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92 部分

作者:少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她离开的时候晨雾还未散尽,她在曾经相遇的地方黯然垂首,又似乎因为曾经相识而觉得甜蜜温暖,这个尚且阳光羞涩的男子将会刻在她的记忆里,但多年后的某一天在见面他们便在无法相识,因为她爱他只是在那时。

    鄂容安因为明彦华的突然离开,黯然了很久,他常会一个人在高处独坐,期望可以看见远处的正在独行的白衣女子,他张开双手清晰的看见手掌上的纹路,就好像一个人要走的路,也许会有很多岔路口,但你知道有一些路是你必须要走下去的,就如现在,他不能抛开他的家人他的梦想去追逐一个远去的灵魂,他们都有他们需要做的事情。他渐渐懂了,若无法相守,也只能相望。

    伤痛迟早会被填平,因为生活每时每刻都是新的。

    殊兰跟坐在一旁看书的胤禛唏嘘感慨:“那孩子实在是有主意,说走就走,鄂容安难过了好久的。”

    胤禛放下书笑看了她一眼:“我到看你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殊兰轻笑着依着他:“这都被爷看出来了,心里确实是松了一口气,两个人的生活环境相差太远,以后过日子必定是磕绊多,在说了鄂容安以后是要走上官场的,有个江湖女子做夫人,别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把他淹了,现在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以后都是问题,到还不如规规矩矩的娶媳妇。”

    胤禛放下书,揽着她的腰身,亲了亲她的额头,他总觉得她似乎跟以前对他不大一样了,好像越加亲密依赖了。

    笑意不自觉的就爬上了他的眼角,盛着满眼的宠溺,觉得贴心又舒畅。

    苏培盛快步走了进来,迟疑了片刻便道:“苏州天河县那边传了消息来,那山里果真有大问题。”

    苏州天河县这个熟悉的字眼让殊兰猛的挺直了脊背。

    胤禛安抚的拍着她寻问苏培盛:“说清楚。”

    “天河县的卧龙山里应该有金矿!”

    104

    在天河县人看来,卧龙山一直是个不祥之地,常有人畜进山无故失踪,或者进过山不久就会病死,上了年纪的人总是说,卧龙上里住着一条龙,进山的人都冲撞了神灵,被上天惩罚了,有或者说是被神收去当仆人了。

    殊兰当时年岁虽小,对这些却记得清楚。

    哥哥外出求学,回来的时候却是一具尸体,爹和娘亲因此与世长辞,殊兰曾从下人口中得知“大少爷是进过卧龙山的,等下头人找见就已经不行了。”

    若哥哥一切安好,上一世的殊兰便是个平凡的富家千金,组可以富足安乐的过一生。

    苏培盛依旧在说着下头人打探来的消息:“……进山里死了的人是发现了金矿,被下了毒,有的是直接被拉去当壮丁,若命硬一些,现在都是在的,下面人有一个混了进去,才知道的……”

    殊兰的呼吸陡然粗重起来:“你是说,进山死了的人都是被下毒害死的?”

    苏培盛忙应了一声:“也不敢说个个都是,但必定大部分都是。”

    殊兰的事情胤禛都清楚,他看殊兰情绪不稳,安抚的拍着她的脊背:“你一向看的通透,过去的事情你不要太放在心上,再个,只要能查清楚,你的仇就是爷的仇,必定会帮你报了的。”

    聪慧如殊兰,最终也只是个凡人,有一些结就是过不去,就比如哥哥的死,时隔数百年她还总能梦见娘亲在看见哥哥尸体时脸上难以描绘的绝望,她的心就缩在一起疼,老天为何让她儒雅俊秀的哥哥英年早逝,害得她家破人亡?

    她垂下眼,颤抖着双手:“殊兰谢爷的体谅,若知道是谁害了哥哥,殊兰必定不会原谅的,只求爷为殊兰做主。”

    胤禛挥了挥示意苏培盛先下去,用双手包住殊兰的手,柔声跟她说话:“逝者已逝,当安息,你若执意不忘,不过是搅的他们不安宁,爷不是要你放过那个凶手,是要你放过自己。”

    在殊兰看来胤禛的心里总是有些狭隘淡漠的,可如今看她似乎还是不够了解胤禛,他的世界也是美好宽广的,狭隘的到成了她,她不自觉地落泪到不是因为伤心,只是胤禛的一句话里,她听到了满满的疼惜,女人的心很小,小到一句话就可以填满整颗心,女人的要求其实很低,低到一句话,就可以完全掳获她。她搂着胤禛哭泣,忽然觉得,若真的一切安好,她又如何来遇见胤禛,她这一生早已注定,无处可躲。

    她在树荫下的椅子上坐着,丽慧软软的趴在她的身上,纳穆带着抹得如泥猴子一般的弘昼在远处偷着看她,大抵是害怕被她责骂,她托着下巴看着三个孩子,眉眼间都是平和的笑意。

    人这一辈子总要遇到悲伤的难过的事情,你不能把自己陷进去,功名利禄过眼云烟,若执意追求就入了魔障,她活了几百年的时间了,如今似乎才真正的看透看明白,能当皇后也罢不能当皇后也好,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心到底快活不快活。

    世界上从来都不缺少束缚,但总有一些人活得快乐一些人活得不开心,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人的心,老天要她重活一世,原来是想要她明白,什么都没有心重要。

    人生漫长,故事实在很多,若说结束似乎才是开始,当一个人以一个全新的心态在生活,即是结束又是开始,故事一直都在这……

    105完结章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康熙帝不豫,还驻畅春园,命皇四子胤禛恭代祀天。

    十一月的北京城已经飘起了大雪,鹅毛一样的大雪密密匝匝的往下落,以至于看不清楚前面的人,殊兰端着药膳往德妃寝宫,见着个穿着大氅的男子,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她停下来看了看,渐渐的才看清来的人原来是十四阿哥。

    德妃自入了冬身体一直不好,在加上老爷子身子也不好,殊兰一个月里有多半时间都是在宫中侍奉,十四见是殊兰抱拳行礼:“四嫂。”

    不知不觉众人称呼殊兰就成了贤福晋,皇上实在信任看重殊兰,人人见了她都要多一份尊重,就是十四在这个极其敏感的时候,面子上越发做的到位。

    殊兰微微颔首:“十四弟来了。”

    十四一面随着殊兰往里走,一面问德妃的情形,满脸的关切,殊兰却从他眼里看到的只有焦躁,老爷子病重,眼看时日不多,却偏偏要胤禛代替他去祭天,十四要真不着急才是奇怪。

    殊兰垂下眼,不徐不疾的说着德妃的情形:“额娘还是老样子,肺热咳嗽,天气一变就容易得风寒,这都要慢慢养的……”

    十四若有所思,有些心不在焉的点头。

    殊兰看着德妃喝了药,就退到了一侧,十四能来,德妃看上去还是很高兴的,坐起来拉着十四的手说话:“穿的什么衣裳?暖和不暖和?外面天冷的很,千万别得风寒!”

    十四看上去有很多话要说,但见殊兰在,总是欲言又止,德妃大抵是看见了,慈祥的拍了拍殊兰的手:“你前几日说是要给额娘做个护膝,这会下去带着人找找料子,就给额娘做一个吧。”

    殊兰应了是,又叮嘱了德妃:“您少说几句话,平日里要是想十四弟就找来陪您,不急在这一时半会……”

    德妃笑着点头。

    殊兰出了屋子,带着小宫女去找料子,一会便听得外头的小宫女道:“雍亲王和纳穆阿哥来了。”

    初成少年的纳穆跟人到中年的胤禛走在一起,总是莫名有些相似之处,但若说最相似的却是两人眼里对殊兰的眷恋,殊兰笑着起身迎了出去,拉着纳穆的手摸了摸他身上的衣裳,便得了这少年一个欢快明亮的笑意。

    越发稳重的纳穆也只有到殊兰跟前还有这孩子起得一面,越上年纪便越小心眼的胤禛却看不惯娘俩亲密的样子,咳嗽了一声,低声呵斥:“成何体统!”

    殊兰卷唇浅笑,乘着胤禛不注意朝着纳穆眨了眨了眼睛,又得了纳穆一个调皮的笑意。

    殊兰替胤禛褪了大氅,一面跟他说话:“十四弟在里头,额娘要我出来找料子。”

    胤禛微微颔首不自主的又多看了几眼这围着自己转的女子,岁月实在是厚爱她,似乎从第一次见到开始她就一直是这样,江南烟雨里走出来的女子,若微笑便如出荷绽放,眼里总是笼着几许哀愁,几许烟雾,看一眼就是一世繁华。

    殊兰抬头,从他还未掩饰的幽深璀璨的眼眸里里读出了些温暖甜蜜的东西。她抿唇低头浅笑,于是,满室生香,万物黯然,耀眼又温馨。

    德妃大抵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让宫女出来看:“主子说,若是纳穆阿哥到了,就让进去。”

    众多孙子里面,老爷子和德妃就喜欢纳穆,人说隔辈亲,这话真的不假,十四和胤禛明显都是靠后了的。

    胤禛和殊兰带着纳穆一起进去,里面剑拔弩张的气氛还没有来得及消散尽,十四涨红着着脸坐在椅子上,一见着胤禛几人进去,立时将脸偏向了一旁,甚至都不起来向胤禛行礼。

    德妃的呼吸陡然粗重了起来,殊兰看了纳穆一眼,纳穆立时笑着恭敬的朝着十四行礼:“侄儿见过十四叔。”

    伸手不打笑脸人,十四勉强点了点头,气氛才缓和了很多,德妃缓和了脸色,叫着纳穆在自己跟前坐下:“刚从你皇玛法那里过来吧?冷不冷?中午吃了什么?”

    纳穆一一答了,又询问德妃的身体,德妃神态里透出的高兴和亲昵比之对着十四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十四的神情越发不好,大抵终于忍不住,刻薄的问道:“四哥如今可真是得皇阿玛的看重!”

    胤禛看了他一眼:“皇命难为。”

    十四被这一句话刺的冷笑了一声:“虚伪。”

    当着殊兰和纳穆的面说这样的话实在是不应该,德妃呵斥道:“成何体统?”

    十四到底是有了年纪了,情绪渐渐平稳了下来,缓了缓淡淡的道:“若他日四哥问鼎大宝,可能保弟弟荣华富贵?”

    这一句话说的极其大逆不道,胤禛深看了他一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德妃最不想看到兄弟两相残,尽量温和的看着胤禛:“他到底是你亲弟弟,若有些做的不对,你……”她顿了顿看向殊兰,期望殊兰说几句,殊兰却垂着眼,一下一下替一旁的纳穆理着衣裳。

    胤禛摩挲着手上的扳指:“儿子心里有数,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

    十四冷笑道:“额娘听到没,四哥一朝得势就是儿子的死期了!”

    德妃身子不好,情感也脆弱,被十四说了几句就落了泪:“这都造的什么孽,亲兄弟也非要如此?”

    胤禛看了看德妃,从袖子里掏出几张纸,给了十四,十四戒备的接到手里,看了几眼,脸色陡然大变。

    胤禛淡淡的问他:“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十四无非是想将德妃争取到他身边,还想尽力一搏,胤禛拿出来的东西,让他最后的希望破灭。

    十四的脸色变了又变,德妃诧异的看着十四朝着她行礼,匆忙的走了出去。胤禛知道的事情若让德妃知道了,别说帮他,大抵认都不想认了。

    胤禛是可以将事情做的更绝的,但德妃身体不好,实在经不起刺激。胤禛见德妃看他,在德妃身边坐下:“额娘放心,若儿子真能成大事,绝不会忘了十四弟是儿子的亲弟弟。”

    德妃似乎是很信任胤禛的,因为这一句话,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有你这么一句话,额娘就放心了。”

    她大抵是真的放心了,脸上立时就透出了疲惫,殊兰安置德妃睡下跟胤禛和纳穆一起出了寝殿。

    殊兰一面走一面交代纳穆:“回去了好好看着点弘昼,不能让他不知道好歹的在雪地里玩,丽惠要是不下功夫做针线,你告诉她,过年就没有一件新衣裳,等她年纪大了也没有什么胭脂水粉可用,额娘说到做到。”

    纳穆笑着替丽惠求情:“咱们这样人家的姑娘哪里用的着做针线?”

    殊兰笑着摇头:“哪里是为了让她会针线,不过是想要她磨磨性子,她那火爆脾气要是不好好磨练以后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纳穆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额娘说的也是。”

    胤禛等了好半响才等到殊兰的目光,轻咳嗽了一声道:“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在宫里多注意自己的身子。”

    殊兰笑了笑:“爷说的我都记下了。”

    不知不觉的,能得殊兰一个微笑,好像所有的等待都变得值得,相濡以沫的生活,最终就成了不离不弃的眷恋。

    父子两的背影最终模糊在了雪地里,殊兰才缓缓的收回了目光,陡然觉得岁月静好。

    回去的路上雪实在是太大,胤禛和纳穆坐了马车,胤禛将坐在一旁的纳穆看了几眼,露出了个笑意:“看你一路上就想说话,有什么便问吧。”

    纳穆眼前亮了亮,越发坐的笔直:“十四叔做过什么对不起阿玛的事情?”

    胤禛脸上的笑意多了一重,仅凭看到的事情就能猜到这一层实属难得。

    胤禛缓缓的叙述,纳穆的眉头越皱越紧:“....万安县的事情是十四叔设计陷害的阿玛,后来雇杀手,阿玛的官船沉没也是十四叔一手设计?十四叔......”

    他紧抿着嘴沉默不语,虽然知道天家无情,但无情到这地步还是令年幼的纳穆心里不舒服。

    胤禛拍了拍纳穆的肩膀:“大千世界,终归什么都有,十四跟阿玛虽说不好,但你看你九叔十叔照样肝胆相照,别把事情想的太好,但绝对不能想的太坏,事在人为,不在天。”

    胤禛的这话说的纳穆的心豁亮了起来,点了点头:“阿玛说的话,儿子都记下了。”

    胤禛欣慰的又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老爷子如此明显的倚重他,说白了纳穆的原因占了很大一部分。

    是日,康熙帝病逝,即夕移入大内发丧,遗诏皇四子胤禛继位。

    皇后西林觉罗殊兰入住储绣宫,受命妇朝拜,皇后册封大典,她回身看,沉默的四九城一如那几百年间一般沉默,所不同的只是她的这颗心,她这一生从侍女到皇后,步步芳华,却抵不过身边这个白首不离心的男子,她卷唇一笑,倾国倾城。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这次是真的完结了,妹子们让俺亲一个,真心感谢妹子们的一路陪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