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6章 坑爹的秘密

作者:牛角弓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重岩醒来的时候天又黑了,窗帘拉了一半,窗外是乌沉沉的夜空,像有雾似的,灰蒙蒙的一团。楼下客厅里的灯光穿透了楼梯的缝隙,给摆在楼梯口的半人高的绿植罩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光雾,像一层薄薄的纱。

    空气里漂浮着一种淡淡的食物的香味,重岩在床上翻了个身,觉得身体似乎不像第一次醒来时那么虚弱了,但是很饿。

    重岩抓起床边沙发上的睡袍裹在身上,摇摇晃晃地下楼去找食。

    秦东岳听到脚步声,从厨房探头出来看。他手里还捏着砂锅的盖子,见他下楼,脸上露出一个不大放心的表情,“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重岩摇摇头,走过去像条软趴趴的鱿鱼一样挂在秦东岳身上,“饿。”

    秦东岳拿脸颊蹭了蹭他的脑袋,“去洗手,马上吃饭。”

    重岩懒得动,挂在他身上跟着去了厨房,用厨房里做清洁的家事皂随便洗了洗手,“吃什么?”

    “保姆炖了鸡汤,”秦东岳好笑地看着他用厨房纸巾擦手,“我煮点儿面条,很快就好。”重岩从冰箱翻出酸奶要喝,被秦东岳抢过去放在一边,“太凉。等下吃完饭再吃这个。”

    重岩无聊地回到餐桌边坐着等饭吃,因为是煮面,秦东岳没有开抽油烟机,只是把厨房的窗户推开了半扇,重岩看着他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心中感动,大声说:“老三,我有很重要的秘密要跟你说。不,是跟你坦白。”

    水烧开了,秦东岳把面条下进锅子里,用长筷拨散,头也不回地说:“什么秘密?你也看见了后世?要不就是前生?跟张赫认识?还是跟他们教里的大长老认识?”

    重岩,“……”

    秦东岳搅了搅锅里的面条,盖上锅盖,回身看着他,脸上带着一丝揶揄的浅笑,“你睡着的时候一直嘟嘟囔囔地说梦话,说前一辈子怎么怎么样,总之就是很发达,很牛逼。还喊秘书,让他给你查一查哪家精神病院管理最严格,说要把李承运凑一顿,然后关进去。”

    重岩,“……”

    “还说了什么来着,”秦东岳凝神细想,“好像说什么跟张赫不一样……什么不一样?”他好奇地看着重岩,“还记得你梦见什么了吗?”

    重岩,“……”

    重岩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枉费他那么多心机,一直琢磨要找个机会跟他坦白……眼下这局面,说不说的还有什么区别?反正不管他说不说秦东岳都不会相信的,搞不好还会以为自己传染了张赫的疯病,连发作起来的症状都大同小异。

    秦东岳只是打趣他几句,并没指望他真的回答什么。锅里面条煮好了,秦东岳把面条捞进大汤碗里,浇上熬得香浓的鸡汤,再撒上一把碎香菜,端出来放在重岩的面前,“慢点吃,汤刚热过,有点儿烫。”

    重岩郁闷地开始享用他的晚饭。

    秦东岳在他身边坐下来,斟酌着说:“不知你注意到了没有,那天咱们去见张赫的时候,李先生也去了,就等在外面,看见你突然发起烧来也吓坏了。今天他还打过两次电话询问你的情况,说想来看你。”

    重岩摇摇头,“看我就算了,他要再打来电话就说我没事了。”他不想见李承运,见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尴尬又别扭,还是不见大家都轻松。

    秦东岳倒也没觉得意外,“赵闯他们都说你是被张赫给吓到了。是他说什么邪-教之类的东西,让你有点儿接受不了。我说,你该不会是看见他发疯吓到了吧?”

    “不是。”重岩心说老子都重新活回来了,还有什么会吓到老子?不过是一时间想起了太多的事情,脑子转速不够,有点儿反应不过来罢了。

    秦东岳眼神柔和,伸手过来轻轻揉揉他的脑袋,“过两天找个庙拜一拜,你最近好像运气不怎么好。”

    “你信-佛?”

    秦东岳摇摇头,“宁可信其有。求个心安吧。”

    重岩本来还想劝劝他说别这么迷信,后来想想,自己都活回来了,还有什么事情会比这个更迷信呢?

    “呃,我记得后村东边那个小山坡上有个小庙,”重岩说:“哪天去乡下的时候过去上柱香。都是庙,功能应该差不多吧。”

    秦东岳笑了起来,“你说的那个大概是土地庙之类的。”

    “那也是神仙住的地方,”重岩说:“只要是神仙,就肯定比张赫说的那个什么神仙教的一群神棍们有信誉度啊。”

    “好吧,”秦东岳点点头,只要重岩觉得开心,到哪里都是无所谓的,“对了,昨天我妈还打电话,问用不用给你报个补习班。这学期已经快要过去一半儿了,你还没上几节课呢。怕你会跟不上。”

    重岩惨叫,“你饶了我吧。”他一个三十来岁的大老爷们了,天天混在一群高中生里已经很悲催了,再去上什么补习班,还让不让人活了?!

    秦东岳笑了起来,“不想报就算了,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我也可以给你辅导。”

    重岩觉得这个提议还是可以接受的。

    秦东岳又问:“以后有什么打算?”

    重岩叹了口气,“再上一遍大学。”

    秦东岳正想问问他为什么要用“再”这个奇怪的字眼,转念想起他沉睡中说的那些梦话,还以为他又是在开玩笑,便说:“再上一遍也没什么不好啊,学无止境。要是不喜欢重复的知识,可以报不同的学校不同的专业啊。”

    重岩慢吞吞的把碗里的汤喝光,“我想报一个每天的课都很少,很轻松,然后还没有考试的专业。嗯,最好每天都是半天上课,半天休息。”

    秦东岳挺无奈地看着他,“你说的是老年大学吧?”

    重岩,“……”

    他这年龄差不多也该去上老年大学了,每天睡睡懒觉,散散步,心情好的时候去上上课,学学写字画画,吹拉弹唱,找人下下棋什么的。

    唉。

    秦东岳安慰他说:“你是身体不舒服,所以才会觉得一想起上课的事情就很头疼。过几天等身体养好了,就不会想在屋里呆着了。前段时间你那个散打课不是上的挺有兴趣的吗?以后再捡起来,我陪你上。”

    重岩敷衍地说:“看情况吧。”

    他还要不要跟秦东岳坦白自己的秘密呢?重岩端着碗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觉得算了吧。刚做了那么坑爹的梦,现在说了他也不会相信的。再说前一世的日子里既没有秦东岳,秦东安,也没有林培林权和“三十六郡”,也没什么可回味的。还不如就像张赫那样,把所有知道的事情当做一场幻觉好了。

    过去的事情毕竟都过去了,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高二的第二学期还没开学重岩身边的麻烦就一大堆,而且还都是很糟心的事情。等他复课的时候清明节都过了。请假太多,重岩再厚的脸皮也不好意思再提请假的事情了,于是只能挑了个周末的时间回了一趟临海,去给杨树扫墓。

    秦东岳自然是跟着一起去的。时间紧张,两个人出了机场就直接去了墓园,趁着秦东岳在山下买鲜花香烛的时候,重岩一个人慢慢地往山上走。

    杨树最初安葬的地方并不是在这里,那时候家里已经欠了债,买不起这么好的墓地。这些事情都是张月桂夫妻俩的老朋友老同事们帮忙操办的。重岩对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印象不深,因为老人们都说重岩太小,八字又轻,是不能去墓园的。于是在杨树出殡之前,张月桂按着他在杨树灵前磕了三个头。

    再后来大一些了,就跟着张月桂一起去给他妈妈上坟。烧烧纸,擦擦墓碑,拔拔墓碑周围的野草。重岩记得那一片荒山十分的偏僻,路也不好走,只有买不起墓地的穷人才会选择在那里安葬。

    生和死,都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

    重岩在他妈妈的墓前停了下来,墓前摆着一束已经开始枯萎的白百合。三四天的样子,也不知谁曾经过来探望过她。

    重岩在墓碑前跪了下来,沉默地看着墓碑上那张带着笑容的恬静的面孔。大家都说儿子像娘,女儿像爹,可是他却没有遗传杨树这样安静醇和的五官,反而长出了一张与李承运相似的脸。而他的性格也是狡诈多疑,锱铢必较,一点儿也没有杨树的温婉平和。或许后天的因素对他性格的成型起了决定性的影响吧。

    终究还是杨树去的太早了。

    秦东岳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山道的尽头,重岩看看他,转过头望着杨树的照片轻声说:“妈,我找了个人陪我过日子。以后,我也有自己的亲人啦。”

    杨树在小小的方框里望着他,温柔地微笑。

    “我不会像你一样,爱上谁就把整颗心都一股脑地交出去。他对我再好,我可能还是会留着几分心意爱自己。你看我这么多疑的性格,也不知他能忍受我多久……”

    秦东岳慢慢走了过来,俊朗的五官在午后的阳光里越来越清晰。

    “妈妈,你保佑我。”重岩轻声呢喃,“让他忍的久一点儿,再久一点儿吧。”

    秦东岳走到他身边,很自然地与他并排跪了下来,将手里的花束、香烛一一摆了起来,然后规规矩矩地磕头。

    重岩心头微微发酸,心想算了,算了,如果有朝一日,这一段感情再也无法让他继续忍耐下去了,看在他是第一个陪着自己一起来探望杨树的人的份儿上,也还是不要为难他了。他为自己做的已经很多了。

    秦东岳拉住了他的手,对着墓碑说:“阿姨,您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重岩看着他。

    秦东岳没有看他,只是微微挑了挑嘴角,露出一脸明朗的表情,“我会照顾他,陪着他,不让他觉得孤独害怕。”

    重岩握住他的手,慢慢用力。

    “我会一直陪着他。”秦东岳停顿了一下,又说:“他现在很好,非常好。他会长成你期望中最好的样子。”

    重岩的注意力还集中在他说的前半句话上,“……一直?”

    秦东岳点头,“一直。”

    重岩似乎想笑一下,然而终究没有笑。同样的话秦东岳似乎以前也说过,但重岩每一次听到都会不由自主的在脑子里反复琢磨他这么说的用意,琢磨他说的“一直”到底是多长的一段时间。

    “时间还长着呢,重岩。”秦东岳像是猜到他心中所想,用空着的那只手轻轻碰了碰他的脸,“如果你每一天都多信我一点儿,每一天都多喜欢我一点儿,我们就能一天接一天地走下去。其实没有那么难的。试一试?”

    人的一辈子不就是这么一天一天排列到终点的么?

    重岩看了他很久,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