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0章 父亲的爱护

作者:无意宝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写满了沧桑透露出淡淡忧伤的英俊面容,是如此的陌生,却又如此的熟悉,眉眼之间的神韵,就如同看到镜中的自己。

    ?心中,浮起生平从未有过悸动,感觉是那么的遥远,却又那么的亲近,这是一种来自血脉相连的悸动,一种时间和空间都无法割舍的联系。

    ?夜寒天,他就是自己的父亲,夜寒天!

    ?尽管只是第一次见到,但是诸葛明月却可以肯定。这种血脉相承的感觉,绝不会有错。

    ?只是停留片刻,深深的望了诸葛明月一眼,夜寒天便继续御空前行。

    ?诸葛明月脚尖一点,追了上去。

    ?夜寒天回过头来,看向诸葛明月的目光里,有着深深的关爱和不舍,更有难言的无奈和愧疚,只是一眼,却写尽了无数人世苍凉。

    ?看到那样的目光,诸葛明月心头一痛,也下意识停下了脚步。

    ?就在这时,一道令诸葛明月毕生难望的神识穿透那浓浓的雾霾,当空笼罩而下。

    ?百里长弓!虽然在混沌须弥境中,这道神识远不如上次那么强大,但诸葛明月依然心中一凛。

    ?夜天寒执剑指天空,身上瞬间散发出一股凛然霸气,发出一阵豪迈的大笑声。

    ?诸葛明月清楚的感觉到,百里长弓那道神识马上集中到了夜天寒的身上,在这道神识之中,诸葛明月甚至感觉到了惊慌之意。

    ?长笑声长,夜天寒一剑刺出。这一剑,和刚才那无声无息的一剑全然不同,带着开天劈地的无上威严和霸气,那浓浓的雾霾,竟然在无形的剑气下透出一个透明的通道,夜天寒飘身而去,百里长弓的神识也随着夜天寒的身影疾速退去。

    ?死寂般的空间里,只留下夜天寒那无尽豪迈的笑声。

    ?诸葛明月瞬时明白过来,父亲一直都在关注着自己,一直都在保护着自己,只是迫于百里长弓的压力,才无法和自己相认,而刚才,也正是为了掩饰诸葛明月的身份,才不得不暴露自己,引得百里长弓的神识远远离开。

    ?“父亲!”诸葛明月的眼睛中蒙起一片水光,心中,充满了亲情的温暖,也有一丝无力,更有隐隐的忧虑,父亲已经暴露了身份,还能安然无恙吗?

    ?所有人心中的震撼都难以复加,刚才那无声无息的一剑,久久的停留在脑海,过了好久,心中才勉强恢复平静。

    ?“我们走吧。”诸葛明月也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和忧虑,对众人说道。

    ?见到父亲眼中的关爱、不舍、无奈和愧疚,诸葛明月才知道,原来,无论母亲还是父亲,都用他们自己的方式,一直在保护着自己,独自承受着压力。自己一定要变强,不再成为他们的负担。

    ?所有的灵兽都已经化为尘埃,前面一片空旷,很快,一行人就来到那光洁如镜的石壁前,细细看去,整面石壁都没有半点棱角,就象是经过精心打磨过一样。

    ?来到这里,诸葛明月才感觉到,这石壁中的灵气,竟比刚才在远处感觉到的还要浓郁,开神术探查而去,其中灵力凝实如泉水,缓缓的在石中流淌。

    ?“这石壁是怎么用的?”诸葛明月疑惑的问道,眼前既没有通道,也没有洞口什么的,是否还有什么机关呢?

    ?“吕家先祖留下的只言片语中,只说走入这道石壁,如果能活着出来,便能实力飞升一步登天,我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吕旷也是一脸的不解。

    ?一名吕家子弟拍了拍石壁,沉闷的声音传来,显然,这石壁是异常的坚硬,

    ?“啊!”突然,这名子弟发出一声惊呼,慌忙后退,但是手掌却象被粘在了上面一样,怎么都无法后退半步。

    ?还没等吕旷做出反应,那镜面般的石壁上象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石面,荡起一圈神秘的涟漪。

    ?而那名子弟的手,正处在涟漪的中心位置,涟漪荡漾着,惊人的一幕发生了,那名吕家子弟竟被吸入石壁之中。

    ?一切发生得太快,诸葛明月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就看见石壁中多了一道清晰可见的身影,一圈圈光纹浮现出来,象泉水一样浸润着他的身体。

    ?“吕忠!”吕旷大惊失色,挺起长枪就要朝石壁刺去,跟随他一同来到九死绝地的吕家子弟,全是族中年轻一代中的精英,到现在却只剩下最后三人,他怎么可能不急。

    ?长枪刺中石壁,那蕴含着吕旷神修神力的锋锐枪尖,竟连一丝划痕都没能在石壁上留下。吕旷一咬牙,就要使出全力。

    ?“等等。”诸葛明月叫住了吕旷,以这石壁的坚硬程度,就算吕旷实力再强一级,也只是徒劳无功。更为重要的是,诸葛明月开神术探入石壁,发现了惊人的变化。

    ?“你们仔细看。”诸葛明月指着石壁中清晰的人影说道。

    ?吕旷冷静下来,仔细看去。石壁中,那名吕家子弟恐惧的睁大了双眼,虽然身体不能移动,眼珠却还在骨碌碌的转动着。

    ?他还活着?所有人都惊讶了,被莫名其妙封在这石壁中间,他竟然还活着。

    ?更加惊人的还在后面,那一圈圈水样光纹越来越亮,突然朝他的体内涌去,那名吕家弟子的身上,也亮起一道道闪亮的光纹。经脉,所有人都看出来,这正是他所修炼的经脉。

    ?如水般浓郁的灵力涌入他的经脉,飞快的游走着,改造着他的身体和经脉。

    ?“丹修七重,八重,九重,魂修,突破了。”吕旷看着他的经脉变化,惊喜出声。

    ?“突破了,真的突破了,这么快!”其他人也惊喜交加的看着石壁中的人影,羡慕的同时也少不了跃跃欲试。

    ?所有人都明白了,原来这道石壁能够改造人的经脉,令人实力大增加。

    ?“别高兴得太早。”诸葛明月的话象一盆凉水泼到吕旷的头上。

    ?吕旷马上冷静下来,九死绝地的危险,可不是只有前面遇到过的灵兽那么简单,先祖留下的记载已经说得很明白,进入石壁还必须活着出来,才可能实力大增,也就是说,这石壁中也有着很大的风险。

    ?“你听说过九转伐髓丹吗?”诸葛明月问道。

    ?“当然听说过,据说那是可以洗经伐髓的五品灵丹,只有神修以上才能服用……”说到这里,吕旷心中一沉,明白了诸葛明月话中的意思。

    ?“如 果神修以下,很难承受九转伐髓丹的药力,会经脉爆裂而亡,这石壁之中的灵力,比九转伐骨丹的药力还要充沛数倍,就算是神修,都未必能承受得住。”诸葛明月 补充说道。叶孤鸿当年不就是因为偷吃了一颗九转伐髓丹,差点连命都没保住,幸亏她母亲自损实力才救了他一命,但从此再也长不大了,永远跟个小孩子一样。

    ?吕旷等人的脸上再也没有半点惊喜,九死绝地,这才是真正的九死一生之地,也难怪吕代历代家主带往九死绝地的精英高手,最后回来的人不足百分之一,完全就是以命相搏,但也正是这些吕家先辈用生命进行的赌博,换来了吕家上千年的安稳太平。

    ?这时,石壁中那名吕家子弟的身影被那如水波纹包裹着,又向石壁深处移去,变得模糊了起来,诸葛明月感觉到,越是深处那灵力也就越是充沛,当然其中的风险也就更大,但是身在其中,那名弟子却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随波逐流听天由命。

    ?突然,露出痛苦无比的神情,目光更是一片骇然。

    ?不好!所有人都看出来,他肯定是无法承受这么强大的灵力了,吕旷本能的举起了长枪朝着石壁一枪刺去,一声闷响,自己被震得连退几步,石壁依然丝毫无损。

    ?石壁中,那名吕家子弟的身影缓缓的扭曲,隐约可见的经脉光纹也跟着扭曲纠结,终于承受住了那充沛而又强大的灵力。但是那经脉,还真的是人类的经脉吗?再看看他此时扭曲成一团的身影,所有人都产生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

    ?突然,石壁上再次荡起猛烈的涟漪,诸葛明月等人连忙后退一步,接着就看见那名吕家子弟的身影脱壁而出,远远的飞了出去。

    ?“吕忠!”两名吕家子弟惊喜出声,朝着他的身影追去,却又猛然停下了脚步。

    ?远处,哪里有那名吕家子弟的身影,只有一块宛如石雕般的岩石孤独的伫立在远方,隐隐约约间呈出现狰狞的兽形。

    ?刹那间,所有人的心中都浮起一个念头:难道刚才那些构成迷宫的岩石、那些与他们生死相搏的灵兽,都是吕家历代先辈伐髓失败之后变化而成的。

    ?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个猜测,但眼前,那孤零零的石雕就在眼前,又该如何解释?

    ?诸葛明月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第一位进入九死绝地的那名吕家先辈,仅以丹修实力是怎么闯过迷宫的,因为那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迷宫,也没有什么灵兽。

    ?四周再次变得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感觉到脊背阵阵发寒。

    ?而吕旷和两名吕家子弟的脸上,更是一片惨然。原来,这就是吕家千年强盛的秘密,为了吕家,先辈们竟然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

    ?诸葛明月的心也变得沉重起来,原来这石壁中的风险竟然如此巨大,完全就是一场胜算小得可怜的赌博。

    ?诸葛明月神识进入空间戒指,轮回水晶的光芒越来越黯淡,肯定坚持不了几天了,眼下,也只有石壁中那充沛的灵力,才能洗经伐髓重塑肌体,为叶奇带来一线生机,可是,结局会怎样,就连诸葛明月都无法预知。

    ?赌,还是不赌?

    ?凝视着叶奇那张苍白而率真的脸,还有嘴角最后残留的微笑,诸葛明月终于下定了决定,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自己的眼前,不管为了叶奇,还是为了自己,都必须赌。

    ?“师尊,现在该怎么办?”过了很久,吕旷的神色才恢复过来,问道。

    ?“你呢,你怎么决定?”诸葛明月反问道。

    ?“吕家数代先辈,为了家族兴盛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我身为吕家家主,又怎么能让他们的努力付诸东流,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要试一试,更何况,这样的机会如果错过了,我注定会后悔一生。”吕旷义无反顾的说道,满是皱纹的脸上一脸决然。

    ?身后,两名吕家子弟也是同样的神情。机遇与风险并存,混沌须弥境中长大的人,对这个道理比谁都清楚,没有人能抵挡住实力飞跃一步登天的诱惑。

    ?“好,那我尽全力帮你们一次,能不能成功,就看天意了。”诸葛明月点头说道。

    ?“师尊,你有办法?”吕旷本已抱定了不成功则成仁的念头,听到诸葛明月的话欣喜的问道。

    ?诸葛明月没有说话,拿出了紫金乾坤炉。细细想想,也许这石壁并不象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怕,否则吕家先祖的实力,根本没有可能活着走出来,只要能靠灵丹护住经脉,承受住那充沛强大的灵力,应该还是有希望的。

    ?毫不吝惜的投入丹草,在地魂灵火的包围中,丹炉中很快就飘出浓浓的丹香,如仙音般悦耳的清响声中,丹炉顶盖轻轻跃起,一炉灵丹出现在眼前。

    ?诸葛明月收起灵丹,没有丝毫停留,马上就开始新的炼制,一炉完成马上又开始另一炉。

    ?不久,三炉灵丹全部炼制成功,诸葛明月的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就连一颗细汗都没有。

    ?而 身边的人已经全部惊呆了,虽然早就知道诸葛明月炼丹术精湛,但象这样整炉整炉一炼就是几十颗的神乎其技的炼丹术,还是令吕旷等人惊得目瞪口呆,别的炼丹师 一次都炼一颗而且成功率低得惊人,哪有这样一炼就是一整炉的。要看到这样的炼丹术,天下所有的炼丹师都可以集体上吊了。

    ?“这是固元丹,养脉丹,聚灵丹,应该会对你们有一些帮助,但是我也不保证一定能抵挡石壁中的灵力。”诸葛明月一边说着一边将灵丹分给众人。

    ?虽然是培元固本的灵丹,但通过诸葛明月的炼制,每一颗都有着四品顶峰的品质,接过灵丹,每一个人的手都在发抖。

    ?“郭子威,你们实力还是弱了一点,就算有这些灵丹,也很难成功,所以,一切由你们自己决定。”诸葛明月对郭子威几人说道。

    ?“是,小姐。”郭子威恭敬的说道。

    ?最后,葛明月来到凌飞扬的面前。

    ?“明月,不用管我,你带着师兄去吧,我会留在这里等你们。”凌飞扬微笑着对诸葛明月说道。

    ?听到凌飞扬的话,吕旷等人全都怔住了,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谁都能看出凌飞扬那如同手中破杀剑一样的凌厉和坚毅,就算在场所有人都因为畏怯而放弃,他也绝对不会。

    ?“飞扬?”诸葛明月也微微怔了一怔。

    ?她知道凌飞扬的心结,自从来到圣云天境,他的实力提升就异常艰难,只能靠拼命的修炼来弥补和她的差距,但即使这样差距还是越来越大,而眼下,正是他提升实力解开心结最好的机会。

    ?诸葛明月也相信,以凌飞扬的天赋和坚韧,就算没有这些灵丹,他也能够活着走出石壁,可是他竟然轻易放弃了。诸葛明月当然也知道他不是因为胆怯,在他的脑海里,从来就没有过这两个字,他就象一柄宁折不曲的长枪,永远刚直不阿。

    ?“明月,不要为我担心,好好照顾好师兄,还有,照顾好你自己。”凌飞扬温和的对诸葛明月说道,一脸的平静和淡然。

    ?听到这句话,再看到凌飞扬这样的神情,诸葛明月终于恍然大悟,凌飞扬是不愿意让自己分心,才毅然放弃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知道如果他也一同进入石壁,不管自己多么信任他,肯定还是会为他担心,毕竟,他的实力还停留在魂修顶峰一直没能突破。到那时,自己既要顾着叶奇,又要顾虑他的安然,难免自顾不暇。

    ?凌飞扬放弃,是因为他有所顾虑,但顾虑的却不是他自己,而恰恰就是诸葛明月的安危。他,依然在保护着诸葛明月,只是用另一种无奈的方式。

    ?“飞扬,谢谢。”诸葛明月想明白了这一点,心中涌起一股难言的感动,紧紧握住凌飞扬的手说道。无论如何,等这次事情一了,她一定要想尽办法帮凌飞扬提高实力。

    ?“快去吧。”凌飞扬洒脱的笑道。

    ?这时,吕旷等人也多少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望着凌飞扬的目光又是钦佩又是惋惜,如果换了他们,就算明知道可能成为别人的累赘,也很难放弃这样的机会。

    ?诸葛明月点了点头,打开空间戒指,先将几颗灵丹喂进叶奇口中,然后怀抱着他朝石壁走去。

    ?“师尊,保重!”吕旷拜倒在地,真切的说道。

    ?“你们也是,各自小心。”诸葛明月说道。

    ?诸葛明月的身影进入石壁,涟漪荡漾之间马上就消失不见。凌飞扬稍稍一惊,回想刚才那名吕家子弟的经历,猜想大概是因为她实力太强,所以被卷入石壁深处的原因,微微放下心来。

    ?紧接着,吕旷和两名吕家子弟也走进石壁之中,接着,便是洛狂和解兴峰,最后,只剩下凌飞扬和郭子威几人。

    ?“老大,我们去不去?”小胖子还有些犹豫的看着郭子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