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7章 大结局

作者:等待果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花芜荻发动的时候是大半夜, 从梦中痛醒过来的。

    后来小崽子一直问他母后:“母后, 您生我的时候是不是梦见太阳投入您腹中,或天空闪现金龙或神仙什么的……”小崽子有着迷一样的自信, 觉得自己生来不凡。

    “是做梦了,梦见我肚子特别饿。”花芜荻看着肥成球的儿子, 他自我感觉萌萌哒的棒着小胖脸一脸期待地看着母后述说他生而不凡的经历。哼, 人生赢家要从娘胎开始, 以前的皇帝的母亲梦见一条蛇钻进肚子算个屁, 他肯定更高大上!

    “母后梦见自己吃了一头猪。”从来不擅长撒谎的皇后老实地说:“肚子好撑啊,撑死了, 母后就想着好难受, 来点泻药就好了, 然后你就生下来了。”

    小崽子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哇的一声哭出来了:“呜呜, 母后梦见一头猪,我难不成上辈子是头猪?”

    总之小崽子是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出生的, 群臣大喜,觉得这是吉兆。

    在屋子外守了大半夜,脚都冻僵了的司马孝仁听到宝宝的哭声时热泪盈眶。

    在这片从陌生到熟悉的大地上,他有了与自己血脉相关的亲人。

    花芜荻生儿子并没受什么罪,时间也很短,从发作到生只两个时辰。对此花二夫人特别骄傲:“我家芜荻身体好,揍十个八个汉子不是问题,生孩子不就小事一桩!”心下盘算着让二娘三娘也去锻炼一番, 这练武的好处她是看出来了。别家产妇生娃惨叫得死去活来,芜荻吭都不吭一声,问她疼不疼,她一脸老实地说没当初被奸细砍一刀时疼。

    生孩子顺利,喂奶就没那么顺利了,花芜荻一脸忧伤地发现自己没奶。

    大户人家养了奶娘不需要亲哺乳,但花芜荻有一回听到司马孝仁说女人哺乳的好处就上心了,可悲伤的是她没奶。

    “一定是我胸太小的缘故。”花芜荻看着儿子被奶娘喂饱后睁着黑亮大眼睛的可爱模样,一脸怜爱地亲了亲他的小胖脸,“胸太小了储存不了奶。”挑的几个奶娘都是波涛汹涌的类型,花芜荻对比一下很自卑。

    司马孝仁有些心不在焉直盯着媳妇的胸部看,有了小崽子后,芜荻的注意力从来不曾分给他半分了,“不小,我喜欢。”司马孝仁摸着花芜荻的胸一脸诚恳地说。

    花芜荻目瞪口呆,随即气急败坏:“儿子在这呢,你别带坏他!”

    “他还小呢,懂什么。”司马孝仁瞪了霸占他老婆的儿子一眼:“芜荻,你不能只顾儿子不顾老子,没有我他生得出来吗!”

    花芜荻简直是无语到极点,她还在做月子呢,从没洗过澡,七郎不觉得她臭吗,还这么有兴致的摸,她真担心他摸了一手污垢。

    “好了,七郎你给咱们儿子取了名字没有。”用力将七郎的手从胸部扒开,花芜荻没好气地说:“也不能成天叫宝宝吧。”

    “大名没取,小名取了。”司马孝仁悻悻缩回手,“人家说小名越贱越好养活,我决定叫他司马狗蛋……”

    花芜荻杀气腾腾地看着他:“司马狗蛋?”

    “要不猫蛋驴蛋马蛋猪蛋……”司马孝仁越说越小声:“总不能叫鸡蛋吧。”

    皇后的回应是将她喝光鸡汤的碗砸了过去。

    等满月的时候,小皇子已经白白胖胖了,像只肉球。

    花芜荻对儿子充满了母爱,胖胖的儿子对她也很依赖,一看不到就哭。

    一般而言小宝宝都是有奶就是娘的,也就是说对奶娘比对亲娘还依赖,但小皇子不同,他对母亲有着天生的亲近,每回都是母亲抱着才睡。这让他亲爹满心的怨念,觉得老婆被儿子抢了,最让他气愤的是,每回他想跟老婆稍微亲热点,小崽子就哭,然后老婆就将他丢一边抱儿子去了。

    如果儿子是母亲上辈子的情人,那一定是父亲上辈子的仇人!司马孝仁面无表情的脱下不知第几次被儿子尿湿的衣裳,恶狠狠地想着下回一定生闺女!

    最后小皇子的小名定下来了,就叫“小崽子。”

    花芜荻特别生气,这回拿碗砸得孩子他爹满头包也没用了,司马孝仁坚决叫他小崽子。

    好在大名还是靠谱的,小崽子大名叫“司马超人。”

    朝中上下觉得这名字有点怪,饱读诗书的礼部尚书一脸迟疑:“皇上给小皇子取这个名字可有什么讲究?”要知道孩子都要避讳父母名字的,小皇子名字里有个人字,这是冲了皇帝的名讳啊,虽然是同音不同字。

    “哦,朕希望这孩子以后能超越朕……”满脑子都是漫威动漫的司马孝仁想着蜘蛛侠钢铁侠蝙蝠侠,面不改色的撒谎:“超越创新是历史的主流,朕并不止希望子承父业,而是希望他能超越先辈……”

    群臣一脸佩服地看着奇葩皇帝,历来太子表现得比皇帝好的,皇帝睡都睡不着,没想到他们皇帝心胸这么宽大。

    司马孝仁回后宫跟小崽子抢老婆去了,边走边哼,他叫小人,儿子叫超人,小崽子你得感激你老爹不像你祖父那么渣,只让你内裤反穿而已,你有一个多好的爹啊!

    “小崽子,你听到没有。”司马孝仁将儿子抱起来,恐吓他:“再尿到父皇身上就让你一直反穿内裤……”

    肥嘟嘟的小崽子以为亲爹陪他玩,咯咯笑起来。

    “芜荻你看,儿子会笑了!”司马孝仁大喜:“咱们儿子第一回 笑是给了我,他一定知道我是他爹……”

    淅沥哗啦……

    花芜荻赶紧将儿子抱过来,对生无可恋的老父亲一脸讨好地说:“七郎说得对,你看小崽子一定是知道你是他爹才尿的。”小崽子不知跟他爹有啥仇,每回都要在你爹身上憋个大的。

    “童子尿驱邪。”花芜荻继续安慰丈夫:“你看别人还没这个荣幸呢,七郎最近做什么事都很顺利,一定是儿子的童子尿起作用了。”

    司马孝仁嘴角抽了抽,去换衣裳,他能不要这个荣幸吗……

    话是这么说,可七郎下次还是会抱儿子的。

    花芜荻面色柔和,二婶说得没错,她不知积了多少辈子的福才遇上七郎。

    好丈夫好爹……也许有一天他会变成好祖父,人生这么长,她可以从青丝如墨看到他白发苍苍。

    如果说这是她上战场以女子之躯保家卫国的奖赏,花芜荻觉得不管多少回,不管流多少血淌多少汗,她都甘之如饴拿起剑守住大楚的每一寸土地。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几个番外吧,交代一下。

    这文结束了,不想再写穿越了。想写现代文,大家喜欢重生还是都市的?

    本书由【zhang30990708】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