下去, 且不论萧靖庭是为何要藏拙, 他都是为了救自己而吐血昏迷。至于萧靖庭隐藏实力一事, 景德帝自然表示理解, 像萧靖庭这样的先太子,若是行事太过招惹, 他早就被人害死了。

    这一天,景德帝亲自登门。

    魏总管火急火燎冲入后宅,对着门扇唤道:“王爷!王妃!皇上他来了!”

    苏小乔正和萧靖庭“疗伤”, 被这声音一惊,二人几乎双双一块“奔溃”。

    香汗淋漓, 二人墨发相缠, 内室巨大的冰鉴内存放着去年的残冰,但饶是如此,场面依旧失控。

    萧靖庭原本只想散功, 但这阵子以来, 他被苏小乔带着完全沉迷其中,方才脑中一阵强烈的欢愉冲向四肢百骸, 他竟也有做昏君的潜质。

    苏小乔懒洋洋的趴在他胸膛, 看着他俊美无双的脸,而这个男人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皆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她忽闪着大眼,明媚一笑, “夫君,父皇来了,你还是不要见吧,你好生歇着,我去去就好,一会就来看你。”

    苏小乔起身,被萧靖庭一把拽下,一个天翻地转就将她压住,捏着她的小下巴,很严肃的告诉她,“娘子,你又忘了,为夫才是你的天,你乖乖躺着,为夫去去就来。”

    苏小乔抱住他,说,“王家必然等不及了,逼宫造反就在近日,夫君若是现在露面,岂不是会叫旁人提防?为何你就是不能懂我的良苦用心?”

    他目光往下,深深看了几眼,“为夫当然懂你的心,比谁都懂。”

    萧靖庭念及苏小乔还小,原本不打算这么早就与她/圆/房,可近日她却像是上了瘾的小/淫/贼/,得空就来缠着他,还专会讲一些歪理。

    魏总管似乎听见了动静,内心不由得纳罕,这两位祖宗的身子骨还好么?!

    “咳咳,王爷王妃,皇上来了。”魏总管又唤了声,

    最终,萧靖庭和苏小乔都起榻,梳洗一番才去了堂屋。

    景德帝亲眼看见儿子儿媳双双气色甚好,终于开始相信这阵子苏小乔的确是在给萧靖庭“疗伤”。卫、苏两家皆是百年武将世家,即便景德帝不细问,也不会质疑苏小乔的能力。

    景德帝坐下之后就没有打算离开了,满腹牢骚无处发泄,一提及太子的混账之处,就无法停下,说了一大通后,叹道:“朕之难处,想必老大你也明白。眼下他们是恨不能盼着朕死啊!”

    仿佛悲愤至极。

    景德帝想在儿子儿媳身上找到一些共鸣,毕竟他二人也被太子一党迫害。

    萧靖庭却是神色极淡,“父皇离宫多时,还是早些回宫的好。”

    苏小乔知道逼宫之日就要到了,景德帝这个时候往骁王府跑,不是明摆着给骁王府惹事么?她面色不佳,“父皇,太子殿下是您钦立的太子,又怎会那般忤逆圣上,您想多了。”

    景德帝,“……”

    这两个混账东西!没看出来他今日是特意来求安慰的么?!

    儿子儿媳逐客了,景德帝面子上过意不去,但也只好道:“老大说的是,朕是该回宫了。”

    他起身准备离开,思及一事,转头对苏小乔问道:“丫头,你是如何给老大疗伤的?”

    太医院的一帮人都是废物么?一个小姑娘能做到的事,为何他们却是不行。

    萧靖庭身子一僵,苏小乔倒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她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萧靖庭虽然没有告诉她究竟已达几品,可她竟然就连景德帝心跳也能听得见。

    这一刻的苏小乔总觉得自己能征服全天下。

    她淡淡一笑,高深莫测,“父皇,是儿臣独创的法子,以后只传女不传男。”

    景德帝,“……”混账!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想告诉他就直说,什么传女不传男?!

    萧靖庭,“……”他以后大概并不太想生女儿。

    ……

    景德帝造访骁王府的消息吓坏了王丞相与太子。

    王丞相在堂屋来回踱步,太子坐立难安,上回刺杀失败之后,他就总觉得景德帝已经看穿了他。

    而眼下,他已经不在是景德帝最疼爱的儿子了,反倒是立了救驾之功的萧靖庭备受宠信,卫侯爷是苏小乔的外祖父,而眼下景德帝明显开始器重卫家,这可不就是要扶持萧靖庭的意思了么?!

    太子内心很忧伤,他一直以为自己才是最受宠的儿子,帝王的宠爱真的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王丞相深深吐了口浊气,深沉道:“事到如今,已无他法,只能走险招了!”

    薛川也在场,他浓眉紧蹙,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萧靖庭的武功绝对不在他之下,甚至于已经练到了十分可怕的境地,故此一旦发功,就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王丞相当日就开始策划,暗中调遣兵马入京,准备将景德帝和萧靖庭一网打尽,再辅佐太子登基,而他自己则就会成为滔天权臣。

    ……

    这厢,王丞相调兵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被萧靖庭与卫家知晓,沈家当然也知内幕。

    他们当然不会这个时候去提醒景德帝,只有在王家犯下不可饶恕大罪时,才是彻底搬倒王家的最好时机。

    王家没有行动之前,萧靖庭早已和卫家商榷好了应对之策,眼下正好卫侯爷父子二人皆在京中,届时便能彻底报复王家了。

    王丞相一党差点害的卫家家破人亡,卫家没有那么大度,该报的仇,还是要报的。

    转眼又过了数日,据探子来报,王家要开始动作了。

    这一天,萧靖庭将苏小乔摁在榻上,狠狠磋磨了一番,苏小乔竟是不知,他真正的实力是这样!

    “你、你混蛋!怎么这事你也藏拙?!”她仿佛错过了太多。

    萧靖庭噎住。

    他比苏小乔年长了十岁,她在他眼中不过就是一个小姑娘,此前的确是有所收敛,“一会送你去沈府,事情没有尘埃落定之前,你不准踏出沈府半步。”

    骁王府和皇宫皆是王丞相重点袭击的地方,而沈家虽然是商户,但单单一个沈府就占据了整个胡同,里面机关防御设备不比骁王府薄弱。

    萧靖庭不想有任何后顾之忧,苏小乔很满意他刚才的表现,原谅了他此前的藏拙,没脸没皮道:“我知道了,你是太在意我了,所以不想让我成为你的软肋,这才将我送走。我可以听话,但这件事一结束,你得将之前“亏欠”我的统统还回来。”

    萧靖庭,“……”

    他怕不是娶了一个小/色/鬼。

    ……

    苏小乔岂会真的老老实实待在沈府?

    因形势危机,卫如意也暂时入住了沈家,沈宁宁、沈万宝以及沈富贵皆在府上坐镇。

    讲道理,他们沈家也很担心这次政变,若是让那个不要脸的王丞相赢了,他不久之后就会盯上沈家,其实这些年,王丞相早就对沈家的财力和兵器库虎视眈眈。

    好在萧氏皇族还算讲道理,他们沈家每年如数上缴巨额税收,一直安分守己,不参与任何拉帮结派,沈家的日子还算安宁,但树大招风,人太过优秀了,就会容易遭人嫉恨。

    一众人正在府上焦急的等待皇宫那边的消息,十一和十二匆匆赶来,“不好了,王妃不见了!”

    沈宁宁震惊,“怎会?!沈家上上下下围的水泄不通,王妃如何会不见了?!”他沈家什么时候防卫这样差了,连个小丫头片子都困不住岂不会太无用了!

    十一和十二还记得方才苏小乔如鬼魅一般从他们跟前闪过,他二人尚未回过神,人却消失了。

    十一如实答话,“王妃就那么自己走出去的,守门护院可作证!”

    沈宁宁唇角一抽,看向了卫如意,要知道沈家今日守在外面的人皆是七品以上的高手,若是他们挡不住苏小乔,那就意味着苏小乔的武功远在他们之上。

    可……这怎么可能呢?!

    即便是天赋极好的习武之人,没有三十岁是根本达不到七品以上的,而且这些人也是寥寥无几。

    卫如意也很吃惊,沈万宝和沈富贵抿了抿唇,二人非常默契的想法一致:幸好苏小乔嫁人了,不然以后沈家哪还有他二人的位置。

    ……

    皇宫。

    兵器相击的声响、厮杀之声久久不绝。

    萧靖庭带人与王家兵马对抗,从原先的寡不敌众,不消一个时辰,已隐有优势。

    苏小乔今日着一身艳红色劲装,束起了马尾。她没有与任何人厮杀,而是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提着剑来到了景德帝跟前。

    景德帝坐在大殿之内,一张老脸委实难堪,他的老丈人伙同他的太子,竟然要将他从龙椅上拉下来。

    这些年,他是对王家不够好?还是对太子不够好?!为什么他们都想置他于死地?

    景德帝甚是伤怀。

    苏小乔一出现,景德帝身边的禁卫军当即警觉,倒是景德帝一挥手,示意身边人不要轻举妄动。

    苏小乔笑出两只小梨涡,“父皇,都怪儿臣来迟了,父皇您吓到了么?”

    景德帝,“……”这丫头就是故意的!罢了,他是一位慈祥的长辈,他还能说什么呢。

    萧靖庭就在外面指挥作战,苏小乔不敢过去招惹他,她守在景德帝身边,百般无聊时,埋怨道:“父皇莫要伤怀了,太子他没甚心机,又天性单纯,他干不了大事,只能随波逐流,估计是被奸人蛊惑了。”

    景德帝,“……”她是在骂太子很蠢么?事到如今,景德帝再也不想替太子辩解,太子的确是蠢透了。

    ……

    此时,太子的人连连败退,眼看就要招架不住,而太子本人更是手持长剑,人亦疯亦傻,逼宫失败只意味着一桩事---他死定了。

    “孤没猜错!孤一直以来都没错!萧靖庭就是狼子野心,他一直想要皇位!哈哈哈哈哈!孤果然猜对了!孤一直以来都是对的!”

    众人,“……”太子怕不是疯了吧。

    薛川一直很怀疑萧靖庭的真实实力,他持剑欲探究竟,谁知萧靖庭却是淡笑,“你还不够格。”

    几招之内,薛川当场尸首两地。

    王丞相一党被尽数诛灭,卫家与萧靖庭皆有从龙之功,而太子则真的疯了。宫变之后,太子与太子妃一同被幽禁。至于皇后王氏则被赐了毒酒,当天晚上就了结的性命。

    随着王家的败落,景德帝还查出,当年先皇后与其母族皆是被陷害的,景德帝愧对发妻,一夜之间熬白了头,苍老了数岁。

    一月后,先皇后与其母族沉冤得雪,景德帝退位让贤,位居太上皇,萧靖庭被立为新君,成了大梁新一任帝王。

    ……

    卫如意的女儿是当今的皇后娘娘,加之她嫁给沈宁宁时,又是盛况空前,比头一次嫁人还要隆重。故此,即便她是二嫁妇,也照样是全城女子艳羡的对象。

    要知道,苏北彦虽然混账,可当年也是定北侯府的世子爷,年纪轻轻便立有战功,而且相貌与气度皆是不凡。而沈宁宁即便如今已至中年,可人家长的好看呀,容貌俊美也就算了,还是大梁首富,真正是金光灿灿的良人。

    卫如意二嫁这一天,定北侯的江柳氏正好生产。

    苏北彦这次虽然不像王丞相等人被砍了脑袋,但手上兵权落入了儿子---苏锦年手中。他现在只是一个无实权的闲散侯爷。

    王家覆灭后,王家父子几人尽数被斩,江如月自然也脱不了罪,但因苏北彦极力恳求,才令得太上皇同意让江如月将孩子生出来,之后立刻如王家其他罪妇一样,流徒三千里,不得归京。

    好巧不巧的是,柳氏生产时,江如月也开始发作,不出几个时辰,母女两人皆生下了孩子,且皆是女婴。

    今天是卫如意和沈宁宁大婚的日子,苏北彦哪有心思去顾及柳氏母女,下人一遍遍过来催促,说是柳氏和江如月要见他,苏北彦实在是烦了,他思来想去,仿佛是终于明白为何会失去卫如意。如果一开始不是因为柳氏,他又怎会走到如今的下场?!

    苏北彦叹道:“两个孩子都留下,柳氏母女送出府去,她二人的事从此以后与我毫无干系。对了……王家那条血脉对外宣称已经夭折了。”

    柳氏生下的是女儿,她当然是心有不甘,但即便是女儿,也是苏北彦的骨肉,她以为凭借孩子就能让苏北彦给她名分,谁知月子还没做,她和江如月就被轰了出去,苏北彦连个面都没露,只是命人给了一份数额并不太大的盘缠。将她二人拖出府门的粗使婆子喝道:“走吧走吧!侯爷已经大发善心了!你们就知足吧!”

    “哼!以前害过皇后娘娘,如今还想有好日子过,当真是痴人说梦!”

    “若非这对母女,咱们的夫人也不会改嫁!”

    到了如今,柳氏母女方知她们最恨的卫如意已是沈夫人,苏小乔更是贵为当今皇后,而她二人却是沦落到了连个安居之所都没有,江如月还是戴罪之身,官差一旦找过来,她就要被遣送去关外流放了。

    若是一开始她二人只是借居侯府,而不是去争去抢,也不会落得如今的下场。

    已入冬,外面寒风呼啸,刚生产完的柳氏在巷子口嚎啕大哭,“为什么?!为什么啊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许多年前,她和苏北彦好时,也真心爱慕过他,可苏家倒霉时,她害怕受牵连,只好离开改嫁江家。谁知不出几年,江家倒了,苏家却还好好的。她终于熬死了前夫,眼看着又能和苏北彦破镜重圆,原以为好日子来了,可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她难道错了么?

    她只是想要过上自己想要的日子,难道人就不该去奋力争取?!

    柳氏一口鲜血吐了出去,当场暴亡。

    江如月不想去流放,可苏北彦不管她了,谁让她得罪了苏小乔呢!大梁天下都是帝王的,新帝那样疼爱苏小乔,又岂会放过她?与其受辱,还不如一死了之。

    江如月朝着巷子口的一株歪脖子树撞了上去,她临死之前,眼前晃过许多画面,都是柳氏在给她灌输卫如意是如何的可恶,苏小乔又是如何的占据了本属于她的人生。渐渐的导致了她满腔怨恨。

    原来……害苦了她一世的人不是苏小乔,而是她的母亲!

    江如月唇角溢出一抹苦笑,渐渐闭上了眼,好在……好在她的女儿不用在她身边长大,否则她是不是也要活成母亲的样子,又将女儿也教成自己曾经的模样……

    ……

    沈家的婚事办的格外隆重,宾客盈门,帝后二人亲自登门道喜,更是令得满朝文武皆明白了沈家在大梁的地位。

    不过,沈宁宁倒也识趣,新帝登基后不久,他主动上交了兵器库。如此一来,沈家就是实实在在的生意人了。

    沈宁宁终于抱得美人归,甭提有多欢喜,索性将生意都交给了沈富贵和沈万宝,他和卫如意夫妻琴瑟和鸣,第二年就生下了一对龙凤胎,沈宁宁分别取名为沈多福,和沈千金。

    从外地日夜兼程奔赴京城的沈富贵,还是觉得太迟了。

    得知弟弟妹妹的名字之后,沈富贵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以后一定要好好疼爱弟弟妹妹,他这个当哥哥的终是没有制止得了父亲取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