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6章 轰动 (2)

作者:打字机N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阮阮现在也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富婆,毫不心软就开口赠送豪车。

    江一留连连摆手,他要是接受阮阮送的车,那不是小白脸了吗,就是真要买车,也该是他送给阮阮啊。

    比起这样千万级别的豪车,他还是更注重实用性点,尤其这样贵重的车子,要是稍微剐蹭到一点,他还不肉痛死啊。

    “你这是小看我的开车技术,我——”

    “嘭——”

    阮从昭的话音未落,两辆重型卡车就从两边挤了过来,速度之快,让阮从昭压根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江一留的视线,只看到车窗外越靠越近的两辆车,还有身旁忽然扑过来,把他压在身下的阮阮,他根本就来不及思考,第一反应就是转了个身,把覆在自己身上的姑娘反压在身下,等到想起自己还有个空间的瞬间,拉住了驾驶位上满眼惊慌的阮从昭的一角。

    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来得及,下一秒,一阵剧痛,然后,他就失去了知觉。

    211、尾声 ...

    江一留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 仿佛被囚禁在一个虚无的空间中,前世今生的片段,不断在那个空间内回荡播放, 一些开心的, 痛苦的,喜悦的, 绝望的, 一件件他记得或早就忘记的事, 又重新清晰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不知道这样的画面持续了多久,直到最后的画面渐渐停止, 一个个在他人生中重要的人物,像是电影慢镜头一样,一帧一帧的出现在视线里,这辈子的爷爷奶奶,父母, 几个精神头和上辈子截然不同的姐姐, 在那些画面里,她们的身边都陪着各自的伴侣, 围着一群孩子, 各自欢喜。

    江一留想找到自己在哪里, 他在那个虚无的空间里四处寻找, 直到,他在一个角落,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姑娘, 她似乎又长大了些,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针织上衣,卡其色格子的及膝裙,头发披散在后背,左右手各自牵着一个孩子,左手牵着一个穿着洋装粉嘟嘟的小姑娘,右手牵着一个穿着英伦风衬衫短裤的小男孩,在看到他的一瞬间,那两个孩子甜甜地叫了他一声爸爸。

    江一留还来不及细想,就觉得凭空出现了一个拉扯力,将他从那个虚无的空间拉扯了出来。

    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浑身上下就像是被碾过一样,一阵酸痛,尤其是大脑,胀痛的厉害,江一留发出一声呻吟,缓缓睁开眼,入眼,一片雪白。

    “小宝哥哥醒了,大姐,二姐,小宝哥哥醒了。”

    阮阮这些日子,一直就待在江一留的病床边不肯离开,为此,还转门让护士搬了张小床来到这间单人病房,为的就是第一眼看到江一留醒来。

    那天,两辆大卡车同时向中间的那辆劳斯莱斯挤来,一辆豪车,在两辆卡车的积压之下,几乎被碾成了一堆废铁,所有人都以为坐在车里的几人必死无疑,可是让人震惊的是,车身都快被挤成一团了,坐在驾驶位的阮从昭和坐在后头座位上的江一留等人,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丝毫没有性命之忧,这样的情况,连随后因为民众报案赶来的警察和医生也啧啧称赞,说他们简直就是死里逃生,命不该绝。

    只是表面的轻伤,阮从昭和阮阮在送往医院后没多久就清醒过来,除了阮从昭的腿骨折了,动了手术不能随意行走外,江一留和阮阮没有丝毫重大的外伤,几乎都是表面因为车辆积压变形造成的皮外伤。

    可就是这样,江一留在阮阮和阮从昭清醒后一直没有醒来的症状,阮家召集了许多国内外的名医,为他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做了详细的检查,也没检查什么问题出来,所有医生的诊断,都是他只是出于深度睡眠状态,到了时候自然就会醒来。

    可是,谁能一睡就睡半个月,平日里只能靠注射营养剂续命?

    江一留要是再不醒,阮袁青都计划用私人飞机将他带去米国,用最好最先进的设备检查一番,他的大脑,是不是在那次车祸中,受了什么现在医学暂时无法检查出来的伤害了。

    不过幸好,江一留在他即将被打包运送出国的前一天醒了,在一阵兵荒马乱之后,看着自己病床前围的水泄不通的家人,江一留总算是捋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了。

    从车祸到现在,他已经整整昏迷了半个月,出车祸的当天,阮袁青就派人通知了江大妮等人,现在,除了江城老两口还不知道孙子出事的事情,其他人都已经知道了。

    江大妮担忧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而且他们最疼爱的就是小宝这个孙子,要是知道他出了车祸生死未卜,没准还没等到港城,两个老人就先撑不住了,因此江大妮和爸妈通了气,特地瞒下了他们,如果情况实在不对,再告诉他们,带他们来港城。

    这是最坏的打算,如果小宝没有大碍,这件事自然也不必让两个老人知道了。

    车祸的原因,再傻的人也看得出来这不是个意外,那两辆卡车,明显就是冲着他们来的,目的,就是置车里的人于死地。

    只是可惜,两辆卡车的驾驶员早在车祸发生的当天就畏罪自杀了,没留一丝活口,他们的家人早在车祸前就出国了,现在,已经消失在了人海中,能不能找到他们还是个问题,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他们,也不一定能查出点什么来。

    天衣无缝,环环相扣,两个司机的账户没有任何问题,显然,□□的幕后黑手,聪明地选择了现金交易,这无疑为破案,增添了更多的麻烦。

    不过,即便没有证据,阮袁青也猜到了是谁动的手,无外乎那两房,要不是儿子临时起意哄了他手上这辆劳斯莱斯去接阮阮几个,今天坐在这辆车上的人就是他和弟弟阮袁白了,那幕后元凶,是想要他们两兄弟的命啊。

    这也是为什么,阮袁青对江一留受伤这件事如此放在心上的原因,除了他和阮阮的关系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灾祸,对于江一留来说完全是无妄之灾,是江一留几个,替他挡下了这场劫难。

    现在,江大妮几个都围在病床旁,这些日子,她们也几乎是不眠不休守在医院里。因为要瞒过两个老人,江大海和顾冬梅即便心里头再急,也只能在青山村待着,每天最要紧的事,就是看女儿传来的讯息,了解江一留的情况,所以,这些压力,都是江大妮几姐妹扛着的,生怕弟弟有点不好,她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和父母开口。

    医生很快就到了,走在最前头满头白发的老医生,几乎是被阮阮拽过来的,衣服的领子都扯开了,跑的气喘吁吁,满脸通红。

    “你现在感觉如何?”医生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知道阮阮的心急,一到病房第一件事就是拿出听诊器,替江一留做了初步的检查。

    “头疼,还有——”江一留眯着眼,仔细感受着身体的变化,似乎出了头昏脑涨,没有其他不适的地方。

    他记得,自己在出车祸的前一秒是想带着他们躲到空间里去的,不管会不会暴露,命总要先留下,只是似乎并不成功,不然,他也不会到医院里来。

    江一留闭上眼,想要感受一下空间的存在,但是很意外,以往能够凭借精神力操控的空间,此时似乎完全消失,他一点都感受不到空间存在的痕迹。

    江一留心中一紧,想到车祸最后一秒脑海的剧烈疼痛,以及那样严重的环境下,三人居然几乎安然无恙,或许,空间并不是没有派上用场,而是空间,用消散的代价,挽救了他们三条性命。

    江一留感到一丝惆怅,其实这些年,他已经很少使用空间了,连带里头的各种贵重物品,他也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拿了出来,过了明路寄存在银行的保险柜里。毕竟空间太过玄幻,他也不能保证空间是否会一直存在,而且那些东西,也得有个存在的凭证,不然到要用的时候凭空出现,反而会引来不小的怀疑。因此,空间的消散,并没有给江一留带来太大的损失,只是,这样一个陪伴他度过那段艰难岁月,并且为他现在的事业奠定了先前基础的空间,就这样消失,多少,还是有些不舍的。

    江一留觉得惋惜,又觉得一丝解脱,现在没有空间,他也能过得很好了,而且,没了空间的存在,他也不用那么束手束脚,随时担心自己不小心暴露,或是哪天喝醉酒不小心在大庭广众之下使用了空间。或许,空间的消失,就是因为它觉得自己已经完成了使命。

    江一留默默想着,感激这一次的重生,也感激这个不知道为何会出现的空间。

    “估计是车祸的后遗症,等会再去过一个详细的检查,一般情况下,病人能醒来,就没有大问题了。”医生也知道这间病房里的这个神奇的病人,没有任何问题,却昏睡了半个月,不出意外,待会的检查应该也是没事的。

    “那就好。”江大妮几个松了口气,这些天,她们过得着实艰难,食不下咽,活脱脱瘦了一圈,面色憔悴,再听到一身的回复后喜极而泣,抓着江一留的手不肯放开。

    “小伙子,这是你女朋友吧,她刚刚可是差点就要了我半条老命啊,哈哈。”医生看着已经清醒的江一留笑着说到,“这些日子,这小姑娘不顾自己身上的伤一直守在你的病床边上,别怪我倚老卖老,有这样的姑娘陪在身边,就尽早娶了吧。”

    医生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服,看着一旁有些羞涩的阮阮说到,他是局外人,但是也看出来那小姑娘对他的感情之深,最为一个在医院,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大夫,他偶尔也是想看一些幸福的场景,来调剂一下心情的。

    大夫说完就离开了,屋子里原本还挤作一团的家人也用各种各样的借口离开。

    大姐说去替他买水果,可是屋子里摆着各式各样的果篮,二姐和三姐说去买食材替他煲一点滋补汤,也瞬间消失个没影,四姐找不到借口,干脆尿遁。阮袁青等阮家人自然是以调查幕后真凶为借口,自觉消失干净。

    没多少工夫,这病房里,就只剩下江一留和阮阮两人。

    “我们结婚吧——”

    “啊——”

    阮阮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以为,听到对方这句话,她还得努力个两三年。

    “我们结婚吧。”江一留又重复了一遍,“只是我现在这样,可能没法给你鲜花和戒指,求婚的方式也不够浪漫,但是,我还是想说,阮阮,嫁给我吧。”

    这个决定,是江一留郑重考虑过的,或许是在车祸前,阮阮那舍身的一挡让他太过震撼,或许是昏迷的时候那两个出现梦境里的孩子太过可爱。江一留觉得,如果不是阮阮,他这辈子,恐怕也无法再和别的女人在一块了。

    他现在对阮阮的只是喜欢,还够不到爱的程度,但是他不想在耗费时间,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些什么,江一留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矫情,别到时候把到手的幸福拱手相让了。

    “好——”

    阮阮捂着脸,满眼不敢置信,眼泪在他说完第一句话的瞬间夺眶而出,用力地点了点头,她才不在乎什么鲜花戒指,她在乎的只有他。

    “你别挤啊。”

    “别推了,要倒了”

    “啊——”

    在门口偷看着的一群人一时失重,推开门挤了进来,阮阮这感动顿时就卡在了嗓子眼,看着像没事人一样,眼珠子乌溜溜地乱转的江大妮几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哎呀,我该去买菜了。”

    “没错没错,这水果晚点去就不新鲜了,二妮,你等等我。”

    “爸,你那凶手查的怎么样了,要不要我帮忙啊?”

    “你那瘸腿小心点,养不好将来有你苦头吃,爸先送你回房。”

    一群刚刚还在门口偷听的人此时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嘴里说着话,面色不改的离开,仿佛被抓个正着的不是他们。

    江一留摇摇头,看着脸上还红的冒烟的小姑娘,心底一阵暖流。

    重生一世,几个姐姐各自有了各自的幸福,他也找到了未来的方向,日子还很长,但是,阳光一直不远。

    作者有话要说: 别急啊,还有多多的番外,一些正文没讲清楚的事会在番外讲完哒,小天使们千万别听结局了就全跑光光了,心痛。

    此文番外期间会开隔壁的古言,小天使们方便的话可以收藏一下蠢作者的作者专栏,许多预收脑洞不定期开放,谢谢一路有大家的陪伴,么么么么么么么哒

    本书由 蔚蓝の枫叶 整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