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4章 亮子番外

作者:红酥手没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张大妹拿着鸡毛掸子进屋的时候, 亮子这小子正蹲在地上画圈圈。

    见人进来,他抬头, “妈, 你咋来了?”

    张大妹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 “多大点出息,没缘分就没缘分, 你还伤心上了!”

    亮子哼哼唧唧的不想说话。

    “对了, 那谁来了。”

    “哪谁啊?”

    “你前三婶。”张大妹撇了撇嘴

    “关我啥事?”亮子就莫名奇妙了。

    当初因着自己妹妹那个事儿,三叔跟三婶虽说是离婚了,但紧要当头又发现三婶怀上了孩子,奶的意思就是儿媳妇可以不认, 但孙子得认。

    所以呀, 他俩虽然嘴上说着是离了, 但还就这么住着,连离婚证都没扯,算什么离婚啊?

    也就是哄哄自己家呢!

    可说到底都分家了,谁管你离不离婚?

    反正不想跟你家来往就是了, “这会儿又来干什么?”

    “来干什么?还能是干什么!想着叫你抬抬手,别搞她大侄子!”张大妹没好气的说道。

    一想到自己那谈了一年多已经要谈婚论嫁的媳妇儿, 在结婚的当口跟陆川川给看对眼儿了……亮子就气得一口血梗在心头,恨不得喷死那对渣男贱女。

    当年陆川川这小兔崽子叫自己姨妈给弄进去坐牢了, 别说什么挖坑不挖坑的话,那也是她自作自受,他但凡别再去调戏小姑娘, 人家能告他?

    就是姨妈自个儿后来也坐牢了,可巧俩人差不多的时间因为表现好从牢里放了出来。

    姨妈那边就不说了,出来后就去了外地,偶尔打个电话过来联系联系。

    可陆川川呢?

    出来后倒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没听说有什么不规矩的事儿,这么一洗心革面啊,自家虽然还是不想见到他,可定亲的时候三婶也不知道是脑子抽的什么风,听说那边女方家还有未嫁的姑娘,硬是把陆川川拖过来。

    说是相看一下,万一人家看这孩子不错,也就点头同意了呢?

    实际上是陆川川坐过牢,有这么个污点在,还是因为耍流氓而坐牢的,谁家肯把姑娘给嫁过去?

    再加上他陆家又没家底子,叫人家想冲着钱去都没办法。

    三婶当初生的是个闺女,本来对这边还心怀愧疚的,可时间一长又固态复萌了,又拿着亲侄子当儿子看。

    便是三叔,也叫人心里腻歪的紧。

    这边亲侄子倒没见他怎么愧疚,那边倒是高高兴兴的贴钱贴东西的。

    索性张大妹跟杜尔青两口子也灰了心,不去管他们,只自己过着自己的小日子,随他们做妖。

    可再怎么不想去管他们,在儿子谈定亲的时候,这位三弟媳妇把那么个混账东西带进来,那也是心里不高兴的。

    要不是瞧着亲家都在屋里坐着不好发火,张大妹一早就把人撵出去了。

    就这么一眼,有时候、有些事情,就多了点火候。

    亮子是想想就恨得慌,自己对那女的有多好啊!

    给吃给喝给钱花的……打从毕业后,工作那真就是个月光,还要亲爹妈贴补钱,爸妈都认为男孩子要谈对象,手里不能不大方,最起码的不能叫人家女孩子花钱。

    所以自个儿对她别说多好了!

    于是这婚事定下来了,彩礼钱也都给了,婚房都装修好了,便是席面也都谈妥当了,新嫁衣也都给她买上了……结果呢?

    请帖发出去了,亲戚都通知到位了,还有6天结婚,她那边给悔婚了!

    6天!

    就6天!

    亮子心里那个气啊!

    他一大老爷们被人放了鸽子,顶多就是面上挂不住以及心里不舒坦,但这不舒坦也叫他认清了一个人,过一段时日也能缓过来。

    可他受不住叫爹妈跟着这么丢人!

    他家对那女的多好啊!

    结果呢?

    就是这么丧良心的跟陆川川看对眼了不说,还私底下瞒着,等到撑不住要结婚了,这俩人直接私奔了!

    这下子可把杜家气了个倒仰!

    不仅是如此,有时候就连亮子都觉得自己是犯贱。

    搞对象就搞对象,态度那么低干什么?

    啥啥都替她安排的明白了,有时候她过来家里玩,爸妈给他们让出空间,这丫头说要洗个头发什么的,自己都颠颠的搬着躺椅叫她躺下,然后端着盆子亲自给她动手,她连眼皮子都不用抬一下,自己就给她服侍好了。

    跟伺候老佛爷似的,自家亲妈看到了还吃醋,说自个儿对亲妈都没这么体贴……

    这些事儿也就不说了,大小伙子看上人家姑娘,心底里乐意没办法,那是上天下地的都甭谈,反正啥都肯干!

    结果呢?就是这样,人家女方那头还端着拿着,自己那便宜老丈母娘再没眼色,那也不用跟他过日子。反正睡一个被窝的是媳妇,只要媳妇人好就成了。

    自家这边爸妈承包了山林,啥都不缺,还有小商品房小院子小汽车,那家底儿不说丰厚吧,但也比大多数人强!

    可他们家呢?

    女方就是个小学教师,还不是那种有编制的。

    原本学习不咋地,连长的也就一般,反正比不上自家思思姐,但自己乐意不是?

    谁说找老婆一定要寻个大美人的?

    反正就是那工作还是自家找关系给塞进去的,不好转正的那种,打打杂。

    亮子心想塞都塞过去了,关系走了,钱花了,谁还在乎她那么点工资?

    至于她那爸妈……她爹就是个给人看大门的,每个月拿那么点都不够他自个儿喝小酒的;她妈呢,啥都不干,地也不种,成天拿着闺女那点破工资去打打麻将。

    还乐呵呵的跟他说什么,“我家这闺女啊哪哪都好,就是被我宠的娇气了点!实际上我闺女呢也没什么缺点,除了爱花钱,有点懒之外,那是比大多数人都强!”

    瞧瞧,瞧瞧这话说的?尽往自个儿脸上贴金!

    可自己那会儿眼瞎啊!

    心说这是自己看上的对象,他哪知道自己为什么眼瞎的非得就瞅上她呢,反正就瞅上了呗,想跟她结婚呗!

    心想你爱花钱没事儿,咱能挣钱!

    懒怕啥,大不了以后找两个保姆,一个伺候你,一个伺候我妈,这不就没什么事儿吗?

    可结果呢,人家端着拿着,时不时的作两次妖!

    那会儿谈对象的时候觉得这是一点小情绪,做妖就做妖吧,我宠着你就成了。

    现在可好,人家私奔了!

    撇下这一大家子私奔了!

    女方那头还敢舔着脸过来说什么,“我家闺女这是叫你们家叔叔家的侄子给哄骗了,你可不能怪我们,这彩礼钱我们可是不退的!我还没叫你家给我赔闺女呢!”

    张大妹当即就不干了,“我呸!我还贴你闺女?”

    拿起大扫帚就打人,“我告诉你,彩礼钱赶紧的给我还回来!否则我就报警!你们家这叫骗婚还骗钱,别说这些了,就这段时间我家亮子给你家送的礼也都给我还回来!”

    女方妈就不乐意了,“说啥瞎话呢?这送出去的东西还有要回来的道理啊,我闺女可是跟你儿子搞对象呢!”

    张大妹冷笑,“你还好意思说,这叫搞对象?都跟人私奔了!你这话是哪来的脸说出来的?”

    女方家吱吱呜呜的,“……我不管,你得给我还闺女,要不然我还得找你家赔钱呢!”

    张大妹扫帚一扔,抓着女方妈的胳膊就往外走,“走!咱们去派出所报警去!反正这事儿我家不理亏,丢脸就丢脸,怎么着也比丢了人还丢了钱要好!人没了就算了,钱我得要回来!”

    这可不行!

    本来只是小范围内的事情,这要是闹到警察局去,那自己家可就出了大名了!

    女方妈于是手一甩,脚底一抹油给溜了。

    张大妹冷笑,回头就揪着儿子的耳朵,“回头给我把东西跟钱要过来!”

    至于什么新娘的礼服,她要回来就是烧了也不给他家留着!

    要是叫她知道那玩意儿穿着自己家准备的礼服嫁给别的男人……她能呕死!

    亮子心里也恨呐!

    有再多的感情,被他这么一骚操作也就全给磨灭了。

    你说说,我把你捧在手心里,啥啥不让你干,啥啥都对你好……结果呢,陆川川那小子嘴一张就把你哄跑了!

    别跟电视剧整的那什么,你把我绿了,我还把你原谅……想的倒是挺美,原谅个屁!

    我咋了,我不就是胖了点吗?我又没有胖的不能走路!

    也就比别人稍微敦实一点,肚子也没凸出来,那叫胖吗?

    那就壮实!

    好啊,你看不上我就直说,你看不上我还可着劲的花我家的钱,合着钱的脸好看是吧?

    明里暗里的叫我给你爸妈送东西!哦,合着你看不上我的人,我家的钱你倒是看得上!

    ……

    陆凤叫前些年侄子坐牢的事情给吓怕了,这回上门来了也不是为别的事儿,就怕亮子这边一冲动再去报警,叫自家大侄子再犯流氓罪给抓进去。

    本来那孩子的婚姻就不好了,难得逮上一个眼瞎的,可不就得请着大哥大嫂家的抬抬贵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也都是亲家,嫁到谁家都一样,大不了自己两口子掏钱把缺的这些都给补上。

    张大妹就怒了,“补上?你拿什么补上!我缺的是你这么点子?我家缺钱吗?我告诉你陆凤,你赶紧的给我滚,当年的事儿我都没找你算账,你再惹毛了我,我叫你陆家再出一回风头!”

    陆凤讪讪的笑了两下,“大嫂,话不能这么说,这我家川川也不知道啊!我家川川这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家找的这么个姑娘,那真是懒得没边儿了……啥啥都不肯干,我川川能看上她?这事儿啊,不该怪我川川,就应该怪那姑娘!”

    张大妹说:“行啊!怪那姑娘是吧?那我可更得去报警了,这么个人骗了我儿子心就算了,人家警察不管这事儿,可她骗了我家彩礼钱啊!好多钱呢,还有这些节礼送的东西,我可都得讨回来,这是财物损失,必须得报警!”

    陆凤原本打算的是跟大嫂同仇敌忾一下,叫大嫂更加厌恶这闺女,然后叫自家川川捡了个漏。

    谁想到张大妹闹着要去报警啊?

    当下她又转了话锋,说事情不能这么干,那姑娘虽然品格不好了,但是我家川川的婚姻行情也不好,跟她也是半斤八两,凑合凑合得了。

    “反正我家川川当年也是被人误会了,没什么大毛病,这姑娘嘛……懒就懒了点,我娘家大哥大嫂也不是不能挣钱的。只要人好,愿意跟着川川过又能生孩子,旁的我们陆家也就不在乎。再说了,这小年轻的心思嘛,总归都是顺着心意来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强扭的瓜不甜,大嫂你说是吧?而且大嫂啊,咱们得这么想,这要是姑娘家心底里不喜欢还按头绑在一块儿,那往后还得出事儿!”

    张大妹懒得跟他费劲,“你就是这么个意思吧?说完了?说完了就走吧。”

    陆凤连忙拉住了她,“大嫂!大嫂你听我说!咱们肥水不流外人田啊,好歹我孩子也是你侄女,就看在你小侄女的份上,你就别跟她表哥计较了成不?往后我记着你这份情,叫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带含糊的!”

    张大妹就冷笑,“上刀山下火海我稀罕你啊?赶紧的给我滚,信不信我再甩你个大耳瓜子!”

    陆凤想起了当年大嫂在自己娘家威风的场景,缩了缩脖子,垂头丧气的出去了。

    把人撵走后,张大妹才找到了亮子,“你说说,把咱们当傻子了是不是?那么个破烂货……亮子啊,也不是妈说你,能干出这么个事儿来的就不是什么正常人!

    就算两个小年轻不喜欢了,那咱们把话摊开了说了,财物结算了就成了。要是她早说不喜欢,咱们把彩礼要回来,这些年送的东西我也就当是买你个高兴了,反正你又没占着便宜,咱们男方家也得大度不计较这些。可这瞧瞧办的是什么事儿!

    订婚到结婚多长时间了?隔了小半年了!结果呢?哦,这半年她暗地里跟陆川川搅和到了一块儿,过了这么大几个月的时间,还有6天就结婚了,咱们安排妥当了,她那一头直接私奔了?

    这是几个意思?这是把咱杜家的脸面放在脚底下踩!不仅是如此,她连娘家亲妈都不管不顾了!虽说她那亲妈也不是个东西,可人家对闺女也是够意思了。

    她这么做,就没想到自己爸妈会被咱们家为难?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妈也庆幸她逃婚了,要不然……反正没结婚的时候,谁知道她是人是鬼,你说是不是?”

    亮子点点头,“妈,你说的这些我都懂,以后少跟他们掰扯。”

    还以为事情就这么完了,谁晓得私奔不过半个月的那俩人又灰突突的回来了。

    那女的还好意思找上亮子,哭哭啼啼的:“……亮子哥,我……我也不知道……当初都是他哄骗了我!你说我一个姑娘家我能懂什么道理呀,我这么一两年跟着你,你对我多好啊是不是?我就是猪油蒙了心,我也不至于跟他跑了是不是?那我多对不起你呀!”

    亮子斜着眼睛看她:“是啊,你多对不起我啊,你才知道你对不起我啊?那你现在是想干啥?”

    对方支支吾吾的,“我……我就是想亮子哥……我觉得咱们这么些年的感情就这么掰了也挺可惜的,亮子哥,要不咱们重新开始呗?”

    “你哪来的那么大脸?”亮子都给气笑了,“你究竟是从哪里觉得你这么下我杜家整家的脸面,我还得回头再找你?我是得多犯贱啊!”

    “话不是这么说的!”那人跺了跺脚,然后摆出了一条条道理。

    “亮子哥,你当初对我多好啊!只要咱们俩在一块,就是吃饭你都乐意喂着我。我洗头了,你还叫我躺着不动亲自给我洗,不管去哪你都对我那么好,都不叫我动手的……还给我买各种好吃的,给我买裙子,给我钱花,这么些事儿你都忘了吗?你对我这么好,我知道你心里一心一意的都是我,你愿意跟我分开?往后你还能找到叫你愿意这么一心一意对待的女人吗?”

    亮子气的眼眶都发红,“是啊!你也知道我对你有多好!我对你这么好是我犯贱,结果呢,你不是头也不回的,被人家两句甜言蜜语就哄了吗?”

    “亮子哥!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亮子甩开了她的手,头也不回,“走吧,你当你陆家的媳妇儿去吧,不管是陆家赵家还是什么的,别跟我扯上关系,我杜家的人没那么犯贱!“

    身后的人张了张嘴,“我、我真的没有什么坏心……”

    明明是你自己态度那么低的对我,我是一个女人,我要男人宠着,我不是要你低三下四的把啥都给我做好了!你这么做,会叫我觉得你这个人一点担当都没有,为一个女人都弯下了脊梁,那都不是大老爷们的做派,我能不害怕吗?一点担当骨气都没有,要啥都给啥,我当然我瞧不起你了……

    亮子不觉得他自己有什么错。

    虽然觉得可能做的过头了一点,可他乐意!

    我爱你,我喜欢你,我愿意为你做所有,这错了吗?

    你拿我的真心践踏,那是你自己人有毛病!

    你要是不乐意,那你拒绝啊!

    你不也挺享受的?

    享受着我的周到,花我钱吃喝玩乐的也挺开心,嘴上说着不乐意,可心底里乐意的不行,乐意完了还觉得我没骨气……

    果然,“我还是眼瞎……”

    “知道眼瞎就成了。”旁边有人咳嗽了一声,然后递过来一张纸。

    “先说明啊,我不是故意偷看的,我就是过来帮着思思给她姥姥送东西的,她怀孩子不是很方便,我刚好来这边。”

    “哦,是你啊。”亮子有些没精打采的,“东西给我,我顺便带回去。”

    卫微啧啧了两声,心说这小胖墩还挺可怜。

    这事儿吧,思思反正是气的直冒火,她们几个关系走得近的当然也知道。

    “要不……咱们去那边喝点茶?”卫微指了指街角的店面。

    瞧瞧,那么大个字的,还肉肉的,现在跟个耷拉毛的大熊似的。

    “谢谢你啊薇姐。”亮子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

    这小子也真是能喝,下午喝完了茶,晚上又走到隔壁开始撸串,啤酒那是吨吨吨的往下灌。

    “那什么……不就是失个恋?”卫微小心翼翼的说道,“不值当啊,没成就是没缘分,别喝个好歹出来。”

    “……嗝!微姐,你说我对她多好啊!我敢保证,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一个男人对她那么好了!我现在伤心,难受!喝酒不是为了别的,就是再多的感情,冲她这么下我杜家的脸,也都给冲没了……她下我的脸面不要紧,可她不能下我爸妈的脸!尤其是她的做法摆明了就是压根没把我摆在心上,你说我是得多犯贱才能继续惦记着她啊?”

    “她要是喜欢我,做错了我能包容,可她这样……呜呜,我知道我形象不好,我胖!可叫我说,我哪就胖了?我不就壮实了点吗?你知道我胖,你嫌弃我,你不喜欢我,那你就拒绝我啊!你长得也不是个天仙大美人,你不拒绝不接受不反对的,我说搞对象你可是点头了,那我不就当真了吗?真要是不想,你也别收我东西,别花我钱是不是?”

    “然后就这么一来二去的就真成了对象了,谈婚论嫁的时候礼金没少要,钱没少花,东西没少收……要结婚了,人跑了!现在回来还跟我说她是被陆川川给骗了……骗了啥呀,那张脸骗了吗?我承认我陆川川好看,可回来了就想着再像以前那样撒娇叫我原谅……我是得多犯贱,才能脑袋绿油油后还能把她给原谅啊?姐……我这心里想想就难受,那些可都是我付出的感情,她这么说丢就丢了!”

    “哎——”卫微也是叹气,看这小子哭的跟个200斤的大狗子似的,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拎起酒瓶子碰了一下,“来,姐陪你喝!”

    然后也吨吨吨的往下灌,又想起了刚刚失恋的自个儿,“你哭什么呀?你这好歹是真心实意的,姐我呢……算了,啥也不说了,同是天涯沦落人!我比你更惨,你这个顶多就是本来就没看上你,然后跟人家跑了……”

    亮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微、微姐,你不能这样的,你说这话不是戳人心窝子吗?”

    付出了一两年,结果得到了未婚妻压根就没把自己放在心底里的接过,这比未婚妻临阵脱逃更叫人伤心。

    “还哭啥?”卫微一拍桌子,“姐我比你更惨,你说姐我漂亮不?”

    亮子傻傻的点头,“漂亮!”

    “我比你惨多了!你那姑娘好歹长得还不错,你姐我长得这么漂亮,一向找对象都是要找比我高,比我好看,家境还得跟我差不多的。可这谈了一个……这玩意儿哪哪都好,就是喜欢劈腿!所以我又找了这么个,那真是又矮又黑又没本事,还不会说话。平常出去约会吃饭还都是我掏钱!我图什么呀?我图的不就是他长得不好看,对我体贴,然后不会劈腿找别的女人吗?”

    “可你说说,这都是犯贱犯的啊!我就是图他不会有什么花花肠子,结果呢,长成这么个歪瓜裂枣的样儿,那花花肠子比大帅哥是一点都不少!我寻思着,我长得这么漂亮,家里又不缺钱,我也没高高在上的呀?大家都是同一个学校的同学,我能高高在上到哪儿去?平常也体体贴贴的,就图个你对我好……然后人家找了一个不如我的,你说我心里这落差,我得多憋屈啊!”

    然后又是砰的一声开了酒瓶子,举起来对着亮子喊,“来呀,咱姐俩喝,不喝不是人!”

    “喝!”亮子也喊道:“这眼睛有多瞎啊,微姐你这么漂亮的一姑娘,他还劈腿!”

    “是啊!”卫微喝的有点高,俩人不住的打嗝。

    “你说我这能不气吗?当初就是被那小白脸儿给骗了,生怕再找一个帅的再给我弄劈腿……你说这谈感情的时候投入也是真投入了,这一颗心上来下去的谁受得住啊?所以就找了个啥啥都不起眼的,结果这不起眼的劈腿起来比长得帅还叫人可恨!自己劈腿了不是个东西,最后还把罪名赖在我头上!说你长这么漂亮的一大姑娘,你凭啥找我啊?我有自知之明,你这么好看,家里又有钱,还是魔都人,你找我指定是哪哪有缺陷,肯定是有不好的地方!叫我说,你肯定是跟那小子睡了,要不就是肚子里有娃想叫我接盘!我跟你说,我们老实人可没那么傻!”

    亮子惊了:“老实人、老实人可不背这锅!”

    “是啊,把我气的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暴打!别看姐长得好看,姐那也是有底线的,不结婚,有些事都不能干的,你说对不对?”

    “对对对,不结婚有些事儿都不能干!我对她那么好,我也只是摸摸小手,连亲嘴儿都没干过,就是想负责呢!”

    卫微打了个嗝,路有点看不清了,“亮子,你给姐送回去,姐明儿给你介绍几个好姑娘,咱不稀罕他!”

    “姐你真好,明儿我也给你介绍几个,咱们不稀罕那矮冬瓜!”

    ……

    第二天。

    卫微揉了揉脑袋,刚睁开眼,心里就是一突:完了,我把思思她表弟给啃了!

    然后又装模作样的闭着眼不动。

    过了一会儿,亮子也睁开了眼,心里同样一突:完了,我祸害了人家大姑娘!

    然后也装模作样的闭着眼不动。

    过了半个小时,呼噜声一声接着一声,俩人跟两头猪一样又睡了过去。

    门外,乔梦抱怨,“死哪儿去了,一晚上不接电话!”

    思思挺着肚子叫尚坚强抚着,“你不是有钥匙?赶紧看看!”

    “哎哟!”刚踏进屋子,乔梦惊的一声尖叫,“这一地的衣裳是哪儿来的?这死丫头,该不会是叫人骗了吧?”

    思思抬脚就把尚坚强踹到了门外,“守着门,你别进来乱看啊!”

    尚坚强脸一黑,“媳妇儿,这也得有我的一份啊,里头肯定有男人啊!”

    最后还是在媳妇的瞪视下退到了门口。

    想了想,觉得要把小舅子也叫来。

    可一想也不成,这卫微好歹也是个女同志,要是把别人叫来,闹大了脸面上也不好看。

    接过还没等他决定要不要叫几个人来,里头传来了思思一声尖叫:“杜!小!亮!”

    呵,又是小舅子!

    尚坚强抬头望天,心说他这两个小舅子可够厉害的啊,自己媳妇儿统共就三个舍友,有俩都得落家里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