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9章

作者:祎庭沫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有温度的历史》第八期, 也就是本季的最后一期准时播出。

    这一期讲的是古乐。

    大鹿时期存在过的乐器很多,有至今流传的, 也有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的,还有的出土后已经知道是什么, 却已无人会演奏的……这种种的一切都像是在证实着一切都在变, 唯有不变的就是时间的速度, 多少也让历史蒙上了一层萧瑟的庄重之感。

    流传至今的乐器经历过的朝代无数, 所以一提到古乐器,有的很难具体说出是什么时候、如何制造出来的。所以这期涉及到的乐器几乎是每个朝代都有,只是在大鹿时期都被广泛运用过的而已。

    这个自然难不住叶意言,他几乎没有犹豫地挑了古琴。

    在嘉宾演奏环节, 他坐于演播室古风廊亭中,弹了一曲《凤求凰》, 虽什么都没说, 但粉丝已经脑补为叶意言弹给罗萧的曲子了。

    幽缓、厚重的琴音,配合叶意言熟练而附有禅意的手法动作,即便听不懂,也是一种享受。

    叶意言倒没有什么特地弹给罗萧的想法, 这种古曲他在家的时候也会弹一弹,罗萧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了, 欣赏却不新鲜。

    而配合这次真人秀的结束,叶意言先行发出了mini专辑《鹿》, 里面的三首歌全是融入了大鹿时常用的曲风元素和音调,别人不能明白其中含意, 但叶意言和罗萧都懂。

    而这张专辑一经售出,就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不像之前《风》那张专辑那样朗朗上口,也不是初听就能吸引别人一听再听的作品,但就是有一种古韵浑厚的味道在里面,词也写得非常精妙,总体非常耐听。似乎只用这张专辑,就能提高生活的仪式感,让人似是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里,穿过某一个空间,让自己尽量在这个时间段里,塑造具有古风的自己。

    这天叶意言回到家,就听到客厅传来一阵歌声——是他的专辑。

    罗萧买了CD,这几天正不时地要放一遍。

    叶意言凑过去,捧住罗萧的脑袋亲了一下,“听多就腻了。”

    “不会。”罗萧搂过他,“今天听胡管家说,爷爷也让人买了一张专辑,天天在家放。”

    叶意言挑眉,“爷爷想要,可以让爸直接送过去啊。”

    公司里是会留一些赠送的。原本罗萧这一张叶意言也是想从公司拿,但罗萧觉得买才更能显示他的支持。

    “爷爷大概有自己的想法吧。”罗萧微笑道:“今天收到了大哥婚礼的请帖,下周六。”

    说着,罗萧把放在茶几下面的请帖拿给叶意言。

    叶意言打开看了看,笑道:“全敏居然同意了?”

    婚礼地点就是市中心的一家五星酒店,没有什么特别的。

    “她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硬挺着也不是个事。而且大伯和大伯母的态度丝毫没有转变过,她倒不如按他们说的办,至少能在他们那儿添一分好吧?”罗萧不太喜欢理会这些事,但这种事传来传去的,总会传到他耳朵里。

    叶意言想了想,“也对。先进了门怎么都好说。等到时候生下个孩子,隔辈亲什么的,她在大伯和大伯母那边也就过路了。时间长了也就认可了。”

    他记得这种方法在大鹿时不少做妾地用过,效果还不错。

    “人啊,还是贵在自重。”罗萧说。

    叶意言不赞同,“你这是上位者的理论。那些活都活不起的百姓,光自重有用?”

    罗萧一顿,“话是如此。但全敏不算吧?”

    叶意言轻笑,他觉得他融入这个世界比从小长到大的罗萧要好得多,“正常来讲‘活不起’是指吃不饱、没钱看病之类。但现在似乎更广泛了,一些人心的东西也可以涵盖进去,总结起来就是‘贪’和‘欲-望’。如果这两种得不到满足,一样是‘饥’,一样觉得活着难。”

    “也对,人个有志吧。”每个人都有欲-望,有些人想想不得便罢,有些人则用尽手段势必要得。

    而话说回来,如果叶意言早有记忆,又与他疏远,他恐怕也会放下身价,想尽办法讨叶意言开心吧?主要还是要看这个“欲-望”所占的分量。

    “去参加婚礼要穿什么?”叶意言问。他还没参加过现代的婚礼。

    “随便就好。没请记者,就是普通的婚礼,吃个饭。不用太隆重。”

    “那行。”他衣橱里还有好些没穿过的便服,到时候看心情随便挑一件罢。

    转眼就到了罗谏的婚礼。

    全敏因为已经显怀,所以挑了一件蓬蓬裙婚纱,能很好的盖住肚子。

    宴席一共开了二十八桌,娘家客居多,剩下的基本都是罗谏的朋友。这回大伯和大伯母也是真硬气,除了家里这些知道的人,其他的一个亲朋好友都没请,就像结婚的根本不是自己家儿子一样。罗袂开席了才来,坐在他们小辈的一桌上,没有爷爷在,罗袂就那脸拉得比驴还长,似乎来都很勉强。坐了五分钟不到,就起身走了,连敬酒都没等。

    叶意言叹气,心道:何必呢?都已经是熟饭了,弄成这样实在是谁的脸面都不好看。

    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被桌上陆续上齐的菜吸引了。别的桌都是觥筹交错,谈工作夸新人,就他们这桌,特别安静。

    罗辙见罗袂走了,冲着在给岳母家人敬酒的罗谏冷笑了一下,随后道:“我先走了,这菜也太次了,吃不下去。”

    说罢,就起身先溜了。

    叶意言原本还觉得这菜都挺好吃的,但让罗辙这么一说,就好像他的味觉不上了当次似的,顿时不知道要不要继续。

    罗萧倒没说什么,只一味地给叶意言夹菜——先把叶意言喂饱了再说。

    而且这一桌都是正常的婚宴菜,没什么可挑的。

    罗度倒是没怎么动筷,他不太喜欢吃这种宴席,就跟平时应酬一样,东西都是好看吃不饱的,故而只吃了几个饺子垫个底。

    表妹曹欣怡倒是不挑,跟叶意言一样吃得欢。

    叶意言见曹欣怡没受影响,便继续吃起来。而且看着小表妹吃得香,他也是胃口大开,还关心了一下表妹的近况。

    曹欣怡看叶意言亲切,每次往外公那儿送东西,都不忘格外送给她的份,都是些燕窝、阿胶之类对女孩子好的东西,她心里记着,也不愿见外,所以也没有特地打电话说谢,只是在外公偶尔提起他们的时候,从旁说好话,把外公也哄得很开心。

    曹欣怡凑到叶意言耳边,小声道:“你看大舅和大舅妈,脸都僵了。”

    即便不同意,若全程没个笑脸,还是在爷爷也在的情况下,他们当然不敢。所以这不想笑还非得笑,他们又不愿意在全敏父母面前表现得像满意他们女儿一样,所以笑起来简直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在主人地界说这话,让人听到都要闹起来。”叶意言提醒他。

    曹欣怡不以为意,“我看大舅他们巴不得闹起来吧?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表示不接受了。比现在装的跟玻尿酸打多了笑不出表情来的强。”

    叶意言笑了,“这种事就是当事人愿意最要紧。家人的祝福是重要,但在爱情面前,很多人就顾不上了。”

    曹欣怡神秘地笑说:“大舅妈前几天到家里送请帖,给我妈说大哥是被狐狸精迷晕头了。”

    “现在不是不信这些怪神的东西了吗?”

    “大舅妈也是没法子了,只能这么说。”曹欣怡看了看全敏,“其实嫂子如果真心实意对大哥,也算不错了。就怕是另有所图的,闹得家宅不宁。”

    叶意言心想:之前也没有多安宁好吗?

    “人都是慢慢处出来的,日久见人心。”无论是好还是不好,他觉得自己都没有必要多说,姑姑家没打听过吗?也未必。但打听到的是一回事,自己相处看到的是另外一回事。

    “希望大哥能过得好吧。”曹欣怡眼神中似乎并不看好他们,但这个时候又不能说风凉话。

    叶意言笑着点点头。

    不多会儿,罗谏和全敏敬到了他们这一桌。

    罗谏看了看,问:“罗袂和罗辙呢?”

    这话不太好开口,婚礼上总不能告诉人家“他们两个不待见你们,先走了”吧?

    曹欣怡年纪小,这个时候就派上用场了,“他们先走了,说有事呢,等不及你们敬酒了。”

    年纪小,说什么话别人也不好冲她生气,这话要是换罗度说,罗谏恐怕会想“为什么不拦着?是不是看笑话呢?”之类的,反倒不好看。

    罗谏脸上明显不高兴,但也没说什么,只冲他们举举杯,“行吧,自家兄弟,我也不说两家话了。你们能来,我很高兴,以后你们嫂子加入了咱们这个家,咱们更要好好相处,和睦友爱。”

    这种场面话,傻子才会信。但面子还是要给,几个人说了些恭喜的话,也未显得多热络。

    全敏适时地开口,声音柔柔的,“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这一辈里罗谏最大,我作为你们的大嫂,自然也把你们当成自己的弟弟妹妹。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我不能说一定办得妥,但必定不会推辞。”

    这话说的漂亮,但罗萧他们几个依旧没有往心里去。

    曹欣怡笑着说“谢谢大嫂”,场面也就圆过去了。

    随后,全敏又对罗萧和叶意言道:“咱们都是一个圈里的,以后要互相照应,别给家里丢脸了。”

    照应?谁照应谁啊?叶意言觉得她这话说的好笑,就地位身价和资源人脉来讲,肯定是他们照应全敏啊。不过听全敏的意思,似乎并不准备当全职太太。

    罗萧不接茬,他当然能听出全敏话中的意思,如果他应了,恐怕就是代表爸和大哥一起应了。

    叶意言知道罗萧怎么想,便适时地开口道:“那以后就请大嫂多照应我们了,大嫂在圈内的时间比我们长,有什么不懂的我们不免要麻烦大嫂。”

    从相互照应到大嫂照应他们,这中间的意思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全敏还想说什么,罗度适时地插了话,“意言说的对。他俩也没什么本事,只能说运气还不错罢了。以后若有麻烦大嫂的地方,大嫂也别推辞。”

    这下全敏就更没办法说了,只能讪笑道:“好,好。”

    这时大伯母冷着脸过来,让他们赶紧敬下一桌去,显然是不希望全敏跟家中其他人打成一片的。

    喜宴散了,叶意言和罗萧一起回家。

    叶意言懒洋洋地靠着座椅,“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看大哥大嫂今天说话的语气、神态,简直一模一样。”

    “不如皇家那几个兄弟装得好。”罗萧笑了。

    叶意言看向他,“你说你能当影帝,是不是跟当了那么多年皇帝比谁都能装有关?”

    罗萧腾出一只手捏叶意言的脸,“乱说。”

    “如果那些皇子王爷也穿过来了,讲真的,影帝是不是你的还难说。”

    罗萧笑出声,“比起当影帝,他们可能会把心思更多地放在怎么荣华一生上。”

    “话说,你为什么选择进娱乐圈?”按理来说,罗萧是皇帝,应该更喜欢经商或政治之类的才对。

    罗萧勾着嘴角,“为了让你看到我。毕竟那个时候我找不到你,也不确定那时的你是你自己还是别人,所以只能用这个方法,如果是你,大概全来找我。”

    “你就不怕是我躲你?”

    “想过,但做了机会一半一半,不做就没有。”罗萧在一处红灯停住,看向叶意言,“而且,既然我们还有缘分,那成算不是五五开,才是六四开。”

    叶意言笑扣住他的手,“嗯,你赌赢了。没什么比这个更好了。”

    “嗯。得到了人,还得到了心。”

    “彼此。”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支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