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7章 第097次不正经

作者:公子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夜放纵过后, 温琅带着满身吻痕去了剧组。

    席远和陈嘉眼尖地注意到,忍不住齐齐朝他吹了声口哨,好好的知名导演和演员,突然间就成了那种在路边蹲在路边嬉皮笑脸调戏人的小流氓。

    温琅没好气的看了他们一眼:“好看么?”

    两个人一起点头:“好看。”

    说完, 席远又摸着下巴笑了笑:“你这体位也是很明显了,还有秦先生, 嗯……精力不错啊。”

    温琅:“……”

    温琅没说什么, 直接动手把他们赶出了化妆间,旁边唐黛用美妆蛋沾了粉底,声音带着隐忍的笑:“现在开始遮么?”

    温琅耳根红了一下:“……嗯。”

    唐黛站在他身后, 拿着手里的美妆蛋一点点往他身上扑, 从颈部遮盖到锁骨, 又往更下一点的地方挨了过去。

    温琅有点不自然。

    这样的轨迹和昨夜秦先生吻他时很像,实在是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温琅低下头, 本来就红着的耳根顿时更红了, 甚至直接蔓延到了耳尖。

    唐黛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问他:“想什么呢?”

    温琅不自然的晃了下眼:“没,没有, 就是这个……一层够吗?”

    “痕迹太深, 当然不够。”唐黛琢磨了一下,“我觉得起码得三层。”

    温琅:咳。

    他就不说话了,静静从镜子里看唐黛忙活,等到她遮到锁骨向下十几厘米的时候,很羞涩地开了口:“我觉得到这里差不多了, 待会儿拍的戏衣服领口不太大,露不出来。”

    唐黛点头说了声好,利落的把遮过的那些痕迹又补了两层:“行了,现在再高清的摄像都拍不出来了。”

    温琅抿了抿唇:“谢谢唐姐。”

    “不用,你叫的这声姐我也不是白应的,不过……”

    “嗯?”

    唐黛笑了:“不过你们还是应该有点节制,这样对两个人都不太好,让白泽知道又要说你了。”

    温琅:“……”

    温琅脸瞬间爆红,也没接话,拿起旁边的衣服循序进了服装间,背影都带着一股落荒而逃的感觉。

    唐黛看着他离开的方向,良久,摇头笑了一声。

    还是太年轻。

    从服装间出来是十五分钟后。

    这十五分钟里,温琅换衣服只用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后面都在平复心情,好让自己的脸没那么红,耳朵没那么烫。

    他走出去,在那边讨论剧本的席远和陈嘉瞬间回头朝他看了过来,挑眉一笑:“唐黛姐这妆化的不错啊。”

    温琅斜睨了他一眼,接着在他们手里的剧本上停下了,说:“那个……我有件事我想说一下。”

    陈嘉看他:“什么事?”

    温琅犹豫了几秒,低头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就是,就是昨晚我和秦先生聊了下那段吻戏,他……咳。”

    后面的话不需要多说。

    席远和陈嘉意味深长地对视一眼,笑起来。

    温琅觉得有点不对劲,低头,突然注意到了陈嘉手里剧本的内容。

    那上面的是结尾吻戏的段落,但是已经被改过了,把原本的无距离亲吻隔开了约莫一个指节的距离。

    明明昨天才说让温琅回去问问秦先生,今天剧本就成了这样。

    到这个时候温琅如果还不知道自己是被这俩人套路了的话,那他就真是傻了。

    温琅沉默了几秒,心平气和笑地起来,指骨被捏的啪啪作响。

    席远以前被暴躁状态的饕餮陛下揍过,至今还记得那种被按在地上无情摩擦的感觉,看到温琅的模样后霎时间心有余悸地退后了几步:“不不不你别看我,这事和我没什么关系,真的。”

    被队友出卖的陈嘉急忙给自己辩护:“其实我也是暗示过你的……我那会儿不是让你和秦先生说这事之前先给我说,我好给你点东西么?”

    温琅:“这也叫暗示?”

    陈嘉很坦然地对上他的眼睛:“暗示的很明显了啊,是不是?席远?”

    席远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

    温琅被这两人的无耻震惊了,觉得傅同后继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嘉多精的人,借机粉饰太平,拍了拍温琅的肩膀把话题岔了过去:“哎呀我们怎么这么能聊呢?一晃眼居然都这个时间了,走走走拍戏拍戏,席远跟上。”

    他一边说话一边推着温琅往充当画室的那个教室里走,温琅任由他推着,一时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心累。

    累到笑不出来,且快要窒息。

    **

    温琅的生活就这么进了一个循环圈。

    ——拍戏,回家,撸猫遛狗,谈恋爱,然后带着暧昧的痕迹到剧组和八卦二人组斗嘴。

    温琅觉得这样的日常挺不错的,而拥有相同的感觉的还有粉丝们。

    继上次温琅在微博和秦先生互圈秀恩爱后,伪宠物博主就摇身一变成了情感博主,原先的发博频率也从月更调整为日更,喂狗粮喂到根本停不下来。

    粉丝们挺开心的,毕竟只要自家爱豆肯更博,哪怕只发一个标点符号他们都觉得美滋滋,而现在除了正常的猫片狗片外,偶尔还会带秦先生的照片或者两个人的合影,秦先生那边也一样。

    人们慢慢找到了规律。

    到秦先生的微博看琅总,到琅总的微博看秦先生,蛋黄和橘宝儿两个人微博都能看得到。

    粉丝们:美滋滋。

    狗粮怎么了?没在怕的。

    这天,温琅清晨出了门,因为是周末,秦景深没上班,待在画室勾勾画画就是一上午,中午的时候去剧组给温琅送了饭,但他那里忙,秦景深也就没能待太久,很快回了家。

    蛋黄和橘宝儿从他上楼就听到了脚步声,小跑着下楼,在秦景深开门进来的瞬间蹭到了那边,眼睛软乎乎湿漉漉地看着他。

    秦景深摸了摸两只小动物,声音淡淡的:“要吃东西么?”

    蛋黄对吃这个字很敏感,闻言立即晃了下尾巴。

    秦景深往小动物们的饭盆里倒了吃的,却没和以前一样走开,站在旁边紧紧看着他它。

    蛋黄虽然是只没心没肺的小崽崽,但第一次吃饭遭围观,还是有点不知所措,犹豫半晌后朝后偷偷瞄了一眼,然后往旁边挪了挪,给秦景深空了一个位置出来。

    秦景深:“……”

    见他不吭声,蛋黄以为是秦景深嫌地方不够,于是又往旁边挪了一点。

    秦景深还是没动。

    蛋黄只好继续挪,然后眼巴巴的回头看着秦景深,意思很明显——还不行吗?再挪我就够不到了。

    秦景深沉默几秒,低低笑了一声:“你吃吧。”

    蛋黄疑惑地歪歪头,不久突然明白过来,欢欢喜喜低头开始大快朵颐,吃得太过欢畅,头都快埋进了饭盆里。

    秦景深看了它一会儿,最终是没忍住,把手机摄像头打开给蛋黄拍了张照片,戳进了微博。

    @Qin:软软的他和它。

    附图是两张照片,前面的那张是蛋黄,后面则是在吃排骨的温琅,侧面角度,像素很清,正好能看到温琅眯起的眼睛和羽扇一般的睫毛,加上身上毛绒绒的皮卡丘睡衣,是真的软到不行。

    粉丝们过来一看,瞬间被萌得少女心炸裂。

    @很皮但可爱:哇可爱!抱住我琅总就是个百米冲刺!

    @可乐味鸡翅:双标我琅总,和秦先生在一起的时候那么软,对我们就那么凶,哼唧嘤嘤嘤不开心,要琅总亲亲抱抱才肯起来。

    @蛋黄君:哈哈哈那你可能得一直在地上躺着了。

    @公子湛帅到我腿软:秦先生的福利放送时间√,表白琅总,表白秦先生!

    @雪糕很好吃:我不多话,只想说楼上小姐姐的昵称说的太对了。

    粉丝们在微博上嗨到飞起,而同一时间,本来该在剧组的温琅却出现在了龙都中心的商业街上,旁边跟着一脸无奈的傅同。

    傅同已经陪着他逛了两条街了,然而两个人手里到现在还是空空如也,心很累:“祖宗,你到底想买什么?”

    温琅往旁边的店里瞄了一眼,失望的收回视线:“五天后就是秦先生生日了,我礼物还没买,刚才看觉得那些东西都衬不上他。”

    其实傅同觉得就秦先生那颜那腿那气质,随便买个什么都衬,但他也是谈过恋爱的人,理解温琅的心情,于是只能无可奈何的继续跟着。

    温琅又看了几家店,自己也有点烦了,转头问傅同:“你怎么不说话,说好的来给我参考的呢?”

    傅同很无辜:“我给的参考还不够多吗?是你看不上啊。”

    温琅想了想,发现确实是这么回事儿,整个人瞬间颓了下去:“以前傅潜渊生日的时候,你都送他什么?”

    话问出口,也不知道是不是温琅的错觉,他总觉得傅同眼神柔和了不少。

    傅同轻轻笑了笑:“我那会儿和他住在山上,没什么有花样的东西,他也特别好哄,随便给几朵小花就能高兴很久,现在看当初送的那些东西就寒酸了些,所以——”

    “什么?”

    “所以好好的男朋友就这么成了前男友。”

    温琅沉默了一下。

    他当然知道傅同和傅潜渊之间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事:“你……对傅潜渊现在有什么打算么?”

    傅同又笑了一声,不过明显不想和他提这件事,漫不经心地说:“能有什么打算,就这么走一步算一步吧,有些事情我现在还没想通,等想通了我就回山上摘几朵花,去哄哄他。”

    说完,他不再说这个,把话题重新转了回去:“不说这些了,你现在有想法了没有?其实我觉得你也不用这么发愁,那天你人到就行,秦景深什么都不缺,而真正想要拥有的东西,我想你已经给他了。”

    温琅垂眼想了想:“我好像有点感觉了。”

    傅同有点好奇:“给我说说?”

    温琅微微一笑,然后残忍的拒绝了他的要求:“不行,我给秦先生准备的礼物,除了我之外他必须是第一个看到的人。”

    傅同啧了一声:“小气巴巴。”

    温琅很坦荡的承认了,又说:“那来点不小气的好了,请你吃点东西怎么样?甜食,很容易让心情变好的。”

    傅同霎时间体会到了白泽那种‘哎呀不得了我们小崽崽终于长大了’的欣慰感,当即点了点头:“这么难得我怎么能拒绝?走起。”

    温琅就带着他去了另一条街上的一家甜品店里,点单后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闲着没事刷了下微博,刚刷新,就看到秦景深不久前刚发的那条动态。

    温琅笑弯了眼睛,拿着手机拍了下后面的蛋糕橱窗,跟着发了条微博。

    @温琅:甜甜的他和它。

    附图也是两张照片,前面那张是看着就很甜的小蛋糕,后面那张是正在喂猫的秦先生。

    微博发送不到半分钟,评论区瞬间到处都是汪汪汪,又皮又可爱。

    温琅看着,眼睛的笑意渐渐浓了起来,整个人身上像是被揉了层淡淡的金粉,柔和又漂亮。

    而傅同在旁边看着,心里一时间只剩下了四个明明晃晃的大字。

    心。

    情。

    复。

    杂。

    作者有话要说: 温琅琅:“男朋友男朋友,你想要什么礼物呀?”

    秦先生(若有所思):“你会知道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