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84 部分

作者:隐空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说一声。只是你家人……你放得下么?”殷海城自然不是殷若飞会思念的人,可是殷家老夫人,还有小飞那两个姐姐,一个妹妹,都是他特别关心的人。如此隐居,他怕过不了多少日子,小飞就后悔了。

    “我都想好了,大不了每年我回来两次。”药庐虽然隐蔽,可是离京城并非太远,至少比大月氏要近的多。游山玩水一般来回一次不过十日而已,若是全力赶路,不足三日即可到达,算不得太远。

    “既然你想好了,那我即可就吩咐下去。我现在先去和皇兄请辞。”容靖泽想想之后的日子,脸上隐隐有了笑意。

    “嗯。师叔去吧,我去陪师父,中午回来吃饭。”殷若飞轻握了一下容靖泽的手。

    “嗯。”容靖泽看着殷若飞跑到寒素生身边,脸上笑容更胜。从山洞回来后,小飞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以前两人虽然也情深意重,可是他能感觉的到,小飞似乎总是有些患得患失,说白了,就是虽然信他深爱他,却又怕失去,总在不安。

    如今他能感觉到,小飞是彻底的安心了。不知道是不是经历了生死的原因。

    “什么,你要隐居?”皇上听完容靖泽的话,陷入了深思。那样子,像是忽然被醍醐灌顶了一般。

    “皇兄?”

    “好!太好了!”皇上忽然大笑,“就这么决定了,朕,和你们一起隐居!”

    “皇兄你……”容靖泽皱眉,“你隐居,大临怎么办,休要玩笑。”

    “小明年纪也不小了,也娶了正妃,如今太平盛世,只要他好好治理,不会有事的。”皇上摸摸下巴,“其实朕早就想退位了,只是反王之事未了。如今正是好机会,泽儿,皇兄带着高瑾和你们一起隐居吧!”

    “你……皇兄你不会要和我们住一起吧?”容靖泽有点不愿意地开口。

    “正是,正是。”皇上大笑,“怎么你好像不大愿意啊。”

    “……隐居了还天天看见皇兄的脸,跟在京城有什么区别!”容靖泽嘟囔了一句。

    皇上全当没听见,“如此,你们先回去,朕派人去在那里修建房舍。等小明继位,朕即刻出发。”

    “爹,儿子来看您了。”容长郡跪在门外。

    那日他爹要跳城自尽,他的一句话,让他爹失魂落魄被活捉。不过泽王并没有赶尽杀绝,当年的事已经过去太久,这次又没有篡位成功,最重要的是,他爹如今已经是痴痴傻傻半癫狂的地步,皇上和泽王也就网开一面了。

    “爹。这里虽然寂寞,但是衣食无忧,儿子也会在这里陪您的。您不是想要抱孙子么?儿子一定给您生一堆孙子、孙女……”

    “郡儿……我的郡儿……”门开着,他爹痴痴傻傻的声音传出来。

    容长郡眼泪淌下,他爹虽然疯了,心里却还是有他的。

    半月后,一干逆贼皆砍首示众,而殷锦堂赫然在列。而殷瑞馨则在兵败之前就已经跑得无影无踪,倒让殷若飞咬牙切齿地赞叹对方的机警。

    殷锦堂问斩的时候,小林氏被送到了人群里。小林氏惊恐地看着她那次子被砍下脑袋,吓得失禁,从此变得痴痴傻傻。殷海城对此十分纳闷,但是看着她也是厌烦,将人往庄子一送,了次残生。

    “多谢母亲。”殷若飞朝着陈氏一抱拳,“今后殷家还多望母亲照看了。”

    小林氏的事,陈氏做的干净利索,还不污了殷若飞的手。对于陈氏的灵透,殷若飞也是赞叹不已,相信小弟若辰在她的教导之下,必然能撑起殷家的。

    “你放心吧。”陈氏点点头。殷若飞要远走的事,第一时间就和她说了,这也是一种极大的信任。“东西准备的如何?我这里也备上了一份。”

    当初她嫁过来,只盼着能有个安身立命的所在,万没想到事情的发展竟然是出乎意料。如今只等她的儿子成年,就可以请封世子之位,这还多亏了这个继子。

    别看若飞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大孩子,可这十几年的经历也是颇为精彩。如今做事越发稳重,她还要多多教育自己儿子,希望能再出一个殷家七爷。

    “东西都差不多了。我每年也会回来几趟的,若是家中有事,也可以送信给我。”殷若飞欲言又止。“我看若岚年纪不小了,这婚事还得母亲做主。”

    “这事啊,我还真做不了主。”陈氏忽然一笑,看到殷若飞那不解的表情,更是想笑,“她的婚事,只要你同意,就没问题了。”

    “怎么,小妹她有了心上人?”对于这个妹妹,殷若飞是打心里疼的,上辈子拖累她太多,他希望她能有个好归宿。是以虽然这点年纪有了心上人这事有些出格,殷若飞却只有宠溺和喜悦。

    “没错,就是你那个手下孟轲。”陈氏笑着,“孟轲如今也十五了,若岚也十二了,若是你同意,我就给他们先定亲,待到若岚及笄后,就让他们成亲。”

    “孟轲?他们……”殷若飞虽然不到大吃一惊,也绝对是没想到。

    “哥,我真的喜欢孟轲,你就同意了吧!”若岚从陈氏后面的隔间跑了出来,拉着殷若飞的手左右的晃。“求你了。”

    “小丫头,你想好了?那孟轲同意么?”

    “我我我我同意。”孟轲红着脸也从隔间里走了出来。

    “你……你们……”

    ☆、133·隐居

    隐居

    “哥哥,你最疼我了,你就答应我吧。”

    “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像什么样子!”殷若飞脸色铁青。虽然孟轲他非常看好,也在临走之前,给他安排好了前程。可是涉及到了自己最爱的妹妹,而且还这么小,不懂世事的妹妹,他怎么能高兴的起来。

    “飞儿你也不用生气。”陈氏接到若岚求助的眼神,笑着开口,拉着殷若飞到一旁细细地说着什么。

    “小姐,要是少爷不答应怎么办。”孟轲不安地开口。在他心里殷若飞不光是他的主人,也是他心里的英雄,恩人。

    他和若岚的相识,也是偶然。和他之前一起长大的几个女孩,都被送到了殷家。其中一个随着殷家二小姐嫁了,更是寻了尚家一位总管的儿子成亲,日子过得甜蜜幸福。其他两个大点的,也都由陈氏做主,订好了亲事,都是那殷实的人家。就剩下年纪小的这个,是伴着这位九小姐若岚长大的,因着这个原因,孟轲和若岚,也在陈氏那里见过了几次。几年的相处下来,彼此都有些意思,孟轲到哪里都不会忘了给若岚带上些小吃玩意的,更是让若岚心动不已。

    两小的事,陈氏自然看在眼里。在她看来,与其嫁到那高门大院,还不如找个知根知底的人嫁了。这孟轲也算是他们看着长大的,更是对殷若飞忠心耿耿,必然不会辜负若飞最疼的妹妹。

    何况殷家下一代虽然有锦元、锦鸿两人在军营,可锦元一直郁郁不得志,而锦鸿入伍太晚,武功又是三脚猫,至今也不过是个小头目。跟他们相比,一直跟随殷若飞的孟轲职位要高的多,威望也高。那些殷若飞直系的队伍,在殷若飞离开后,还是要靠孟轲来掌控的。

    孟轲和若岚的婚事,不管从政治方面看,还是从个人感情来说,都是很合适的。殷海城已经知道了这事,但是依着他的意思,倒是不大理会,全凭陈氏做主。如今也只差殷若飞同意而已了。

    听陈氏仔细讲述了一遍,殷若飞也为难了。听起来,这似乎是小妹的良配,可是妹妹这般小……

    “行了,知道你这当哥哥的疼妹妹,难道我就是那恶继母么?”陈氏看着殷若飞的扭曲纠结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放心,这事有我把关呢,若是那孟轲真不是良配,我是不会让若岚嫁给他的,你放心吧。”

    “如此,此事就烦劳母亲了。”殷若飞点头,朝着两小招招手。

    “哥……”

    “哥只希望你幸福,我再问你一遍,你要嫁给孟轲么?”

    “嗯。”若岚脸红扑扑的,羞赧却坚定地点头。

    “那孟轲你呢?如果你不愿意,我绝不强迫,你无需愧疚什么。”

    “少爷,我是认真的,我这一生都会对小姐好的。”

    世道如此,也只好这般。看孟轲和若岚两人卿卿我我的样子,也是分不开两人的。其实小飞也知道孟轲品性不错,只是涉及到了亲人,总是不舍的。

    十日后,镇江侯府最年幼的小姐定亲。刚刚大获封赏的镇江侯府,再次迎来喜事。这几年镇江侯府实在是风光无两,众人都羡慕不已,想要结亲的人也多的是。

    只可惜这镇江侯府的少爷小姐们,大多已经成亲定亲,唯独就剩下最小的一儿一女。这儿子还不过几岁,自然不急,女儿也不过十二岁,似乎也不急。

    若这是同瑞琴、瑞棋一般,恐怕早就被踏破门槛了,就因为若岚生母身份低,才让这些人略有迟疑。可惜就在他们迟疑的时候,这侯府最后的小姐也订了亲,还是和大临最年轻有为的将军之一订的亲。

    同一时间,殷若飞要隐居的事,也在小范围内传了出去。

    如今已经进入军营,并且越来越稳妥的西陵皓哭的泪人一般,抱着殷若飞就是不肯松手。

    “西陵哥,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殷若飞拍拍对方的肩。“而且你也可以去看我啊,离着又不远。”

    “我真的能去找你么?”

    “当然。我们是好兄弟,一辈子的。”殷若飞眼圈也红了,随即为了掩饰自己的眼泪,故意气愤道,“你若是不去找我,我就让西陵大人给你娶个最丑的媳妇!”

    “你这小子!放心,我肯定去。”

    “殷若飞,我以为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对手,想不到你跑了。”冯季疏有些落寞,坐在酒桌前一个人喝着闷酒。他喜欢和殷若飞斗嘴,也喜欢和他斗心眼,互相善意的算计。他本以为找到了一辈子的敌手,谁知道对方这点年纪就要跑。最重要的是,两人的争斗中,他还不曾赢过。

    “冯大哥都要当左相了,我哪里斗得过你啊。”殷若飞笑着贺喜,这两年冯季疏有皇上的提拔,泽王的举荐,他自己老丈人的护佑,这官是越做越大,也正因为如此,冯季疏才格外的郁闷。

    西陵皓并不忙,隔三差五就可以去。可是他就未必会有这个时间了,恐怕一年也去不了一次,这滋味,太寂寞了。

    “大家都别这么落寞么,你们若是来不了,我还可以回来看你们的。到时候我种上几亩田,给你们带上我种的粮食和蔬菜。”

    “好好,说定了,我就等着吃了。”众人哄然而笑,总算是压过了离别的悲伤。

    若岚定亲后一个月,更大的事震惊了众人,皇上要退位了。

    皇上不过不惑之年,正当年,而太子也是刚刚弱冠之年而已,现在退位是否太早?

    不少老臣纷纷劝谏,国家才安定,不少新旧权利交替的好时机,奈何皇上心意已决,这些人也只得作罢。唯一让他们欣慰的是,皇上虽然退位,但是还是以太上皇之位留在皇宫,众人也算是有了主心骨。

    新皇登基之后,容靖泽手上的事物也全交代了出去。泽王府不撤,暂由容十看守,顺便接替他处理一干事务。每五十里设一岗楼,用专门训练的信鸽传递消息。

    事情虽然麻烦,可唯有如此两代帝王才肯放人,容靖泽黑着脸,拉着媳妇上了自己那辆马车,再也不肯理会那得寸进尺的父子。

    寒素生不喜俗事,已经提前回了药庐。跟他一起的,还有一群泥瓦匠。

    容靖泽一行人到的时候,药庐附近已经盖起了一片房舍,大大小小的院落错落有致,围绕在药庐四下。除了房舍院落之外,附近还有一些开垦好已经种上青苗的田地,在青山绿水的映衬下让人心情格外舒畅。

    “师叔,这里真美。”殷若飞一下马车就被眼前的一切迷住了。在这青山绿水之间,让人能忘却一切烦恼,真正的放松。

    “喜欢么?”容靖泽也跳下来,指挥着手下把东西收拾妥当,“挑一个院子吧。”

    “嗯。”大大小小的院子,足足有十几处,而且远处还有正在盖着的。

    殷若飞挑了一处不大不小的院落,正房三间,偏房两间,后面还有个小小的园子。

    “喜欢这里?”容靖泽跟着进来,四处打量一下,也确实满意。

    “主子,小侯爷,这院子会不会太小了?”容十带着人搬着东西进来,就是一阵皱眉。

    “不小了。”殷若飞蹦过来,“太大了我可收拾不过来。”他虽然能吃苦,刀枪棍棒,文武双全,可是这并不等于他懂洗衣做饭收拾屋子。

    这些事明显不能让容靖泽做,殷若飞前生好歹还自己生活了一段时间,容靖泽可是从一而终的锦衣玉食,哪怕是在药庐时候,也是师父师兄请了村妇给他们做饭收拾。

    “就听小飞的,把东西都送进去吧。”容靖泽拍板。容十只好带着众人个被褥和简单的家具都摆放好。

    “师叔,中午我来做饭。”小飞寻了件布衣换上,准备出门抱柴。

    “行,那我们去打猎。”容十等人起身。

    “站住。”容靖泽开口。“今天是我和小飞第一天搬新家,你们是第一波客人,理当我们夫夫来请客。”

    一桌并不美味的饭菜,伴着容靖泽夫夫手忙脚乱浑身脏兮兮的样子开饭了,容十等人吃着那夹生的饭,那或糊或生的菜肴开始了狼吞虎咽。

    小飞自诩厨艺还不错,如今才知道,没有了旁人在边上给他烧火,他根本就弄不出好菜。顾上不顾下,不是忘了翻锅,就是忘了添柴,好一通手忙脚乱。

    容靖泽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要彻底当个山野村夫,没想到不用武功,根本连只野鸡都捉不到,还弄了一身鸡毛。不过这日子,倒是让他觉得有意思的多。别管怎样,只要能和小飞安安稳稳地生活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

    “主子,我们走了。”容十等二十七人落寞的告辞。

    “走吧,再不走我们还得准备晚饭。”容靖泽不太在意地道。看似看得开,其实众人都知道,容靖泽十分重情,此刻也是强打着笑颜。

    “小飞,我们走了。”

    “各位大哥,多谢这么多年的照顾,小飞拜谢了。”殷若飞不是容靖泽,此刻已经红了眼圈,“别的不说了,咱家大门永远开着。”

    容靖泽和殷若飞开始了清静却安心的生活,虽然日子有点寂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