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九章 尾声(上)

作者:莫里_弃妇A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电视台门口, 散场的粉丝们聚在一起, 兴奋的讨论着刚刚那场令人陶醉不已的比赛。他们身上穿着三种不同颜色的应援衫,手中的灯牌也写着不同选手的名字, 可是他们并没有“泾渭分明”、彼此敌视, 粉丝之间气氛和睦, 大家都和和气气的,甚至还有粉丝在交换身上的应援物, 简直像是在互换纪念品。

    现在已经接近十二点了, 电视台门口趴活的出租车一辆接着一辆,可因为到现场观看直播的粉丝太多了, 依旧有很多人没有叫不到车。

    路边, 一身素色西装的男人身边放着两个巨型行李箱, 他面容俊秀,表情淡漠,像是一只误闯进鸡群的仙鹤,与周围人群格格不入。

    他低头看看腕上的手表, 然后再次抬起手臂拦车。

    只是他身旁放着的两个巨大行李箱昭示了他的目的地——机场。机场在城外, 这个时间可没有出租车司机愿意跑那么老远, 就算一趟下来能赚两百块钱,可是空车回城的油费太令人心疼了。

    男人扬手等了很久,直到过去了四五辆空车,才有一位司机肯停下来问问他。

    “师傅,去机场。”他说。

    司机嘬着牙花,有些犹豫:“机场太远了……”

    “回城的空车费我出。”

    “行行行!”司机喜笑颜开, 不愧是电视台走出来的人,大主顾,不差钱!

    司机赶快下车,殷勤的为男人提行李。两只大行李箱每只都有三十公斤,司机在后备箱捣鼓了半天,才勉强塞了进去。

    “先生,您几点的飞机?”

    “一点。”男人回答。

    “哎呦,那可要抓紧了。您赶快上车吧!”

    男人点点头,手搭在车门上正要拉开,忽然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喊。

    “李唯奚!”大男孩的语气震的整个街道都抖三抖,“你给老子站住!”

    李唯奚的动作微顿,正想当做没听见赶快上车,急促的脚步声已经追到了他身后,接着一只大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拽着他转了个身,后背重重撞到了车门上。

    追上来的大男孩满脸的气急败坏,偏偏又带了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他瞪着一双眼睛,脸上的舞台妆晕了一部分,整个人像是一副被晕开的水彩画。

    “怎么了?”李唯奚平静的看着他。

    “你问我怎么了?”大男孩怒道,“你是不是欠我一句话?”

    李唯奚仔细想了想:“今天我出门前,把‘牛肉面’寄养在认真宠物医院了,记得去领回来。”

    “不是这句!”

    “家门钥匙我放在鞋柜上了。”

    “也不是这句!”

    “你今天唱的很好。”

    “废话,老子唱的当然好!——也不是这句!”感觉自己被捉弄的大男孩上蹿下跳,一头长发被他挠成了鸡窝,“再见呢?!李唯奚,你还没和老子告别呢,你就想跑?”

    李唯奚望着面前这个气到要爆炸的年轻人,眼神像是在看一只无理取闹的狗狗。

    他轻轻的叹口气,低声说:“华翔,一直以来,是你不愿意跟我说再见啊。”

    华翔一瞬间就哑火了。

    李唯奚说的没错,一个星期之前,他就告诉了华翔自己要离开的事情,他在家里收拾行李、他为牛肉面订购了足够吃三个月的康复狗粮、他把占用的书房腾空重新布置成原本的游戏室——这些事情都是他在华翔眼皮子底下完成的,可是华翔却固执的装作不知道。

    不听、不看、不聊,仿佛这样李唯奚就不会离开了。

    可李唯奚终究是要走的。

    半晌,华翔又开口了,只是这次他的声音沉沉的,落寞极了:“……现在说也不晚啊。”

    李唯奚笑笑:“那好吧,如果你实在想听这一句的话……‘再见’。”

    “……”华翔又不吭声了。

    李唯奚早就知道,今天晚上他不可能从华翔嘴里听到这两个字,年轻人有的时候就是会把想法憋在心里,即使外表看上去再大大咧咧,内心深处还是会存在着不愿意说给别人听的想法。

    李唯奚比华翔整整大了十六岁,但是他们的性格不同、经历不同,现在的李唯奚很难琢磨一个二十岁年轻人的心思。

    华翔皱着眉头,自己和自己较劲,自己生自己的闷气,其实他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可具体要说什么他也搞不清楚。

    他还是经历的太少了,有些想法他自己都捋不明白,只有一种模模糊糊的概念,紧紧的缠着他的心。

    而正是这缕念头,让他每次在李唯奚面前都不能坦率做自己。

    李唯奚见他整个人都拧巴了,主动开口结束话题:“好了,时间不多了,我要去机场了。你也赶快回去吧——不是还有庆功宴吗。”

    不提这还好,一提这话题,华翔整个人都痿了:“什么庆功宴啊……我哪儿有脸庆功啊,得了个老二,太拿不出手了。”

    他沮丧的说:“等明年看看有没有大一点的选秀比赛吧,大不了被人说是选秀专业户……”

    “不准这么说。”李唯奚打断他,语气异常严肃,“你可以抱有遗憾,但是绝对不能瞧不起自己。第二名怎么了?你已经尽力做到最好了,你经历了这么多,我看着你一步步从一个不懂事的小男孩变成一个能让粉丝信赖的偶像。在你所有粉丝心里,你就是第一。”

    华翔愣住了。

    比赛宣布结果后,华翔表面上笑嘻嘻的,大大咧咧的模样让所有人都误以为他不在意胜负。

    可其实……他心里难受的要命。

    当初是他一意孤行决定来参加选秀,爸妈以为他是在胡闹,师兄们也不赞同他用这种方式来弘扬戏剧。是他拍着胸脯吹牛逼,说绝对要拿到第一名,还要让经济公司把大家都签下来……

    结果呢,他牛皮吹破了。

    他不嫉妒邱秋,他只是恨自己,他在想是不是自己还不够努力。要是他少玩一会儿游戏、少为别的事情分心,说不定今天的结果就会有一个新的结局。

    可是李唯奚说,不要责怪自己。

    李唯奚说,他已经做的很棒了。

    李唯奚说,他在粉丝心里就是冠军。

    华翔动了动嘴,轻声问:“……那你呢?”

    灯火阑珊的深夜,李唯奚嘴角的弧度是唯一的光源。

    他伸出手,落在了大男孩的头顶。

    “在我心里也是。”

    ……

    出租车碾过黑暗,疾驰而去。

    车内,李唯奚靠在椅背上,回头看着马路旁那个逐渐远去的身影。

    明明已经离得很远了,可华翔执拗挥手的模样依旧在他眼前,挥之不去。

    司机通过后视镜小心看着他的脸色,有些八卦的问:“刚才那个小伙子是谁啊?我看着有点眼熟,是个明星?”

    李唯奚道:“是的,他是个大明星。”

    “有明星做朋友真好啊,我看他挺喜欢你的。”

    李唯奚看着窗外闪过的树影,过了半晌才幽幽回答。

    “嗯,我知道。”

    ……

    一进家门,邱秋就“嗷呜”大叫一声,扑到了傅瑞恩后背上,并且四肢并用,牢牢的扒在他身上不肯下来。

    “我是冠军!I am champion!”他右手高举金色的奖杯,低下头响亮的在傅瑞恩的侧脸上吧唧一口,不仅蹭了男人一脸粉底,还在他脸上留下一个淡红色的唇印。

    今天比赛结束后,他没来得及卸妆,就被拉去庆功。庆功宴上,除了有选手还有节目组的负责人,他们还拉来了后援团的几位团长和选手亲友,大家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散伙饭。

    几个月以前,大家因为《超级新声代》这个节目走到了一起,现在节目顺利落幕,每个人的未来都指向了不同的方向。今后他们有可能再相聚,也有可能再也不见。

    在复杂的娱乐圈里,友情是最奢侈的东西。

    傅瑞恩也出席了这场庆功宴,只是有他在,大家都束手束脚的。他也不愿意压着大家,随便说了两句致辞就出来了,邱秋恨不得时时和干爹腻在一起,所以在傅瑞恩离席后,他也没忍住偷偷溜出来了。

    ——不过溜出来之前,他还带走了一瓶红酒。车子还没开到家,他已经抱着红酒瓶喝干净了。

    这个小家伙之前从来没喝过这么多酒,别看红酒甜滋滋的,但依旧能够喝醉人。

    邱秋变成了小醉鬼,理智还在,但胆子大了不少,还在电梯里呢,就敢挂在干爹身上又亲又摸,一点不害臊。

    傅瑞恩忍了一路,现在他们终于到家,可以尽情享受二人世界了。

    傅瑞恩由得邱秋在他后背上胡闹,背着他一路走向客厅。电视柜上已经腾出来一个最显眼的空位,就在他们二人合影的下方,专门为了邱秋的奖杯所准备。

    邱秋维持着现在这个姿势,高举双手,把奖杯郑重的放了上去。他不满意的左调调、右调调,直到奖杯正的不能再正了,他才满意的收回手来。

    他搂着傅瑞恩的脖子,把脑袋压在他肩膀上,肆意的笑着。

    “我是冠军,我是干爹的小冠军。”

    “嗯,秋秋是我的小冠军。”

    小冠军得寸进尺的撒娇:“那干爹有没有给我准备什么惊喜啊?”

    傅瑞恩双手拖着他肉呼呼的屁股,把他往上颠了颠,嘴里狡猾的说:“干爹都亲自给秋秋颁奖了,还不算是大惊喜?”

    邱秋脑子醉醺醺的转了好几圈:“……嗯,算!”

    真是个小醉鬼,太好糊弄了。

    男孩浑身又香又软,现在还混了一股甜酒味,就像是一颗甜滋滋的酒心巧克力,让人舍不得一口咬下去,只想含在嘴里,用舌尖一厘厘品尝他的曼妙滋味。

    邱秋扒着傅瑞恩的肩膀,主动伸出舌尖去勾男人的嘴巴。两人维持着这个别别扭扭的姿势,亲了好一会儿,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唇角流下,傅瑞恩轻咬邱秋的下唇,把小醉鬼委屈的直叫疼。

    “乖,下来去沙发躺会儿,干爹给你倒醒酒药。”傅瑞恩哄他。

    “不用……”邱秋脸上红扑扑的,眼神也迷迷瞪瞪的,“我又没醉,我很清醒!陶渊明的《饮酒》有言,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

    这都开始背诗了,还说自己没醉呢。

    邱秋倒在沙发上,腻腻歪歪的缠着傅瑞恩不让他离开。

    傅瑞恩干脆把他搂进怀里,让他脑袋枕在自己胸口,又抖开沙发上的大毯子,把两个人裹在了一起。

    邱秋终于开心了,在毯子下放肆的这里动动、那里摸摸,耳边听着男人的心跳声,兴奋了一晚上的心情终于逐渐平静下来。

    “干爹……”他小声说,“你今天出现在台上时,真的吓到我了。我没有想到你会来颁奖……我还开心。”

    “能给我最爱的人亲手颁发冠军,我也开心。”傅瑞恩亲亲他的小鼻子,“这是你自己奋斗成果,实至名归,干爹为你自豪。”

    邱秋得意的笑起来,小酒窝深深的。

    “对了,今天晚上和杨夫人谈的怎么样呀?”邱秋问,“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会谈很成功。”一件大事就这样尘埃落定,傅瑞恩的语气非常轻松。这一晚上的经历太跌宕起伏,他把它当做一件趣事讲给邱秋听。

    在傅瑞恩讲到杨小姐骑着摩托车出来追他时,邱秋不开心的“哼”了声,身上的酒味里混进了一股醋味。

    傅瑞恩笑了:“小酒桶,这都要吃醋啊?干爹又不喜欢女人。”

    邱秋负气的说:“这不是很配吗,你喜欢男人,她也喜欢男人,你俩多有共同话题啊!”

    真应该把邱秋说的这些话都录下来,等他酒醒了放给他听。

    傅瑞恩宠溺的咬了咬他的耳朵:“有‘共同话题’又怎样?她不是秋秋,这世上没有人是秋秋,只有你才是。干爹是属于秋秋的,没有人能把我从你身边带走。”

    小醉鬼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他被哄开心了,扒在男人身上,嘴巴在男人身上放肆的亲吻着。他含住傅瑞恩的喉结,舌尖舔舐着圆圆的硬球,用牙齿轻轻撕磨。

    裹毯下,男人的性致已经被投怀送抱的糖儿子完全勾了起来,他的大手顺着男孩柔韧的腰肢逐渐向下,指尖挑开男孩身上轻薄的布料,探入到了两瓣圆润的臀峰之间。

    因为傅瑞恩工作忙碌,而邱秋比赛需要禁欲,所以两人已经很久没有做到最后了。今天一切都有了圆满结局,不如……

    就在傅瑞恩的手即将触摸到那片谜地之时,邱秋突然猛地推开傅瑞恩,把他的手从自己的屁股里拽了出来,然后提起裤子蹦下了沙发。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结果箭飞了弦差点崩断的傅瑞恩:“……???”

    邱秋光着半个屁股,碎碎念的往门厅跑:“对了对了,那个东西还没给干爹呢。”

    没过一会儿,邱秋又光着半个屁股,扛着一个大书包颠颠的跑了回来。

    傅瑞恩不知道小家伙在想什么,但是他认识这个书包——在庆功宴上,邱老师特地把这个书包交给邱秋让他拿走。

    这是一个造型非常朴实的双肩背包,里面不知装了什么东西,鼓鼓囊囊还非常沉重,进门时傅瑞恩随手放在了门厅,没想到这包东西居然这么重要,值得邱秋在这种关键时刻扔下老干爹和小干爹。

    “……这是什么?”

    邱秋把大书包甩在傅瑞恩旁边,自己也爬到了沙发上。他眨眨眼,特别认真的说:“这是我对干爹的爱啊!”

    傅瑞恩更好奇了,他盯着邱秋的双手,看着他拉开拉链,把手伸到书包里掏啊掏啊掏啊,然后掏出来了一本……房产证。

    然后是……第二本。

    第三本。

    傅瑞恩:“……”

    邱秋不舍的看了一眼手中的房产证,接着用壮士断腕的勇气,把三张房产证塞到了傅瑞恩手里。

    邱秋双眼里有着朦朦醉意,更有浓浓坚定。

    “干爹,我知道你现在超级、超级、超级、超级、超级超级超级缺钱……我本来想让华翔帮我把房子抵押出去的……可是他说时间太短,抵押不了……所以,我决定把房产证给你!要卖就卖,全都听你的!”

    傅瑞恩这才明白邱秋的意思,短暂的惊讶之后,只剩下无尽的感动。

    他工作上的事情很少说给邱秋听,不想让邱秋徒增担心。没想到邱秋这么敏锐,不仅注意到了自己的困境,还想方设法的帮助他。

    傅瑞恩翻开第一张房产证看了一眼,这是一间180平的房子,房产证刚下来,写着邱秋的名字,地址就在城北刚建好的回迁楼里。

    不用说,这三张房产证是邱家的回迁房,他们宁可住在小小的筒子楼中,也要拿出拆迁得来的三套房子尽力帮助他。

    他得到了邱家人的认同,更得到了邱秋的信赖。

    傅瑞恩已经有几十年没有被感动过了,可这一刻,他是真的感到了巨大的震撼,甚至随时都能落下泪。

    “秋秋……你这么好,干爹忽然觉得配不上你。”

    “怎么会!”邱秋急的在沙发上跪坐起来,隔着巨大的书包,把干爹搂进了自己怀里,“干爹是世界上最最最最棒的,你当然配得上我!而且全世界只有你能配得上我!”

    在男孩带着甜蜜酒味的怀中,傅瑞恩感慨的闭上了眼睛。

    这么一个从外表甜到内心的宝贝,谁会舍得放手呢。

    “好了干爹,不要撒娇了,一会儿再抱。”

    邱秋再一次坚定的推开了干爹。

    想要好好温存一番结果怀里已经冷了的傅瑞恩:“……”

    邱秋没顾得看傅瑞恩的脸色,他把沉甸甸的书包费力的颠倒过来,两只手揪着书包底,憋得小脸通红,双手使劲的抖啊抖。

    傅瑞恩问他在抖什么。

    邱秋说,里面东西太多,一定是卡住了。

    于是傅瑞恩又问他里面是什么东西。

    邱秋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说:“干爹你好笨啊,里面是剩下的房产证啊!”

    傅瑞恩:“……你说什么,我好像没听懂。”

    “我、说——”

    男孩使出全身力气,使劲一抖,二十多斤重的大包突然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原本整整齐齐码放的红色大本本,一瞬间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转眼间就把男人的双腿淹没了。

    “——这里面是剩下的两、亿、五、千、万、房、产、证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