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0章 回

作者:景焕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一声完全没过脑子, 直到话音落下, 江言笑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

    脑袋轰地一响, 江言笑下意识挥开慈心扶住他的手,低声而快速道:“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说完, 他埋下头, 想要绕开慈心。慈心却侧步一闪,抓住江言笑的手腕。

    “……子楚?”

    江言笑愣住。

    沉黑的雾气从他们之间流过,泛起潮湿的凉意,搭在脉搏上的指尖却温暖柔和, 一如往昔。江言笑用力眨了一下眼睛,才抬起头, 直视慈心的目光:“大师……你在叫我?”

    他的目光迷糊而懵懂,像是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被错认成另一个人。慈心见到这副神情, 眸色一暗:“你……”

    就在这时, 慈心袖中忽然闪过一道灰影。

    “哼唧!”

    江言笑怎么都没想到, 向来被关入浮屠塔中的梦貘居然被慈心带在了身上!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 江言笑只见象鼻小兽如离弦之箭朝自己奔来。

    “啪——”

    他躲闪不及,被那颗泡泡正中,眼前黑了下去。

    ……

    江言笑陷入了一场倒流的梦境。

    梦中,无数纷繁的色彩与杂乱的片段在眼前闪过, 从墨邑到极乐谷,从洛京到云浮山,时光倒流到十个月前, 他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开始,在那个明媚的初夏戛然而止。

    日月殿中,一大一小两个少年比肩而立,对面魔君仰头灌酒,酒坛碎了一地。

    极乐谷中,黑衣少年沉默走来,对墨玉台上衣襟半敞的红衣男子躬身一礼,喊他:“尊师。”

    大昭恩慈寺,娃娃脸小和尚歪着脑袋立于桌案前,慈心握着他的手,一笔一划教他写字。

    ……还有更远的时候。

    云浮山,浮生剑出。那个面容总带三分笑意的少年拜入剑圣门下,在漫天飞雪中坐忘练剑,在小石屋前枯木逢春。

    不过几个片段,足够慈心了解一切了。

    他看着笼罩住江言笑的泡泡,上面闪烁着光影与真相,那个少年不断变脸,以不同身份在六界游走,接近李玄清、姬九云、他……依次拜他们为师……

    慈心满面空白,一时间只觉无比荒谬,手臂越收越紧,把昏睡过去的江言笑勒皱了眉。

    “慈心。”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不知何时,黑云中那场大战悄无声息地结束了。慈心茫然回首,只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少年朝他走来,手里剑光一闪,没于眉心。

    他一眼就认出这是第一个画面中,那个和“萧子楚”并肩而立的少年,也一眼认出那把名动天下的剑,知道面前这人就是李玄清。

    可这就更荒谬了,简直令人无法理解!

    慈心呆呆站着,不知该作何反应。直到白衣小少年走到他面前,才从恍惚中分出了一点清明。

    “……玄清?”

    小少年朝他伸出手,慈心顿了顿,缓缓松开胳膊。

    江言笑从慈心怀里滑下,回到李玄清怀里,自觉找了个舒适的姿势,蹭了蹭,继续睡了。

    “……”

    慈心与李玄清默默对视,好半晌,才从喉咙里艰难发出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李玄清道,“江言笑,萧子楚,言肃,李鹤衣,全都是一个人。”

    慈心:“……你知道?”

    “也是刚得知,”因还在拜沉苍为师的过程中,李玄清没有恢复本貌,架着比自己高大半个头的江言笑,时不时还要颠一下以免江言笑摔下去。

    这场面其实有点滑稽,慈心却笑不出来。刚看到梦貘攫取的梦境时,他是震惊而不敢置信的,等确认这一切不是幻想,震惊化作荒唐与茫然,甚至从中生出了一点儿尚未燎原的、被欺骗的伤心与愤怒。

    可此刻,他的好友站在他面前,架着毫无所觉的小骗子,一脸云淡风轻。

    慈心:“你……”

    李玄清打断道:“他有苦衷。”

    “这些话原应由他来说,可既然我在此,便由我来说吧。”李玄清轻轻托了托江言笑,冷淡的声音下蕴藏着一丝机不可察的温柔,“江言笑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按照他的说法,天下六界、百态苍生……都只是他看过的一本书。”

    “他有预知能力,提前获知了我们这些‘角色’的结局,被一个叫‘系统’的东西绑定,只能被迫不停拜师,拆散洛小非与楚离,才能为自己、为所有人赢得一线生机。”

    李玄清按照自己的理解,把江言笑所作所为背后的缘由与动机告知了慈心。最初的惊骇过去,慈心再是不敢相信,也在李玄清无波无澜的讲述下,渐渐接受了几分。

    “慈心,你我至交多年,当知道我不会骗你。”李玄清的手悄悄按在江言笑腰上,感受到他的温度,眸中最后一点冰雪尽数化去,“他心里其实一直不好受,离开我时是这样,离开你时也是如此。”

    “你、我、姬九云、沉苍,这四个人中,他真正在乎的便是你我。如果一定要拜师,我也只接受那人是你。”

    慈心:“玄清……”

    他的目光在李玄清与江言笑之间徘徊数回,迷惘与余怒散去,千言万语只化为一句叹息。

    慈心忽然想起当初在遥城,萧子楚和他道别时,似乎说过一句话。当时他为子楚所洞察的真相慌了神,未曾留意他话语中的去意,直到子楚消失了,他才想起,那日子楚离开前,其实是有好好和他告别的。

    【等我完成这些事后,会回来找您,把真相原原本本告诉您。】

    原来……这就是真相吗?

    你早早说出这句话,就是怕我不肯原谅你吗?

    慈心轻轻摇了摇头,想伸出手像往常那样拍拍江言笑的头。手掌抬起一寸,才想起此刻江言笑被李玄清抱在怀中,停了停,又收了回去。

    “接下来你打算如何?”慈心抬头看向李玄清,茶色的眼瞳恢复了平日暖色。

    “我会陪着他,直到他完成所有任务的那天。”

    “……姬九云呢?”

    “也会留在这儿,守着云姬的魂魄。”

    慈心低叹一声:“玄清,你觉得……我该如何?”

    一阵沉默。

    李玄清目光上移,在昏睡的江言笑脸上凝留片刻。

    “你若是愿意,也留下吧。”他的唇角似有似无地勾了勾,脸上闪过一丝从未有过的、轻松又释然的笑意,“如果你愿意原谅他,他还想认你,我不介意我的徒弟多一个师父。”

    慈心从未见过这个模样的李玄清,一时怔住了。

    “可是……你不会……”

    “不会。”李玄清道,“我与他,早就不囿于这层关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慈心:你不介意?

    李玄清:不会。反正他只是我的老婆:)比起师父,这个身份最有唯一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