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7章 完结

作者:小猫不爱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原慕的脸上依旧带笑,可话里话外的语气却没有什么温度,俨然已经动怒。

    方才他们一进神界,原慕和谢执就已经都感受到了,西南方有三十九神即将诞生。

    当初小小和她的母亲弟弟,就陨落在此,原慕更是因为在这屠杀众神才最终被法则惩处,不得不自斩神格。

    如今,堪堪过去百年。哪怕就算加上原慕为了巩固神格,在时间静止的法阵里闭关的五百年,对于原慕这个当事人来说,也才过去六百年。

    小白和啾啾还不能释怀,就包括原慕自己,也还仍旧背负着最后不得不斩杀那个婴儿的罪。这些王八蛋,竟然已经打算涅槃重生了?

    凭什么?就凭借着法则对他们的偏爱?

    就凭借着他们是神,所以就能不死不灭?

    一切都是痴心妄想!

    神界灵气十足,原慕随手从空间袋里拿出一件大毛的斗篷披在身上,掐了个法诀就打算往那三十九神处去。

    谢执拦住他,顺手劈开空间,带着原慕一脚跨了进去,直接到了原慕想要到的地方。

    法则明显已经疯了,在原慕他们踏入的瞬间,法则疯狂的降下神罚。

    那是一种,足以将神毁灭的恶意。如果是以前的原慕,即便有谢执一起,也未必能够讨好。

    可现在不同,神格稳固之后,原慕已经彻底超脱于法则之外。

    若法则公证,原慕图谋不轨,法则尚有一战之力。可现在正好相反。

    原慕身边站着代表公证的谢执,而法则却早已经成为诸神自私自利的代言人。

    二对一,法则不管如何发疯,都伤害不了原慕半分。

    轻描淡写的将神罚打散。原慕带着谢执走进三十九神即将诞生之地。

    “该死的,活不了。”原慕走到三十九神的诞生地。

    神和人类还有魔物的诞生方式不同,要么是因为大公德飞升,要么就是由神界本土孕育。

    原本在数万年前,飞升的神还是有很多的。而神本身也并没有这么自私自利。

    可自从法则偏颇之后,神界诸神也渐渐忘记了自己是谁。因何而成为神。甚至就连那些并非本土,飞升而来的神明,也同样忘记了,曾经,他们不过也只是个凡人。

    这样的神界,没有存在的意义。虚伪的令人作呕。

    利刃出现在原慕的手里,原慕底下身,在诞生之地画下一个繁复的法阵。

    他甚至都没有用自己的血,那些带着不详预兆的铭文就已经深深地刻在地面上,接着不断下沉,变成重重的铁链,将那三十九个即将涅槃重生的神死死的锁住。也断绝了他们重生的可能。

    法则明显已经暴怒。

    然而原慕却突然划破手指,凭空画出一个更加庞大且复杂的法阵。

    暴怒的法则突然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危险,甚至生出即将要被毁灭的恐惧。

    不可能!它是法则,它是万物主宰,它不死不灭。原慕一个小小的杂种,就算能用阴谋诡计逃脱,他也绝没可能消灭自己。

    更何况,假如法则不在,各个位面就会迅速崩塌。包括原慕守护的那些肮脏的魔物还有人类,全都会随着法则的消失而死亡。所以原慕绝对不敢!

    可法则错了。

    原慕从来都没想过让他消失,而是打算将其改写。

    他辛苦谋划一百多年,目的,就是为了琢磨出眼前这个法阵,为偏颇的法则加上一层公理的束缚。

    至于神罚,也不再是法则惩罚众生的手段,亦是惩罚法则自身的手段。

    若法则不公,则天罚骤然而至。若法则偏颇,一样也要受到惩罚。

    当初天道初成,端的是风清月明,万物有灵,众生平等。

    如今,原慕便强行令法则重回原点,不得再对任何种族带上有色眼镜。

    “善恶有报,神既然想要至高无上的地位,就要真正给与众生庇护。德不配位,便不配称之为神。更没有必要获得神通。”

    “可你自己也是神!即便只有一半,你也留着神的血液。”法则恨得咬牙切齿。

    原慕笑了,“对,所以我一直奉行我身为神的原则,重来没有违背过。”

    众生皆苦,他便救赎众生。这便是原慕生而为神的意义。

    阵法完成,法则被死死地禁锢其中,再也无法抵抗。与此同时,神罚也陡然而至。

    可这次,神罚惩罚的对象,却并非是胆大包天的原慕,而是一直偏颇的法则。

    有谢执这个法兽的审判,法则造的孽,已经数不胜数,神罚足足千年都不会在离开它,注定要为自己的过去付出代价。

    至于那三十九个神,有原慕的法阵在,他们也绝不可能在得到重生。只能留在炼狱里,为自己的当年的残暴忏悔,赎罪。

    与此同时,随着法则被禁锢,神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作为法则的偏爱对象,几乎各个位面的灵气都被抽到神界,供众神享用。

    而原慕重组法则,让诸神失去偏爱,这些强行聚拢来的灵气也自然而然的回归原本的位面。

    神界和人界联通的通道被彻底破开。而人类的声音,也自然而然的传了上来。

    神,不再是长命百岁不死不灭。

    如果守着神格,却没有作为,那么得不到人类信仰的神,就会渐渐消失。而这种消失,就是彻底毁灭,再也没有重生的可能。

    至于那些魔物也是一样,原慕并不限制他们和人类互动,但却界定了最严格的法律。包括神也是同等。

    一旦违法,照样会得到神罚。至于这些律法的界定,当然不是由原慕本人来书写,而是作为法兽的谢执起草。

    一开始,原慕收容所里的不少魔物都并不能理解,觉得原慕这样简直是多此一举。神界那些神从骨子里就烂透了,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同理心,也很难和求助的人类共情。

    可原慕却对他们解释道,“一个人,总归顾及不了所有。至于他们不能共情,也并不要紧。”

    “毕竟,他们不能共情,就无法救赎人类。不能救赎,就得不到人类的信仰。”

    “没有信仰的神,很快就会消失。为了生存,他们会比谁都努力。”

    “更何况,各位面灵气复苏,很快就会有真正的神飞升神界。”

    “不用担心,该死的活不了。”

    原慕这一番解释,一些魔物听懂了,可更多的还是懵懂。

    然而这些和他们都没有关系了,毕竟是神界诸神的事情。神王那个老王八都不上火,他们管这些做什么。

    而且最重要的是,原慕回来了,那就代表着,终于不用在啃干粮了。

    细数一下,从原慕自斩神格的百年到原慕去下层位面的二十年,他们嘴里都快淡出鸟了。

    现在人回来也踏实了,自然是要好好庆祝一发。作为饲主大人,原慕必须得好好投喂他们。

    因此,这一群不知道活了几千年的老妖精,也纷纷学着幼崽的样子找原慕撒娇打滚卖萌。

    滑瓢和文鳐识肉几个大的看的目瞪口呆,非常不愿意承认这帮不靠谱的精神病就是自己的老祖宗。

    倒是小狐狸这帮幼崽们适应得很成功,七只小橘还发出了想吃鱼的好建议。

    “都做都做。”原慕笑眯眯的挨个安抚,然后带着他们往厨房走。

    走到一半,他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握住了身边谢执的手。

    “对了,和你们说一件事。”

    “什么?”

    “我和谢执在一块了。”说完,原慕也有点小得意,等着自家孩儿们为自己庆贺。

    结果,非但没有,反而瞬间冷了场。

    “你们不祝福我吗?”原慕也懵了。

    之前抱着文鳐的那对双胞胎人鱼公主凑上来摸了摸原慕的头,“我说大人,您是不是发烧烧晕了。”

    “别瞎闹,我说的是真的。”原慕为了证明,还特意当着众人的面亲了谢执一口。

    谢执虽然红了脸,但没有躲开,而是直接认了。

    这下,众人就更加沉默了。反而全都用见了鬼的眼神看原慕。

    “不是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和谢执不配吗?”原慕俨然一副你们想好了再说,要不我要开始作了的危险语气。

    众魔物恍然大悟,立刻开始使劲儿点头。

    黄毛胖啾甚至还飞到原慕肩膀上满嘴是蜜的哄他,“配的配的,全神界,不,全位面只有原慕你和父皇最相配了!”

    原慕听着舒坦也算是缓和了脸色,这才去厨房做饭。

    而外面的魔物们却全都纷纷抹了一把头顶看不见的汗松了口气。

    识肉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他们在人类位面看习惯了两人动不动就秀个恩爱,完全不懂这帮老前辈们为什么这么惊讶。

    于是等原慕和谢执进了厨房之后,就小心翼翼的询问了一下。

    “这是有什么说法吗?”

    “咳咳,等过一阵子你就懂了。咱们家这位大人,反正就是……emmmm”

    这个一言难尽的表示识肉更加听不明白了,最后还是啾啾给补上的。

    “有什么的啊!你不就是想说原慕遍地小情人儿吗?”

    “这会人回来,保不齐哪个就找上门了。”

    识肉吓了一跳,“原慕还有小情人儿?”

    “呵呵,神界第一渣男的名号是白得的吗?”黄毛胖啾翻了个白眼,它当初在外面流浪那会就不知道听了多少关于原慕的事儿了。

    后来原慕不在的百年里,好多人都以为他死了,那来祭拜的人那个多哦!

    个顶个的是美人。要不然父皇怎么气得直接跑了。

    “我怀疑,父皇离家出走前拔了神王那个老王八的胡子,不是因为原慕自斩神格的事儿迁怒,根本就是生气这个老王八总是给原慕身边塞人。”

    “还有这种事儿?神王也这么八卦的吗?”识肉和滑瓢几个神界新人直接就惊呆了。

    “是啊!”黄毛胖啾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你看吧,这是原慕刚回来,你等三天后的。”

    “门槛都没被踩破。”

    “为什么是三天?有什么说法?”

    “因为全神界的人都知道原慕这个渣男要先哄正室大房啊!”

    文鳐识肉他们面面相觑,实在想不出来原慕风流满天下的样子。

    可仔细回忆一下原慕和谢执的相处,又觉得好像也没什么错。

    张口闭口都是“宝贝儿”,有事儿没事儿就喜欢撩拨谢执,真急眼了立刻认错,丝毫没有半点节操。这么想想,原慕也的确挺像渣男的?

    这帮魔物七嘴八舌,并不避讳,厨房里,谢执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原慕也是十分无奈,“这也太过分了,我什么时候就渣男了?”

    谢执冷哼一声,“等你处理完那帮小情人在说。”

    “别别别。我哪里来的小情儿?”原慕赶紧放下手里的菜刀顺手抱住谢执,“宝贝儿,我不是你的小情儿来着吗?”

    原慕一向有分寸,作为一个优秀的伴侣,一旦发生家庭战争的苗条,他都是主动道歉且努力缓和气愤的。

    毕竟居家过日子,别别扭扭的多不舒坦,太影响生活质量。

    至于委屈,原慕还真不委屈,哄猫什么的,本来就是一种乐趣。

    亲了谢执一口,原慕看着谢执缓和下来的脸色,也算是松了口气。

    然而今天是糊弄过去了,等人真的找上门的时候,谢执就彻底炸了。

    “不是,你听我解释。”原慕看着拉着自己衣袖哭哭啼啼就要往怀里扑得小男孩,顿时一个头有两个大。

    早就散了不知道几百年,到底为什么现在出来和他叙旧情啊!

    “看看看!我赌一根黄瓜,咱们今天没有饭吃。”

    “为什么?”七只小橘顿时竖起耳朵。

    黄毛胖啾忧伤的叹了口气,“父皇生气了,原慕不得哄啊!就这一出,普通的亲亲抱抱肯定哄不好,估计是要付出深刻的代价了。”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啾啾你要死了!小木槿还在这呢!”白毛胖啾气得一脚把它踹开,伸手捂住了小木槿的耳朵,避免妹妹学坏。

    周围的魔物们看着它们俩打成一团,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而卧室里,原慕也顺利把闹别扭的谢执扑到了床上。

    “真醋啦?”原慕压着谢执哄他。

    谢执也不说话,就冷着脸盯着他看。

    原慕赶紧亲了他一口,“别闹,你都明白我和他们没关系,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过。”

    “……”

    “真的,宝贝儿,我这不是满心里都是你嘛?”原慕低头,咬了一口谢执的耳朵尖,“真不高兴了啊!”

    谢执明显情动,却还强压着。

    原慕眨了眨眼,突然搂住谢执翻了个身,让谢执压在自己身上,“要不这样,择日不如撞日,咱们圆房怎么样?”

    “!!!”谢执一个激灵,顿时脸都红了,“原慕,你别胡闹!”

    “怎么是胡闹?难道你不会?”原慕欠起身蹭蹭谢执的脸,“我怎么记得你刚成年那会梦里就无师自通了?”

    “总不能是时间太久忘了吧!”

    “……”谢执身上的火腾的一下就被原慕给点燃了。

    可偏原慕还使劲儿撩拨,软着嗓子喊了谢执一声,“大王~”

    谢执顿时觉得自己的冷静摇摇欲坠。

    原慕笑着把他拉近咬着谢执的耳朵问他,“怎么?不喜欢大王的称呼?”

    “那我换一换?”

    “宝贝儿~”

    “娘子?”

    “老公?”

    “要不……和啾啾他们一样叫……父王?”

    谢执最后那么点坚持终于土崩瓦解,他低下头,狠狠地吻住原慕的唇,不想在听见他多说一句话。

    原慕这张嘴,是真的要了命。说着最没溜的话,却偏偏每一个字都能勾起人心里最隐蔽的欲望。

    谢执之前总是顾念原慕身体不好,不敢太狠的折腾他,现在人都送上门了,再不动手,未免显得不懂情趣。

    于是,这天晚上,收容所里果然没有饭吃。不过幸好还有识肉,可以顶上。

    晚饭十分,众人看着原慕和谢执空掉的座位,全都嘻嘻哈哈的举起酒杯庆祝这两位百年好合。

    而收容所竹林后面谢执的小院里,谢执看着窝在怀里睡着的原慕总是浮躁的心也终于变得踏实起来。

    似乎察觉到谢执的动静,原慕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搂着谢执的腰亲了亲他的脖子。

    “醒了?饿不饿?”谢执低声询问原慕。

    “不,困。”原慕含糊的呢喃了一句,然后就又睡着了。

    谢执原本想喊他,可看原慕睡得这么熟,最终还是放弃了。

    可原慕却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话,“宝贝儿,你衣服还没穿给我看呢!”

    “什么衣服?”谢执一开始还愣着,然后就反应过来原慕说的是他当初打算接醉酒告白时准备的那身。顿时就红了脸。

    “我看你还是不累。”谢执气的咬住原慕的脖子,打算换种惩罚的方式。

    原慕一开始还饶有兴致的撩拨,等到后面就受不了了,软着嗓子求饶。

    谢执最受不了原慕这么撒娇,更是不能放过他。胡天胡地的闹腾了一通,最后就有点过了。

    原慕也是难得别扭,谢执哄着他先喝口茶。

    最后看他还是没有缓和的意思,只能强行压下羞耻心,答应了原慕这个合理要求。

    “等,等你生辰,就穿给你看!”

    原慕顿时眼前一亮,之前那点别扭也就烟消云散了。不得不说,比起暴躁的大王,简直不要更好哄。

    谢执心里也软成一片,把原慕抱在怀里。

    原慕就这么窝在他怀里,直到过了好一会,才慢慢开口说道,“谢执,我心悦你。”

    原慕这句告白,说的突兀,又没有缘由。可却意外恰到好处,毕竟感情水到渠成,任何简单的字眼拼凑在一起,最后都会变成浓情蜜意。

    谢执和原慕对视,看着他的眼睛,以往难以说出口的告白,也顺水推舟的说了出来。

    “原慕,我亦如此。”

    我心悦你,不论朝夕,不计长短,不争意气,不怨过往,只要有你。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flag没有倒!真的完结了!先谢谢所有追到这里的大宝贝们,能够得到你们的喜欢和陪伴,喵很荣幸。最后一章了,放个新文的预收吧,四月十五号开文。写个和原慕不一样的主角,希望你们也能喜欢。点进作者专栏,即可收藏。

    文名:《我真的太难了》

    文案:容子隐是个货真价实的倒霉蛋。父母双亡,亲戚极品,好不容易从村里考出来成为大学生,却在大学毕业的时候路见不平扶摔倒老大爷背上了二十万的欠债。

    最后走投无路回到村里种地。迷之因为运气太差得到天道补偿——

    天道:你触碰的第一样物品将会决定你金手指方向所在,跟随系统指引,你将成为该行业独领风骚的技术大神。

    容子隐默默的看了一眼自己手边即将生产的母猪:……

    一分钟后,容子隐发现自己周围的世界变了,不管是什么,只要和农业畜牧业有关,该生物头顶就飘满了弹幕。

    母猪:老娘要生了,快去学习母猪的产后护理啊!

    奶牛:挤奶什么的太流氓了!

    最坑爹的还是稻田里那些据说是最新品种的水稻,它们全体都在说一句话:通体有毒,吃了就会死掉嘻嘻嘻。

    容子隐欲哭无泪:我真的太难了QAQ

    最后,祝每一个看到这里的宝贝,生活平顺,喜乐无忧。咱们下本再见!——by爱你们的三花喵~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